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

虞世南察覺到了非同一般,連忙親自去看這些令人驚歎的文章。

取了試卷,其實真正論起文章來,你要說它有多好,也有些過獎了,和真正的好文章比起來,總能感覺有許多欠缺之處,而至於和那些千古名作相比,就更是差得遠了。

可是……這是試卷啊。

千古名作乃是有感而發,而現在這試卷卻是命題作文。

何況還限定了考試的時間,自己所出的題格外的難,若是讓一個有才華的人,花上十天半個月,去作一篇文,或許能驚豔。

可似這般,只考兩個時辰,對於許多人而言,能否破題都是問題,哪怕能破題,能否切合題意又是一個難關。

何況還要引申出道理出來,需要四平八穩,這其中的難度,只有真正作過題的人方纔知曉了。

因而,這並不驚豔的文章,還是讓虞世南嚇了一跳,因爲即便是自己,捫心自問,在這難題之下,能寫出一篇合格的文章嗎?

他繼續看下去,這樣的文章不只一篇兩篇,而是有很多。

這時就讓虞世南有點懵了。

難道……泄題了?

不,絕不可能。

大考是決不允許舞弊的,因而,也採取了無數的措施,泄題就意味着抄家滅族之罪啊。何況這題放出來之前,天下只有他這個主考官才知道此題,而他在這段時間一直封閉在明倫堂裡,沒有絲毫與外界接觸。

可……除非見鬼了,實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了。

這一下子……也讓虞世南不禁有些羞愧起來。

原以爲自己苦思冥想,想出了一個好題,此次大考,定能震驚四座,讓無數生員搜腸刮肚,撓頭搔耳。

可哪裡曉得……能做出文章的人,竟是不在少數。

“我大唐文氣,竟至這樣地步了嗎?”虞世南尷尬的道。

其他考官心裡瞭然了,虞學士心裡頭顯然是對自己所出的題還是頗爲自得的,可哪裡曉得,虞學士還是小看了這些考生,因而才用大唐文氣鼎盛來掩飾尷尬。

可這個時候,誰敢說一句不是呢?於是紛紛頷首道:“不錯,不錯,虞公所言甚是。”

…………

考題之難,早已傳遍了長安,卻也有不少自認爲考的不錯的人,對於自己的文章頗爲自信,這長安城裡沸沸揚揚,而二皮溝大學堂卻很低調!

大學堂的生員們考完,直接回了學堂,便閉門不出,繼續苦讀了。

對於教研組而言,這才哪跟哪啊,不過是一場大考而已,接下來還有會試呢,哪裡有半分鬆懈的可能?

只是這大學堂低調得出奇,卻也不免得來了不少的嘲諷,都說大學堂這點三腳貓的功夫,而今已黔驢技窮了。

其實這也可以理解,血統論在這個時代是主流嘛,人們深信不同的人,身上流淌的血液也是不同的,世族的血脈更純一些,寒門則次之,至於尋常小民,太髒。

此前大學堂是出奇制勝,現在世族的族學也開始有樣學樣了,那麼……大學堂就再沒有資本了。

當然,這不過是茶餘飯後的談資。

陳正泰聽了雖然不免惱火,卻也不可能將人一個個綁來打一頓,好在在二皮溝,大家還是對大學堂有信心的。

WWW★ TTKΛN★ C○

此時匠作房的人興沖沖的來了,因爲新的軸承已經制好。

這軸承經過了一次次的完善,已是越來越接近實用了。

古代的匠人們對於某些精細的物件,往往是以巧奪天工的技藝爲方向,可自從有了作坊,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。

對於匠作房而言,數十個手藝高超的匠人日夜打磨,想要打製幾個接近完美的軸承當然不成問題。

可問題就在於,隨着作坊經濟的出現,導致匠作房不但要考慮到工藝的問題,還需考慮大規模製造的成本。

而現在……這個滾珠軸承在陳正泰的手裡,陳正泰覺得頗爲沉重,內軸和外軸之間是一個個滾珠,外軸一旦轉動,則裡頭的滾珠也隨之滾動,整個軸承顯得極爲平滑。

陳正泰把玩了一會兒,興致勃**來:“這樣的軸承……可以大規模製造嗎?”

