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

“鄧健是誰?”

許多人生出疑問。

顯然,除了學堂裡的人,幾乎所有人都對這個叫鄧健的人比較陌生。

其實這可以理解,在雍州,並沒有鄧氏這樣的大族。

鄧氏較出名的,大多都在荊襄一帶。

就在所有人都是滿臉疑竇的時候。

人們卻發現,這第一張榜裡,點數的二皮溝學堂學生已經越來越多了。

“師尊,我中了。”

“我也中了。”

一個又一個的此起彼伏的聲音,居然比此前更加的頻繁,這聲音中,都透着格外的喜悅。

長孫衝聽到這些聲音,頭暈乎乎的,尤其是身邊的房遺愛,還在一旁嘰嘰喳喳,他顯得很興奮,畢竟,房遺愛此前是覺得自己肯定不能中的,哪裡曉得,成績居然還不錯。

這身邊的同窗,報數的越來越多,讓長孫衝即爲之高興之餘,又壓力倍增。

他的心就像半浮在空中,細細的一路看榜下去,赫然間……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名列三十一。

長孫衝下意識的瞪大了眼睛,此時,若仔細看,甚至能看到他的雙肩微聳。

其實他一直不覺得自己能考得好。

畢竟算學題裡,他覺得可能有一些失誤,至於通識題,相比於其他的學兄弟們,他顯然也有一些不足。

當然,據聞這些相比於文章的考試,佔比並不大,甚至有傳聞,很多閱卷官對於這兩種題,並不看重,其實這也可以理解,固然閱卷官是按着規矩來閱卷,可畢竟,人都有好惡,這個時代,終究還是不崇尚算學和通識的。

而至於那文章……至少長孫衝的印象而言,他覺得自己的文章是沒有絲毫靈氣的。

雖然文章都是四平八穩,滴水不漏,屬於那種,你永遠挑不出錯來,但是總覺得是欠缺一口氣的那種。

當然……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而已,可現在看到了自己的名字,他終於鬆了口氣,浮着的心終於踏實地落了地。

似乎,他格外的看重這個成績,這其實也可以理解,從每日吃喝嫖賭,再到懸樑刺股,如今的長孫衝,太需要有一種東西來證明自己了。

而三十一名,對於長孫衝而言,已是極幸運了。

於是,他忙嘶啞地道:“師尊……”

他聲音是顫抖的。

而這一句師尊,卻似乎帶着無比的敬仰。

甚至喊出這兩個字的時候,他整個人都歡欣無比。

長孫衝繼續道:“學生……高中了,中了,中了……”

後頭的話,聲音越來越輕微。

與這邊熱鬧的報數相比。

其他地方,雖偶有幾人中了的,露出欣慰之意。

更多的人,一臉茫然,顯然,這榜中並沒有自己的名字。

不少自詡自己有才華的人,現在卻是一臉的茫然。

有人甚至喃喃自語,這怎麼可能……究竟哪裡出了岔子?

當然……爲了防止有人認爲舞弊。

閱卷官會在此後,將所有高中者的文章都張貼出來,任人觀賞。

陳正泰脣邊一直帶着微笑,這笑意是直達眼底的,顯然很滿意。

他大抵統計了一下,在雍州,二皮溝大學堂高中的,有百人之上。

這還不包括,某一些人因爲其他的緣故,沒有和他一起來看榜的。

所以大略的估計,人數該在一百二十人左右!

最厲害的是,名列前十之中,除了第三和第七,幾乎都是二皮溝的學員名列其中。

周遭的學員們,幾乎都是欣喜若狂。

只偶有幾個似乎真的沒有看到自己名字的,露出沮喪的模樣。

有人反應了過來,於是學員們紛紛來陳正泰面前重新見禮。

“師尊……”

陳正泰看着這些面善的人,一臉敬仰的樣子。

其實這並不奇怪,畢竟這是功名啊,實打實考出來的功名啊。不是靠父蔭,不是靠血脈。

他欣然接受這些行禮。

接着,便聽房遺愛那刺耳的聲音道:“哈哈,我們二皮溝大學堂實在是太厲害啦。”

房遺愛還未發育呢。

八九歲的年紀。

頭上依舊還戴着一頂他至愛的綠頭巾。

一副沾沾自喜的樣子。

畢竟年紀小,因而他的嗓音,格外的尖細,心裡的喜悅也藏不住,此時眉飛色舞,他這一句太厲害啦,好似是尖銳的銳器,一下子刺破了這裡的嘈雜。

這又引起了許多人的側目。

陳正泰忍不住上前去,拍拍他的頭:“已經很遭人恨了,你還在此喧囂,閉上嘴巴,矜持一些。”

