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

那車……竟如絲一般的輕滑。

長孫無忌盯着車,眼眸亮了亮,不禁笑道:“這車一定很貴吧。”

一旁的陳正泰冷不丁道:“也不貴,三十貫而已。”

“你如何知道?”長孫無忌不禁好奇。

二人的談話,自是吸引了許多的目光,許多人紛紛朝陳正泰看來。

只見陳正泰氣定神閒地吐出四個字:“我家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顯然,陳正泰這傢伙又把天聊死了。

不過長孫無忌卻是身軀一震,他顯得精神奕奕起來,雙目之中,已掠過了一絲貪婪。

長孫無忌絕不是沒見識的人,甚至在某些方面還算是行家,他已看到了這車的輪轂和軸承之間,絕不是老式木製的,而是用精鋼打造。

這意味着啥?

意味着造車需要鋼鐵!

以陳家一直以來的能耐,說不準……這陳家真將車能賣出去,而且還能大賣,那麼到時對於鋼鐵的需求,只怕大增了。

現如今,長孫家的鋼鐵,絕大多數的股份,其實都已被陳家和其他家族瓜分了。

可只有和陳家結盟,長孫無忌纔可繼續執掌長孫鐵業!起初的時候,他是很氣惱的!

不過很快,他也就漸漸接受了現實,一方面是長孫衝的緣故,另一方面呢,則是他發現,股權雖是大部分被陳正泰等人瓜分了去,可長孫鐵業因爲合作的關係,也開始不斷的壯大!

在吸收了陳氏冶煉的新工藝,搭建起來了新式的高爐,同時採集鐵礦運用了火藥,再加上二皮溝那兒,許多作坊對於鋼鐵的需求大增之後,長孫無忌發現,雖然自己手中的股權雖然是大量的減少,可利潤竟比從前長孫家完全掌控長孫鐵業時更高。

有錢掙,那還有什麼好說的?現在長孫鐵業不斷的進行擴張,尤其是鋼鐵的需求日漸增大之後,他現在已是信心百倍了。

“三十貫?這麼貴?”

終於,有人忍不住湊了上來。

陳正泰就冷冷道:“這還貴?這是和陛下的同款……底盤。”

車廂肯定是不能和宮裡相同的,所以陳正泰打了個迷糊眼,底盤至少是同款。

倒是衆人見那馬車,已是遠去,許多人帶着醉意,這車只在心裡掠過,留下了一個印象,卻也沒有再多想,便各自散去。

…………

另一頭,程咬金醉醺醺的回到了自家府上,早有門子迎了他,將他攙扶入內。

這黑燈瞎火的程家,聽聞了阿郎回來,頓時點起了一盞盞的燈,片刻之後,程咬金便見程處默竄了出來,歡天喜地的道:“爹,爹……你知道了吧,我中舉啦,整個關內道,名列一百一十七……”

程處默興沖沖的樣子,他已高興的合不攏嘴了,他一直在等着程咬金回來,只盼着第一時間,和程咬金報喜。

程咬金腳步打着晃,方纔酒確實喝的有些多了,張眼,看到程處默樂滋滋的樣子。

只見他二話不說,猛地一擡手,啪嗒落下去,便給程處默一個清脆的耳光。

程處默嗚嗷一聲,難以置信地張大了眼睛,捂着臉,發出哀嚎:“爹……”

“小畜生!”程咬金臉上一片惱怒之色,一副要跳將起來罵他的樣子:“就這樣,你也好意思說?老夫的臉都被你丟盡了,中了舉人又如何,大學堂裡,誰不中舉人的啊,一百一十七,再差一點,就要落榜啦。就這……可見你在學裡,幾乎是吊着車尾的。小畜生啊小畜生,當初爲了你去學裡讀書,老夫花費了多少的心思啊,可是你這小畜生,哪裡有半分用心去學?”

