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

房玄齡覺得自己身體軟綿綿的。

報仇……報什麼仇?

他家遺愛怎麼了?

涉及到了自己的兒子,房玄齡哪裡還有半分的從容?

他急切地道:“遺愛怎麼了,爲何要報仇?”

“起初被打的兩個生員,就是房公家的公子房遺愛……以及長孫公子長孫衝……不過長孫公子跑的急,雖是受了傷,卻是無礙。可房公子便慘了,被無數人追打,他個頭又小……”說到這裡就停頓了。

房玄齡頓時覺得天旋地轉,整個人幾乎要昏死過去。

他心裡頓時一股子火氣升騰而起。

這是人乾的事嗎?

這羣畜生,竟敢打我兒子?

我房玄齡每日兢兢業業,這些年來跟着李二郎東征西討,現如今呢,爲皇帝治天下,而食不甘味。爲的是什麼?不就是爲了自己的子孫後代們,能夠有幾天富貴日子過嗎?

房玄齡勃然大怒道:“爲何打人?”

“前頭不是說了……”

“這只是惡徒們的一面之詞。”房玄齡炸了……

殿中衆臣都戰戰兢兢。

那長孫無忌也面帶怒色!

敢情他的兒子也被揍了?

當然,雖然有個房遺愛墊背,可他長孫家的公子,是誰都能打的嗎?

就算是從前,長孫衝四處胡鬧,也不敢有人打他。

現在好了,現在自己這兒子洗心革面,曉得上進用功了,居然還被人揍了?

是可忍,孰不可忍啊!

長孫無忌立馬便道:“定要徹查此事,捉拿兇徒,一個也不能放過,如若不然,朝廷綱紀何在?”

殿中其他人都默不作聲了,就算有人是偏向那位吳有淨,畢竟吳家家業不小,而且和許多朝中的重要人物都有姻親的關係。

只是在這個時候,所有人都啞了火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默不作聲,卻都眼巴巴的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聽聞捱揍的竟是長孫沖和房遺愛,先是一愣,而後也是震怒。

他眯着眼,隨即道:“是啊,是非曲直,總要說個明白纔好,如若不然,朕如何給天下人交代?張千,傳朕的口諭,立即命監門衛先將事態控制住,而後……點驗傷者……陳正泰去何處了?他的學堂裡鬧出這麼大的事。他人去了哪裡?”

張千道:“聽聞,他急匆匆的也來長安了,只是不知現在人在何處。”

李世民頷首:“這是天大的事,一定要弄個明白,先控制住事態吧,這長安城中,有這麼多各國的使節,有無數的士人和商賈,這般的打鬧,是嫌別人看不着我大唐的熱鬧嗎。?”

“喏。”

張千不敢怠慢,他自然曉得,此事關係太大了,這個黑鍋,天知道最後是誰去背。

房玄齡和長孫衝此刻已是怒火攻心了,竟一時顯得失態,心裡急得不得了,就猶如熱鍋螞蟻一般。

李世民見狀,便不禁安撫:“兩位卿家且不要急,事情總會水落石出……”

長孫無忌便埋着頭,一臉委屈的模樣。

而房玄齡此刻只想着回去之後,該如何向他家夫人交代。

何況遺愛現在生死未卜,天知道經歷了什麼,心急如焚啊!此時又聽李世民在這兒不鹹不淡的安慰,居然忍不住道:“現在生死未卜的又非陛下的兒子,陛下當然可以不急不躁。”

李二郎直接觸了個黴頭,開口想說什麼,可見房玄齡如此,竟一時說不出話來!

於是他不禁尷尬起來,可大唐的君臣之間,畢竟還不似後世那般森嚴,雖是被頂了一句,面子有礙,卻終只是苦笑。

而他的心裡,倒是不禁記恨起來!

這記恨的對象是誰?

哼,這些人,真是膽大妄爲,連房遺愛也敢打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陳正泰在喝了幾盞茶之後,才心急火燎的樣子往長安趕。

待到了學而書鋪,這整條街,其實已是一片狼藉。

生員們打的差不多了,又聚攏起來,和學而書鋪的人對峙。

許多人都是鼻青臉腫。

不過顯然,學而書鋪的人受傷更嚴重一些。

一見陳正泰到了,生員們倒是心慌了起來。

許多人甚至透着懼色,卻個個還是硬着頭皮,紛紛前來見禮,顯然對這位師尊的尊崇已經根深蒂固!

陳正泰則陰沉着臉,緊抿着脣,好不容易,有人擡着那房遺愛來了。

房遺愛是真的被揍狠了,方纔甚至昏厥過去,現在才悠悠轉醒,一見了陳正泰,雖躺在擔架上,卻誠惶誠恐地道:“師尊,他們罵你……”

而後,就是含糊不清的開始講述事情的經過。

二人買書,聽到有人講學,便去湊了熱鬧。

誰曉得對方出言不遜,幾次直接提及到了陳正泰的名諱,大有一副不屑的樣子。

陳正泰聽到此,深吸一口氣,輕輕拍拍房遺愛的肩膀,口裡道:“打你,你爲何不跑?”

房遺愛梗着脖子道:“我不能墮了學堂的威名。”

長孫衝站在一旁,立即道:“其實學生也不想跑,只是……學生想着得去叫人,如若不然,遺愛學弟,非要被打死不可的。”

“你們都做的對。”陳正泰鼓勵他們,讓大家都鬆了口氣。

他目光所及,看到一個鼻青臉腫的人,他的臉上早已是面目全非,兩隻眼睛腫的像燈籠一樣,右邊的臉頰也格外的高,耳朵的一角還殘留着血跡。

這人……看着有些面熟啊。

陳正泰忍不住問:“你是誰?”

