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

李世民在這宋村呆了兩個時辰。

羣臣大抵都已看過了,許多人都默不作聲。

也有人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某種意義而言,這蘆花村和宋村所看所聞的截然不同,實在是太令人震撼了。

有些時候,這等直觀的對比,是最動人心的。

這百官之中,起初是嫌惡陳正泰,認爲陳正泰不過是延續了當初西漢時武帝的策略而已,武帝打壓豪強,窮兵黷武,可百姓們也困苦,雖是創造了無數的豐功偉績,可在世族們看來,卻是不認可的。

儒家在南宋之後,逐漸走入極端,可在這個時代,百官之中的許多儒學出身的世族子弟們,或多或少還是有建立功業的渴望。

天下戰亂了這麼久,百姓們流離失所,無數人慘死,這些懷有抱負的人,自然也就滋生着匡扶天下的心理。

這也是大唐與天下其他諸國們最大的不同之處。在這裡,因爲儒學的影響,它鼓勵着無數讀書人入世,即所謂齊家治國平天下,也即是說,有能力和身居高位的人,理應匡扶天下,這是使命。

因而,不少人低頭,默然無語,他們顯然內心是極複雜的,他們一面似乎欣慰於宋村的改變,同時對於蘆花村的悽慘感到揪心。

另一方面,他們很清楚,想要有更多的宋村,那麼世族就將要失去很多。

其實……世族未必是根基動搖,可利益一旦失去,可就彌補不回來了。

一個是家,一個是國,一個是自己,一個是蒼生。

因而衆人無言,此時沒人有心思去彈劾陳正泰了,或者說,沒人想要去挑釁揚州都督府,有的……卻是天人交戰,是內心的道德和正義,與私利之間的彼此鏖戰。

李世民心情很好的上了車輦,靠在車輦中的軟墊上,他命陳正泰上車陪駕,默默坐着,似乎腦海中,想起了那叫宋阿六的許多話,一時又是欣慰,又是感慨。

李世民是個感情豐富的人,想着想着,禁不住無言垂淚。

良久,他才嘆了口氣道:“朕想那蘆花村百姓,實是淒涼,辛勤耕作卻不能飽食,勤懇持家卻需揹負債務,生兒育女,卻只能將這兒女賣身爲奴。”

“而朕錦衣玉食,人人都稱頌朕的賢明,可是這賢明,竟與他們無涉。這樣的天下,便是讓大儒們念一千遍海晏河清,又有什麼用呢?揚州新政雖只是開始,卻令朕欣慰,正泰,你辛苦啦。”

陳正泰便謙和地道:“學生哪裡敢說辛苦,論起收稅,這是越王李泰的功勞,若非是他剛正不阿,行事果決,世族豈肯就犯?至於施政,也多是一個叫婁師德的功勞,此人辦事滴水不漏,從沒有疏失。至於各縣的官吏,這些日子也都還算勤勉,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岔子。”

“其實……大家肯盡心,還是因爲恩師的緣故啊,恩師垂愛百姓,而這天下,豈會缺少那些能人志士呢?這些人,都有匡扶天下之心,漢時可以出班超,可以有張騫,我大唐難道會少嗎?學生以爲,這些人,統統都要賞賜,至於學生,在這揚州,也不過是閒雲野鶴而已,成日遊手好閒,反倒礙事。”

李世民深深地看了陳正泰一眼:“你當真是這樣想的?”

“便是這樣想的。”陳正泰很認真地回答:“倒不是學生有什麼高風亮節,而是行大事,就必須得有一批肯跟着一起披荊斬棘之人,就如恩師一樣,恩師不能靠一個人治天下,至於學生,才能平庸,讓學生出點主意倒是可以的,可要真正細緻去做事便難了。學生的唯一長處,不過是沾了恩師這個天子門生的好處,因爲有這個身份,所以纔可讓大家放心去做事,不必擔心做了事沒有回報,也不擔心他們因爲做事而被指責。”

李世民頷首,他認同陳正泰的話,因爲這傢伙確實有點懶,可是有一點,他卻做得很好,那便是想盡辦法去保護他身邊的人。

“朕也一樣。”李世民道:“所以,你和這些人,放心大膽地去行事吧,天塌下來,往後朕來頂着。”

陳正泰道了一聲恩師聖明。

轉眼,揚州便到了。

這揚州城內,一派的井然有序。

許多人早知道陛下要來,所以早早就來迎候。

爲首的正是李泰,李泰的心裡一直惴惴不安,他擔心父皇追究自己,而其他的官吏們,也頗有些忐忑。

不只如此,揚州世族的人也來了不少。

此番陛下巡遊至此,讓人覺得可疑,顯然揚州這邊新政推行,陛下便跑了來,這分明有對陳正泰鼎力支持的意思在。

只是這等支持,實在教人寒心。

此前,這揚州的世族與長安城中廟堂諸公都有書信的往來,其中有許多都是抱怨之類的話,不過諸公們的態度,卻顯得很曖昧,一時讓人分不清局勢。

現在陛下要來了,當如何呢?

