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

等馬車停下。

長孫無忌已是箭步上前。

便見長孫衝在此時下了車。

一看這長孫衝,長孫無忌還未開口,身邊的夫人卻已眼淚婆娑起來。

兒子黑了,也瘦了,這身上穿着的,是什麼衣衫,這分明是尋常的布衣啊!

不只如此,身上的行囊,也略有破舊,雖然勉強還算是乾淨。

可這般樣子,哪裡有長孫家小郎君的風采?

一看這個樣子,長孫無忌也頓時火冒三丈了。

這還是他的兒子嗎?

看看這個樣子……這得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哪。

長孫無忌禁不住身軀一顫,等這長孫衝到了他的面前,長孫衝居然乖乖地作揖行了個禮:“見過大人。”

在古代,大人乃是對父親的尊稱。

比父親和爹要尊重一些。

以往長孫衝只是喊爹的,而這行禮……那便有些欠缺了。

長孫家的家教並不嚴格,久而久之,也就沒人在乎了。

長孫衝隨即又朝長孫夫人道:“見過母親。”

“這陳正泰……”長孫無忌已顧不上見禮了,他是最見不得自己的兒子受委屈的。

現在見長孫衝清瘦如此,自然大怒:“前幾次,讓他壞了我們家的好事,現在他竟是變本加厲,他對着老夫來便也罷了,竟是衝着吾兒來,是可忍孰不可忍,若是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,我長孫無忌四字,倒過來寫。”

長孫無忌這一次是動了真怒,面上是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:“他陳正泰有本事就衝着老夫來啊,此敗犬,安敢如此。”

長孫夫人只在一旁低泣。

長孫衝聽了這話,竟有一絲迷茫。

說實話,他已經很少聽有人這樣罵自己的師尊了。

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,因爲在學堂那封閉的環境裡,但凡是涉及到了自己的師尊,自己耳邊聽到的最多的,就是各種溢美之詞,簡直就將師尊說的世上少有,天下的人物,無出其右一般。

尤其是那鄧健,一口一個師尊,每次說起陳正泰,眼圈就是紅的,一副好像就是他的再生父母的模樣。

且那明倫堂裡,還張掛着幾張畫像,爲首的自然就是李世民,其次便是陳正泰,每日上完了早課,大家都需跑去那兒,給陳正泰行個師禮。

至於陳正泰的畫像,更是張貼得所有的課堂、食堂都是,且那畫像裡,陳正泰永遠是面露微笑,和藹可親,就差在他都腦殼上頭,再畫一個光圈了!

總而言之,無論你擡頭低頭,都能看到這個傢伙,久而久之,便無形地使人對陳正泰生出一種崇敬之感。

長孫衝在學裡的時候,還沒有那種很強烈的感覺,只是對陳正泰的恨意隨着時間慢慢的消解,耳朵聽的多了,似乎也覺得自己對陳正泰好像有所誤會,無論如何,飲水思源,這是自己的師尊嘛,自當是崇敬的。

可是……

當聽到父親不客氣的直呼陳正泰的姓名,口裡叫罵,甚至還用敗犬來形容陳正泰的時候。

長孫衝心底深處,居然生出了一種很彆扭的感覺。

恩師就是學堂,學堂裡既有自己,也有令他開始漸漸尊敬的先生,還有使他敬畏的助教,有和他相親的同窗!

辱罵了師尊,就好像是在侮辱整個學堂,甚至侮辱了自己一般。

這是一種奇異的感覺,長孫衝的臉漲得通紅。他現在漸漸已有了自尊心,因爲他自認爲自己已經融入了一個集體,維護這個集體,已成了他的一種本能。

所以他面露出不愉快的樣子,朝長孫無忌道:“正泰師尊對我有授業解惑之恩,大人何故這樣辱我師門?兒子從前確實犯了許多錯誤,大人若是想要責罵,儘管來罵兒子便是,可是師尊又有什麼過失?”

