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

其實剛剛開始亂戰的時候。

鄧健的內心是帶着恐懼的。

他只是尋常小民出身,看着對方那數不清的綸巾儒衫,還有一個個穿着錦衣的人,這些人在從前對於鄧健而言,是不敢想象的。

而現在,要對他們拳腳相向?

ωωω★ тTk Λn★ ¢ ○

鄧健甚至覺得面對這些人的時候,自己的身體都不自覺地矮了一截。

可看着對方一個個齜牙咧嘴的。

再想到房遺愛還生死未卜,更何況,還有那鼻青臉腫的師弟長孫衝,鄧健內心深處,彷彿一股無名火升騰而起。

勇敢並不代表不害怕。

可所謂的勇敢,應當是明明心生恐懼,卻依然挺身而出。

隨着身邊的學兄弟們一聲怒吼,鄧健便也隨着洪流,一道衝了上去。

對面是個讀書人,下意識的想要用腳踹他!

這一腳踹到鄧健的身上,鄧健居然渾然不覺。

對方的氣力太小了。

要知道,鄧健可是從小幹農活的好手,這一點疼痛對他而言,根本不算什麼。

何況入了學,還是每日都要操練的,學裡的伙食還算不錯。

生生捱了這一腳,人卻已到了對方的面前,下意識地直接一拳下去。

對面的人啊呀一聲,便捂着臉一頭栽倒。

真是不堪一擊啊!

鄧健突然有了一種復仇的快感。

這是一種說不清的感受。

身邊的學兄學弟們也一個個嗷嗷地叫着,像不要命一般。

置身在其中,鄧健已將一切都豁出去了。

於是,所有人都打得昏天暗地。

不過這些書鋪裡的讀書人,大多都弱不禁風。畢竟平日裡,他們養尊處優,他們甚至原以爲,這些大學堂的生員,只曉得死讀書,哪裡曉得……居然身子如此的結實,這一個個的……勝似坦克一般。

只片刻功夫,長孫衝便帶着人先衝殺了進去,口裡邊大呼着:“遺愛,遺愛……”

卻沒見遺愛的身影。

於是長孫衝隨手抓了一個秀才,按在地上一通亂揍,口裡邊道:“房遺愛呢?房遺愛去了哪裡?”

這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的秀才只能老實地交代:他“已……已被差役們救走了……”

長孫衝聽罷,而後一拳下去,不過心裡鬆了口氣。

事實上,在他的內心深處,以往他和房遺愛,其實只能說是酒肉朋友,可如今,大家成了學兄弟,雖然平日裡接觸得久了,不過卻冥冥之中,卻多了一層割捨不掉的關係,平日裡看不出來什麼,可到了關鍵時刻,卻還是肯爲之拼命的。

這些激動又憤然的秀才和大學堂生員們,此時還不知道,整個長安已經亂成了一鍋粥。

監門衛、雍州牧府,包括了百騎,紛紛向上奏報。

畢竟尋常的毆鬥倒也罷了,可這一次鬥毆,卻都是大唐的天之驕子,乃是大唐最頂尖的讀書人,這些人皆是非富即貴,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。

一層層的奏報上去,幾乎到了每一層,大家都覺得棘手,因爲事涉的人太多了。

最終,還是將奏報送入了宮中。

此時的李世民,正在太極殿裡與房玄齡等人商議着築城的事。

房玄齡等大臣還是認爲朔方的城池規模太大了,理應讓陳正泰縮減一些。

這麼大的城池,所需供養的糧食實在太多,需要耗費極大的人力,表面上是陳家許諾出錢,可天下的糧食是有數的,錢越多,只會造成糧食的高漲而已,畢竟這銅錢不能憑空變出糧來。

李世民自然曉得房玄齡等人的難處和顧慮。

中書省已經遭遇了極大的壓力了。

不少的世族,現在是怨聲載道,因爲部曲的事,到處都在討要說法。

那些爲了利潤而鋌而走險的商賈,總能見縫插針,想到各種勾搭部曲逃亡的方法,可謂是防不勝防!

世族畢竟沒有三頭六臂,也沒有千里眼和順風耳,總會有疏忽的時候。

李世民沉着臉,手撫着案牘,只頷首,只是讓他下定決心,他是不樂意的。

陳正泰的目的是希望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胡人的問題,這恰恰是李世民所心心念唸的!

不過,他也覺得這顯然有些異想天開了,歷來胡人和漢人之間,雖常有強弱,可漢人永遠無法直接掌控大漠,而胡人也難在關內立足。

彼此之間的生活習俗,差別太大了,這巨大的鴻溝,猶如天塹一般。

因而,李世民決定再看看!

他希望陳正泰當真給他一些希望。

至於朝中的各種抱怨,他是心知肚明的,大臣的背後就是世族,世族丟失了不少的部曲,人力的減少,也引發了僱傭成本的增加!

這對於現在的世族而言,損失不說慘重,卻也是在持續的流血。

只是李世民心裡冷笑,這些部曲,與朕何干呢?

平日裡,朕的稅賦無法從你們世族的部曲那裡徵收的一分一毫,現在這些部曲逃亡了,卻是想朕給你們撐腰了?

