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

吳先生搖搖晃晃的站起來。

從前朝廷曾徵辟他爲官,他不從。

因爲他頗好名,想要效仿那些不願爲官的竹林賢者一般。

來了長安,他四處拜訪故友,而後在這學而書鋪裡,尋到了他的歸宿。

在這裡,無數人對他畢恭畢敬,他說的每一句話,都被人奉若珍寶,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。

於是,他自覺得自己尋到了一條如當初漢末的鄭玄一般的道路。

他在此講學,當然……講學並不是目的,講學不過是吸引那些生員而已,隱藏在講學之下的是對於時弊的鍼砭。

事實上,鍼砭時弊,歷來都是讀書人們最愛做的事。

他們有知識,乃是天之驕子,朝廷自然有許多令他們不滿意的地方,通過鍼砭時弊,可以顯露出自己心懷天下,也可顯露自己大膽感言的錚錚風骨。

當然,鍼砭時弊是需要技巧的,你不能直接指着李世民的頭上去痛罵,皇帝自是好的,出了問題,一定是朝中出了奸賊!

於是,陳正泰就倒黴地成了這個替罪羊。

吳有靜的言論,顯然頗得人心,事實上,讀書人們都不太喜歡這個人的做派,畢竟這傢伙作爲世族子弟,居然親自從商,滿身銅臭。

何況此人行事,毫無讀書人的氣派,卻偏得天子寵幸,委以重任。他在二皮溝,在朔方做的事,顯然也觸動了許多人的根本利益。

於是吳有靜的名氣便更大了,就等同於人們將自己不敢說的話,借了吳有靜的口說了出來!

當然,他也藉此,被人所敬仰。

於是他的許多言論,爲人稱道,奉若圭臬。

可現在……這一拳和一腳下去,年過四旬多的吳有靜,頓時感覺到渾身的疼痛。

隨之而來的,還有一股令人羞怒到了極點的憤怒!

這是奇恥大辱啊,羞恥感直接瀰漫了吳有靜的全身。

固然他談笑風生的批判陳正泰時,顯然不會覺得自己是在侮辱別人,因爲他自認爲自己有這樣的資格去評判天下的人物。

可一旦他受到了羞辱,卻滿心憤恨起來。

他勉強爬起,搖搖晃晃的樣子,終於站直,眼裡佈滿了血絲。

書鋪裡……落針可聞,人們錯愕的看着陳正泰和吳有靜。

吳有靜冷着臉,通紅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陳正泰,目中再不見半點暖色,而是泛着冰冷的銳光,口裡道:“你……你陳正泰,這是將斯文置之何地?”

“世上本就沒有斯文。”陳正泰自是看出他的憤怒,不以爲然地看着他,冷笑着道。

許多人看着陳正泰,有人憤怒,有人凝神細聽着陳正泰的話。

陳正泰則是昂首看着吳有靜,眼裡寫滿了鄙夷,隨即道:“所謂的斯文,不過是你這等人,自己冠之與自己身上的所謂美德而已,可你這樣的人,其實於這天下,沒有絲毫的益處。反而是榨取民脂民膏,讀了一些書,成日關在家裡,學一些所謂的經義!就算外頭的人餓死了,也與你無涉,你不但擁有土地,擁有部曲和僕從,錦衣玉食,享受着尋常人無法享受的東西!”

“可是你們還不滿足,卻還要將美德都統統貼在自己的臉上,於是便自己製造出所謂的德行,所謂的斯文,用這些來裝點自己的門面。你這等人,滿口仁義和斯文,你的所謂的仁義和斯文,不過是將你盤剝的那些尋常人,那些你騎在他們頭上,使他們爲你當牛做馬的人,你給他們分割開的那些人,被你們強行製造出來的區別罷了。”

“你斯文,別人粗鄙?你要吃肉,別人便要吃糠咽菜?你讀書,別人就讀不得書?你可以鍼砭時弊,別人即是滿口妄言?世間的好處,你這樣的人統統都佔盡了,現在便連道德,你們也要佔去,並藉此來自詡自己德行如何高尚,自己如何斯文得體,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?你的所謂仁義和斯文,就像你們吳家門前的那些閥閱一般,不過是裝點門面的飾物而已。這樣的斯文,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?”