“看看那房玄齡的兒子,就那麼個混賬,才十歲,人家進學也晚,卻考了三十五,你呢,你給房家的人提鞋都不配。今日在宮裡,我聽了榜,真是羞愧難當啊,在衆兄弟面前,真是連頭都擡不起來,恨只恨老子生了你這麼個蠢貨。你看看那長孫衝,那樣的狗東西,都能高中第三,更不必說那鄧健了,瞧瞧人家,人家的爹是給人做工的呢。”

程處默腦子裡一片空白,可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爹說的居然很有道理,竟是半句話也不敢反駁。

“你這油鹽不進的貨,若是低眉順眼倒也罷了,竟還敢來老夫面前邀功。啊呸!你這臉皮足有八尺厚,虧得你說的出口,讀書不成倒也罷了,竟還不知羞恥,你說,該不該打?”

程處默忙小雞啄米的點頭:“該打。”

程咬金這才氣順了一些。

中舉固然還算是可喜的事。

只不過……

就這?

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!

今日在殿中,見了那鄧健的表現,那纔是真正的人才呢,人家的爹是幹啥的,自己呢……自己好歹也是開國勳臣,再想想自己的兒子。

於是藉着酒勁,程咬金長嘆一口氣:“罷罷罷,不說了,去睡吧,睡了吧。”

一揮手,圓月之下,心裡說不出的寂寞。

…………

次日一早,天才剛亮,在二皮溝裡,三叔公便忙碌開了,到處都是跑來詢問入學的人,萬人空巷。

三叔公不禁咋舌。

不過這也可以理解的。

畢竟如今陛下科舉取士,族學根本是無法競爭的過大學堂的。

教研組那裡,有的是經費,砸了多少錢啊!除此之外,還有雄厚的師資力量,更不是尋常的世族可比的。

顯而易見,世族的族學,將來只會和大學堂的差距越來越大。

對於這事,三叔公自是不敢怠慢,忙讓人重申入學的條件,當然,走後門的人不少,都是想和三叔公攀上一點關係的。

三叔公當然不肯輕易讓人攀上交情了,開玩笑呢!想入學就得按二皮溝的規矩來,按了規矩,纔對陳家有好處。你想和老夫攀親,這不就是損我陳家的利嗎?你是老幾?

他的態度很專橫,一副六親不認的模樣,雖是被人咒罵,卻是笑的合不攏嘴。

在休了一日之後,生員們又繼續入學,爲接下來的會試發起衝刺。

教研組那裡,李義府頓時身價倍增,當日陳正泰就許諾了年底要給教研組上下發三年的薪水作爲獎金,錢嘛,陳家不在乎,這教研組的人,卻需踏踏實實的留在此。

教研組中的先生們,如今也是幹勁十足,這說明他們走的方向是對的,而接下來……自當繼續研究教學。在這裡,日益受人尊重,既有體面,薪俸又高,而且在此工作的人,子弟可以隨時入學大學堂,諸多隱性的福利,都是外頭給不了的。

這大學堂裡一派的喜氣洋洋,只等過了一些日子,要開始招生了。

當然,前期招募的生員不能太多,如若不然,師資是不夠的,這師資是需要慢慢的培養,因爲大學堂的聲名鵲起,學生要招募,先生也需招募,只是這大學堂的先生,乃是肥差中的肥差,來應募的人,也是數不勝數,大家蜂擁而至,爲了挑選出人才,也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。

陳正泰這時卻不敢再去管大學堂的事了,畢竟太繁瑣,而且動輒有人想和自己攀關係,不拒絕嘛,則壞了規矩,可若是按規矩來嘛,面上終究不好看。

陳正泰畢竟是個心軟的人,這等事,還是交給三叔公和李義府、郝處俊等人去處置纔好。

對陳正泰來說,現如今……陳家最大的事,就是將馬車作坊給搭建起來。

經過了幾次改良之後,在改進了底盤,折騰出來了差速器,滾動軸承之後,這量產馬車大抵已可以實現大規模的生產了。

當然,這時代的差速器和底盤以及滾動轉軸終究還屬於比較原始的形態,可應用於馬車,卻是完全足夠了。

對於馬車,陳正泰是很上心的,畢竟,交通工具的改進,意味着路程的縮減,而且有利於未來對道路的改進!