想到每年要繳納如此多的稅賦,便讓人心焦。

當然,這已不是錢糧的事了。

世族的積蓄是很可觀的,再窮也窮不到他們的身上。

可特權這個東西,一旦失去,那麼……以後失去的只會更多。

這可關係着整個家族的存亡和榮辱啊。

王再學就是這裡面的其中一個,他乃是揚州王氏的家主,有很高的聲望,而且他並不願出仕,而是每日在家著書立說,因而在江南,很有名望。

世族子弟,要嘛出仕爲官,有的就在家以讀書或者著書爲業,有的要名,有的取利,不一而足。

王再學的這些日子,一直都臥病在牀。

其實,不得不‘病’啊。

就因爲瞞報了人口和土地,那李泰居然直接就帶着人殺進了王家來,衝到了賬房裡便尋覓賬簿,而後封存府庫,索拿府中負責經營的管事、主事、賬房人等。

所有的女眷,也被稅營的人封在後院,而他呢,則被請到了前堂,當面和他對賬,那時候,真是斯文掃地,一丁點顏面都沒有了。

等發現了瞞報,所有經事的人,都直接下了大牢,責罰也很嚴重。

欠繳了多少錢糧,直接罰沒了三倍,幾個子弟,也因爲牽涉到了此事,至今還在大牢裡,經此之後,王再學氣了個半死,直接就病倒了。

好不容易現在身體恢復了一些,也覺得自己無顏去見人,今日來此迎駕,他是存着玉石俱焚的心思的。

你們揚州都督府這麼狠,仗着誰的勢?

好嘛,今日……索性當着聖駕,喊冤叫屈,我王再學,便是要讓你天子下不來臺,要教你知道,你和商紂、隋煬帝沒有任何的分別。

他打定了主意,早已和不少的世族聯絡好了,這揚州不是一個很大的地方,幾乎所有的世族,彼此之間都有姻親,關係緊密,現在大家都受了巨大的損害,王再學又肯牽頭,自然不少人附和。

不只如此,家裡的部曲人等,也都叫來了不少,遠遠在外圍候着,等候動靜。

他站在遠處,瞥了一眼那爲首的李泰,冷哼一聲。

回想當初李泰來揚州,他對李泰的印象是極好的,認爲他是天下有數的賢王,哪裡想到,如今竟是這般的樣子。

“聖駕到了。”

有人大呼。

而後……李泰連忙惴惴不安的帶着官吏們上前,在道旁束手等待。

等車駕一到,李泰與都督府諸官便朗聲道:“臣等迎奉陛下大駕,未能遠迎,還望恕罪。”

車輦中的李世民聽到了動靜,先用手撥開了簾子,隨即瞥了道旁最顯赫的李泰一眼。

李世民複雜地看過李泰一眼之後,不由自主地板起了面孔,卻只輕描淡寫地道:“不必多禮,入別宮說話。”

李泰心裡鬆了口氣,他以爲自己站在此,父皇見了自己,一定要大怒,好在……結果不算太壞,父皇似乎沒有過於苛責。

於是,他忙張羅着人,尾隨着隊伍,徐步入城。

自打他被陳正泰拎着去了王家一趟,而今……便算是放棄治療了,愛咋咋地,本王現在是總稅官,那就收稅吧,面子……本王在乎你的面子嗎?得罪人?得罪又如何,反正本王已不希圖大位了,你誇本王也好,罵本王也把,和本王有什麼干係?

人一旦想開了,便很快發現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於是撿起了稅營的事,這事幹起來,你還別說,還挺開心的。

車輦繼續前行,沿途許多百姓聞訊而來,遠遠張望。

等入了城門的門洞。

突然……前方的禁衛發現一個人自道旁竄了出來,口裡大呼:“千古奇冤!”

禁衛們大怒,要勒馬上前,將人驅開。

可仔細一看,卻見此人綸巾儒衫,竟看着像是個極體面的人。

此人說了一句千古奇冤之後,便匍匐在地,嚎啕大哭。

這哭聲,真是驚天動地,好像要山崩地裂一般。

幾個禁衛上前,正要將人拿下。

這時,道旁卻又站了許多人來,有人高呼:“新政天怒人怨,懇請陛下爲民做主。”

“都督府慘無人道,橫徵暴斂,如此傷天害理,剝膚椎髓,我等百姓,猶如案板上的魚肉,任其宰割,長此以往,如蒼生何也?”