對着陳正泰眼中明顯的鄙夷之色,吳有靜只有滿腔的大怒,更別說,陳正泰這番話真是挖苦到了極點。

可站在一旁的鄧健,他雖鼻青臉腫,此時……卻心頭一震。

他是窮苦人出身的,極難得的有機會,才能進學,能讀書,纔得到了功名。

他原本一直有一些想法,想不開。

他在想的是,自己是讀書人,理應也該是斯文人了。因而某一個階段,其實他也想效仿其他讀書人一樣,顯得自己斯文一些。

可顯然,無論他怎麼學,都不像。

自己給自己洗衣時,會斯文嗎?

回到家中生火造飯時,會斯文嗎?

穿着不合體的衣衫,會斯文嗎?

自己的父親,自己的四鄰,怎麼可能會有斯文?

至於仁義道德,身邊的人,無一人會隨時念起,因爲絕大多數人,只爲生存而奔波,能吃飽穿暖就已不容易。誰又有閒心,時常提起斯文?

這些所謂的詞彙,就如同是精美的瓷器,本就不能爲芸芸衆生所擁有。

而時常將這些人掛在嘴邊的,恰恰是那些不事生產,五體不勤,錦衣玉食的人。

這些人依靠血緣,得到常人所不可企及的財富,依靠家族中世代有人爲官,獲得數不清的資源,他們不但奪去了別人的糧食,便連道德,竟也奪去了。

此時,卻見吳有靜大笑起來。

當然,他的大笑,不過是掩飾他的心虛而已,隨即吳有靜便冷冷道:“荒謬,真是荒謬至極,陳正泰,你今日所爲,遲早要身敗名裂

。你自己似乎忘了,你們孟津陳氏,又何嘗不是……”

他說到這裡,陳正泰猛地目光一冷,昂然道:“我們孟津陳氏的子弟,年幼者便讓他們讀書識字,稍長一些,就送去挖煤,耕地,養馬。再長一些的,則分派至各行各業之中經營!”

“這天下,早已變了,我陳正泰在變,陳氏也在變,唯獨你們這些數百年來朽物們還沒有變,依舊還是這般,坐而論道,成日空談!尤其是如同你這般的傢伙,成日沾沾自喜,滿口仁義和斯文,看似清高,不過是被人豢養的饕餮而已,吃幹抹淨之後,尚還不知足,沒有廉恥之心,你這樣的人,竟還敢在我面前提斯文二字?你若不是生在陳留吳氏,還敢發此議論嗎?”

吳有靜勃然大怒,他感覺自己的自尊再一次被碾壓在地摩擦!

陳正泰的一頓痛打,直接將他的底氣打斷了,現在一番痛罵,令吳有靜滿腔怒火,平時的牙尖嘴利,現在卻已無法施展了。

他狂怒之下,似乎有些失控了,大喝道:“我要和你拼了。”

說着,便如鬥牛一般,將他的腦袋挺起來,便朝着陳正泰的身上狂奔。

這傢伙……竟連打架都不會?

拿腦袋來頂,算怎麼回事?

陳正泰一臉懵逼,這尼瑪真是個人才啊。

只瞬間的功夫,吳有靜的大腦袋便至眼前。

陳正泰口喝一句:“笨蛋,打架要用手,不是用天靈蓋。”

說着便揚起了手,而那腦袋也到了面前。

手狠狠拍下。

啪……

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這腦袋上。

吳有靜霎時便覺得一陣頭暈眼花,身子搖搖晃晃起來,而後他抱住了自己的頭,顯是疼得厲害了,又發出驚天動地的嚎叫。

陳正泰趁着他抱着腦袋嚎叫的功夫,直接上前去,輕鬆地一把抓着他散落的長髮!

長髮揪着,吳有靜腦袋便揚了起來,而後,看到了陳正泰這種年輕的臉。

四目相對,吳有靜心裡則是恐懼起來,他下意識的道:“別……別打啦……”

陳正泰卻不理會他,他的腦袋被陳正泰所拉扯,動彈不得,另一邊,陳正泰卻是緊握着拳頭,狠狠一拳砸中了吳有靜的面門。

這簡直就是必殺技。

吳有靜頓覺得自己的面目疼痛極了,而這一下子,也令他徹底的喪失了尊嚴。

陳正泰的手這才鬆開了,而吳有靜直接一下子癱倒在了地!

