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

李世民看了戴胄一眼,倒是顯得心情平靜。

說實話,他也算是什麼大風大浪都見識過了,只微笑道:“卿家要奏何事?”

戴胄便道:“陛下,現如今部曲逃亡愈演愈烈,聽聞都出關去了。一時之間,羣情激憤,想來這一次讀書人之間的毆鬥,也是因爲如此!秀才之間內鬥,其根由還是因爲有許多的秀才對陳詹事有所不滿。所以臣以爲……當務之急,還是解決當下部曲逃亡的問題。”

李世民頷首。

他怎麼會不明白,大量部曲逃亡大漠,和現在的矛盾分不開呢?

正是因爲大量部曲逃亡,使世族受到了損失,而那些中了秀才的世族子弟,心懷不滿,這纔是那個叫吳有靜的人收穫人心的原因。

於是李世民便道:“卿家打算怎麼做?”

戴胄想了想道:“不妨多設關卡,盤查出關的人員。”

李世民若有所思,而後看向房玄齡:“房卿家以爲呢?”

房玄齡此時只惦記着自己的兒子,正有些心不在焉呢!現在陛下突然詢問,他倒是把陛下的話聽進去了,可他也措手不及。

沉默了很久,他纔想好了措辭,道:“難道朝廷此前就沒有設置關卡嗎?可這樣的事,依舊還是屢禁不止。老臣聽說,許多商賈都牽涉到協助部曲逃亡的事中,他們收買了官兵,將大量人口遷徙出關去。不過對於此事……臣有一些淺見……”

看李世民一副等他說下去的樣子,頓了頓,房玄齡便又道:“既然戴相公認爲秀才內鬥是表,而世族對陳氏不滿爲根,想要解決內鬥的問題,首先要解決部曲逃亡的問題。可老臣卻以爲,部曲逃亡也只是表,真正根本的原因,還是因爲這些部曲們在世族管制下的日子過得不好,他們缺衣少食,生活艱難。故而,哪怕令他們離鄉別井,出關前往大漠爲生,他們也爲之歡欣鼓舞。想要治理這個問題,首先還是世族們能夠善待部曲啊!若是善待,他們又何至於願意長途跋涉地到遙遠的關外去,又何至大量逃亡呢?”

“老臣也曾過問一些事,據臣瞭解,有的世族家的部曲,逃亡日衆;而有的世族,卻鮮少有逃亡者!這說明什麼?仁義不施,逃亡者自然也就多了。某一些世族,他們待部曲如豬狗一般,如今世族的衆多部曲逃亡,卻還寄望於朝廷多設關卡,希望官府能夠協助追索,這又怎麼可能完全杜絕得了呢?至於那些心懷怨恨的秀才,就更是可笑了。大考在即,讀書乃是最緊要的事,他們卻成日滋事,不專心於讀書!那個叫吳有靜的人,既爲大儒,就該廣播仁義,卻每日躲在書鋪裡,投秀才所好,說人是非,這也可以稱之爲儒嗎?”

“何謂儒,仁義者也,若以此爲衡量,吳有靜此人,實爲狡詐取名之徒!陛下寬厚,沒有追究此人,已是大恩大德,現在還提倡什麼多設關卡,這並不是朝廷當務之急要做的事。”

房玄齡的一番話,可謂入情入理!

當然,不可否認,他是有報復心的。

真以爲他房玄齡是吃素的嗎?

他平日雖然是老好人,可是他對於部曲逃亡,其實觀感並不太糟糕,一方面是房家已經開始將財富的重心轉移到了經營,而非是耕種上。另一方面,這羣混賬傢伙居然打了他的兒子!

他家房遺愛還只是個孩子啊,你們居然敢下這麼重的手,這羣豬狗不如的東西!

