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

此刻李世民的目光也看向了遂安公主。

遂安公主心裡惶恐到了極點,爲什麼自己又犯錯了,爲何自己做什麼事都做不好……

李世民一步步走向遂安公主。

所有人的目光也隨着皇帝陛下偉岸的身軀移動。

“秀榮,你無礙吧。”

很親切的聲音。

遂安公主錯愕,擡頭,睜着一雙水靈靈的眸子,不可置信地迎着李世民親切的目光。

所有皇子和公主都不禁愕然。

遂安公主下意識的打了個激靈,嬌軀顫抖。

李世民見狀,忙將自己身上的披肩取下,衆目睽睽之下,披在了遂安公主身上。

遂安公主覺得自己後肩一暖。

殿中之人,更覺得詫異。

父皇自成了皇帝之後,舉止端莊,越來越不苟言笑,哪怕愛自己的子女,也絕不會在衆目睽睽之下如此流露真情。

怎麼....怎麼回事?

只是李世民卻是旁若無人,見遂安公主越是楚楚可憐,眼裡越多了幾分愛惜,這似乎觸動了他內心某處柔軟,虎目微紅,而後,李世民已將她攙扶起來。

低頭,看着遂安公主地下裙膝蓋處有血滲出來,李世民突然大怒,氣得發抖:“她膝蓋有傷,爲何沒有救治?”

宦官們嚇得面如土色,一下子,殿內和殿外的人跪了一地,人們不敢呼吸。

“你起來。”李世民親手將遂安公主攙扶起來,遂安公主此時才發現,自己的父皇眼眶竟有些紅了。

“來人,給她取一把胡椅。”

這裡的酒案都是長案,人們只能跪坐在軟墊上用膳。

取了胡椅,就不需跪坐了。

“謝……謝父皇……”

遂安公主這輩子,都沒有受過這麼多的關照,長長的睫毛,不禁被淚水打溼了。

李世民又是心疼,又是悲痛:“朕的女兒,怎麼受這樣大的委屈啊,來,你坐下說話,待會兒,讓御醫們看看。”

“謝……”

“不必謝啦。”李世民擺手:“你平日在宮中的吃穿用度,如何,朕見你身上的飾物不多,傳朕的話,遂安公主的用度,要與長樂公主同例。”

戰戰兢兢的宦官極認真地將這些話記下。

遂安公主心裡已是翻江倒海。

這………這是怎麼了?

李世民又道:“你的母親,歷來恪守本份,她現在只是才人嗎?朕險些忘了她,她這些年不易啊,依朕看,要升爲昭容纔好。”

才人在後宮之後,地位低下,名列五品。可昭容就不同了,昭容乃是九嬪之一,乃是正二品,可以有自己獨自的小殿。

李世民說罷……

殿中鴉雀無聲。

區區才人,能忝列九嬪的也不是沒有,不過往往是母憑子貴,譬如生了兒子,又或者……極受恩寵。

可轉眼之間……

人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。

這幾乎無人關注的遂安公主,似乎陡然之間,開始炙手可熱。

遂安公主不可置信地看着父皇,卻見父皇深深地凝視自己,似乎眼裡有淚光。

父女對視一眼。

李世民拍拍她的香肩:“你身子不好,該好好休養,朕聽說你的母妃身子也有不適,哎……好自爲之,若是缺什麼,和張力士說。”他回頭,看了內常侍張千一眼:“若是薄待了吾兒,朕拿你是問。”

張千嚇得臉色蒼白:“喏。”說着,擡頭,極殷勤的朝遂安公主笑了笑。

這一場宴會,方纔開始。

宴會裡無酒,因爲李世民已下旨宮中禁酒了。

可許多人都沒有飲酒的心思,而是都將目光落在坐在胡椅上顯得格外出衆的遂安公主身上。

遂安公主努力的顯得自己沒有出格,只是酒宴散去,內常侍張千追了上來,躬身道:“皇帝陛下有諭,說是公主殿下行走不便,特賜乘輿代步。”

乘輿穩當當的停在遂安公主面前,張千像伺候自己的母親一樣,極盡殷勤地攙扶遂安公主上了乘輿,乘輿被擡起來,坐在乘輿上的遂安公主終於無法剋制自己的情緒,在宮燈的昏暗燈光之下,已是淚水打溼了衣襟。