他整個人趴在地上,捂着臉,滿心的怒火,夾雜着疼痛,偏偏他發現,自己面對陳正泰時,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無力感。

於是,暴怒和疼痛之下,他只好以頭搶地,將額頭磕着地,口裡含糊不清的念着:“殺人了,陳正泰殺人了。”

這時……真沒有一丁點的斯文了。

陳正泰這個時候,卻是滿足了,而現在,他也表現出了斯文。

他脣邊勾着一個淡淡而得體的微笑,舉起手,好整以暇地撣了撣身上的灰塵,還有莫名的血跡,而後輕巧愜意的扶起一把胡椅,斯條慢理地坐下,翹着腿,腳下正是以頭搶地,嗚呼哀哉的吳有靜。

陳正泰這纔有心情四顧左右,而人們則錯愕的看着他!

陳正泰便繼續道:“都還愣着做什麼,有什麼可看的?趕緊將這書鋪徹底的砸了,砸至稀巴爛爲止。”

薛仁貴和生員們在短暫的失神後,精神一振。

緊接着,這書鋪裡,便又傳來乒乓的聲音。

陳正泰掂着腳尖,看着地上的吳有靜,他心裡頗爲愜意,自己終於在不懈努力之下,通過自己的學識和口才,說服了一個大儒,使對方啞口無言,這真的很不容易啊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而在另一頭,監門衛得了旨意,立即開始了集結。

程咬金也覺得懵逼,好端端的,怎麼就打起來了?

孰是孰非,這監門衛大將軍程咬金是不在乎的,聖旨下來,清場便是了。

於是他騎着高頭大馬,佈置了軍馬,謹守這書鋪所在的各處要害之地,讓人直接封閉了坊門。

而後帶一隊人馬,直奔書鋪。

張千則緊緊的騎着馬跟着,陛下已是勃然大怒,所以他才親自來傳達旨意!

只是事情還未解決之前,他不敢貿然回宮,只能先跟着程咬金平息了眼下這個亂子再說。

還未至書鋪,便有一個斥候飛馬迎面而來。

斥候眼見着了程咬金,便火速的落馬,在程咬金的馬下,行了軍禮,便立馬道:“將軍,少詹事陳正泰已至書鋪了。”

呼……

程咬金聽到此,和張千一樣,都大大鬆了口氣。

你看,正主兒來了!

程咬金面色輕鬆,口裡道:“去了便好,有這陳正泰在,定能約束好他的生員。”

現在這個旨意,有一個比較棘手的地方。

那便是毆鬥的雙方都是讀書人,若他們還在毆鬥,監門衛就少不得要強力的彈壓,而這個過程,就難免會有死傷了。

可這些人,畢竟大多都有功名,又或者是家世非同一般,一旦有了死傷,程咬金固然是奉命行事,現在倒沒有太大的擔心,可以後呢?

得罪了這羣讀書人,未來未必有好果子吃啊,天知道以後會不會有人編排出一點什麼來?

而陳正泰既然到了,就說明事情已到了尾聲了,只要陳正泰能好好約束下頭這些讀書人,那麼他帶着兵馬過去,不過是去收個尾而已。

程咬金道: “陳正泰這個傢伙,總是姍姍來遲,哼哼,他若是再晚來一些,老夫這邊可就不好做了。”

程咬金表面上魯莽,實則卻是極精明的人,很能分曉這其中的利害關係。

張千在旁,也長出了一口氣,他心裡頗爲輕鬆起來,面帶着微笑,連連頷首道:“程將軍所言極是,茲事體大,還是不要惹出太大的風波纔好,若能妥善解決,陛下那裡,也好有一個交代。”

二人面上輕鬆,沒了方纔的表情凝重。

可下頭的斥候還沒退開,甚至帶着點欲言又止的意味。

程咬金而後便問:“你還在此做什麼?”

這斥候沉默了良久,便繼續道:“將軍,那陳詹事到了書鋪之後,雙方打得更厲害了。”

程咬金面上的笑容,驟然僵硬:“……”

張千則在馬上一臉懵逼,眼睛則是不由自主地瞪大了。

二人面上,竟都是說不出的尷尬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是昨天的,今天還會三更。

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
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二章:人才吶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