戴胄乃民部尚書,本以爲自己提出這個來,也不算是錯。

可哪裡曉得房公竟親自站出來,表面上是說治表還是治裡的問題,實則卻是狠狠對着他的臉一陣狂扇。

戴胄頓時心裡警惕,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不合時宜。房公乃是中書令,當朝宰相,現在房公出來表了這個態,他若是再堅持,只怕以後難免要背黑鍋、穿小鞋了,於是便不再言語。

李世民聽罷,也笑了。

房玄齡的一番話,還真是正合了他的心意,於是不由道:“此乃謀國之言耳,房卿之言,說中了問題的根本。朝廷豈可稱爲世族的私器,專用來給他們追索逃奴?這大漠艱苦,本就不是善地,可現在不少的部曲寧可逃亡大漠,也不願爲世族所用,可見平日某些世族,對於部曲苛刻至了何等的地步,才令他們紛紛前往苦寒之地!朕以爲,他們應當好好三省吾身,不要總是怨天尤人。”

長孫無忌連聲在旁說是。

戴胄已是無話可說了。

這殿中,最尷尬的恰是那虞世南和豆盧寬了。

房玄齡出了面,現在反而那大儒吳有靜成了過街老鼠一般,這就有點令人尷尬了。

豆盧寬此時心裡不免暗怪吳有靜這傢伙居然跟他牽涉上了關係,另一方面,又覺得自己的面子抹不開,便忍不住道:“只是,若是大家都逃亡去了大漠,關中耕地的人勢必少了,而大漠之中又無產出,長此以往,臣恐糧食減產,影響國計民生啊。”

這倒是一個巨大而不可忽視的問題。

部曲的事,朝廷若是不管,世族這麼多土地,缺少了人力,就只怕種不出太多的糧來了。就算關中土地肥沃,減少這一點產量,不會缺糧。可大漠裡那麼多人,不還是得靠關中調糧嗎?

難道朝廷能對大漠中的人不聞不問?一旦大漠災荒,那可就糟了。

李世民和房玄齡聽罷,也都陰沉下臉來。

這話……也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“陛下……其實臣也有事要奏。”陳正泰咳嗽一聲道。

終於,聽完了大夥們的一番對話,在大夥們的一片憂愁中,陳正泰找到了說話的機會!

於是君臣們紛紛看向了陳正泰。

陳正泰便道:“臣在昨日,剛剛接到了臣弟陳正德送來的消息。”

李世民只當陳正泰想要轉移話題,只淡淡地道:“什麼消息?”

陳正泰鄭重其事的道:“此前,臣弟在大漠中選育良種,不斷的實驗朔方土地的糧食種植,其實這件事,從一年半前就已經開始了,他選育了許多糧種,經過悉心培植,現在剛剛送來了好消息,他選了一批耐寒的土豆,已在大漠中長成,而且長勢還算不錯,雖只一年一熟,可畝產卻也達千斤。”

畝產千斤……土豆。

土豆其實已經開始漸漸的推廣了。

當然,推廣是要時間的,這兩年來,人們發現這土豆可以在關中做到兩熟,且畝產可達一千多斤,在江南某些區域,甚至可至兩千斤,這巨大的數目,真真讓人歎爲觀止。

當然,土豆也不是沒有缺點的,比如……它不好儲存。

可在這缺糧的時代,顯然這些都不成問題。

只是……大漠中居然可以收穫畝產千斤的土豆,這意味着什麼?

關內的問題,永遠都是人多地少,而在關外,人們缺的永遠不是土地,而是人口。

一旦那個地方可以種植土豆,那就意味着,在大漠,漢民們也可養活大量的人口!

而一旦人口增加,便可以靠着廣袤無垠的土地慢慢滲透,百年之後,還會有胡人的什麼事嗎?

李世民的眼眸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幾分,心頭頓然一震,同時猛地想到當初陳正泰對他所說的話。

他頓時心裡瞭然了,陳正泰所說的經略大漠,原來就在於此啊!

而現在很顯然……這經略大漠,已開始展露出一絲曙光了。

李世民猛地覺得有了幾分希望,心頭一陣火熱!

而此時,羣臣已是譁然。

顯然誰都明白這意味着什麼。

“你的那個堂弟,叫陳正德的那個人?”李世民不禁對這個人有了幾分印象。

陳正泰便回道:“正是,臣弟這些時日,一直都在大漠之中帶着人,親自在大漠中選育良種,親自耕種。”

要知道,選育良種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李世民對於農耕,略有一些瞭解,即便理論上,土豆在大漠中繁殖可行,可畢竟不是每一個土豆生出的芽都可在大漠中存活!

