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

鄧健聞言,先是眼眶一紅,隨即不禁落淚。

他自然清楚,自己的父親身子一直不好,卻還每日要去上工,這些日子,也不知是怎麼才熬下來的。

在學裡的時候,雖然託左鄰右舍得知了一些消息,可真正回了家,方纔曉得情況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糟糕。

而這一切,都是父親勉力在支撐着,還一面不忘讓人告訴他,不必念家,好好讀書。

強忍着想要落淚的巨大沖動,鄧健給鄧父掖了被子。

鄧父還在咳嗽不休,他似有許多話說:“我聽人說,要考什麼功名,考了功名,纔是真正的讀書人,你考了嗎?”

“考了。”鄧健老實回答。

鄧父禁不住忍着咳嗽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道:“能考中嗎?”

考試的事,鄧健說不準,倒不是對自己沒信心,而是對手如何,他也不清楚。

他畢竟只是一個小民,並不清楚那些深宅中的世族子弟們到底掌握着什麼驚人的學問。

所以當父親這般詰問他的時候,他一時臉羞紅,低垂着頭,不敢輕易回答。

鄧父只當他是考的不好,所以不敢回答,於是不禁道:“我送你去讀書,不求你一定讀的比別人好,畢竟我這做爹的,也並不聰明,不能給你買什麼好書,也不能提供什麼優渥的衣食住行給你,讓你心無旁騖。可我只求你真心實意的學習,哪怕是考的差,爲父也認了,中不了功名,不打緊,等爲父的身子好了,還可以去上工,你呢,照舊還可以去上學,爲父就算還吊着一口氣,總也不至讓你念着家裡的事。可是……”

他這一次咳得撕心裂肺,咳了半響,纔好不容易緩和一些,才又道:“可是你若是不好好讀書,就真的是對不住你的母親了啊,你的母親要做紡織作坊做針線,回來了,還要顧着這個家,她每日盼着你好,對着鄰舍的人,總是誇你上進好學,你現在連考了試,竟也不敢羞於和爲父說嗎?”

於是他身子一蜷,便面對着牆壁側睡,只留給鄧健一個側臉。

看父親似是生氣了,鄧健有點急了,忙道:“兒子並非是不好學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鄧父雙肩微顫,其實他很清楚鄧健是個懂事的人,絕不會頑劣的,他故意如此,其實是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已經越來越不好了,若是有朝一日,在工位上真的去了,那麼就只剩下他們母子相依爲命了,這個時候,當着鄧健的面,表現得失望一些,至少可以給他提個醒,讓他時刻不可荒廢了學業。

既然將孩子送進了大學堂,他早就打定主意了,無論他能不能憑着學業如何,該供養,也要將人供養出來。

至於那所謂的功名,外頭早就在傳了,都說得了功名,便可一輩子無憂了,算是真正的讀書人,甚至可以直接去見本縣的縣令,見了縣令,也是彼此坐着喝茶說話的。

或許對於世族子弟而言,這些許特權,真不算什麼,可對於尋常小民而言,這幾乎等同於是鯉魚躍龍門,一朝化龍,翻雲覆雨。

鄧父不指望鄧健一考即中,或許自己供養了鄧健一輩子,也未必看得到中試的那一天,可他相信,遲早有一日,能中的。

鄧健見罷,心裡如刀割一般難受,便又給父親掖了掖被子,看時候不早了,便想去淘米燒柴了。

只是他轉身,回頭,卻見一人進來。

鄧健一見他,立即謙和地作揖道:“是二叔。”

“啊,是鄧健啊,你也回來了。”這被鄧健叫二叔的人,面上一臉慚愧的樣子,似乎沒想到鄧健也在,他略帶幾許尷尬地咳嗽道:“我尋你父親有點事,你不必照應。”

鄧健立即明白了,於是便頷首:“我去斟水來。”

這人雖被鄧健稱爲二叔,可其實並不是鄧家的族人,而是鄧父的工友,和鄧父一起做工,因爲幾個工友平日裡朝夕相處,脾氣又投契,因而拜了兄弟。

此人叫劉豐,比鄧父年紀小一些,所以被鄧健稱爲二叔。

這劉豐見鄧健出去了,方纔坐在了榻上。

鄧父聞兄弟來,便也堅持要坐起。

劉豐將他按在榻上,他雙手粗糙,滿是油漬,而後道:“身子還好吧,哎……”

鄧父見劉豐似有心事,於是想起了什麼:“這幾日都沒有去上工,健兒又回來,怎麼,作坊裡如何了?”

