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

李世民今日的心情不甚好,因爲他發現陳正泰竟沒有入朝。

卻不知這傢伙跑去哪裡躲懶了。

又聽有人有事要奏,瞥眼一看,是個御史,便淡淡地道:“卿有何事要奏?”

此人便正色道:“陛下,晉始泰年間時,有一人叫石崇,此人家財萬貫,他修一園林,因山形水勢,築園建館,挖湖開塘,園內清溪縈迴,水聲潺潺。周圍幾十裡內,樓榭亭閣,高下錯落,這石崇又用絹綢茶葉、銅鐵器等派人去海外換回珍珠、瑪瑙、琥珀、犀角、象牙等貴重物品,把園內的屋宇裝飾的金碧輝煌,宛如宮殿。因而鬥富之風便自這石崇而始,愈演愈烈,無法遏制。而今朝中又有一人,此人也是家財萬貫,生活奢靡無度,今臣見他坐一車,此車寬大,足有尋常車駕的一倍有餘,且下有四輪,裝飾堂皇,這車頂形似華蓋……”

聽到車頂形似華蓋,李世民就皺眉起來了。

因爲這有僭越的嫌疑了,華蓋是什麼,華蓋是皇帝才能用的東西。

李世民便不耐煩地道:“你說的此人,可是陳正泰吧。”

“正是。”

李世民聽到此處,就拉下臉來:“什麼叫做形似華蓋?是就是,不是便不是,朕還可說你形似趙高呢,是不是現在要治你的罪,將你誅殺了?”

這御史懵了:“……”

這有點不符合他的設想呀,他臉色驟變之下,心裡不禁想說,我作爲一個御史,不過是捕風捉影一下嘛,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呀,陛下你怎麼還較真了?這師徒二人的性子真是一樣急!

這御史便只好道:“臣有萬死之罪。”

李世民臉色稍緩了一點,卻是道:“既你今見他行車而至,何以朝會不見他的蹤影?”

於是衆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吭聲。

拜託,他們又不是陳正泰的跟屁蟲,怎麼知道那傢伙跑哪了!

李世民看他們都不說話,便看向一旁的張千。

張千會意,連忙疾步出去詢問。

等張千走了的功夫,李世民而後呷了口茶,便慢悠悠的又道:“虞卿家乃是主考官,這一場大考,還沒有音訊嗎?”

“陛下。”認真的回答道:“陛下有明旨,科考之事,皇帝不可過問。”

李世民聽到這裡,不禁露出微笑。

這旨意,他是記得的,既然決定了科舉取士,想要讓天下的讀書人紛紛參加科考,那麼最重要的便是維持科舉的公平性!

他這一道旨意,表面上是做個樣子,可實際上,卻也表明了這科舉不會受任何人影響,完全是公平公正。

李世民便辯解道:“朕不過是急着放榜而已,朕聽人言,說是今日次大考,試題極難,已到了讓人畏之如虎的地步,此事可是有的嗎?”

李世民既然提起了這一次的科考,似乎對此有濃厚的興趣。

因而大家也輕鬆了許多,民部尚書戴胄笑道:“臣也有這個耳聞,後來也確實去了解了一些內情,虞公果然非同凡響,竟是出了一個極刁鑽的考題出來。這考題……說實話,便是臣乍聽之下,都覺得有些匪夷所思,此題難就難在出其不意,短短兩個時辰,要將文章做出來,對於考生而言,實在有些強人所難了。”

李世民對此很有興趣,其實試題,他也看過,不過李世民並不是一個喜歡作文章的人,只曉得這題的厲害之處,但是萬萬想不到,連戴胄都對此題報之以苦笑。

於是他又笑道:“這樣說來,豈不是今歲的大考,虞卿家給這讀書人們來了一個下馬威?”

文臣們雖然對於這科舉,起初是有些不滿的,可既然說到了做文章,畢竟大家都對此頗有一些興趣,倒都興致盎然起來。

考試結束之後,這題便傳遍了長安,不少人都是報之以苦笑,於是這時有人插嘴道:“臣也苦思冥想過,兩個時辰,要做出這個題,確實難如登天。不過……勉強寫出一篇文章倒還是可以的,只是也只是勉強而已,只怕未必能切合題意。”

一羣武臣們,則大多數大眼瞪小眼,他們實在無法理解讀書人的這些道道,尤其是程咬金,索性闔着目,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,與其聽他們這些廢話,還不如補個覺呢!