這一夜與她而言,猶如世界有了色彩,五彩繽紛,疑似天堂。

…………

“公主殿下求見。”

陳福興沖沖地跑來尋陳正泰。

他手比劃道:“來了許多人呢,一箱箱的東西往咱們家裡送,就像出嫁一樣。”

“胡說八道什麼,信不信我抽你。”

陳福覺得公子這一句也不恰當,可以用腳踹,可以用手掌拍,用抽這個字太不形象。

“走,去看看。”

陳正泰從書齋裡出來,在前庭,果然看到一箱箱的東西堆積如山,十幾個宦官,像搬家一樣,擡着一箱箱的東西進來。

遂安公主尾隨而來,見着了陳正泰,俏臉動容,抿脣莞爾一笑:“師兄。”

這一聲師兄,叫得真是親切,陳正泰道:“來都來了,咋還帶東西,下次不許這樣,師兄要生氣的。”

“是。”遂安公主亭亭玉立地站在陳正泰面前,很乾脆地點頭。

陳正泰眯着眼:“都帶來了什麼?”

遂安公主道:“是一些金銀,還有一些父皇賞下的寶物,我想我和母妃在宮裡也不缺什麼,所以拿來送師兄了。”

陳正泰詫異的道:“哎呀,怎麼送這樣多,君子之交淡如水,何況我們還是師兄妹呢,下次一定不可以這樣,我要罵你的。”

遂安公主小雞啄米地點頭。

陳正泰招呼這些宦官道:“沒聽見嗎,這可都是寶物,價值不菲的,你們手腳輕一點,磕着碰着了,我要你們三倍奉陪。”

說着讓遂安公主進堂中坐下。

遂安公主隨陳正泰進中堂,恰好三叔公提着鳥籠子在長廊下經過,他全身心都在籠中之鳥上,看着這籠子跳躍的雀兒,眼裡盡是溫柔,喃喃自語:“我至親至愛的小乖乖,你餓不餓呀,冷不冷呀...”

等他見到了遂安公主,頓時口水都要出口,發出嘖嘖地聲音:“正泰呀,這是哪一家的姑娘呀。”

陳正泰道:“這是遂安公主殿下。”

啪嗒……

三叔公手裡的鳥籠落地,籠裡的雀兒吃痛,嘶聲裂肺地鳴叫。

三叔公哆哆嗦嗦,朝遂安公主行禮:“草民……”

“不必多禮,敢問,老人家是師兄的親長嗎?師兄的親長,便是我的親長,給您見禮啦。”

三叔公:“……”

三叔公在遂安公主給他行禮的這一刻,突然覺得自己有了吹三個月牛逼的本錢,他表情凝固,哆嗦着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等陳正泰領着遂安公主進去了中堂,三叔公則依舊木然地站在長廊下若有所思。

“老夫真是有先見之明啊,早就說正泰印堂發亮,是有大福氣的。”

低頭,雀兒沒了聲音,像是死了。

三叔公樂呵呵的,死就死了吧,老夫不在乎。

他覺得自己的腿腳都利索了,圍着這中堂轉悠,轉過了長廊,遠遠看到陳正德躲在角落裡飲泣,三叔公一看,心疼了,這是怎麼了,正德這是咋了,正德是自己都孫子啊,親的。

他忙上前:“孫啊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陳正德仰着臉,淚眼模糊,揉了揉紅眼睛,結結巴巴道:“阿爺,我……我……我傷心,有一頭小豬……近來不知怎麼了,像是染了病,泔水也不吃,夜裡嗷嗷叫,我一聽它嗷嗷叫,我心裡難受,阿爺,可怎麼辦纔好,我得等馬先生趕緊下值,讓他看看。嗚嗚嗚……”

三叔公沉默了。

面上都笑容……也至此僵硬。

下一刻,他又像是一頭迅猛都獵豹一樣,彎腰拾起一根乾柴,追着陳正德便打:“畜生哪畜生,你做豬好啦,你要氣死我啊……”

陳正德繞着陳家被追打了好幾圈。
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
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