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

可以不客氣的說。

無論是房玄齡還是長孫無忌,他們自己其實都心知肚明,他們教育兒子的方式都是極其失敗的。

失敗到了何等程度呢?就是幾乎長安城裡,是人都搖頭的地步。

因而,現在孩子稍大一些,他們心裡也搖頭,可沒辦法了,管不住了,就算是想管,長孫無忌也捨不得,而至於房玄齡,他就比較無奈了,沒有管的資格!

李世民將太子的奏疏拿出來,二人不禁有些慌。

說實話,他們一個是宰相,一個是吏部尚書,自己的兒子是什麼德行,他們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
人要貴在有自知之明,對於這樣的德行的人,最好的辦法就是別讓他們沾任何重要的人物!

若是平日,這兩個傢伙,隨便他們在長安怎麼胡鬧,畢竟就算真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,憑藉着房家和長孫家的權勢,總還能壓得住的。

可現在太子讓他們伴讀,這……就有點坑了。

事實上,平時他們就很擔心孩子跟太子交往,其實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早早與太子親密無間呢?可至少不是現在啊,現在太子的年紀也還太小,若是這兩個狗東西將太子帶壞了,成日跟他們一樣,只知道飛鷹鬥狗,那房遺愛,才八歲,就偷偷往青樓裡鑽,美其名曰我只看看,這若是將太子也拉着去,會是什麼後果?

可太子居然主動上奏讓這兩個狗東西做伴讀,房玄齡和長孫無忌現在是一臉懵逼,不主動爭取一回事,可送到面前的好處,這個選擇就比較難了。既是覺得這樣,或許對自己的孩子有幫助,可又疑慮重重。

所以沉默了片刻,房玄齡尷尬道:“陛下,遺愛年齡還太小,尚不懂事,此時若是去東宮伴讀……”

李世民呷了口茶,笑了:“就是因爲年紀還小,朕才讓他們去東宮伴讀,如若不然,你又無法管束,這若是學壞了,將來怎麼辦?朕是看着遺愛長大的,這小子有些頑劣,該當管一管。”

房玄齡板着臉,心裡說,這可是陛下你自己說的啊,可不是老夫說的,於是便不吭聲。

長孫無忌心裡已轉了無數個念頭,老半天,方纔道:“陛下說的也有道理,只是……臣以爲……”

很顯然,長孫無忌的掙扎沒什麼用……

李世民打斷他的話道:“好啦。你們不必有顧慮了,這是太子的一番美意,他們當初就是玩伴,可自從朕登基之後,承乾做了太子,反而生疏了,這可不好,想當初,朕與無忌也是自幼便熟識的。”

李世民大氣地道:“此事,朕做主啦,就這麼定了。” www _tt kan _C〇

長孫無忌心裡倒是鬆了口氣,反正這是陛下你做主的,到時候出了事,可怪不到我的頭上。

房玄齡也鬆了口氣,反正是陛下做主的,若是家裡的母老虎要發威,那也是怪不到我的頭上。

於是三人奉茶,李世民隨即道:“朕這些年,愈發覺得人才的緊要,思來想去,最緊要的還是招攬人才,陳正泰此前上了一道奏疏,說是科舉需改一改,要從各地擇才,進行統一的考試,所有的考試也需統一,而不能又是明經,又是進士,又是秀才,朕思來,是這個道理,因而,房卿就拿出一個章程來吧。”

房玄齡心裡知道陛下的意思,這科舉現在要改,本質是延續了揚州新政的想法。

也就是說,揚州新政之後,對於世族的態度,已開始有了改變。

那麼,怎麼能容得下像從前一般,讓世族的子弟想爲官就爲官呢?

可想要壓住世族,最好的辦法,就是進行統一的考試,通過科舉招攬更多的人才。

當然,這樣的做法可能會引發世族的抱怨,不過抱怨的聲音應該不會太多。

因爲以往是人才幾乎是世族進行舉薦,或者科舉的名額,由他們推薦。

可未來,即便未來朝廷更側重於科舉取仕,可這天下識文斷字之人,不還是這些世族子弟嗎?不過是遊戲規則改變了而已,其他的並沒有變化。

房玄齡自是領命,便道:“臣遵旨。”

李世民看他一眼,極認真地道:“只有側重科舉,纔可鞏固國本,卿不可小視。”

只這輕描淡寫的一句,房玄齡便心領神會了。

陛下將科舉和國本居然聯繫起來,這……就說明,這科舉在陛下心裡的份量,再不是像從前一般了。

他頷首,心裡已開始謀劃起來。

二人告退,李世民依舊還在喝茶,他在等着房玄齡將章程送來,說是讓房玄齡擬定章程,不如說是試探一下百官們的態度,畢竟房玄齡是宰相,一旦要擬定章程,勢必要與各部的大臣商議。

經過這些商議,大抵就可將百官們內心的想法折射出來。

此時,張千碎步進來道:“陛下,陳詹事求見。”

李世民臉色緩和了一些,笑道:“叫來吧。”