李世民不禁道:“若卿家們都覺得難,看來考生們也只能望洋興嘆,束手無策了。”

“陛下,這考試,總會有好有壞,科舉取這更好一些的,便可榜上有名,倒是不必擔心因爲沒有好文章出來,而無法取士。”杜如晦笑吟吟地道。

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:“是這個道理,只取其長即可。只是這科舉,若是題目太難,也未必都是好處。下一次,還是不要出這樣的難題了,如若不然,教考生們如何?”

衆臣紛紛頷首,覺得李世民的話不無道理。

現在這考官出題,倒是和考生們有仇似的,若是風氣助長下去,豈不是這考官往後要苦思冥想出各種怪題出來,專門刁難考生?

當然,也有人有着其他的看法,若是不出難題,又怎麼顯出考生的水平呢?

此時,李世民卻是心念一動,口裡道:“卻是不知二皮溝大學堂那裡考的如何。”

衆臣又沉默了,陛下對於陳正泰的偏愛,簡直就是明晃晃的寫在了臉上,這讓人不免心裡不悅。

於是,此前那御史就道:“只怕並不好,臣聽貢院裡的人說,考試結束之後,大學堂的考生,便灰溜溜的回學堂去了,若是考得好,何至如此呢?”

其實坊間有許多的傳言,或許是出自於某些人想要奚落大學堂的心理,所以有不少人對於大學堂編排了無數的流言蜚語,這些流言蜚語一直傳播,在許多人的添油加醋之下,已衍生出了無數的版本。

李世民聽到此處,不禁顯出幾分失望之色。

可他心裡想,正泰乃是朕的弟子,此子再差,也差不到哪裡去的。

“不過……”這時那御史繼續道:“臣倒是聽聞,這些日子,學而書鋪那裡,不少秀才聚集在那,倒有不少秀才面露喜色,似乎……是因爲有人文章做的還算不錯。”

李世民的臉拉了下來:“學而書鋪?是那吳有靜嗎?”

“正是。”

一說到吳有靜,不少人精神奕奕起來。

房玄齡和杜如晦還有長孫無忌幾人,則是板着臉,對於這個傢伙……尤其是房玄齡,可還惦記着呢。

都說宰相肚子裡能撐船,可爲了吳有靜這個狗東西,他房玄齡睡了三天的長廊,這能忍嗎?

此時,卻還是有人讚歎道:“陛下,吳有靜乃是天下知名的大儒,此人鐵骨錚錚,又才高八斗,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“長安的許多秀才,都對他敬若神明,不少人受他的教誨,朝廷理應善待這樣的名士。”

李世民看着衆人爭相誇獎。

他不由若有所思起來,隨即道:“那麼放榜那日,便將他召至宮來吧,上一次朕見他,他傷痕累累,因而朕對他沒有太多的印象,正好趁這次放榜的機會,朕親自領教他的學問。”

李世民這般一說,不少人長鬆了口氣。

若是陛下見識了這位吳先生,定也會推崇備至的。

這樣盛名之下的人,只怕連陛下也無法忽視吧。

可李世民卻另有想法,這吳有靜被無數人吹捧,或許……還真是一位道德君子。

這樣的人……和陳正泰有這樣大的仇恨,何必要讓陳正泰平白樹敵呢?

倒不如他這個做恩師的做一個和事老,讓他們冰釋前嫌了吧,反正正泰沒有吃虧。

羣臣們還在議論着關於大考的事,而隨後,張千則是去而復返了!

