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

長孫皇后聽了,滿是詫異。

她當然聽說過這州試不易。

也很清楚陛下許諾了功名,鼓勵天下的讀書人來考試。

卻也沒有想到,哪怕是區區的秀才,竟也難到了這樣的地步。

而自己家的衝兒,偏巧還中了。

李世民也是喜形於色,他當然清楚長孫皇后表面上對於他們長孫家不願有過多的優待,卻也知道長孫皇后內心深處,還是對於長孫家有極大關注的。

他加重了語氣,接着道:“重要的是三十一名,雍州乃是天子腳下,讀書人如過江之鯽,能在這其中脫穎而出,就很難得了。朕也沒有想到衝兒竟有這樣的本事,真是令人大開眼界。”

長孫皇后終是禁不住笑了,滿懷欣慰地道:“從前總爲他擔心,他自幼生在富貴之家,衣來伸手,飯來張口,臣妾那兄長,又將他寶貝似的含在嘴裡,什麼事都縱着他,臣妾雖處深宮,也聽說過他在外頭乾的那些昏事,哪裡曉得,他如今竟成了楚莊王一般,一鳴驚人。”

李世民挺着肚腩,只是微笑:“當然,這也是因爲他進了二皮溝大學堂的緣故。所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觀音婢,你還記得前幾日,朕還和你說,陳正泰讓衝兒去考試,是故意想讓長孫家丟醜嗎?哎……朕終究還是想岔了,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。”

長孫皇后欣喜的樣子,頷首:“何止是陛下這樣呢,便是臣妾,也是這般想的,總覺得陳正泰行事有些孟浪了。哪裡想到……他這是智珠在握,早有準備了。”

李世民又說此番二皮溝大學堂中試的人佔了雍州讀書人的六七成。

長孫皇后又一次驚得瞠目結舌,卻是不由擔心地道:“陛下,木秀於林風必摧之,難道陛下不爲此擔心嗎?”

“不擔心。”李世民正色道:“這有什麼可擔心的呢?入二皮溝大學堂的學子,什麼人都有,有一人叫鄧健的,朕怎麼也想不起此人是誰了,可又覺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,朕今日念出他的名字,這滿殿文武,一個個也都是茫然之色,想來此子乃是寒門子弟,觀音婢,這鄧健,便是此次雍州州試的頭榜頭名,朕開科舉的本意,就是要廣納海川,要讓天下人知道,只要讀書,朕不問貴賤,盡都給予恩榮。至於他的出身如何,門第如何,這都不緊要。”

李世民說到這裡,嘆了口氣道:“現在想來,還是這二皮溝大學堂沒有白費朕的心思啊,它能招攬不少寒門子弟,令這些人入學堂讀書,還能教育他們成才,與那世族子弟平分秋色不說,甚至還可以考的比世族子弟更好。如此,既堵住了世族的悠悠之口,又使朕可以廣納賢才,這是兩全其美啊。”

李世民隨即又道:“若是有人不服氣,可以去考嘛,他們若是能考過二皮溝大學堂,朕自然也一概重用。若是考不過,還有什麼說辭,誰敢對陳正泰,對二皮溝大學堂有什麼微詞呢?他們想做這風兒,摧殘了陳正泰,朕就將他們誅滅了就是了。”

李世民說到這裡,斬釘截鐵,語氣很堅決。

規矩……朕已經定了,在朕的規矩之下,隨你們怎麼玩,可只有一條,不能壞了規矩,誰壞了這個規矩,就弄死誰。

可若是你有本事能在朕的規矩之內,死死地壓住陳正泰或者是大學堂一頭,那是你們的本事,朕不但不會不高興,反而會大加讚賞。

長孫皇后鬆了口氣,心裡好像是一塊大石落定一般:“不錯,無規矩不成方圓,做大事,首先就是要立下規矩,懲罰破壞規矩的人,而褒獎像陳正泰這般的人。二郎這是金玉良言,二郎有這個心,臣妾也就可以放心了。這陳正泰……論起來,臣妾還真該對他感激涕零,他這大學堂,不但爲國家提供了賢才,了卻了二郎的心事。又何嘗對長孫家不是恩惠呢?”

wωw⊙ ttkan⊙ ¢〇

“二郎……臣妾聽說,遂安公主似乎一直屬意陳正泰,遂安公主雖爲周貴人所生,並非二郎的嫡女,可她的爲人,卻是憨厚的,在衆公主之中,乃是翹楚。而陳正泰呢,又是二郎的得意弟子,臣妾以爲……”

