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

三叔公表了態,事情就好辦了。

陳正泰沒心思管陳氏內部的事,倒不是他想做甩手掌櫃,而是實在分身乏術。

可三叔公就不同了,人老有人老的好處嘛。

譬如這家族裡頭,上上下下的親族,彼此之間什麼關係,哪個傢伙屬於哪一房,家裡情況怎麼樣,秉性如何,三叔公都是門清的。

年歲大了嘛,這種閱歷,可不是那種博聞強記就能記牢靠的,而是憑藉着歲月的一次次洗禮,產生出來的印象,這種印象可以將一個人看得八九不離十。

因而,族中的事,但凡是交給三叔公的,就沒有辦不成的。

陳正泰心情舒爽地鬆了口氣,他的計劃其實也很簡單,在大漠深處建立一個公主府,公主府的好處就在於,它和漢高祖劉邦的長陵一般,形成某種政治上無法放棄的一個據點。

譬如匈奴來襲的時候,若是圍攻了長陵,大漢朝哪一個臣子敢跟皇帝說,這長陵我們就不救了?索性就讓給匈奴人,與他們隔河而治吧。

沒有人敢放棄這個地方,此地已經不再是經濟命脈一般,丟了一個,還有一個。也不只是簡單的軍事要塞。大漢朝哪怕是發動所有的軍馬,也絕不會允許丟失長陵。

公主府也是如此,只要建在那裡,固然不可能有長陵那般不可丟失的政治意義,可公主所在,代表的就是大唐皇家的臉面,一旦修築,就決不允許輕易的丟失。

公主府營建之後,就是築城了,而後,則是遷民,招徠百姓進行農墾。

現在土豆已經有了,此等耐寒的作物,其實很適合大漠的環境的。

有了糧食,就可以留住人。

對於這件事,陳正泰是有着深遠考慮的。

大唐打擊世族,已經提上了日程。

陳家也是世族,若是繼續發展,甚至可能會成爲最大的那個。

與其在大唐的核心區域之內不斷的膨脹和壯大,既要和其他世族相爭,又可能與大唐的國策不相容,那麼唯一的辦法,就是脫離開大唐的核心統治區域。

深入大漠,意味着要投入無數的人力物力成本,這在從前,陳氏是無法做到的,可現在不一樣了,現如今陳家在二皮溝已經積攢了足夠的財富,完全可以承擔這些成本。

只要初期憑藉着大量的錢糧源源不斷的壯大,到了將來,便可在大漠之中,形成一個自我循環的生態。

自己能種植出糧食,養殖牛羊,建立一支足以保障自己的軍馬,背靠着大唐,對附近的遊牧部族進行蠶食,陳氏的未來,可以走得很遠很遠。

當然,這一切的前提,是藉助於公主府,也藉助於陳氏數不清的財富。

和三叔公商議定了,接下來便是要暗中爲這一宏圖大計進行準備,要多備錢糧,囤積生鐵,挑選可信的族人,甚至還有一些與陳氏關係密切的門生故吏,以及足夠的牛馬。

陳正泰甚至還想將未來的新城打包一下,上個市,割一點韭菜,籌募一些資金。

當然,這個念頭也就一閃即逝,做人要厚道,他陳正泰不是那等下三濫的人。

敲定一切之後,便是派出陳氏的子弟,開始深入大漠之中,尋找一個落腳點了。

大唐雖有輿圖,可畢竟太簡陋了,陳正泰希望能尋找出一個土地還算是肥沃,同時擁有煤鐵的地方。

在他印象之中,後世的鄂爾多斯就是個資源豐富的地方,此地的煤炭最是出名,可以露天開採,除此之外,還要大量的黃銅礦和鐵礦,其他的礦產資源尤其的豐富。

此處又有一條河流經過,是一個極好的落腳點,在隋朝的時候,這裡的一部分土地,被大隋設立爲朔方、五原等郡,不過隋朝也就曇花一現,等到了大唐建立,此地早已被突厥人侵佔,東突厥被大唐擊敗之後,這裡依舊還是胡人們遊牧的所在,暫時屬於三不管的地帶。

而大唐雖在後來將此地囊括進了大唐的領土,可實際上,也只是採取羈縻之策,將此地劃爲冊封的胡人進行統領。

中原王朝很早之前,就在此設立了軍事堡壘,可這種懸孤在外的軍事據點,總是起起落落,沒有辦法有效的進行統治。

陳正泰想試一試。

一切妥當,陳正泰便至學堂。

學堂乃是整個陳氏的未來,雖然建立時有許多的跌宕。

說白了,此時招募進來的讀書人,除了少部分勳族子弟,譬如程處默這樣的,還有一些富商子弟之外,其餘的大多還是二皮溝的人。

人數並不多,不過一百三十多人,分了三個班,有專習文史的,也有學習物理和化學的。至於小學的內容,在這裡是不教授的。

沒辦法……學堂不可能什麼都教授,投入的資源太多,因而小學的內容只進行印刷之後,分發出去,讓大家自學,而後每年招考,那些能將小學知識學爛的人,若是考中,則直接進入大學堂學習。

