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

其實長孫無忌和房玄齡還算是來得遲的。

清早的時候,李世民就興致勃勃地召集了衆臣來此。

當然,他故意沒有叫來長孫無忌和房玄齡,這也是他體諒了這兩位。

這二人畢竟是重臣,很受人關注,李世民怎會不曉得他們的兒子去應試了?

何況長孫衝還是他的外甥呢!

只是……這兩個小子的德性,李世民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
怎麼可能考的中?

說難聽一些,李世民覺得這兩個爲禍長安的小子能去考試,就已算是很有勇氣了。

其他的,就不必在意了。

他故意沒有叫來房玄齡和長孫無忌,哪裡曉得這二人竟是主動前來拜見。

其實外頭放了榜,禮部就立即抄錄了榜單,而後由禮部尚書豆盧寬親自送入宮來。

可這位尚書大人畢竟年紀大了,不可能嗖的一下跑進來,反而他消息傳遞的速度,遠不如那些腿腳便利的小吏。

當然,李世民雖然急於知道結果,卻並不介意自己多等一時的。

晚一些知道還好,讓天下人知道,即便是天子,看榜的速度也未必有尋常人快,這反而顯得這榜文絕不會受宮中的影響。

大臣們竊竊私語中彼此落座,低聲議論着今歲有誰家子弟應試,誰家的子弟最有把握。

陛下如此看重,而此次科舉又鬧得這樣大,眼看着年關將至了,此次科舉,說是震動朝野也不爲過,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哪怕是朝中的重臣們也不能免俗。

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二人入殿,先行了禮。

對於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主動跑來,李世民是有點詫異的。

不過李世民還是打起了精神,微笑道:“兩位卿家來的好啊,來,賜座。”

二人稱謝,各自落座。

他們都是一副謙遜的樣子。

其他人見了他們,也都繃起了臉了。

程咬金其實也來了,他兒子也在讀書呢,只是那程處默是在理科班,雖也很用功的樣子,不過程咬金很後悔,這傻兒子自己非要去學理科,大抵是因爲理科的先生們做了幾個化學實驗,很是酷炫,而後傻頭傻腦的要去學理科了。

本來程咬金也無所謂的,學着就好,哪裡曉得……竟然科舉了。

眼看着未來的風向要變,某些人後知後覺的,尚還不知。可程咬金卻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,別看他顯得很粗獷,其實心裡都是門清。

世道要變了,程家若是不能及時變化,本就只是憑藉着軍功而耀眼的家世,過了一兩代,就可能隕落了,若是落得那般下場,想到都心肝痛。

因而,程咬金現在但凡是見了人,都好像別人欠了他錢一般,滿帶着幽怨,對別人如此,對李世民也是如此。

你能理解那種興沖沖的從揚州回到京師,然後發現自家的府庫被人燒了的感受嗎?

燒了他家府庫的人就在這裡啊。

陛下你要科舉,要州試,爲何不提早和我說?你知道我突然得知消息,然後發現自己的兒子學的是那什麼物理,什麼化學的感受嗎?

李世民假裝沒事人一般,態度讓人惱火,倒好像是,只要他假裝自己沒有燒過程家,程家的府庫就沒着過火一般。

李二郎臉皮很厚啊。

此時,李世民繼續微笑道:“這雍州州試的榜文剛剛送來,兩位卿家就到了,哈哈,也算是來得早,不如來得巧。”

他雖面帶笑容,甚至想以此緩和自己的那點不自在,卻顯得還是有些尷尬。

不過顯然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一副並不在意的樣子。

李世民倒是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,他振奮精神:“取榜文來,朕先看看。”

禮部尚書豆盧寬不知怎的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而張千則取了豆盧寬帶進宮裡來的榜文,送至李世民的面前。

李世民顯得興致盎然,打開了榜,低頭去看。

赫然,映入眼簾的第一個名字……鄧健。

鄧健……

這個名字,有些眼熟啊。

呃……衆卿家裡,可有一個叫鄧健的嗎?

似乎沒有印象啊。

這就怪了。

莫非此人並非是大族子弟?

畢竟,朝中姓鄧的人屈指可數。

李世民心裡不禁震撼。

難道此人竟是寒門?

