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

遂安公主留在陳家吃飯。

陳正泰讓人做了好菜,她吃得不亦樂乎,彷彿在陳正泰面前,已經沒有什麼可拘謹的了。

接着,她興匆匆地說着宴會上發生的事,說起自己母親如何喜笑顏開,又說宮裡的變化,接着托腮,看着陳正泰道:“師兄,我以後都聽你的,你教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,師兄真厲害,什麼都懂。”

陳正泰板着臉道:“這些話,你心裡明白就好了,不要四處嚷嚷,樹大招風。”

“噢。”遂安公主很乾脆地點頭:“我懂,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”

陳正泰感慨道:“我也希望做一個平庸的人。”

遂安公主不禁感慨道:“師兄有這樣的才華,是不可能明珠蒙塵的。”

她又眨眨眼,朝陳正泰真誠地說道:“這一次真的多虧了師兄,師兄真比那姜太公和張子良還要厲害,算無遺策,師兄,我想好了,以後你說什麼,我便做什麼,我的東西,便是你的……

陳正泰聽到這裡,心裡格外的緊張,直到她沒有繼續說你的東西也是我的這句話,陳正泰才稍稍安心。

這個時候陳正泰也不想她囉嗦那麼多,而是很直接地問道:“師妹以後有什麼打算?”

“我?”遂安公主畢竟年輕,她起初只想改變命運,而如今,自己母親已成了九嬪之一,父皇對自己也多了幾分青睞,雖然遠遠及不上長樂公主,她卻已滿足了,她眨着大眼睛,凝視着陳正泰,抿脣一笑:“我涉事不深,師兄以爲呢。”

陳正泰感慨道:“其實我也涉事不深……”

似乎覺得跟遂安公主強調這個沒啥意義,陳正泰正兒八經的道:“師妹雖是女兒身,可我大唐的女兒,都是豪傑。如今,雖然恩師對師妹對印象已有改觀,可做女人,不能只靠別人,有沒有想過靠自己?”

“靠自己?”遂安公主凝視着陳正泰,她若有所思。

陳正泰一直覺得,李氏皇族的血液裡似乎有一種躁動的基因。無論是公主還是皇子,都特別能戰鬥,這一點……顯然遂安公主也有。

遂安公主沉吟道:“如何才能靠自己?”

陳正泰嘆息道:“首先,便是要自強,怎麼樣才能自強呢?殿下有沒有想過,當今天下,最需要的是什麼?”

遂安公主若有所思,沒想明白,她覺得思考是一件太費腦筋的事,最後看向陳正泰:“最需要什麼?”

陳正泰一拍大腿:“暫時最需要的是兩樣,一樣是鹽,一樣是豬,所謂無鹽不富,無肉不歡,得了這兩樣東西,那麼天下太平也就有指望了。”

“呀。”遂安公主雖然已經決心完全信任師兄,但是還是有一種感覺你在騙我的樣子。

陳正泰嘆息道:“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,恰好陳家現在正在做鹽的買賣,我這鹽,物美價廉,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寶貝,現在正在日益增產,唯一美中不足,就是缺一個像師妹這樣有進取心的人一起合夥,殿下對此,可有興趣嗎?”

“呀?”遂安公主又發出驚呼。

陳正泰壓低聲音道:“殿下只管放心,肯定能日進斗金的,我們是師兄妹,我還能騙你?現在唯一令人擔心的就是……產量還是有些低,最缺的……還是錢,若是有更多的銀子,招募更多的匠人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可師妹你也知道,陳家最近手頭有些拮据,師妹是公主,天潢貴胄……”

“可是方纔我不是送了許多禮來嘛...”

陳正泰頓時覺得遂安公主侮辱了自己。

憑本事收的禮,你還能拿送出去的禮入股,欺我陳家忠厚值比較高嗎?

“師妹啊師妹,你送的都是宮中之物,且多是皇帝所賜,皇帝是我恩師,我陳正泰若是將這些東西變賣,就是不忠不孝,欺師滅祖,這還是人嗎?這些寶物,雖是師妹送給了我,可我卻要將它們小心翼翼的供奉起來,拿來做傳家之寶的。”

“可是我沒錢呀。”遂安公主慚愧的道:“往日我的月例並不多,母親那裡……從前……”

“可以借嘛。”

“借?那爲何陳家不借?”