這裡的教師,只能讓郝處俊和李義府以及高智周和郭正一這樣的人來,他們雖中了進士,可是此前大唐的進士含金量還不是很高,朝廷並不立即授予官職,就算是授予的官職,也遠不如那些有高門大族通過恩蔭或者舉薦的人要高,屬於蚊子肉。

他們是最早接觸陳正泰的,而且能中進士,本身就是天資過人,學習和接受能力最強,因而這課本中的內容,他們也是最早先摸透,陳正泰索性請他們在學堂裡專職。

起初,他們自然是不樂意的,不過等禮部給他們授予的官職一出來,大家就都老實了,顯然……這官職和他們心中所期待的,完全不一樣,於是老實了,乖乖在學堂裡教書。

學堂裡的生活簡單,待遇還不錯,主要是他們漸漸發現了自己的價值,因而也踏實本份起來,慢慢的摸索着課本里的學問,已經開始有一些感悟了。

尤其是負責理科的郝處俊和李義府以及高智周三個,他們也會開始照着課本進行一些實驗,也發現這課本之中所言的東西,大抵都沒有差錯。

這顯然打開了他們全新的大門,竟也開始廢寢忘食起來。

而今日,在這學堂裡,則是多了幾個不一樣的讀書人。

在得知了情況之後,不少人帶着好奇,而後便見三個人進來。

李承乾倒還老實,畢竟他是知道學堂規矩的,手續都辦好了,那就讀讀書吧,他的功底不錯,當初可是看過課本的,再說這裡是陳正泰的地方,他還是很給陳正泰面子的。

至於後頭的那兩位,可就真不同了。

這兩個傢伙,嬉皮笑臉的樣子,一路指指點點的,喧譁着這學堂沒意思。

而很快,他們便和太子分開了,太子有功底,直接分班,他們卻是一點功底都沒有,就只能先進學前班了。

學前班是什麼東西,他們也不懂,只是這長孫衝很是不喜,嚷嚷着道:“我是來伴讀的,爲何不和太子一起?”

而後作勢,要打一旁的助教。

助教則是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長孫衝,避開了這長孫衝的巴掌,卻也沒吭聲,而是直接領着人進入了明倫堂。

到了明倫堂裡,二人眼帶不屑,很不客氣地要坐下說話。

卻是還未坐,就突然有人大喝道:“明倫堂中,生員也敢坐嗎?”

長孫衝被這一聲大喝嚇了一跳,而後擡眼起來,於是便見着了老熟人。

卻見陳正泰高高在上的坐在首位,身邊是李義府和幾個助教。

長孫衝一見陳正泰,頓時就咬牙切齒了:“好你一個陳正……”

他剛張口,便已有助教上前來,一把揪住了他,掄起手來,手上的是一個木牌,直接狠狠地扇在在他的臉上。

啪啪啪……

長孫衝被打蒙了。

他身體羸弱,年輕輕的,早就被酒色掏空了。

被硬邦邦的木牌打了幾個耳光,疼得他齜牙咧嘴,他怒吼道:“你們居然敢打我……”

“打的就是你。”陳正泰鄙視地看着他。

這傢伙,居然還揚言要讓他好看,甚至還敢對他說等着瞧。

陳正泰當時雖然沒有表示,可並不代表他陳正泰是個好惹的人。

讓太子來此讀書,本就是他的計劃,可是讓二人給太子伴讀,則是他順帶設下的一個圈套,好讓這兩個傢伙往他的套子裡鑽的。

來了這大學堂,在他的地盤裡,還不是想怎麼揉圓就揉圓,想怎麼搓扁就搓扁?

陳正泰笑呵呵地道: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

長孫衝迎着那滿滿蔑視的目光,暴怒道:“我和你陳正泰……”

那助教板着臉,一副不容情的樣子,這樣的人,他見得多了,於是毫不猶豫地拎着長孫衝,木牌又狠狠地打下,口裡大呼道:“大膽,見了師尊,竟敢直呼名諱,當罰!”

又是幾個耳光下去,打得長孫衝眼冒金星。

一旁的房遺愛直接給嚇懵了,他萬萬料不到是這樣的情況,眼看着長孫衝似死狗一般,被一頓痛打,他禁不住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你們何故要打人?我回去告訴我爹。”

“叫你祖宗來也沒用。”陳正泰樂呵呵地看着這個戴着綠襆頭的傢伙:“學有學規,方纔入學手續,你們也簽字畫押了,裡頭也寫的明明白白,進了學堂,自此便與外頭全無關聯,一切唯學裡馬首是瞻,今日莫說是打你們,便是將你們打死也無禁忌,你們辦手續的時候,沒有看清楚就簽字畫押的嗎?二皮溝大學堂,是個有規矩的地方,這裡的教學,素來以嚴厲著稱,這裡的學規一百零八條,條條框框,敢不遵守,便打死你又如何?天地君親師,這裡的哪一個教師,都是你們的爹,你們再敢嚎叫,先拉去關一日禁閉。”

“我們要出去,要出去!”長孫衝已經疼得眼淚直流,口裡大呼起來,現在只恨不得立即離開這個鬼地方。

他們這一嚷嚷,李義府便冷着臉。來了這裡的人,什麼人他都見識過,似這兩個如此跋扈的,若是任由他們壞了規矩,可還了得?

