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

遂安公主便站起,朝李麗質點點頭。

遂安公主看着滿是珠光寶氣的李麗質,心裡不禁想,李麗質萬千寵愛於一身,她有十分寵愛,我若有一分寵愛,便知足了。

李麗質笑着回禮,道:“阿姐近來清瘦了。”

遂安公主比李麗質的年歲大一些,不過她是庶女,因而人們對李麗質這嫡長女更有印象。

李世民下意識的道:“是嘛?”

這一句是嘛,當然是無心的,可聽着,卻是刺耳,因爲遂安公主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李世民了,李世民甚至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女兒。

李世民隨即氣色緩和了一些:“來,賜坐。”

遂安公主卻沒有坐,而是朝李世民含笑道:“父皇,我聽聞……父皇隨身攜帶着一件寶物,叫萬壽石,據聞,夜裡隱隱有光,捏在這裡,有溫熱之感。臣一直覺得好奇,極想看看。”

李世民聽到萬壽石三字,慘白的臉色恢復了幾分紅潤,他大笑道:“原來是爲這個來的,你呀,終究還是個孩子,你既想看,那麼朕給你看看。”

說着,解下隨身的萬壽石,李麗質在旁接過,轉交給遂安公主。

李世民笑吟吟道:“此物……極有意思,不過……此物有萬壽之喻,你們就算喜歡,朕也絕不賜你們。”

遂安公主將這萬壽石捧在手心,果然,那石頭一股溫熱感傳至自己的掌心,石上精雕細琢,果然可見萬壽二字。

她嬌軀在這一刻,竟是顫抖起來,咬着銀牙,也不吭聲。

李麗質看出了遂安公主的神色古怪,不由道:“阿姐是不是身子有所不適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在這一刻遂安公主心不在焉,她的腦海裡浮想着陳正泰的交代,一時之間,竟覺得自己鬼迷心竅,驀然間,不禁在想,自己難道真要信了二皮縣男的話?

李世民見遂安公主沉默無聲,覺得有異,咳嗽一聲,想要詢問。

而這時,遂安公主卻是慌了,這茫然無措的時候,她突然心一橫,隨即,便將這萬壽石朝着湖心方向狠狠拋去。

那萬壽石在虛空中劃下一道完美的弧線,而後撲通一聲跌入粼粼湖水之中,起了一道水浪,最後不見了蹤影。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遂安公主隨即拜倒在地:“臣萬死!”

“你!”李世民豁然而起,勃然大怒。

這可是自己的寶貝啊。

好端端的寶貝,沒了。

他厲聲道:“你……你大膽!”

遂安公主只是匍匐在地,一聲不吭。

幾個遠處的宦官見了動靜,也嚇着了,匆忙趕過來。

李世民痛心疾首的道:“此萬壽石,是朕的心頭所好,你這樣做,是爲什麼,朕於你有養育之恩,你竟如此大不孝……”

李麗質瞠目結舌,她不由看着匍匐在地的遂安公主,那嬌弱的身子此刻竟在發抖,她忍不住替遂安公主請求:“父皇息怒,她……她想來只是失手。”

“這哪裡是失手,這分明是故意爲之!”

“請父皇治罪。”遂安公主臉色慘白,她突然感覺,那師兄有一些坑,這樣一來她和母親的日子更難過了。

李世民厲聲道:“是誰,是誰教你做的?”

遂安公主心裡有些懊惱,可此刻她也無力申辯,只能默默無言的低着頭。

李世民怒極,拼命咳嗽,這時鼻中又流出了血來。

宦官忙掏出了錦帕,李世民將宦官一手推開,大喝道:“朕沒有死,走開。”

宦官打了個趔趄,忙是趨步後退。

李世民冷冷的看着遂安公主,一字一句地頓道:“好,好啊,你不說是嘛?養不教,母之過也,你做下這樣的事,朕絕不輕饒,朕……朕……來人,將她好生看起來,讓她面壁思過。她的母親……教女無方,這也是大過,給朕狠狠申飭!”語罷,他在也沒看遂安公主一眼,而是急忙發話。

“來人,派舟船來,把朕的萬壽石給撈起來。”

宮中已是大亂。

李世民鼻中的血流出來,也只是隨手一擦,以至他臉上滿是血跡斑斑,李世民拂袖而去,宦官們紛紛撤走,這長亭裡,只留下了遂安公主瑟瑟發抖,即便沒人看着她,她依舊還跪在地上,戰戰兢兢,不敢起身。