他碎步入殿,到了李世民的跟前,忙道:“陛下,陳詹事方纔確實入了宮,只不過……他去見了皇后娘娘,說是……聽聞皇后娘娘近來身子不好,需要好好休養,因而送了一輛馬車入宮,好讓娘娘代步。”

馬屁精……

這張千話一出口,不少人的心裡就忍不住鄙視起來。

平日裡,陳正泰這傢伙,最愛的就是圍着陛下轉。

好嘛,現在更本事了,又開始仗着未來駙馬的身份,開始又去討好長孫皇后了。

誰人不知,長孫皇后在宮中的地位超然,她雖從不過問朝政,可是對陛下的影響力卻是無人可比的。

李世民聽了,心裡卻頗有幾分暖意,不由笑道:“他倒是有心了,觀音婢這些日子,確實是腿腳多有不便,這也是當初她留下來的舊疾……”

李世民說到這裡,點到即止。

長孫皇后的腿腳不便,這事,李世民是頗有些擔心的,或許是因爲天氣漸漸轉涼的緣故,每到有些陰雨的天氣,長孫皇后便覺得自己的關節疼痛難受。

這太極宮的規模又是極大,要知道,大唐的皇城,甚至比後世的紫禁城規模,都要大了許多。

這宮中有時行走,就多有不便了。

不過好在,他的觀音婢乃是皇后,自然會有專門的步輦,而步輦這玩意,其實和後世的轎子是差不多的,都是用人擡着行走。

李世民心裡卻又想,只是陳正泰這傢伙,好端端的卻是送輛車馬來,這有些不妥當了吧,車馬顛簸,以觀音婢的身子,怎麼經受得住這個?這馬車可遠不如步輦坐着舒服呀。

當然,雖這禮送的有些莫名其妙,可對李世民來說,陳正泰的這份心自然是好的!

李世民便對張千頷首:“朕知道了。”

於是張千又默默的退到了一邊。

倒是不少大臣,露出了不悅之色,卻也是一時無可奈何!

李世民又說了一些話,隨即便罷朝了。

而後他就往深宮而去,心裡想着長孫皇后的身體不好,又想着去看看了。

於是一路坐着步輦,直接往長孫皇后所住的寢宮而去。

這一路……乘了小半時辰,纔到長孫皇后的寢宮!

大唐的豪邁,但看宮殿的規模便可見一斑,這規格遠超紫禁城的太極宮,單單李世民坐着步輦行走的時間,往往每日都要花上一個多時辰。

等到了寢殿,果然見這寢殿外頭停放着一輛超大號的馬車,馬車當然樣式還是不錯的,甚至算是精美,可是相比於宮中的各種珍寶,顯然也不算什麼寶物了。

李世民沒有多看,下了步輦,便徑直進了寢殿。

而在裡頭的長孫皇后,則是聽聞李世民來了,已碎步迎面而來,到了跟前,便要給李世民行禮。

李世民見她如此,不由攙扶住她,關切地道:“你腿腳不便,怎的還這般。方纔陳正泰來過了吧?”

“正是。”長孫皇后笑盈盈地道:“他也是爲臣妾腿疾的事,說是臣妾宮中行走不便,給臣妾送了一輛車來。只是臣妾卻是訓斥了他一頓,他灰溜溜的走了。”

李世民皺眉道:“訓斥了一頓?朕固然曉得他送車馬來,這禮有些不合時宜,卻也不至訓斥。”

長孫皇后道:“這是早朝的時候,他也是大臣呢,身爲大臣,不去早朝,卻跑來給臣妾送禮,這豈不就是因私廢公嗎?臣妾固然知道他的心是好的,也曉得他不曾想到過那一層,這才訓斥他,爲的就是讓他往後注意一些,免得往後總不曉輕重。現在不訓斥,便是害了他。”

李世民便哂然一笑,他倒覺得長孫皇后是小題大做了。

李世民卻還是道:“是,是該教訓一下,這個傢伙……朕很稀罕他的馬車嗎?”

說着,便又說了一些閒話,此時又想到在紫薇殿,還有一些事要處置,見長孫皇后無恙,便動身擺駕,外頭早有步輦準備好了,只等李世民上輦。

李世民到了寢殿之外,正待要上輦,目光卻落在了那輛別緻的馬車上頭,其實這馬車的造型對他來說,算是有些怪異。

李世民若有所思,竟鬼使神差一般,口裡突的道:“朕坐這馬車去,陳正泰這個傢伙送來的東西,朕倒要看看,他到底又在故弄什麼玄虛。”
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