“鋼鐵作坊那裡,專門製出了磨具,大規模倒磨之後,卻還需匠人人工打磨一番,達到精度纔可,現在若是生產,一日生產三十副不成問題,只不過……若是再進行一些改良,減少一些工序,培養一批新的匠人等等之後,這產量……定可大規模的增加。”

匠作房這邊,可不敢誆騙陳正泰,老老實實的回答。

陳正泰眸光亮了亮,卻是道:“倘若……倘若將這東西用來連接馬車的車輪呢?你看,外軸套在車圈裡……這馬車……豈不是可以事半功倍了?”

匠作房的幾個匠人一愣。

其中一個也是陳家人,一聽,眉一挑……他驟然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。

這個時代,是沒有大規模的普及轎子的。只不過在南方,因爲山路崎嶇,所以出現了輿轎,而此時的經濟、政治文化的中心,乃是北方,北方平原較多,因而大多數人習慣了馬車,哪怕是皇帝出行,車駕也多以馬車爲主。

只是這個時代的馬車,卻頗有幾分一言難盡的味道。

一方面,是沒有好的軸承,因而輪軸之間摩擦力很大,費馬。

另一方面,又因爲底盤中沒有轉軸,所以馬車的車廂,大多是兩輪。

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,畢竟車軸和車輪多爲木製,摩擦力大,所以馬車在使用時面對泥濘的道路行走起來還是很吃力的!

相比較於四輪馬車,兩輪馬車在這樣的路上行走起來要更爲快速,而在古代的地面多爲凹凸不平,這樣的路面,四輪馬車走起來的確有些吃力,一匹馬是很難拉動的。

何況,四輪馬車轉向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

正因如此,大多馬車只有兩輪,而這兩輪馬車舒適性是極差的,坐着很是顛簸,這也是爲何到了後來,轎子出現之後,就迅速開始風靡的原因。

而陳正泰的設想很簡單,現在有了這軸承,就能將摩擦力大大減小,若是再改進一下馬車的底盤,那麼就更妥當了。

經陳正泰這麼一提,匠作房的人驟然好像有了明悟一般。

手中的這個軸承,且先不說風車,就眼下而言,這馬車豈不是可以運用?

陳正泰一再囑咐:“這馬車要造出來,定要四個輪子的,車廂可以建的寬大一些,都可以嘗試。”

匠人們行動力很強,畢竟……他們已有過許多研究的經驗了。

往往尋到了一個方向,立即開始有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匠人開始立項,而後開始抽調人手,撥發資金,之後開始將項目分派成許多個小組,負責項目的人則作爲總師,進行資源調配和項目的總體進程。

現在軸承出來,陳正泰提出來的概念便可水到渠成。

這不算什麼太難的事。

因而很快,一個四輪馬車便造好了。

緊接着,便是進行驗證和改良,這一切進展的都十分順利。

尤其是在郊野處,當人們嘗試用了滾動軸承的馬車之後,發現到這四輪的車馬,哪怕是道路泥濘,也絕不會出現吃力的情況。

四隻輪子,比二輪而言,人坐在其中,也明顯的要舒適得多,甚至可稱之爲享受了。

雖是四輪,可同樣的馬,因爲有了滾動軸承,居然比兩個輪的車馬力更強,最大程度的發揮了馬力。

於是……一個大馬車便製造了出來,車廂不小,外頭有着精美的雕飾,裡頭則鋪了舒適的軟件,車前掛了一個牌子……孟津陳氏。

過了兩日,陳正泰便坐着這車,在薛仁貴騎馬的護衛之下,開始招搖過市。

人們見路面上突然出現了這樣一輛奇特而精美的大車,都覺得很好奇!

這車很寬敞,而且只一匹馬拉着,卻顯得遊刃有餘的樣子,四隻輪子同時轉動,格外的平穩。

坐在車裡的陳正泰,竟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當初兩隻輪子的馬車,他是親自領教過的,說實話……那樣的馬車,人在其中,簡直就是受罪啊。而現在……總算是有所享受了。