這人立即恭恭敬敬地道:“學生鄧健。”

“呀。”陳正泰繼續打量他:“你就是鄧健?看着不像啊。”

“學生打的一時興起,一不小心,扎進了他們的人堆裡……”

這話不用繼續說下去,大家就明白了!

陳正泰心裡感慨,這也是一個猛士啊,專往人堆裡鑽,被人逮着,還不將你打死不可?

陳正泰頷首,卻是打起精神道:“打也打了,就該講道理的時候了,我去會會他們。”

說罷,精神抖擻,到了書鋪門前,他正色道:“我乃陳正泰,今日這事,是不是要給一個交代?”

這些秀才雖平日天天對陳正泰各種破口大罵,可陳正泰真到了他們的面前,他們卻還是有些心慌起來。

眼前這個人,可是天子門生,當朝郡公,詹事府少詹事,哪一個身份,都不是開玩笑的。

就在這些秀才們手足無措的時候。

裡頭傳來一個沉穩的聲音道:“請他們進來。”

這聲音似有魔力一般,秀才們聽罷,竟個個俯首帖耳,自動分開了一條道路。

陳正泰便跨步進去,他是帶着薛仁貴來的,薛仁貴也沒帶武器,不過他只是一副很鄙視的樣子看了這些秀才一眼,接着就在陳正泰的後頭也跟了進去!

其餘人見師尊進去了,顯然有些擔心,只猶豫了一下,便也紛紛魚貫而入。

進了這學而書鋪,說是書鋪,倒不如說是一個大型的圖書館。

裡頭佔地極大,秀才們更是不少,人頭攢動。

陳正泰等人進去,便見一人坐在座上,此人有一個大鬍鬚,穿着一件儒衫,頭戴着尋常的綸巾,面帶笑容,只是眼裡透着別樣的氣息!

此時,他上下打量着陳正泰,顯得氣定神閒,許多讀書人都圍繞着他,似乎對他畢恭畢敬的樣子。

陳正泰徐徐進去。

此人便長身而起:“不知兄來,未能遠迎,還請恕罪,請坐。”

“不坐。”陳正泰搖頭:“我來這裡,只一件事,那便是和你講一講道理,你看我的這麼多生員,現在在這裡被這些人打傷了,他們都說你是領頭的,你看着怎麼辦吧,賠罪的話也就不必說了,漂亮話,我陳正泰不稀罕,該賠錢就賠錢,你看如何?”

此人便是吳有淨。

吳有淨聽到錢字,眉頭微微一皺!

不過這皺眉不過是一閃即逝,而後他露出笑容道:“前幾日,吾與虞世南、豆盧寬等幾位文友閒談時,恰好說到了陳詹事,只是想不到這麼快,我們就見面了。”

虞世南乃是當朝大學士,又是帝師,而豆盧寬乃是禮部尚書,這二位都是身居高位的人,可吳有淨只呼其名諱,而不是以公或者相公相稱,顯見他與這二人的關係是十分親密的。

陳正泰卻不以爲然地看着他道:“打了人,豈有不賠錢的道理?我來見你,就是來討公道的。”

“難道不是貴學堂的人,來這裡鬧事嗎?”吳有淨依舊保持着微笑。

陳正泰則是冷冷地道:“這麼說來,你是想要抵賴了?”

“抵賴談不上。”吳有淨很認真的道:“陳詹事自己也說要來講道理的,既是來講道理,那麼凡事都有前因,也有後果,無因哪裡有果呢?陳詹事不妨先坐下,喝一杯茶水,你我再好好細談。”

吳有淨就像個泥鰍,永遠說話滴水不漏,似乎每一句話背後,都暗藏着機鋒。

反觀陳正泰,就顯得有些咄咄逼人,不講道理了。

一旁的秀才們都在冷笑,甚至有人對陳正泰露出鄙視之色。

果然不愧是陳正泰啊,難怪惡名昭彰,今日見了,果然就是這麼個貨色。

陳正泰則是臉色大變:“我陳某人別的不知道,只知道一件事,那便是我的生員,在這裡捱了打,今日這筆賬,非算不可,我只問你,你打算賠多少錢?”

吳有淨臉上的微笑終於維持不下去了,臉拉了下來:“賠不賠,賠多少,誰賠誰,不是老夫說了算,也不是陳詹事說了算,今日之事,勢必上達天聽,到時自有裁決,陳詹事何故如此氣急敗壞呢?老夫和虞世南、豆盧寬……”

“虞世南和豆盧寬是什麼東西,關我屁事!”陳正泰大怒了。

陳正泰是真正的火冒三丈,這個時候,這傢伙竟還敢拿人來壓他。

“我陳正泰得罪的人多了,還怕多你們這幾個不成?”說罷,啪的一下抄起案牘上的茶盞,而後狠狠摔在地上!

隨即大呼一聲:“將這裡先砸了,然後再和這些狗東西算賬!”

哐當……

茶盞摔了個粉碎。

這突如其來的動作,震動了所有人。

秀才們還一臉懵逼。

而那吳有淨也萬萬料不到,自己遇到的……竟是個完全蠻不講理的傢伙。

那一句我陳正泰得罪的人多了,不差你們這幾個的話音剛剛落下。

陳正泰周遭的人已是開始有了動作。

薛仁貴似乎早已按奈不住,嗷的一腿,猶如秋風掃落葉,直接將幾個秀才踹翻。

其中一個秀才,竟是生生的踹飛出去,書鋪裡伴隨着他殺豬一般的哀嚎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一章送到,更新可能會有點晚,但是賬得記好。

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
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七十章:人才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