“還好。”劉豐低着頭,一臉很慚愧的樣子,想要張口,一時又不知該說什麼。

鄧父則是恍然大悟:“二弟,是不是家裡有什麼困難?”

劉豐才踟躕道:“我家那婆娘,這幾日身子也病了,大兄,你是曉得的,她這是早年落下的病根,這不馬上要過年了嘛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我懂。”鄧父一臉焦急的樣子:“說起來,前些日子,我還欠了你七十文錢呢,當時是給健兒買書,本以爲年底之前,便一定能還上,誰曉得這時自己卻是病了,工錢結不出,不過不要緊,這等事,得先緊着你,我想一些辦法……”

這劉豐確實是來討錢的,馬上要過年了,妻兒們也得過一個好年。

只是來了此,他越發的難以啓齒,又聽鄧父會想辦法,他一時羞紅了臉,只是道:“我曉得大兄這裡也困難,本不該來,可我那婆娘潑辣得很……”

“這是該當的。”鄧父戰戰兢兢地想要撐着自己身體起身來。

劉豐說到此,看着鄧父憔悴不堪的臉,心裡更難受了,突然一個耳光打在自己的臉上,羞愧難當地道:“我真真不是人,這個時候,你也有困難,大兄病了,我還跑來這裡做什麼,從前我初入作坊的時候,還不是大兄照應着我?”

“罷……大兄,你別起來了,也別想辦法了,鄧健不是回來了嗎?他難得從學堂回家來,這要過年了,也該給孩子吃一頓好的,添置一身衣衫。這錢……你就別急着還了,方纔我是吃了豬油蒙了心,那婆娘碎嘴得厲害,這才鬼使神差的來了。你躺着好好休息吧,我走啦,待會兒還要上工,過幾日再來看你,”

說着,劉豐便站了起來,幾乎想要逃開。

鄧父聽到這話,真比殺了他還難受,這是什麼話,人家借了錢給他,人家也困難,他現在不還,這還是人嗎?”

他剛要開口,鄧健卻在這時端着白水進來了。

鄧父和劉豐一見到鄧健,二人都很默契的什麼話都沒有說。

劉豐勉強擠出笑容道:“大郎長高了,去了學堂果然不一樣,看着有一股書卷氣,好啦,我只來看看你父親,現在便走,就不喝茶了。”

鄧健噢了一聲,將水放下,送着劉豐出門。

鄧父本還想喊着劉豐說點什麼,可礙着鄧健在,便只好忍着沒吭聲。

鄧健將劉豐送出門,劉豐心裡唏噓着,似乎是在想着,回去怎麼和那婆娘交代。

只是他到了門口,不忘交代鄧健道:“好好讀書,不要教你爹失望,你爹爲了你讀書,真是命都不要了。”

“嗯。”鄧健點點頭。

劉豐便慈愛地摸摸他的頭,才又道:“將來你總會有出息的,會比你爹和我強。”

說着,轉過身,準備舉步要走。

鄧健卻叫住他:“二叔。”

劉豐下意識回頭。

鄧健忙從袖裡掏出了二三十個銅錢,邊道:“這是我近日打短工掙得,二叔家裡有困難……”

劉豐一聽,頓時耳朵紅到了耳根,繃着臉道:“方纔的話,你聽着了?”

鄧健乖巧的點頭,道:“二叔家裡也困難,過年的時候,我還可以去……掙點錢,日子總還能過……”

劉豐卻是將錢塞了回去,拉長着臉,教訓他道:“這不是你孩子管的事,錢的事,我自己會想辦法,你一個孩子,跟着湊什麼辦法?我們幾個兄弟,只有大兄的兒子最出息,能進二皮溝學堂,我們都盼着你成才呢,你不要總顧慮這些。再難,也有難的過法,好啦,別送,我走了。”

鄧健眼睛已是紅了。

他覺得有些難堪,又更知道了父親現在所面對的處境,一時之間,真想大哭出來。

可此刻卻只能拼命忍着,他心裡自知自己是天生下來,便揹負着無數人殷殷期盼入學的,若是將來不能有個功名,便真的再無顏見人了。

卻在此時,一個鄰居驚訝地道:“不得了,不得了,來了官差,來了許多官差,鄧健,他們在打聽你的下落。”

劉豐在旁一聽,嚇了一跳,這是怎麼回事,難道是出了什麼事嗎?

許多鄰人也紛紛來了,他們聽到了動靜,雖然二皮溝這裡,其實大家對官差的印象還算尚可,可突然來這麼多官差,根據他們在其他地方對官差的印象,大抵不是下鄉催糧,就是下鄉捉人的。

只是他們不曉得,鄧健犯了什麼事?