房遺愛樂了,很是乖巧的樣子,小雞啄米的點頭,看着恩師,這讓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。

自己的母親,也是這樣厲害,說啥都有道理。

“報喜去。”陳正泰興致勃勃地道:“安排人去報喜,我出錢,今日所有高中的,統統要有人去報喜,不管是不是二皮溝大學堂的,要安排人舞獅子,讓人去準備炮仗,在家門口放,噢,這沿途還要敲鑼打鼓,一個都不能少。”

“走走走,不看了,再看也沒什麼意思。”陳正泰朝衆生招手:“看也看不出一朵花來,怪只怪我們學堂的人少……”

衆人一聽,俯首帖耳,再不敢看榜了,一鬨而散。

陳正泰心滿意足了。

他突然覺得,自己好像培養了一大窩的‘變態’,這些變態們,如瘋子一般,一個個神色很張狂,像一羣小獅子,毫不畏懼的張牙舞爪。

要低調啊。

不過,似乎人性本就如此。

有一個詞兒,叫做皈依者狂熱。

或許,就正是這個理兒吧!

薛仁貴護着陳正泰,匆匆離去,陳正泰不敢多待,他怕這裡人潮太多,滋生出什麼事端來。

當二皮溝的人統統散去,徒留在此的人,還在焦灼的看着榜,只是他們的心,越來越沉。

此時,人們已開始議論了:“據聞,絕大多數都是二皮溝大學堂的生員……他們何德何能哪。”

“等下午放了中試者的文章便知道。”

“這鄧健到底是誰,簡直聞所未聞。”

“鄧健……我未聽說過雍州有名鄧健者,莫非是……當朝起居郎鄧達的子嗣嗎?”

“理應不是……”

“你看,竟有長孫衝……”

說話的人好像受到了驚嚇一般。

太可怕了。

長孫衝啊。

那可是真正的長安之虎,讓人聞之色變,最是紈絝的子弟。

他曾一度被人評爲長安城中最不能招惹的子弟。

“此乃長孫無忌之子,連這樣的人都中了,難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。”

看了這個榜,尤其是看到了長孫衝,不少人對這個紈絝子有所瞭解的人,此時都不禁對榜文生出了一些疑竇。

可又很奇怪。

因爲……朝廷如此看重州試,不至作出這等搬石頭砸自己腳的事。

“且先看看再說,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作弊的可能。”

“下午看了試卷便知道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長孫無忌今日照舊還是在吏部當值。

其實今日是個特殊的日子,這幾日,他心情還算愉悅,只是到了今日這一天,他或多或少還是有一些心虛的。

畢竟……今日放榜。

自己的兒子,雖是懂事了,不過長孫無忌倒是不覺得兒子有中試的可能。

現在似乎街頭巷尾,都在議論着這一場考試的事。

堂堂吏部尚書的兒子,也去參加了考試,顯然……可能會有人特意提起這件事。

所以,今日整個吏部都怪怪的。

清早來時,大家面對長孫無忌都顯得拘謹,屬官們見了長孫無忌,都只陪着笑,行了個禮,便匆匆去忙自己的事了,並不敢過多的寒暄。

似乎……是害怕在長孫無忌面前說錯話,而觸怒了這位心眼不怎麼大的吏部天官。

至於那些文吏,就更加的小心了。

一個個躡手躡腳,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對於吏部上下的人而言,今日更像是鬼門關,說不準任何一件小事,都可能惹來長孫無忌的不喜,長孫無忌歷來嚴格,嚴格的意思,你可以說他是一絲不苟。也可以說他容不下人,喜歡打擊報復。

最可笑的事就在於,長孫無忌心知肚明這些人什麼都明白,因而陪着小心。

而陪着小心的人,顯然也十分明白,長孫無忌心如明鏡,曉得自己爲何陪着小心。

如此……大家便更尷尬了,彼此之間心照不宣,卻又都意味深長。

長孫無忌至吏部大堂,他覺得這樣好像更尷尬,無論如何,得表現出自己不介意的樣子。

因而在吏部的早會上,長孫無忌高坐,下頭的屬官們紛紛奉陪。

長孫無忌大抵的看過了文吏送來的一些的功考方面的文牘,隨即面帶微笑,目光落在了一個屬官身上:“聽聞,方郎中的長子,參加了州試,今日可是放榜的日子……”