長孫無忌一時愣住了。

聽着長孫衝一口一句師尊,長孫無忌還以爲自己這兒子是不是吃錯藥了。

這是……瘋了吧。

於是,長孫無忌立即擔憂起來,忍不住道:“那陳正泰,究竟對你做了什麼?你對爹說,不要害怕,你已回到家中了,他還能將你怎麼樣?哼,此人歷來狡詐,可是衝兒,你自管放心,有爲父在……”

長孫衝聽到這不堪入耳的話,已是面色羞紅,他甚至已經想象到,鄧健這些同窗們,在得知自己的父親成日侮辱師尊的時候,會怎樣看待他。

他此時不由自主的感到又羞又怒,只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眼看着長孫無忌還要罵,長孫衝再沒有什麼猶豫,竟是啪嗒一下,敗倒在地,行了大禮:“父親要責罵,就罵兒子,請不要侮辱師尊。”

眼看着長孫衝竟是作出如此的舉動,長孫無忌徹底的愣住了。

他是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,自己的兒子,好像給別人做了兒子一般。

長孫衝一跪。

這長孫夫人便收不住淚來了,頓時哭出聲來,埋冤道:“你還要怎麼樣,這是要逼死衝兒啊,衝兒尊師重道,又有什麼錯的?他難得回來,你卻在此說這些失了家和的話……”

這般一來,反而是長孫無忌開始左右不是人了,於是他沉默起來,認真地端詳着長孫衝,有點懷疑回來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親兒子,是不是被人調包了?

細細看了半響,一再確認之後,只好嘆口氣道:“不要這樣,不要這樣,你也知道,爲父只是關心則亂而已,至於陳正……陳詹事,啊,暫不說他了,你先起來吧,咱們入裡頭說話。”

長孫衝便隨長孫無忌入了正堂,坐下,有人給長孫衝斟茶來。

長孫衝居然是欠身坐下的,顯得很恭謹的樣子。

這倒不是有人刻意的教他。

而是在學堂裡,規矩森嚴,長幼有序,在先生們面前,學生們必須恭謹,長孫衝已經習慣了。

看有人給他斟茶,長孫衝卻是看了一眼長孫無忌的面前的茶几空蕩蕩的,於是朝人道:“大人沒有喝茶,我怎麼可以先喝呢?”

那下人嚇了一跳,像見了鬼似的。

郎君回了家,真真是脫胎換骨啊,以往所有的好東西都是他用着的,今日竟是如此的謙讓起來。

於是下人連忙又將他的茶盞,端到長孫無忌的面前。

長孫無忌也是一臉懵逼,他這個做爹的,居然是有些受寵若驚,他的衝兒……竟也學會了謙讓?

於是,長孫無忌便先呷了口茶。

而長孫衝等自己茶來,也跟着喝了一口,他喝的慢條斯理,不似從前那般的牛飲,反而透着股文質彬彬的氣質。

長孫無忌看了看兒子,眼中有着訝異,咳嗽一聲道:“這些日子,在學堂裡如何了?”

長孫衝便道:“在學堂裡都是讀書,幾乎沒有什麼空閒,偶爾也會操練一下身體,每日一個時辰。”

每日讀書……

長孫無忌一臉無語之色。

他沒辦法想象這種畫面。

長孫無忌覺得有些不可置信,於是道:“是嗎?那麼你平日讀的都是什麼書?”

這是故意想戳破長孫衝的意思,畢竟在他看來,這長孫衝如此惺惺作態,和從前完全不同,肯定是有人教他的。

你不是說成日在讀書嗎?那我問一問就明白了。

長孫衝則泰然自若地道:“回大人的話,起初的時候,學的是小學課本,不過科舉新制之後,爲了應對科舉,所以暫時改爲了四書和文章,師尊是有明訓的,說是學習真才實學固然要緊,可若是不能求取功名,如何能將這真才實學發揚光大呢?”

“我等讀書人,天生負有匡扶天下的使命,如若不然,讀書又有什麼用?因而,真才實學緊要,考試也緊要,先取功名,而後實學,亦無不可,所以鼓勵大家,努力背誦四書,學習作文章的方法。”

長孫無忌聽了,心裡冷笑,他覺得怪怪的,某種程度而言,他覺得自己兒子,確實是變了,至少變得面目沒有此前那般的可憎,也沒那般的任性胡爲。

不過……長孫無忌還是有些不相信!