……………

大批的官差們氣喘吁吁的趕來。

還有禁衛們,本還算光鮮無比的,現在卻顯得狼狽至極。

後頭那些禮部官員們,一個個氣喘如牛,腳下漂亮的靴子,早就骯髒不堪了。

本來以爲,這個叫鄧健的人是個寒門,已經夠讓人刮目相看了。

可是這些官人們對於寒門的理解,應該屬於那種家裡有幾百畝地,有牛馬,還有一兩個奴僕的。

這才真正的寒門。

哪裡曉得,一路打聽,等進到了這一大片的安置區,這裡的棚戶之間密集,馬車根本就過不了,莫說是車,便是馬,人在馬上太高了,隨時要撞着矮巷裡的屋檐,於是大家只好下車下馬步行。

穿梭在這縱橫交錯的矮巷裡,根本無法分辨方向,這一路所見的人家,雖已勉強可以吃飽飯,可大多數,對於豆盧寬這樣的人看來,和乞丐沒有什麼分別。

那雍州案首,竟在這種地方?

這樣地方的人,也能出案首?

屬官們已經叫苦連天,哪還有半分欽差的模樣?

就連前頭打着牌子的儀仗,現在也紛紛都收了,牌子打的這麼高,這一不小心,就得將人家的屋舍給捅出一個窟窿來。

一羣人狼狽地在泥濘中前行。

“豆盧相公,咱們是不是走錯了。”

此時,豆盧寬完全沒有了好心情,瞪着上前來詢問的郎官。

這傢伙頭上插翅的璞帽歪歪斜斜,畢竟,這等矮巷裡行走很艱難,你頭上的帽子還帶着一對翅膀,時不時被伸出來的建材撞到歪歪斜斜,哪裡還有威風可言?

豆盧寬拉長着臉道:“注意官儀,我等是欽使。”

“噢,噢,下官知罪。”這人連忙拱手,可身子一彎,後臀便不禁又撞着了人家的茅棚,他無奈的苦笑。

好不容易,終於有禁衛匆匆而來,口裡邊道:“尋到了,尋到了,方纔跟人打聽到了,豆盧相公,鄧健家就在前頭那個宅子。”

說是宅子……反正只要十個人進了他們家,絕對能將這房子給擠塌了,豆盧寬一眺望,哭笑不得地道:“這鄧健……出自這裡?”

帶着狐疑,他率先而行,果然看到那屋子的跟前有許多人。

還沒離開的劉豐不知什麼情況,鄧健也有點懵,不過鄧健好歹見過一些世面,匆匆上前來,行禮道:“不知官人是誰,學生鄧健……”

豆盧寬一身狼狽的樣子,很想擺出官儀來,可他無奈的發現,這樣會比較滑稽。而此時,眼前這個穿着布衣的少年口稱自己是鄧健,不由得嚇了一跳:“你是鄧健?”

“學生是。”

豆盧寬張大着眼睛,瞠目結舌地看着他道:“當真如此嗎?”

他此言一出,就覺得這話好像很沒水平了,人家都已說了,你卻還一副真的嗎我不信的樣子,確實很失態。

一旁的鄰人們紛紛道:“這正是鄧健……還會有錯的?”

豆盧寬不禁尷尬,看着這些小民,對自己既敬畏,似乎又帶着幾分懼怕。他咳嗽,努力使自己和藹可親一些,口裡道:“你在二皮溝皇家大學堂讀書,是嗎?”

鄧健此時還鬧不清是什麼情況,只老實地交代道:“學生正是。”

豆盧寬便已經明白,自己可算是找着正主了。

他不禁想哭,鄧健啊鄧健,你可知道老夫找你多不容易啊!

於是接下來,他拉長了臉,唱喏道:“二皮溝大學堂學員鄧健,接陛下旨意。”

這些鄰人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,本是議論紛紛,那劉豐覺得鄧健的父親病了,現在又不知這些官差是惡是擅,他這做二叔的,理應在此照應着。

可這時,一聲陛下旨意,頓時令所有人都大驚失色。

皇帝……來給鄧健家頒旨了……

皇帝他還管這個的啊?

…………

不許罵水,老虎前面就是寫的有點急了,現在開始慢慢找到了自己的節奏,故事嘛,娓娓道來,肯定會讓大家舒心的。

另外,想問一下,如果老虎說一句‘還有’,大家肯給月票嗎?

嗯,還有!

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
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