李世民可不是一個善茬,一想到如此,心裡便冷漠起來。

當然,他也清楚,現在已在不斷地對世族割肉了,對付這些世族,就該如同釣魚一般,對方咬了鉤,既要懂得緊,也需懂得鬆,鬆弛有度,方纔可以將魚兒釣上來!

若是一味強壓,對方難免會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。

李世民因而只是微笑不語,默默地聽着房玄齡等人侃侃而談。

卻在此時,卻見張千匆匆進來!

他臉色極不好看,入殿之後,便道:“陛下,不妙了,大學堂的生員衝去了學而書鋪,和那裡的秀才打起來了,現如今,那兒已是一片狼藉,長安已震動了。”

此言一出,衆人譁然。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臉上都寫滿了震驚。

“是幾個生員在滋事?”刑部尚書已豁然而起,這畢竟是他的職責所在。

“數百上千之衆。”

“……”

許多人的臉色已經鐵青了。

尤其是刑部尚書。

這可是天子腳下,天子腳下,數百上千個人毆鬥,都已是天大的事了。

何況,毆鬥的人還是大唐的讀書人,這若是傳出去,那還了得?

他這個刑部尚書,可謂是責無旁貸。

其他與之相關之人,也都瑟瑟發抖起來。

房玄齡臉色已變了,包括了一旁的長孫無忌。

房玄齡忍不住道:“陛下,此事事關重大,所有涉事之人,都要嚴懲不貸,陛下,這決不可姑息放縱啊,歷朝歷代,也不曾見過這樣的事,這讀書人,竟如山野鄙夫一般,拳腳相加,若朝廷置之不理,他日豈不還要跳牆揭瓦不成?”

衆人聽罷,都覺得有理!

這可不是小事,於是七嘴八舌起來:“房公所言極是,應立即命監門衛彈壓,拿住爲首的幾個,以儆效尤。”

“是,必須嚴懲。”

“這是前所未有的事,姑息放縱,只會……”

李世民臉色也一片鐵青。

這是什麼意思?

生怕天下人認爲朕連一羣讀書人都不能約束好嗎?

李世民繃着臉,厲聲道:“誰是爲首之人?”

“陛下,現在衆說紛紜,也說不好。從百騎那邊彙總來的消息來看,書鋪的讀書人那邊……說是因爲有兩個生員跑去挑釁,引起了衝突,此後衝突加劇,那大學堂的人便來尋仇了。”

挑釁……

衆人又激動起來了。

這還了得?

不過細細去想,這還真是二皮溝一貫的處事風格,無風也要捲起三尺浪,這羣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,那陳正泰,不就是這樣的人嗎?

他教授的弟子,還能有個好?

那張千則繼續道:“可是大學堂那邊,卻是堅稱,說是學堂的兩個生員,無故被書鋪的讀書人狠狠揍了,這才咽不下這口氣,想要跑去救人,結果就打了起來。不過瞧這架勢,大學堂的人手都比較黑,書鋪的讀書人……被打傷了不少,恐怕現在還在打着呢。”

衆人面面相覷。

這樣的狀況,其實大家也能理解,畢竟任何滋事的雙方,都是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的。

突然,吏部尚書豆盧寬卻道:“是學而書鋪?那學而書鋪裡,據聞可是那陳留的吳有淨先生在那講學,那裡突然聚集了這麼多的生員,莫不是……當時吳有淨先生在場嗎?陛下,這位吳先生,可不是尋常人,此人出自陳留吳氏,乃是名門,最擅的就是治經,名聲極大。臣聞他不願爲官,朝廷屢屢徵辟,他都不肯接受,卻在長安城中,四處講授學問,很是受人敬重。倘若……這學而書鋪裡……當真有吳有淨先生在,按理來說,書鋪那裡,理應不會主動滋事的。”

衆臣之中,似乎或多或少聽說過這位吳先生。

一方面,是對此人略知一二,另一方面,因爲此人不願爲官,似乎不慕名利,所以不少人對此人頗有幾分敬意。

人嘛,總是多少傾慕到的高尚的人的。

至少與陳正泰那等動輒恩師如何如何的渣渣比起來,要相對靠譜一些。

房玄齡也不禁皺眉起來,他露出狐疑之色,倘若真是那位吳先生的話,那麼……

房玄齡忍不住道:“張力士,那吳先生可當真在書鋪?”

“在呢,還聽說被幾個大學堂的人,按在地上打,慘不忍睹啊!”

殿中頓時又肅然起來。

哪怕是房玄齡,也不禁道:“這太不像話了,打人的是誰?定要追究。”

“聽聞……是長孫衝……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長孫無忌本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,心說這是禮部和刑部的事,怎麼也責怪不到吏部頭上,自己的兒子雖然在大學堂,不過……衝兒是個聰明的孩子,他應當不會……

可現在……

長孫無忌臉色變了:“胡說八道,長孫衝打那吳有淨做什麼?”

張千從未見過長孫無忌如此大怒,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,忙道:“他口裡說,是爲了給房遺愛報仇。”

房玄齡:“……”

他窒息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剛剛恢復更新,還有些不習慣,不過很快就完全恢復了,更得有點晚,抱歉。

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
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章:吃了嗎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