因爲軸承的緣故,便連車內的噪音,竟也少了許多。

而又因爲寬大,整個人幾乎可以半躺在軟墊之中,小憩片刻,馬車停下,前頭的車伕,駕駛着馬車起來,頗有些小心翼翼。

不過……他似乎對於這新馬車,也十分滿意。

若是兩輪的馬車,他這駕駛的位置往往狹小,而且路面又顛簸,許多地方,車伕是沒辦法坐在車上趕車的,必須得下了車來,牽着馬前行。

可現在,自己舒服的坐在此,手提着鞭子,控制着馬速,身後的馬車固然沉重,可這馬的馬力,卻是足夠了。

從前的兩輪馬車,往往只是一個簾子將車廂和外界隔離,噪音也大。

而如今,這車廂專門設計了一個車門,陳正泰從裡頭打開車門出來。

便見這馬車外頭,許多人一臉稀罕的圍看着,一個個品頭論足。

眼前正是太極門門前,許多朝臣預備入宮覲見或者當值,此時宮門還未開,這些腰間繫着金魚袋的大臣們,在此如往常一般的等候。

突見一輛這樣的馬車來,自是想要看看。

“此馬這樣的神駿嗎?竟可拉動如此寬大的車廂?”

唐人還是愛馬的,文臣也不例外,風氣便是如此,所以許多人生出了疑竇。

也有人發現這馬,似乎品種也不過爾爾,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地方。

還有……這車竟是四個輪,四個輪,怎麼轉動呢?

房玄齡和長孫無忌這樣人,畢竟還是很有氣度的,並沒有去湊熱鬧,只駐足在宮門前,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。

可其他人,就未必能如此了。

就在大家興致勃勃的議論之際,突然車門一打開,便見陳正泰從裡頭冒了出來。

一下子,許多人的臉色微變,而後……各自翻白眼,直接一鬨而散。

方纔的興趣,也一掃而空。

哼……陳家這是炫富呢!

不就是四個輪子嗎?

以後我給自己的馬車也多裝兩個輪子,不……再裝四個,這樣我有六個,你四個很多嗎?

這陳正泰最愛標新立異了,不就是有幾個臭錢,有什麼了不起的呢?君子固窮……小人窮斯濫矣。

哼,瞧瞧他嘚瑟的樣子。

當然,也有一些人笑嘻嘻的上前給陳正泰見禮。

畢竟人和人是不同的,有人想要表現出自己和孟津陳氏的勢不兩立。

自然也會有人趁此機會,想要給自己傍上一條大腿。

陳正泰微笑着朝他們打招呼:“你們好呀。”

“陳詹事好,陳詹事,此車是哪裡來的?倒是……頗爲別緻啊。”

陳正泰便笑了笑道:“這是我們陳家,經過了祖宗三代嘔心瀝血的研製,花費了無數重金,製出來的四輪車,此車名曰奔馳,寓意風馳電掣之意。今日……總算此車成了,你們可別小看這東西,這馬車中的每一樣東西,都是極有講究。”

祖宗三代……

你陳氏祖宗三代之前,還是北周時期呢,朝代都換了三個了,皇帝更不必說了,都換了六七個了。

和陳正泰見禮的人都一陣乾笑,這笑容很委婉,反正你陳正泰怎麼吹,我們就怎麼聽罷,信了便算我們輸。

陳正泰則是繼續笑盈盈地道:“這車極舒適的,想不想進去試一試?”

大家擺手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陳正泰一臉遺憾的樣子:“這樣呀,不過也無妨,下次想試,可以找我。不過現在這車嘛,嘿嘿,你們試了確實不合適,這東西,可是價值萬金,有錢也買不到的。”

不就加了兩個輪子?

衆人只覺得陳正泰侮辱了自己的智商。

不過……能和陳正泰打交道的人,本來也就不怕被侮辱。

自打建了朔方城之後,關內世族怨聲載道,再加上陳正泰和名士吳有靜的衝突,這陳正泰便引來了許多人的嫌惡了。

站在遠處的人,一副和陳正泰不屑爲伍的模樣,聽到價值萬金四字,就更是怒不可遏了。

而此時,宮門卻是緩緩地開了。

衆臣收起心情,魚貫而入。

陳正泰似乎不是入朝去朝會的,而是興匆匆往另一個方向去了。

李世民今日在太極殿面見諸臣。

他穿着冕衣,頭戴通天冠,等衆臣行了禮,便只頷首。

他今日的面容顯着幾分憔悴,事實上,這幾日,他都沒有睡好,一直惦記着科舉的事呢!

現在距離放榜,還有一些時日,卻不知有多少讀書人能夠金榜題名。

“陛下,臣有事要奏。”就在此時,率先一人站了出來,振振有詞的道。

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
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