陳正泰興沖沖地入殿,朝李世民行了個禮,便道:“恩師氣色較之往日,又好了不少,遠遠觀之,可謂英姿勃發……”

李世民笑道:“你少說這個,無事不登三寶殿吧。”

陳正泰哈哈一笑:“事倒是有事,不過都是一些小事,主要還是來探望恩師,這一日不見恩師,便覺得度日如年一般。”

李世民的心情很好,讓他坐下,又讓張千斟茶。

師徒二人吃着陳正泰家裡送來的茶葉,陳正泰咳嗽一聲道:“學生其實此來除了看望恩師,有一事也是想讓陛下同意。太子這一次監國,聽說十分順利,滿朝公卿都說太子穩妥。”

李世民則是在心裡冷哼一聲,什麼順利,至於穩妥,更談不上了,你陳正泰是真傻還是假傻啊。

其實百官們確實表示了對太子的認可,不過人家是讀書人,讀書人說話是拐着彎的,表面上是讚許,裡頭加一個字,少一個字,意義可能就不同了。

所以,話語裡夾帶着槍棒的人可是不少,只是有心人能揣摩出,尋常人聽了,只覺得這太子真是滿朝稱頌,將來必爲英主。

李世民道:“也不至滿朝公卿都在誇讚他,他是太子,誰敢說他不好的地方呢?即便是有瑕疵,誰又敢直接指出?你就不必爲他美言了,朕的兒子,朕心如明鏡。”

陳正泰便乾笑道:“此次監國之後,學生還是覺得太子應該多讀讀書,所謂不讀書,不能明理,不讀書,不能明志。”

李世民自是很贊同這點,頷首道:“他已接觸了一些世情,因而讀一些書也好,詹事府,難道還缺大儒嗎?”

“不缺。”陳正泰很認真的道:“只是學生以爲,太子若只是在詹事府中讀書,只怕沒什麼用處,倒還不如進皇家二皮溝大學堂裡就讀,畢竟,學堂裡的氣氛好,又有同窗,可激起太子爭強好勝之心。除此之外,太子是個愛熱鬧的人,以往在詹事府,那些鴻儒博士們成日在他面前如老僧唸經一般,怎麼學得進去,可進了學堂就不同了。”

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道:“是嗎?只是若去了學堂,出了岔子,朕可是要唯你是問的。”

“學生自當承擔後果。”陳正泰拍着胸脯保證。

若換做是其他的天子,自然覺得這是笑話。

可到了李世民這裡就不同了,其實皇家如何進行教育,一直都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,多少太子身邊圍繞了一大羣的大儒,可真正成才的又有幾人。

李世民就不是靠皇家教育出身的,或多或少,對於這樣的方式有些牴觸。

現在聽陳正泰提起這個,李世民略一思索,便道:“那不妨一試,還有何事?”

顯然對李世民而言,陳正泰肯定還有事想說的。

陳正泰卻是搖搖頭道:“恩師,無事了。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眼見陳正泰要告辭,李世民覺得這麼憋着也不是辦法,便索性道:“朕聽說,你想讓遂安公主的公主府移至大漠營造。”

“是,學生提過。”

李世民皺着眉頭道:“這是何故?”

陳正泰臉色很平靜,他知道李世民在細細地觀察自己,所以如無事人一般:“遂安公主願爲恩師效命,她常常說,自己的身體髮膚都受之恩師,若能爲恩師分憂,便是萬死也甘願。自來就有公主出塞和親的事,可若是能爲大唐鎮守北疆……”

李世民聽到此,就沒查給他翻一個白眼。

這不擺明着是你教的嗎?

遂安公主是騙不了人的,她會說什麼話,朕能看不出來?

李世民懶得再跟他打啞語,擺擺手道:“你不必說這些,朕只想知道,你的看法是什麼?”

“學生?”陳正泰一愣。

李世民頷首道:“你說罷,朕不怪罪。”

陳正泰道:“都說君王死社稷,天家無私情。學生所想的是,自漢以來,從漢高祖開始,他們便連死後,都要將自己葬于軍事要害之處,希望借用自己的陵寢,來保衛社稷的安危,那麼,我大唐難道連大漢高祖皇帝都不如嗎?遂安公主此舉,值得讚賞。”

陳正泰所說的這個典故,其實就是漢高祖劉邦選擇陵寢的時候,將長陵設置在了軍事要衝了。

尋常人給自己選墳墓,還會選擇風水吉地,可劉邦不一樣,他選擇將自己的長陵,當做一個要塞。

其實這也可以理解,畢竟帝王的陵墓,耗費極大,除了地宮之外,地上的建築,也是驚人。

而陵墓修建,漢高祖下葬之後,爲了保衛陵墓的安全,還需大量的衛兵鎮守。

於是乎,將長陵選擇在長安的重要要衝上,有一個巨大的好處,就是花一分錢,辦成兩件事。

同樣都要派駐軍隊鎮守,那麼爲何不將其設置在匈奴入侵的要衝上呢?