他慢條斯理的說着,故意提起,就是想打破這種尷尬,顯得我長孫無忌,也是一個有度量的人,你們這些傢伙,就不要鬼鬼祟祟了。

這姓方的郎中,其實從清早起,就盼着放榜了,可現在長孫無忌一問,他嚇得臉色慘然,好像即將要送去斷頭臺一般。

可他也是心如明鏡一般。

這個時候若是失態,這顯然說明自己有其他的想法,比如……會不會讓長孫無忌認爲自己在嘲笑他的兒子。

所以他努力作出一副十分淡然的樣子,表情不能有絲毫的喜悅,不然會顯得沾沾自喜。也不能故意垂頭喪氣,不然會故意認爲自己過於關注了長孫衝的成績,好似是看不起那長孫家的公子一般,提前已爲長孫沖默哀了。

這時候有絲毫的差錯,將來都可能會有穿不盡的小鞋,他迴應道:“噢,回長孫相公的話,犬子確實參加了考試,不過只是想要試一試運氣……”

他本想說,其實考不考的中,倒是無礙的,畢竟我不在乎。

可轉念之間,不對啊,不能這樣說啊,這時候若是表現的過於刻意不在乎,反而有故意提前安慰長孫相公的嫌疑,這會不會讓他懷疑自己諷刺長孫家的公子呢?

之後,他又開始懊惱起來,自己怎麼能說參加考試,只是想試一試氣運呢,這話也有毛病,因爲若是這樣說,長孫相公到時候會不會憎恨自己說長孫家沒有氣運。

想着想着,這方郎中就要哭了。你說你們長孫家是不是吃飽了撐着,好好的繼續做長安最有名的之虎不好,非要讓人去考試做什麼?

說來說去,還都怪那該死的陳正泰啊。

於是,他面上依舊沒有表情,而是淡定的道:“犬子能去考,下官便已很欣慰了,至於成績反而是其次的,重要的是有沒有參試的志氣。”

這個回答,似乎也在暗中吹捧長孫無忌家的公子很有志氣,至少敢去考,這說明啥,說明長孫相公您教導有方啊。

其餘諸官聽了,笑又不是,不笑又不是,說一句是啊,能參試就了不起了,可又覺得,好像這也不對啊,因爲這似乎顯得太刻意了,好吧,這個時候還是不冒頭了。

於是乎,大家都繃着臉,一言不發。

而後,方郎中就更尷尬了。

長孫無忌倒是給大家留了幾分面子,則淡然道:“言之有理。”

於是,便沒有再說什麼。

方郎中終於鬆了口氣。

此時,外頭卻有書吏匆匆而來,欣喜若狂的樣子,激動地道:“中了,中了。”

原來早有好事的人,將消息傳來了。畢竟這裡距離國子監並不遠,說是相鄰也不爲過。

外頭一聽中了二字,率先臉色變了的便是方郎中,他心裡叫苦,這下真糟了,十之八九是吾兒中了,當着長孫相公的面,一定是有書吏想要害我,故意這般的喧譁,這不是故意當衆打長孫相公的臉嗎?

我這造的是哪門子孽呀。

方郎中心裡恨透了,長孫無忌則是依舊面上帶着笑容。

當然,大家都認爲長孫相公這笑的有些難看。

於是……堂中彷彿窒息了一般。

更有人別有深意地看着這方郎中,甚至有人認爲,方郎中這是想要炫耀自己的兒子,故意讓書吏去看榜了吧。

片刻之後,又有氣喘吁吁的差役衝了進來,上氣不接下氣的道:“高中了,長孫相公,貴府公子長孫衝入榜,名列三十一,得了秀才功名,恭喜恭喜。”

此言一出……

方郎中的臉色卻是出奇的精彩:“……”

長孫無忌面上本來是平淡無比,可在此刻,猛的動容了。

他雙手抱着茶盞,竟也不斷的震動起來,彷彿這茶盞有了靈性,成了精怪自己會跳一般,胱胱的響,他胳膊顫抖,懷疑自己聽錯了,忍不住道::“哪個中了?”

“長孫衝哪。”一旁的書吏欣喜地道:“國子監來的消息,說是長孫衝高中了,名次也是極好的……”

長孫無忌聽到這裡,從起初的以爲自己聽錯了,可此刻,卻突然百感交集,他眼眶紅紅的,既不敢完全置信,又疑似自己是在夢中。

他正要狂喜,眼睛一瞥,卻見了衆屬官們一個個張大了嘴,錯愕的看着自己。

於是,長孫無忌長身而起,揹着手,頭微微仰起,朝房樑方向仰角三十度,恰到好處的擡起自己的下巴,而後用驚人平淡的語氣,風輕雲淡道:“噢,中了,這……也沒什麼…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同學們,雙倍月票了,不是說給老虎留着月票的嗎,不要騙老虎啊。

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
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