他決定繼續試一試,於是故作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道:“那麼你也讀了論語,是嗎?讀到論語哪一篇了?”

他的母親則站在一旁,心裡不禁有些埋冤長孫無忌,兒子纔剛剛回來,不問問他喜歡吃什麼,想要點什麼,卻問這麼多做什麼?他才入學多久,就問這些問題,這不是教自己爲難?

長孫衝卻對答如流道:“論語早已通讀了,而且已能倒背如流。”

“什麼?”長孫無忌整個人要跳起來:“倒背如流?”

其實就算是長孫無忌,也不能做到對論語倒背如流。

畢竟,長孫無忌又不需要考試,大致懂這論語的意思也就足夠了。

可長孫衝竟敢說這樣的大話:“好,好,好,你出息了。”

這時……長孫無忌有些真正動怒了。

這是糊弄老夫呢,肯定是那陳正泰和他的兒子沆瀣一氣,糊弄着他的兒子來再來糊弄他。

長孫無忌忍着火氣,隨即道:“那麼我來問你,論語第八篇,是什麼?”

長孫衝幾乎毫不猶豫的開口:“這第八篇,乃是泰伯篇:子曰:泰伯,其可謂至德也已矣,三以天下讓,民無得而稱焉。

子又曰:恭而無禮則勞,慎而無理則……”

他竟當真當場背誦起來。

第八篇確實是泰伯,其實裡頭的內容,長孫無忌只不過記得七七八八而已,真要讓他一字不漏的背下來,對他而言,也有很大的難度。

可現在看這長孫衝口若懸河,滔滔不絕,長孫無忌一時竟真的懵了。

世上還有這樣的怪事……

長孫衝背完了,卻是看向長孫無忌:“父親還想聽一聽這第八篇的原意嗎?其實不只是論語,在學堂裡,熟讀論語只是基礎功,許多學兄,便是四書,也能倒背如流的。兒子入學晚一些,不夠用功,資質也愚鈍,只能熟讀論語和中庸,至於孟子等書,卻只能背個八九成,偶爾還會有疏漏。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到了這個份上,已經是不得不信了。

他很明白,想要做到這一點,是真正的需要花費無窮的精力,絕不是靠投機取巧可以成功的。

他的兒子……當真是在那大學堂裡認真的讀書?

此時,想到長孫衝這些日子種種的變化,再不相信,已是不可能了。

長孫無忌心裡竟是感慨萬千,長孫衝……當真比從前……出息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說了兩個你,長孫無忌的嘴皮子顫了顫,後頭的話竟是如鯁在喉,他還是有些不可置信,可事實就在眼前哪。

想到這些日子,因爲長孫衝而遭來別人的取笑,還有對自己的兒子的未來引發的擔憂,連說了兩個你之後,長孫無忌一下子百感交集。

他忍不住老淚縱橫地道:“這怎麼可能,怎麼可能呢?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?衝兒,你因何轉了性子?爲父,真的有些不認識了……你…………你……你此次休沐回來,啊,對了,你一定受了許多的苦……來,咱們父子二人,得喝兩杯酒,你在家裡,也好好的玩玩,難得回來……真實難得啊……”

長孫無忌語無倫次,此刻不禁欣喜若狂,自己兒子,真的長大了,這才離家多少天啊。

長孫衝卻是板着臉,很認真的道:“兒子已經戒酒了,喝酒誤事,且爲學規所不容許,至於玩……”

他搖搖頭,隨即道:“且不說學裡佈置了不少的功課,兒子在學中,學業總是不及同窗,他們比兒子更加刻苦,現在好不容易沐休,自是兒子笨鳥先飛的時候,怎麼可以因此而虛度光陰呢?兒子從前做了許多的錯事,浪費了不少的時光,若是再不努力,只怕要被同窗們笑話了。”

“兒子打算這幾日時間,將功課溫習一下,再在家中尋一些書看了看,再者,兒子在學裡,不能陪伴父母雙親,現在難得回來,理當多陪一陪母親纔是,免得她這些日子掛念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雙倍月票,求月票了,今天寫完四章開單張求月票。

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二十章:急奏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十章:大禮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
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二十章:急奏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三十三章:暮登天子堂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五十章:大禮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