李世民聽到此處,也是意動了。

其實到了如今這個地步,陳正泰是肯定要娶公主的,李世民在這方面,早有準備。

現在長孫皇后提出來,李世民便不由道:“其實朕也在猶豫這件事,原本……朕想將長樂下嫁給他,長樂的性子,你是知道的,她現在不肯下嫁長孫衝,便是幾頭牛都拉不出來,朕在想,她既不肯嫁,到時另擇宗室良女給衝兒吧。朕是他的舅父,現在衝兒又改了性子,怎麼能虧待他呢?”

長孫皇后明白李世民的意思了。

他在猶豫。

有點想嫁長樂,又覺得好像遂安更穩妥。

一時拿捏不定主意。

長孫皇后對這陳正泰的印象自是再好不過了,心裡也覺得,自己親骨肉長樂若能下嫁,那是再好不過的,只是礙於遂安和陳正泰的關係罷了。

想了想,長孫皇后嘆道:“這事,還是需早做決斷,遂安公主與陳正泰畢竟兩小無猜,倘若是下嫁長樂,就太對不住她了,她是極憨厚的性子,秉性也是一等一的,便連長樂也不如她,這一點,臣妾心知肚明,只怪長樂福薄。”

李世民聽了,不禁吹鬍子瞪眼:“什麼叫長樂福薄,就算不嫁陳正泰,那也該是陳正泰福薄纔是。”

長孫皇后笑了:“是,是,是,還是二郎說的好。好了,先不說這個,臣妾在想,馬上就要年關了,陳正泰此番立了功勞,臣妾應當好好謝謝他纔是,不如今年守歲請他入宮吧。”

李世民點頭:“他是朕的門生,請他入宮,參與宮中的私宴,也無不可,那麼朕就這麼定了,張千,你記下。”

張千在旁,聽得心驚肉跳,開個學堂,也有這麼多的優待啊。咱還做了一輩子的宦官呢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。

李世民隨即又道:“還有一件事……此次雍州頭榜頭名者乃是鄧健,唔,這州試第一者,該叫什麼來着,好像陳正泰上過一道奏疏,是了,該當叫案首纔是,他是我大唐雍州的第一個案首,該以示恩榮纔對,傳朕的旨意,委派禮部的大臣,親往他鄧家的府上,不,就委派豆盧寬吧,讓他親自去一趟,宣讀朕的獎勵,朕要給他的府上,營造一個石坊。”

李世民說着,眉挑起:“如此,才顯得朕對這州試的重視,所以得勞煩豆盧卿了。”

“喏。”

…………

旨意傳出來,送至中書省。

中書省這裡,個個精神抖擻,房相公的兒子居然中了,這一下子,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。