李義府道:“按照學規,如此喧譁,當禁閉一日。”

“那麼……”陳正泰的脣邊勾起笑容,站了起來:“就如此吧,此二人頑劣,好好招呼吧,不用給我面子,我不認得他們。”

“喏!”

一羣助教已如狼似虎一般的將二人按倒在地,直接拖走。

學堂裡有專門的一個磚房,裡頭有一個個的暗室,是專門教人學規矩的。

這個時代,可沒有這麼溫柔可言。

畢竟絕大多數人都吃苦耐勞,學堂裡的學規森嚴,沒有情面可講,對於寒門子弟而言,這些都不算什麼。

可學堂裡什麼人都有,想要收拾刺頭,卻總要有手段。

尤其是長孫衝這樣的,直接給拉扯進暗室,裡頭黑乎乎的,四面都是高牆,只有一米見方,也就是說,人根本沒法隨意地躺下,最多隻能蜷着身子半坐着,人一進去,厚重的鐵門一關,頓時就與世隔絕了。

長孫衝被關了進去,口裡還罵聲不絕:“陳正泰,你等着瞧,你竟敢害我,我非教我爹收拾你不可。我姑母乃是皇后娘娘,她一道旨,便可教你們陳家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“開門,給我開門。”

WWW★тTk дn★C○

長孫衝不斷地敲打着鐵門,可沒人理會,裡頭黑乎乎的,什麼都看不清,想要躺下,卻發現身子沒辦法倒下,發泄了一陣,心裡漸漸變得恐懼起來。

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,讓他毛骨悚然,於是叫罵得更厲害了。

隔壁的房遺愛也在嚎叫,以至於,這裡更顯得森然起來。

等他們二人終於嚎叫得沒有了氣力,這裡總算一下子的變得靜寂無聲起來了。

房遺愛已不知過了多久了,整個人軟綿綿地蹲坐在地,背後倚着的高牆平直,令他的背脊生痛,可若站着,卻又覺得兩腿痠麻。

幽閉在此,身體的折磨是其次的,可怕的是那種難以言喻的孤寂感。時間在這裡,似乎變得沒有了意義,於是那種內心的折磨,讓人心裡不禁生出了說不清的恐懼。

他們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開始回憶着從前的許多事,再到後來,回憶也變得沒有了意義。

倒是在此時,突然一個聲音傳了來。

每一個暗室,都有銅管連接,以至於銅管盡頭的人,所發出的聲音可以清晰傳入這裡。

這人開始念着學規,一條又一條。

一聽到聲音,長孫衝又大叫起來,卻發現那個聲音根本不理會他。

只是他這一通大叫,聲音又停止了。

死一般的寂靜又襲了來。

長孫衝這一次學聰明瞭,他發泄,只要自己吼叫,聲音就會停止。

而在這個時候,他竟開始盼望着那個聲音重新出現,因爲這死一般的寂靜,令他度日如年,心裡不停地滋生着莫名的恐懼。

等到下一次,聲音再響起。

他竟乖乖地閉着嘴了,整個人極煎熬的,聽着這一條條的學規。

學規很長。

可是……此時竟聽了進去,似乎這個時候,只有這冗長的學規,方纔能讓他的恐懼少一些。

這個聲音反反覆覆地念誦着學規。

一個個字,對長孫衝而言,越來越清晰。

唸了幾遍,他竟發現,自己竟能記起七七八八了。

當然,在恐懼和身體煎熬的過程中。

他發現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……他餓了。

又開始胃裡悶悶的難受,到後來,肚子裡好像是在燒一般,腦海裡各種美味佳餚揮之不去。

這種飢腸轆轆的感覺,令他有一種蝕骨一般的難耐。

就這般一直捱着,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。

他昏昏沉沉的,好幾次想要昏睡過去,可是身體的不適,還有那學規的唸誦聲,又很快令他驚醒。

一醒來,又是難熬的時候。

直到他覺得自己竟好像已經死了一般,突然,咯吱一聲,門突的開了。

一個面無表情的助教站在了門前。

光亮終於進入了這裡。

長孫衝整個人已疲憊至了極點,突如其來的亮光,令他眼睛刺痛,他下意識地眯着眼睛,很是不適。

隨後,長孫衝打了個激靈,想下意識地連忙口裡大罵道:“叫那陳正……”

說到這裡,突然一頓,他腦海裡浮想出了學規,還有不尊師長的處罰。

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章:人才吶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
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章:人才吶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三十四章:這便是盛世嗎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一百章: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