何況……對於這個時代而言,一輛馬車終究還是涉及到了許多零件的整合,這比之生產較爲單一的白鹽、瓷器、茶葉、刀劍等物而言,馬車的生產,乃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,涉及到了木匠、皮匠、鐵匠以及各種生產構件數十上百種之多。

某種程度而言,這樣的生產,才真正的開始勉強步入了工業初期的生產模式。

這樣的好處就在於,在生產的過程中,可以培養出一大批管理、生產、研究改良的人員,最後從量變引發質變。

宮裡的二十輛馬車,已經交付,都是精工打製的,浩浩蕩蕩的車隊,已直接送入了宮中,這奇異的馬車,自也是引起了許多的關注。

此後……開始放出了風聲,進行定製生產。

馬車自然是需要定製的,畢竟這玩意暫時是高端奢侈品,這車廂上,是不是要將你的名字和你家的閥閱雕刻上去,內裡採用皮料還是其他料子,外頭用什麼漆,都可以商量着來。

聽聞是宮中御用之物,許多人都想試一試。

畢竟皇帝都坐這個,肯定差不到哪裡去。

因而定製的人不少,有了訂單,那麼就剩下生產的問題了。

而就在這個時候,陳家卻開始召集了家族之中重要的人,開啓了一項讓人瞠目結舌的計劃。

陳正泰在事先,就已將三叔公和自己的父親陳繼業叫了來先商量。

這事兒太大了,哪怕現在是陳正泰當的家,可沒有他們點頭,獲得他們的支持,只怕也難讓陳家上下達成一致的。

“鋪軌道,從朔方鋪到二皮溝?”三叔公竟有些發懵,眼珠子都要掉下來:“從這兒到朔方,可是上千裡的路啊,正泰,你……吃錯藥啦?”

陳繼業坐着,努力的思索着陳正泰的話,他也覺得這有些是天方夜譚。

“叔公,這些日子,我一直都在思索着這件事,原本……最好的方法,是河運,可細細想來,若是挖掘運河,這工程過於浩大……”

三叔公聽到挖掘運河,臉都綠了……可等到陳正泰說工程過於浩大,臉色方纔好了一些些,心裡在說,還好,還好,總不至挖掘運河。這樣一想,竟突然發現,陳正泰現在提的方案,也不至於如此難以接受了。

陳正泰繼續道:“可若是不挖掘運河,如何連同朔方呢,三叔公,朔方雖只是一座城市,可是……朔方表面上只是一座城,實際上,卻是整個大草原的腹地,這麼一個地方,若是能聯通起來,未來的前景將有多大?既然沒辦法用運河,那麼就不妨,鋪設軌道。其實這件事,我早命人進行試驗了,鋪設的乃是木軌,用的是處理過的木料,鑲嵌在路面上,而木軌需和車輪契合,如此一來,用上了特殊的車輪,加上這木軌,可將摩擦降至最低,可大大的提高運輸的能力,我計算過,同樣的車,若是在尋常的路面,若是可行一個時辰三十里的話,可若是在軌道上行駛,速度可提高至一倍以上,甚至更多。若是尋常的路面,運載人員的馬車還好,可一旦想要運載沉重的貨物,馬是很難拉動的,可若是鋪設了軌道,就完全不同了。”

“這朔方想要壯大起來,將來便少不得要將源源不斷的皮貨和牛羊運來關中,而關中,也需將數不清的貨物,送至朔方,只有互通有無,纔可進而壯大朔方,壯大了朔方,也纔可以以朔方爲立足點,滲透輻射整個草原。”

“木質的軌道,花費固然是高一些,可相對於未來能得到的好處,卻是不值一提的。”

木質軌道其實在歷史上出現過,在蒸汽機車出現之前,人們一度用馬拉着車在木質軌道上跑,甚至一度,在工業革命之後,運用於大量的煤礦。

蒸汽機車想要成熟,只怕還早着呢。

而木質軌道,顯然是一個還算可行,同時價格也能接受的方案。

要知道,大量貨物的運輸,若是隻在路面上跑,運輸的日程和成本過於高昂了,想要真正讓朔方徹底的與關中連爲一體,就必須得有一個更快捷和運輸成本更低的方案。

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十章:一家之主
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十章:一家之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