天已暗了,萬道霞光灑下來,粼粼是湖水將霞光切碎,昏暗的長亭裡,只餘下一個孱弱的身軀,拉下了長影。

李世民隨即回首去看那長亭,臉色依然鐵青,咬牙切齒道:“查,徹查……查一查朕的女兒,受了誰的唆使。”

內常侍張千躬身一禮,領命而去。

李世民覺得自己有些頭昏,這些日子,他時常都如此,再加上今日大怒,眩暈感更是厲害,他搖晃幾步,張千想要上前攙扶,李世民突然覺得有幾分悲涼,想當初自己領軍衝殺陷陣,勇冠三軍,現在卻已未老先衰,他固執地打開了張千的手:“走開!”

…………

過了幾日,張千腳步匆匆的到了小殿,躬身道:“陛下……”

李世民坐在案牘之後,批閱着奏疏,只擡頭看了張千一眼,便又冷淡地垂下頭去:“萬壽石,打撈起來了嘛?”

張千苦笑道:“湖中淤泥甚多,且這湖底深不可測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李世民長嘆一口氣,他心疼得厲害。

張千看了李世民一眼,隨即小心翼翼的道:“陛下,這幾日……遂安公主還跪在……太液池。”

李世民拉着臉:“是誰讓她跪在那裡的?她還是個孩子,這是她母親的過失,教她起來,讓她禁足,教人好好的看管。”

張千陪笑道:“是,是……還有一事……老奴不知當說不當說。”

李世民覺得好像做什麼事都不順,怒道:“還有何事?”

“老奴查出來了,遂安公主殿下在見陛下之前,曾去過陳家,和二皮縣男陳正泰,有過密談。”

陳正泰……

李世民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接着……他幾乎要跳起來,將手中的御筆啪嗒摔在地上:“朕就知道……朕就知道……姓陳的沒一個好人,朕哪裡對不住他們,這陳正泰,朕還以爲……他和陳家其他人有什麼不同,現在看來……真真是一丘之貉,朕對他稍有器重,他就膽大包天,敢唆使公主做這樣對事,拿下……將人拿下!”

李世民已是勃然大怒:“什麼時候……朕的女兒,和那陳正泰攪和在了一起,她怎麼這麼愚蠢,會上陳正泰的當?”

張千嚇得不敢做聲。

李世民咬牙切齒道:“朕對陳正泰不薄,他膽敢如此,陳家沒好人啊,好人早八輩子就已死絕了。來……來……教他入宮,朕要親自問問他。”

“喏!”

…………

陳正泰這些日子很乖,幾乎沒有出過門。

這讓陳福覺得很奇怪,實在憋不住了:“公子,怎麼這幾日公子都大門不出。”

陳正泰眯着眼,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,陳福是個蠢貨,對付蠢貨,只需要顯得高深莫測就可以了:“我覺得這幾日我可能會有血光之災,不宜出門,說不定會被讓打黑槍。”

陳福心裡嘀咕,黑槍?槍不是捅的嘛?咋還有打這一說?

此時,宮裡又來人了。

這宮裡近來老是來人,每一次都讓陳家上下心裡忐忑,他們還是很習慣當初沒人惦記的日子。

來的還是陳正泰的熟人,那位張千張公公。

張公公一臉和氣,心裡卻是幸災樂禍的樣子,身後帶着七八個禁衛,見着了陳正泰,立即道:“請二皮縣男入宮覲見。”

陳正泰糾正他:“是二皮溝縣男。”

張公公饒有趣味地看了陳正泰一眼:“沒關係,反正很快就不是了。”

他話裡有話,陳正泰看這傢伙的樣子心裡有幾分厭惡,這狗東西拉低了宦官羣體的道德平均水平啊。

陳正泰倒也灑脫,點點頭:“恩師有請,我歡喜不勝,你等等,我先沐浴更衣。”

張公公搖頭:“不必啦,趕緊,陛下可等的急了,二皮縣男若是不肯趕緊跟着咱走,少不得,咱要讓禁衛請二皮縣男走了。”

瞧瞧你這是人說的話嘛,居然還敢跑來陳家動粗,也不怕我三叔公和我爹賴上你。

陳正泰心裡雖然腹誹,卻顯得很無奈,只好道:“那麼,張常侍先請。”

這一次入宮,卻沒有前往大殿,而是隨着張千進了某處園林,園林深深,禁衛重重,這讓陳正泰突然覺得……自己可能會被拉到無人的地方被幹掉。

隨即……到了一處大湖湖畔,遠處……是一個長亭。

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
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