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

房玄齡的奏疏,很快得到了巨大的反響。

坊間關於築城的言論,本就甚囂塵上。

雖然有人將築城比作是修大運河。

可摸着良心說,這是不公平的,因爲當初修築運河,完全是隋朝徵發人力,這是百姓們的徭役,乃應盡的義務。

可這築城,陳正泰是給了錢的。

因而尋常百姓,倒是沒有怨聲載道,不過卻因爲給錢,倒是讓不少的世族部曲看到了機會,若是以往,部曲是不敢逃亡的,畢竟大唐對於部曲和奴婢都有嚴格的規定!

若是輕易逃亡,背叛自己的家主,一旦拿獲,都將受到嚴重的懲罰。

故而許多部曲,絕不敢輕易脫離自己的家主。

當然,也有意外,一方面,是世族的土地開始減少,部曲所能耕種的土地自然而然也就減少了。

另一方面,則是若是逃亡,陳家那邊往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而且他們去的乃是大漠,在那大漠裡,暫時是沒有王法管轄的所在,難道世族還能派人往那千里無人煙的大漠裡去抓人?

這些淪爲奴僕的部曲,開始三三兩兩的逃亡,更有甚者,成羣結隊。

他們逃亡至大漠之後,會有專門的商人和他們接應,而後給他們提供吃喝,安排他們食宿,將他們送達朔方。

到了朔方之後,他們很快便可以尋到苦力的工作,而對於商賈的回報,則是給與自己一年期內,每月兩成的月錢。

其實起初的時候,商賈們心很黑,直接索取他們每月五成的報酬,只是陳家似乎也察覺到了這個問題,許多被商賈們幫助之下逃亡來的人,生活格外的悽慘,而後,朔方便發佈了法令,將報酬提至每月薪俸的兩成,超過了這個數目,可以尋陳氏的族人主持公道。

商賈們總算是收斂了一些。

不過即便是兩成,還是有利可圖的。

陳家有錢。

而世族有的是人。

朔方那兒在招募人手,勞動力緊缺,商賈們起初的時候,是協助部曲逃亡,到了後來,一些專門的商賈開始不滿足於此了,他們開始僱傭人,四處在關中傳遞各種消息,描繪朔方的生活如何的安逸,開始誘騙一些部曲出關。

在利潤的催動之下,商賈們甚至已經到了不惜得罪某些大世族的地步,鋌而走險,一批批的人,出現在關隘口。

而在這裡,關隘的官兵早已被買通了。

Www_ttkan_℃o

因爲大量的人馬需要出關,有的是運貨,有的是運人,在此地,已形成了巨大的集市,當地的守將,如今每日好吃好喝的被商賈們擁簇着,起初他是不樂意的,因爲世族追索逃亡的部曲,也給了自己不小的壓力,可這些商賈們給的錢實在太多了,收了一個,後頭的人便絡繹不絕,一時之間,竟發現自己竟已數錢數到了手軟。

於是,關隘處的官兵,幾乎沒有任何的盤查,各大商隊的人,直接放出關去。

而一出關,早有人在此接應了。

與各大商行接洽的部曲們,隨即進行登記。

所有的登記都是必要的,因爲朔方那邊有規矩,每一個出關的人,都要報上自己的姓名和籍貫,以及技能。若是有人敢隱匿不報,便要遣返回關內去。

商賈們好不容易將人弄出來,若是將人遣返回去,便不能吃這些部曲的血了,當然是乖乖恪守着規矩。

韋二就是其中的一員。

事實上,他自己姓什麼叫什麼,其實早就不知道了,只知道自己自小給韋家放牛,又不知什麼緣故,自小,大家便叫他韋二。

韋二其實自己也不知自己爲啥會出關來。

只曉得自己好好的放牛,有人突的湊上來,各種打聽韋家部曲的事,又和他天花亂墜的互吹一通到了關外,成天都有肉吃,每月還有錢掙。

當然,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……他們說那裡發媳婦。

於是韋二就來了。

韋二的膽子不大,起初他是害怕的,因爲部曲逃亡,一旦被家主拿住,家主是有處死他們的權力的。

不過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一切都很順利,他只和人接觸之後,立即便被人先藏匿起來!