這就太了不起了,寒門出生,竟能高中雍州州試第一。

李世民心裡小小的震撼之後,繼續看下去。

裡頭的名字,大多都叫不上名字。

只看姓氏,其實大抵可窺一二。

而後……

長孫衝……

李世民一愣。

他一臉狐疑之色,甚至不由自主地張大了眼睛。

李世民有那麼一刻以爲是不是自己看錯了。

長孫這個姓氏本就稀罕,這個家族只此一家,別無分號,而叫長孫衝的人,全天下就只有一個。

他的外甥啊。!

李世民眼裡,頓時露出了叢叢疑竇。

怎麼可能!

那個平日裡狗兒一般的傢伙,朕看他的樣子都覺得生嫌,若不是親外甥,又是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長孫無忌的嫡親兒子,只怕早恨不得上去抽幾個耳光了。

這樣的人……也可以……

而繼續再往後……

他又看到了一個奇特的名字,房遺愛……

房遺愛,此時不過九歲吧。

九歲的年紀……據聞也是聲名狼藉,就這……

再往下看。

程處默……

程處默排名很靠後,是在一百六十多名。

李世民匪夷所思的擡頭,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了程咬金看了一眼。

哪裡想到,此刻程咬金也同樣睜着他銅鈴一般的大眼,幽怨地看着他。

李世民就像給火燒了一下似的,連忙將目光錯開,繼續一副沒事人的模樣。

只是……李世民連續看到這三個名字,臉卻是拉了下來。

州試的目的是什麼,是爲了讓天下人都通過考試來得到功名。

可李世民哪裡能想到,自己耳熟能詳的一些優秀子弟,非但沒有中試,而中試者,卻大多根本是一羣不能上榜的人。

就說程處默吧,這小子和他爹一般,就是一個匹夫,傻頭傻腦的樣子,這樣的人也能中?

這令李世民認爲,或許……是有人上下其手,將這州試的公平徹底破壞了。

一個是中書令的兒子,一個吏部尚書的兒子,還有一個乃是監門衛大將軍的兒子。

李世民想到此處,臉色就陰沉了,擡頭看了一眼豆盧寬:“此榜,無誤嗎?”

豆盧寬壓力很大,他是先看過榜的,當時也覺得古怪,可他怎麼想都找不到原因,此時只能不得不硬着頭皮道:“回陛下,無誤。”

李世民終於問出了心裡的大問號:“那麼,何以長孫衝、房遺愛、程處默都在榜中?”

房玄齡:“……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他們原本都準備好了等答案揭曉之後,自己的一些發言呢,無非是說犬子僥倖,真的很不巧,可能是因爲運氣吧之類的話。

哪裡曉得……陛下直接來了這麼一句。

這一句,有點傷人!

程咬金聽聞程處默居然也中了試,也愣住了。

就那狗東西也行?

他第一個反應……糟了,難道……真的有舞弊?

羣臣聽罷,已是議論紛紛,許多人心裡駭然,也有人精神一震。

舞弊,一定是舞弊,若是有了弊案,那麼這一場精心準備好的州試,只怕要貽笑大方了。而陛下費盡苦心的科舉改制,只怕也要沉沙折戟了吧。

“這……”豆盧寬額上大汗淋漓:“陛下,臣敢拿人頭作保,絕無舞弊!每一個環節,臣都是親自過問了的。從考試到閱卷,再到放榜,都是遵照了朝廷的規矩,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。包括出題官……虞學士……也可以證明。”

衆人聽到此處,又狐疑了。

不錯,豆盧寬堂堂禮部尚書,怎麼敢在這事上舞弊?任何一點差錯,都可能導致可怕的後果啊。

豆盧寬又提到了虞學士,自是大名鼎鼎的道德完人、書畫雙絕、文章和學識冠絕天下的虞世南。

虞世南乃是帝師,爲人剛正不阿,天下皆知。

於是此時,衆人不禁看向了虞世南。

虞世南就站起來,繃着臉,斬釘截鐵地道:“陛下,州試一事,臣與豆盧相公是全程參與的,並無舞弊的可能。”

這一下子,所有人都踟躕了,豆盧寬你可以不信,但是你能不相信虞世南?這位大學士,可是親自站了出來做了保證的。

難道……

豆盧寬隨即道:“臣還察覺到一個現象,即此榜之中,高中一百七十四人,而其中……中試的人之中,有一百二十七人,竟都源自於二皮溝大學堂。”

滿殿譁然。

這麼誇張?

這豈不是說,進了二皮溝大學堂,幾乎有九成以上的中榜率?