陳正泰露出了難堪的表情,良久:“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長安城裡對我們陳家誤會的人比較多,師妹啊,別人信不過師兄,你能信不過嘛?”

遂安公主心思一動,咬牙:“聽師兄的。”

借錢好辦,遂安公主臉皮薄,可架不住她的身份高貴,只要捨得下臉皮,便好辦了。

根據陳正泰給李氏皇族查過的三代戶口,陳正泰擬列了一個可能借來錢的名冊。

隨即將遂安公主送到各家的府邸,陳正泰和陳福在街角鬼鬼祟祟的蹲守。

遂安公主入府,這第一家,進得乃是大名鼎鼎的瀘州都督程咬金的府邸。

程咬金現在是瀘州都督,年初的時候從瀘州回了長安,年末方纔動身回瀘州赴任。

不過今日程咬金並不在府上,聽說公主來了,程咬金的兒子程處默興匆匆的出來,樂不可支。

過了一會兒,遂安公主便拎着一個大錢袋子,從程家出來了。

程處默美滋滋地送到中門,口裡咕噥着:“殿下要常來,錢不急着還,殿下交代的事,包在我的身上……”

身後……跟着程家的賬房,賬房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着程處默,等遂安公主的車馬走遠,他方纔道:“少將軍看上了遂安公主殿下?”

程處默聽到這句話,身軀一震,面上堆笑的橫肉也緊繃起來,他一雙眼睛,先是迷茫而呆滯,隨即很睿智地看向虛空,良久才道:“我二兄尚可以娶公主,我覺得我也可以,公主是誰不緊要,緊要的是他是公主。我程處默娶的不是婦人,要的是臉。”

賬房:“……”

沉默了片刻,賬房道:“少將軍,這借出去的一百貫,殿下會還嘛?還有……殿下希望瀘州那邊,給予一些方便……這……”

“這個放心,我交代給家將便是了,都是小事。”

…………

不得不說,公主的面子還是比陳家大的。

雖然陳正泰懷疑,好像長安城裡誰的面子都比陳家的大。

當然,這不是重點,至少兩千五百貫錢便算有了。

陳家確實缺錢,經過一羣廢物的折騰,家裡的現錢已經空了。

雖然鋪子現在賣鹽的生意好,可畢竟……產量有限,每日的盈利,也不得不投入再生產。

陳正泰的目的……是繼續擴大生產,將這白鹽生產出來,像地上的沙土一樣,眼下最重要的是將所有的競爭對手打垮。

所以……就不得不拿出大筆錢來,擴大生產,招募人手。

“殿下,我覺得這陳氏鹽業的名字不好,既然殿下入股……”

“入股是什麼?”

“別打岔。”陳正泰繃着臉。

“噢,噢……”

“既然入了股,我覺得名兒得改一改,比如……叫二皮溝鹽業,以地爲名,比以姓氏爲名好,畢竟……從此之後,殿下就是我們這買賣的名譽東家。”

“名譽東家?”

“名譽東家的意思就是,對外來說,這買賣乃是公主殿下的,以後若是有人不服氣,都可以來找殿下理論。”

遂安公主蹙眉:“可是……我不會和人爭吵呀。”

“不需要爭吵,你只需對他們微笑即可,罷了,這都是細枝末節,哎呀,我們是幹大事業的人,就不要斤斤計較了。來,殿下……這兒有一份契約,你畫個押,往後我們便一起吃香喝辣啦。”

遂安公主覺得還是有很多不太明白的地方。

不過……思考好像是一件很費力的事。

既然師兄已經幫自己想好了,那麼……

她很乾脆利落的畫押。

陳正泰鬆了口氣:“殿下有沒有興致,出城去看看,我們現在打算大肆招募人手,擴大生產,用不了多久,這長安城都要用上我們都二皮溝的鹽。”

遂安公主覺得好像自己畫押之後,師兄對自己更熱情了一些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。

她重重點頭。

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
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