等風聲過去,沿途上總有各種人輾轉着將他改頭換面,改造成各種的身份,這些商賈們似乎對此輕車熟路,甚至連僞造的身份,都已他準備好了。

來到這裡,韋二一臉茫然,且侷促不安的進行的登記,所謂的登記,無非是進行詢問。

譬如姓名、年齡、性別等等。

當問到技能時,韋二悶了老半天,才撓撓頭,不好意思地道:“俺只會放牛。”

一聽放牛二字,登記的書吏以及一邊的幾個人都不由地側目看過來。

這書吏手中的筆一顫,以至在紙片上留下了一灘墨跡,而後他定定地看着韋二,一臉驚訝的道:“你會放牛?”

“是啊。”韋二很認真的道:“我一直都在給從前的家主放牛,噢,順帶還幫着養馬。”

書吏臉色更震驚,老半天,才吐出了一句話:“人才難得啊。”

一邊的人竊竊私語:“這兩日,都沒有碰到會放牛和餵馬的來,今日可算又撞到了一個。”

“不知道是不是騙子,等到時一試就知道。”

“現在陳家到處都在招募能放牛養馬的人,僱傭去牧場裡,倘若此人當真是個好手,那少不得……將來大有前途了。”

“這樣的人才……現在可不好找。”

這書吏擠眉弄眼,將韋二拉到了一邊,欣賞的看了韋二一眼,便道:“你從前的家主是誰?”

本來這個問題是很忌諱的,因爲大家都心知肚明,這是逃奴,只是朔方這裡,打死都不能承認對方是部曲的身份而已,只當尋常的流民處理,反正你知我知,實則在表面上,卻需裝聾作啞。

可現在這書吏卻忍不住來詢問了。

韋二想了想,老實地道:“乃是長安韋氏。”

書吏頓時發出驚歎的聲音:“這就難怪了,你放了多少牛馬?”

韋二又想了想才道:“倒也不多,三十多頭牛,還有郎君的幾匹好馬。”

“好馬?”

“是的,三房的小郎君喜愛烈馬,都是我來照料。”

書吏眼睛發亮,捏着鬍鬚,連連點頭,隨即帶着欣慰的微笑道:“不錯,很不錯,真是年輕有爲啊,吾實不相瞞,吾姓趙,家有一女,剛剛與其夫和離不久,而今待婚在家,過一些日子,不妨可以去見見。”

韋二眼珠子一瞪,敢情那些商賈們沒有騙人啊,竟真發媳婦啊。

他哪裡知道,似他這樣技能的人,在整個大漠之中是奇缺的。

突厥人喜歡遊牧,可是漢人卻更喜安定的生活。

當然,在這草原裡豢養牛馬是必不可少的事,因而大家更喜建立較爲穩定的牧場!

故而出關的漢人之中,但凡擅長放牛養馬的人,便成了香餑餑。

畢竟突厥人那一套遊牧的手段,固然可學,可用處卻不大,而似韋二這樣的人,現在正奇缺,陳家的幾個牧場,現在都在花大價錢招募這樣的人,只要韋二去,若真有本事,將來吃穿是絕對不愁的,在這朔方,定會有立足之地。

這書吏是攜家帶口出關的,其實在他看來,關外的環境雖惡劣,可生活條件並不糟糕,關中人太多了,根本難有尋常人的立足之地,可在這裡,但凡有一技之長,都不擔心自己會餓死。

他的這女兒雖是二婚,而且還休了自己的丈夫,可這又如何?在這關外,任何一個女子,莫說二婚,便是三婚、四婚、五婚,那也是香餑餑,不知多少漢子惦記着呢。

他是覺得韋二看上去老實,又像是有真本事的人,自然也願撮合。

韋二自是欣喜地應了,這書吏便給了他一個地址,讓他記下,等他安頓之後,再來尋這書吏。

而後,韋二馬不停蹄地便又跟着一個商隊,身上揣着書吏發放的紙張啓程。

這一路……沿着道路而行,所謂世上本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,這路便出來了,何況大漠裡平坦,道路筆直!