一下子,聚的人越來越多,起初是一人,後來十數人,再後來,有人似乎得到了勇氣一般,竟來了上百人。

人們只是痛哭流涕,或是捶胸跌足,一個個悲痛欲死的樣子。

禁衛們要將人拖拽出去,他們便失了魂一樣的嚎叫。

誰也沒有料到,陛下欲入城,竟突然間發生這樣的事。以至於禁衛也不知該不該彈壓了,於是有一校尉匆匆前往車輦處聽候皇帝處置。

原本烏壓壓圍看的百姓,一時之間也開始議論紛紛起來。

這裡頭的人,有人是認得的,都是平日裡高高在上的人物,哪一個人站出來,在這揚州城跺跺腳,都能讓地皮顫一顫。

可現在……他們卻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怨婦一般,在此哭得要昏死過去似的。

前頭侍駕的大臣,已是嚇得魂不附體,這可不是小事啊,這事一旦傳開,那還了得?

即便是隋煬帝出巡,也未出現過這樣的事,一旦處置不好,可能引發很嚴重的後果。

倒是車中的李世民已經聽了個真切,面上卻依舊很平靜。

陳正泰急匆匆的登車,低聲道:“恩師,是那揚州王……”

李世民頷首打斷他的話:“朕知道,你不必解釋。他們這是當着揚州軍民的面,想要讓朕騎虎難下,不得不安撫他們。”

這種事,顯然是有風險的。

不過細細想來,都督府要不是做的過分,想來他們也不會鋌而走險。

因而王再學這些人,是料到了李世民是個愛名聲的人,而且大唐初立,正是邀買人心的時候,斷然不可能在衆目睽睽之下懲治他們,因而纔打起膽子冒險試一試。

這顯然已經是他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。

李世民聽到那嚎哭越來越厲害,道旁烏壓壓的百姓,也開始變得激動起來。

雖然大量的軍馬將人攔在外頭,不允許他們靠近,可這數不清的人浪,依舊如波濤一般的起伏,用軍士鑄起來的堤壩,幾近崩潰。

李世民神色泰然地下了車,陳正泰在旁作陪。

杜如晦怕出事,也忙從後車那裡追了上來,其餘百官紛紛圍攏。

那王錦混雜在人羣,這時看到前頭跪着的烏壓壓的人,只看他們的裝扮,心裡就有數了。

他忍不住臉一紅,居然覺得有些羞恥。

當初……自己可沒少說他們的好話啊。

現在好了,這些人竟完全不顧斯文,跑來這裡滋事。

真是……悲劇啊……

自己居然和這樣的人爲伍。

李世民已上前,當着許多的百姓,也當着這跪地叫屈的人,他很冷靜,居然沒有吭聲。

放任王再學這些人痛哭流涕,就冷眼看着,一聲不吭。

王再學本哭着傷心,本來以爲陛下至少做個樣子,會上前將自己攙扶起來,而後裝個樣子,說幾句寬慰的話。

誰料陛下就這般看着。

這太不符合他的設想了,他惱了,這是什麼意思?

於是繼續歇斯底里的大哭。

李世民依舊饒有興趣地盯着看,一絲不苟的樣子,很認真。

哭了一炷香,嗓子都啞了,大家似乎也開始審哭疲勞。

王再學頓時覺得沒什麼意思,終於止住了哭聲,他哽咽着道:“陛下,懇請陛下做主。”

李世民這纔好整以暇,終於清淨了,因而從容不迫地道:“你們有什麼冤屈。”

“揚州都督府,滅門破家……”

他話說到了一半,李世民打斷他:“滅門破家,竟有這樣的事嗎?”

王再學悽慘地道:“正是,這是千真萬確的事,揚州上下,誰人不知,陛下,臣叫王再學,出自揚州王氏,臣的祖上……”

“不要提你的祖上,你的祖上又非唐臣,提了又有什麼益處?”李世民張口便道。

這句話,差點沒把王再學噎死。

畢竟,他的祖上是有顯赫的功績的,世家子弟們,出門在外,無論遇到了什麼人,先要自報家門,將自己祖先的閥閱都說個一清二楚,然後對方纔會明白,噢,原來竟是某某家,了不起啊。

可陛下的意思是,你的祖上跟我大唐有個什麼關係,關朕鳥事啊。

你說說,這是人話嗎?

………………

睡一會,早點起來寫。

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
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五百七十八章:聖駕到西寧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