李世民也嚇了一跳,此時,他再沒有辦法疑心有他了。

舞弊是不可能的,畢竟有太多的措施,除非所有的大臣都串通在了一起,一起作弊。

若是如此,那麼將牽涉到宰相、吏部、禮部、帝師、國子監、御史等等數百個大臣和數不清的書吏。

這麼浩大的隊伍是不可能產生的!

可是……李世民一時哭笑不得,這二皮溝大學堂,竟這樣的神奇?

他內心不禁震撼,陳正泰這個傢伙……

“原來如此。”李世民頷首。

其實對他而言,只要不是舞弊,那麼一切就都好說了。

隨之而來的,卻是大喜:“陳正泰教授弟子,還是有功勞的。不錯,不錯。”

他紅光滿面,狠狠地誇讚了一通,簡直是與有榮焉。

衆臣不禁無語,卻不得不硬着頭皮地道:“這都是陛下言傳身教的結果啊。”

李世民聽了,口裡道:“哪裡的話,朕沒有教授他什麼。”不過卻是喜形於色,竟突然發現,好像還真是這麼一回事,沒有朕教授陳正泰,那麼…想來也不會有二皮溝大學堂吧!

雖然他心裡清楚,這是兩回事,朕也澄清了,這是沒有的事,可是好像天下人一定會這樣的認爲。

李世民闔目:“不過爲了以正視聽,朕以爲,還是應當讓御史再查一查,州試乃是大事,一定要確保無失,若是果無舞弊之可能,便立即授予諸生們秀才功名,切切不可貽誤。”

衆人紛紛道:“喏。”

李世民心情不錯,而後退了朝,便往長孫皇后的寢殿趕去。

長孫皇后正帶着幾個女官擺弄着織布機,一見李世民來了,幾個女官識趣的起身告退。

李世民心情輕快,低頭打量着這織機道:“觀音婢……不做針線,也用此器械了?”

長孫皇后帶着溫雅的笑容道:“臣妾得知,現在外頭的作坊都在嘗試用織布機來製造布匹,產量不小呢,臣妾在宮中用的還是針線,細細思來,也該學一學這個了。”

李世民頷首道:“這倒是實情,若是外頭都在用紡織機,宮裡還用針線,這就顯得有些刻意爲之了,你是皇后,自當做此表率。來,給朕斟茶來。”

長孫皇后認真地看了李世民一眼,道:“臣妾看陛下心情不錯,不知是什麼緣故?”

“州試結果出來了。”李世民笑着道:“長孫衝這個小子不錯,竟是中試,得了三十一名,已算是名列前茅,讓人刮目相看了。”

長孫皇后以爲自己聽錯了,不禁一愣,而後表情凝重地道:“陛下不可以格外地看重長孫家啊,豈可因爲愛屋及烏,就……”

李世民自是明白長孫皇后是什麼意思,擺擺手道:“朕何時看重過長孫家,朕也覺得稀罕呢,以爲這個小子定要落榜的,朕從前看他,就覺得不像是正經人。可是……這都是他自己考的,朕思來想去,也絕無舞弊的可能。”

長孫皇后本是擔心長孫衝高中,是因爲故意放水的結果。

可聽到陛下說長孫衝竟是憑着自己本事考取來的功名,一時竟是瞠目結舌。

可隨即……又不禁狂喜。

長孫皇后是個深明大義的人。

可這並不代表,她沒有偏好。

畢竟她和長孫無忌兄妹自小相依爲命,是真正的兄妹至親,這是無法改變的,而長孫衝,更是她在這世上最親近的人之一,她擔心長孫家受了太多的恩寵,不是因爲她完全希望陛下一碗水端平,而是害怕長孫家因此恃寵而驕,將來不知天高地厚,最後落一個淒涼的下場。

可若這是長孫衝自己考取的功名,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這就說明……衝兒性子改變了。

若真能如此,那麼……

“這真是老天保佑啊。”長孫皇后欣喜若狂地道:“前幾日,臣妾心裡還在默想,指着衝兒能懂事一些呢,他畢竟長大了,怎麼還能像孩子一般,若是繼續恣意胡爲,縱是家裡有萬貫家財,有臣妾和他的父親迴護,將來遲早也要吃大虧的,陛下,這州試這樣的容易嗎?他竟也能中?”

李世民不禁無語。

卻不得不解釋道:“哪裡容易了,幾千個童生,都是經過了縣試的,能考中的,哪一個不是優中選優?若是有這樣的容易,朕還如此大費周章做什麼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努力,奮鬥。

求雙倍月票,這個月最後一天了,再不投就作廢了。

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
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