一路向北,走了七八日,沿途有商隊的人和他供應了吃喝,很快,他便到了地方!

只見那遠處,無數的巨石堆砌起來,數不清的石匠對各種大石進行着加工,新建的磚窯拔地而起,冒着濃濃的黑煙,而新出爐的石磚,在冷切之後,則立即運到了工地上,巨大的工地,人們夯實着基土,堆砌起城牆。

城牆看上去很偉岸,而不遠的一條河流,上頭泛着無數的舟船,舟船將煤炭和岩石等無數的材料送至簡易的碼頭。

他隨着人流,到了募工的地方,將自己登記的紙張先送了去。

很快,便有人給他量了身高體重,在確定他是個壯丁之後,立即便有人拉着他出發。

這一路,他都是暈乎乎的,不過韋二卻沒有忐忑,因爲無論自己輾轉多遠,跟着什麼人前行,對方雖是表情嚴厲,可往往見了面,先丟一個食袋和水袋來,打開一看,食袋裡都是大餅,硬邦邦的,還有肉乾!

這對韋二而言,已經十分滿足了,因爲他在韋家,伙食也未必有這樣的好。

在韋二看來,肯給他東西吃的人,歷來都不會太壞。

很快,韋二被送到了一處牧場,隨即便有一個主事來,打量着韋二,詢問了他一些牛馬的問題。

領他來的人,見韋二一臉發懵的樣子,忙在旁催促道:“這是這牧場的主事,乃是陳家的人,還愣着做什麼,找死嗎?快行個禮。”

似乎對於姓陳的人,這朔方的人往往帶着幾分敬意。

一方面,這陳姓子弟都是陳正泰的族人。

而另一方面,大家發現這些陳氏子弟,雖然分管各個地方,可往往都不是吃閒飯的,就比如眼前這個牧場的主事,這傢伙顯然是放馬養牛的骨幹,對於這方面的事,都極精通,這牧場上下,沒有什麼事可以瞞得過他。

此人叫陳正寧,他膚色黝黑粗糙,看上去像個馬伕,穿着一件羊皮的襖子,揹着手,同樣的打量着韋二。

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韋二的腿,心裡就已對他點頭了,此人有些羅圈腿,一看就是慣常騎乘的。

韋二被看的很不自在,便慌忙朝陳正寧行了個禮。

陳正寧心裡已有了底,便道:“在這裡,沒有這麼多規矩,會騎馬嗎?”

韋二老實地道“會,會的。”

“養馬的事也懂?”

韋二點點頭,有些不太自信:“懂一些。”

“我若是給你幾匹馬先照管着,能否將馬養好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我們這不是遊牧,所以需去打水草,當然,現在有些緊張,將來,等地裡能種出糧,還可給牛馬配一些粗糧吃。”

說到這裡,陳正寧頓了頓,隨即又道:“我也不必多問了,一看你就曉得是此中好手,你暫時先跟着我做幾日吧,若是合適,到時自有許多事交你做,這牧場上下,有牛馬六百多頭,可人力有些少,只有二十一人,加上你一個,便是二十二人了!”

“來了這裡,便是一家人,若是這幾日我滿意,便算是正式在牧場裡職事了,這兒會給你供應吃喝,就是工錢會少一些,每月給你另配八斤肉,再加八百大錢,怎麼樣,可滿意嗎?”

韋二聽了心裡一哆嗦,這其實是激動的啊!

不但白吃糧,居然還有八斤肉,以及八百個大錢……

要知道,在韋家,能給糧吃就很不錯了。

他激動得臉都漲紅了,老半天說不出話來,良久,方纔磕磕巴巴的道:“喏。”

陳正寧顯得很滿意:“現在人手不足,所以必須得上工了。將來這牧場的牛馬還要增加,到了那時,人手不足,少不得要讓你帶幾個徒弟,你放心,不會虧待你的,到時還給你加肉和錢。”

韋二暈乎乎的,只覺得心跳加快,這是幸福的味道啊!

一瞬間,他生出了一個念頭,狗都不X的韋家,還說什麼關中大族,枝繁葉茂,飯都不給吃飽,看看人家?

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
第五百五十八章:出擊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