一旦匈奴入侵,進入了關中,首先要面對的不是長安城,而是長陵這一座軍事堡壘。

如此一來,漢高祖死後,也可以將自己作爲屏障,保護自己子孫的安全。

當然,他自己想必也沒有想到,此後自己有個曾孫,人家直接出了大漠,將匈奴暴打了幾頓,北方的威脅,大抵已解除了。

所以他這長陵,也就從要塞,變成了大漢王朝的腹地。

很顯然,陳正泰的話,是李世民沒想到的,他若有所思地道:“區區一個公主府,也可有長陵的效果?”

陳正泰笑呵呵地道:“學生以爲,只要有錢就可以,可若是公主府不營造在那裡,誰敢投錢呢?”

李世民一時滿帶着疑慮,他沉吟片刻,才道:“如何選址?”

顯然,他也想試一試,大唐也要將這大漠當做腹地。

雖然這看上去好像是不可完成的任務,可任何帝王都有這樣的衝動,永絕邊患,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夢想。

而且,就算營造出來,當真會有危險的話,那麼索性廢棄就行了。

陳正泰卻是道:“這個得問遂安公主殿下了。”

李世民冷笑道:“你少來說這些,問她,不就是問你嗎?”

“哎呀。”陳正泰扭扭捏捏地道:“恩師這樣說,可折煞學生了,學生……”

李世民一揮手:“少囉嗦,過幾日給朕上一道奏疏來,將這選址和營造的規格,統統送到朕面前來,若是再遮遮掩掩,朕不饒你。”

陳正泰尷尬地點頭,連忙告辭,一溜煙的跑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我的親兒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此時,在房家裡,已是亂成了一鍋粥。

房夫人發怒了。

卻是房遺愛手背受了傷,因爲揍人的緣故……

房夫人一看手背的淤青,便暴怒,這府中上下人等,個個嚇得魂不附體。

房遺愛只是在那嚎哭:“那狗奴骨頭這樣硬,兒只打他一拳,便疼得要命了。”

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哭叫。

房夫人心疼得要死,在一旁陪着流着眼淚道:“好啦,好啦,你別哭啦,母親自會給你做主。”

這時,房玄齡倒是氣勢洶洶地衝了進來:“做主,做什麼主,他無端去打人,如何做主?他的爹是天子嗎?即便是天子,也不可這樣胡作非爲,小小年紀,成了這個樣子,還不是寵溺的結果。”

房夫人頓時大怒道:“阿郎怎麼能說這樣的話?他不是你的骨肉,你就不心疼?他終究只是個孩子啊。”

雖是大怒,其實房夫人是底氣有些不足的。

房夫人其實很清楚,這房遺愛確實是頑劣得出了名的,也不知將來該怎麼辦,她現在還在呢,將來若是她不在了,有人欺負他,怎麼是好?

房玄齡重重嘆了口氣,很是無力地道:“怎麼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啊。”

不過他的語氣明顯的緩和了,低眉順眼的樣子:“我這爲父的,不也是爲了他好嗎?他年紀不小啦,只知成日遊手好閒的,既不讀書,又不習武,你也不想想外頭是怎樣說他的,哎……將來,此子必定要惹出大禍的,敗我家業者,必定是此子。”

房夫人又怒了,猛地張大了眼睛,直直地瞪着房玄齡。

房玄齡在這帶着火氣的視線下,嚇了一跳,頓時泛起滿滿的求生欲,立即轉移開話題道:“今日我去見陛下,說是太子上了一道奏疏,令遺愛去給太子陪讀,哎……我這是擔心啊,擔心他一旦到了太子的身邊,若是惹出什麼事端來,那就是大罪了。可聖命已下,還能有什麼辦法?夫人,爲人父母的,要爲子孫做長久計,若是子孫不肖,今日寵溺他越多,那他將來遭的難會愈多啊!我們房家好不容易纔有今日,賢夫人怎麼忍心最後看它敗下去啊。”

房夫人果然中計了,聽說要去伴讀,一時之間也有些擔憂起來,蹙眉不語,不知在想什麼。

房玄齡小心翼翼地盯着她,生恐她又抓住自己什麼話柄。

良久,看她沒有再對他發火,才語氣更溫和地道:“做爹孃的,誰不愛自己的孩子呢?只是凡事都要有所爲,有所不爲,我爲了遺愛,真真的擔心得一宿宿的睡不着,寢食難安啊!不就是希望他將來能爭一口氣嗎?也不求他建功立業,可至少能守着這個家便好。”

房遺愛或多或少還是有些怕房玄齡的,便也不嚎哭了,只躲在一旁,一聲不吭。

房夫人則是目光閃爍着,似乎心裡權衡計較着什麼。

這令房玄齡看她還是不吭聲,又開始擔心起來了,努力地檢視自己方纔所說的話。

似乎沒什麼問題啊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求支持。

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兩百章:馬賽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六章:吃了嗎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
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兩百章:馬賽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三百五十三章:屠戮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六章:吃了嗎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九章:敕封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