爲了讓土豆漸漸適應大漠的土壤和氣候環境,就需要一代代的培育和繁殖良種,這是需要極大耐心的事,其中的艱辛,絕不是口裡說來的那般淺薄。

李世民面帶怪異之色,忍不住道:“陳正德畢竟爲世家公子,竟如此踏實本分,不畏艱辛,這樣的人,實在罕見啊。我大唐,誇誇其談的人不計其數,可似陳正德這樣的人,卻是鳳毛麟角!世家公子之中,這樣的人更是萬中無一。可見陳氏的家風,非尋常世族可比擬。他選育出了良種,這是天大的功勞。”

李世民的話說到後頭,甚至透着幾分感慨!

房玄齡等人則是忍不住羨慕地看了陳正泰一眼。

朔方那塊地,纔剛剛賜給了公主,這位遂安公主,現在可謂是炙手可熱啊,這麼一大片可以農耕的土地,再加上佔有的二皮溝股份,這位公主殿下可謂是聚寶盆了,誰若是娶了去,那真是可以躺着吃三千年了。

只是太上皇對遂安公主的婚事,已明確的下旨,將下嫁給陳氏,這都已公告天下了,就絕不會輕易更改的。

何況遂安公主能有今日,陳氏出力也是最多的,自然也無人再敢打什麼歪主意。

可想想大漠中那數不清的土地,幾乎沒有歸屬,這就意味着,都可以成爲公主府的土地,至於到底是賞賜出去,還是賣出去,都是公主府一言九鼎,轉瞬時間,這些不毛之地,價值就一下子的出來了。

至於那陳正德,其實大多人都沒有什麼印象。

可現在……這個人卻讓人牢記了。

誰家裡出了這麼一個人,那真是祖墳冒了青煙了,這可是能在石頭縫裡讓糧食長出來的人才啊。

也難怪陛下如此誇獎,換做是別人,真恨不得將此人供起來了。

這中原之地,有史以來,無不爲糧食的問題所困擾。

哪怕是堯舜在的時期,爲何要治水?這河水氾濫,人是可以遷徙走的,治水的本質,不還是要保障那些不能遷徙的農田和莊稼嗎?但凡能保住大家有糧吃,這便是至高的道德,誰也不敢否認。

畢竟,這數千年來,太多‘歲飢、人相食’、‘河水氾濫、賣兒鬻女’的記錄,成千上萬的人以土爲食,而後似落葉一般死去。

糧食對這個時代的人太重要了!

哪怕是再看不慣陳家的人,面對這陳正德,也不禁頷首,表示了讚許。

李世民面露欣慰之色,隨後道:“此人,足以爲縣公,就敕封其爲縣公吧!雖說非軍功不賜爵位,可這陳正德,實乃不可多得,朝廷豈有不獎勵他的道理呢?陳氏的家風,令朕驚歎,若是人人都如陳氏這般,天下何愁不定呢?海晏河清,也只在朝夕了。”

這話就有點讓人心裡泛酸了。

不過陛下的讚許,顯然還是有幾分道理的,只是……有些令人覺得刺耳罷了。

可細細想來,卻也無可辯駁,於是大家只好悶着頭,一副裝死的樣子。

李世民卻是興致盎然,此刻他其實有許多話想要說!

對於他來說,大漠中生出了糧食,這可是天大的好事。

他坐下,帶着微笑道:“如此說來,這朔方的規模,即便再大,也是無礙了嗎?”

陳正泰道:“正是。”

李世民頷首,便又道:“既如此,這朔方即爲大漠第一城,規模大一些,也是無礙的,只要規格不超長安、洛陽,自是讓公主府酌情處置。”

要經略大漠,就得有糧食,有了糧食,還得有人口,用漢民去取代胡人,朔方乃是第一座城市,此前受限於糧食的原因,所以大家都顧慮重重,擔心城建規模太大,會引發關中的糧荒,可現在……顯然這已無關緊要了。

既然缺糧的問題已經解決了,那城建當然是規模越大越好!

畢竟,此城懸孤在外,而大漠中羣狼環伺,若沒有足夠的規模,誰知能否堅持得下去呢?

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
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