陛下要派人去本次雍州案首那裡宣讀旨意,還要派人營造石坊,中書省這裡,似乎極爲看重。

當然要看重,房玄齡又不傻,自己的兒子也是秀才中的一員,雖然不及這鄧健,可陛下對案首的優待,本身就是給天下所有的秀才增色啊。

這鄧健,不過是秀才們的代表而已,他的兒子房遺愛,自然與有榮焉。

因而,房玄齡格外的看重,甚至還嫌棄規格不夠高,親自擬定了一個詔書,火速送去宮裡讓李世民過目。

李世民自是歡快地加了印璽,隨即送至禮部。

於是豆盧寬率禮部衆屬官,開始成行。

得了旨意的時候,豆盧寬還是鬆了口氣的,陛下既下了旨,這就說明認可了這個案首。

而這案首,乃是在自己主考之下錄取的,也就說明,徹底打破了此前舞弊的傳言。

他這禮部尚書,算是終於將州試辦妥了。

帶着一應屬官,又讓人打起了牌子,前頭有數十個差役開路,十數個官員在後頭坐着車馬,左右是數十個飛騎護衛,浩浩蕩蕩的隊伍,隨即自禮部出發。

豆盧寬喜歡幹這等給人錦上添花的事,所以他坐在車馬來,倒是心情輕鬆。

至於這位鄧案首,他倒也期待見一見,畢竟……是自己親自錄取的嘛,將來此子若是能鵬程萬里,當然也有他的干係。

跟隨而來的屬官們也很高興,難得出來走一走,一般這樣欽命的差事,都是很優厚的,說不定對方還能塞一點錢呢。

當然,他們也不看重這點喜錢,主要是享受這種大喜的過程,就好像別人成婚,自己跟着去湊熱鬧,人家入洞房,自己還能跟在牆根下頭聽一聽,這也是一件美事。

……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

在一個屋子裡,傳出不斷的咳嗽聲音。

鄧健一進屋,立即便捏了抓來的藥,匆忙去燒柴,熬了藥。

隨即,便進了廂房。

其實說是廂房,不過是一個柴房罷了。

鄧健家在二皮溝,住的乃是當初安置流民的地方,因爲當初事急從權,所以流民們自己搭建了一些屋舍自住,這一大片,都是當初流民安置於此的所在。

當然,已經漸漸有人開始搬離了這裡,畢竟二皮溝這裡薪水還算不錯,若是家裡壯丁多一些,是能攢下一些錢,改善一下居住環境的。

可鄧家不一樣,這鄧健一面要讀書,多少需一些花費,家裡人丁又單薄,只有父子二人兩個壯丁,鄧健考取了學堂之後,家裡又少了一個壯丁,固然大學堂裡,會給一些補助,可這補助,畢竟是杯水車薪。

因而這全家的重擔,便統統都落在了鄧父的身上。

爲了讓鄧健安心讀書,鄧父幾乎每日打幾份工,有了一些錢,也拼命的攢着,一絲一毫都不敢亂花銷出去,家裡能不添置的東西,一概不添置,居所也絕不改善,平日裡吃的又是極節省。

因而在這附近,鄧家哪怕是在這流民的安置地裡,也屬於生活最窘迫的一批了。

這一次好不容易沐休,鄧健回了家,他是一點功夫都不敢耽擱。

他每日從早到晚,都在外頭給人打短工,攢了幾個錢,便買了藥回來。

父親見他回來,本是一直在死挺着的身子骨,一下子熬不住了,終於病倒。

因而,這柴房裡,除了一股陰暗潮溼的黴味,還多了一些藥渣發出的古怪味道。

鄧健小心翼翼地捧着藥湯,到了稻草鋪就的牀榻前。

躺在稻草上的鄧父,拼命的咳嗽之後,眼睛疲憊的睜開一線,聲音虛弱地道:“今日回來了?”

“是,放心不下大人,那東家人也好,曉得我在大學堂讀書,大人又病了,催我早回。”鄧健服侍着鄧父喝下藥湯,便又道:“母親要過半個時辰纔回……若是大人覺得飢餓,我便先去燒竈。”

鄧父似乎受不了這草藥的苦澀,皺皺眉,等一口喝盡了,方纔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濁氣:“不急,不急,正午不要吃的這麼早,吃早了,晚上便容易餓,你……咳咳……你在家裡,卻又不讀書,成日去打短工,是要荒廢學業的啊。”

說到這裡,鄧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鄧健,眼裡既有慈愛,可又有幾分隱憂。

他又接着道:“我這輩子,最欣慰的事,就是你能進大學堂,平日裡,無論是在作坊還是左右四鄰,聽說你在學堂裡讀書,不知有多羨慕爲父,可你進了學堂,就該好好讀書,把書讀好了,便是孝順了。”

鄧健低垂着頭,強忍着自己的眼淚沒有落下來,安慰鄧父親道:“大人放心,我一邊做工,一面心裡都在背課文的。”

鄧父苦笑,道:“這不一樣,哪裡有一邊做工,一面能成才的?雖說許多人羨慕你能進學堂,可也有人心裡在想其他的事呢,都說我們鄧家家貧至此,怎麼還跑去讀書,讀書不是我們這樣人家的事。你……咳咳……一定要爭氣啊。我這……病,沒什麼大不了的,都已是老毛病了,休息一兩日,也便是了,倒是對不住東家,現在作坊里正在加班加點呢,許多貨催得緊,偏巧這個時候,我卻是告假了,這得耽誤多少事啊……”

說着,他又咳嗽起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還有六個多小時,這個月就算過完了,手上有票兒的同學別浪費了,不管是投給其他人,還是投給老虎都好,當然,投着老虎就更好了!畢竟老虎也是一個普通人,也需要許多的鼓勵和動力的,更需要大家的認可,謝大家了哈!

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章:人才吶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七十章:人才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
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四百四十七章: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章:人才吶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七十章:人才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