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

“其實……”

陳正泰看了李世民一眼,接着道:“這畫像,其實也是上情下達的一種,想要做到上情下達,單憑書吏們下鄉,還是沒辦法做到的,因爲時間久了,總能有辦法逃避。”

“嗯?”李世民瞥了陳正泰一眼,有點意想不到。

他還只以爲,陳正泰弄這聖像,單純只是爲了討自己的歡心呢。

當然,李世民自是心花怒放的,想想看,這歷朝歷代的帝王,誰能如朕一般呢?

可開心歸開心,但是陳正泰的本意,他原本猜測只是單純的討好,當然,若是別人做這樣的事,李世民這樣絕頂聰明的人,只會覺得此人溜鬚拍馬過甚。

可偏偏辦這事的乃是自己的弟子,那麼……只能說明是他這弟子對自己這個恩師,感恩戴德了。

其實這就是智子疑鄰,兒子和徒弟做一件事,叫孝順,別人去做,反而可能要懷疑其用心了。

可聽到陳正泰說這聖像背後,也有其考慮,李世民便不禁打起精神,就忍不住問道:“何故?”

陳正泰道:“百姓們爲何畏懼小吏?其根本緣由就是他們沒見過多少世面,一個尋常百姓,一輩子可能連自己的縣令都見不到,真正能和他們打交道的,不過是吏和里長而已。”

“這二者在陛下的眼裡,可能不起眼,可到了百姓們的跟前,他們所代表的就是陛下和朝廷。要破除這種心理,這聖像在此,若能讓人日夜瞻仰,百姓們方纔知道,這天底下無論有什麼冤屈,這世上終還有人爲他們做主的。”

陳正泰頓了頓,接着道:“這其實涉及到的,就是心理問題,就如讀史一樣,史書之中那些千古風流人物,人們看的多了,便不免會對從前的人物,產生輕視。”

“譬如廖化,人們提起廖化時,總覺得此人不過是三國之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,可實際上,他卻是官至右車騎將軍,假節,領幷州刺史,封中鄉侯,可謂是位極人臣,當時的人,聽了他的大名,一定對他生出敬畏。可若是翻閱史書,卻又發現,此人何其的渺小,甚至有人對他調侃。這是因爲,廖化在衆多如雷貫耳的人面前顯得渺小罷了。今日有恩師聖像,百姓們見得多了,自然倚賴陛下聖裁,而不會隨意被官吏們擺佈。”

“看上去,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妥當,若是民不畏吏,朝廷如何治民?可細細思來,若是人人畏吏,則在人們的心裡,這吏豈不是成了能決定他們生死的皇帝嗎?百姓們的生死榮辱都維繫在了區區小吏身上,那麼當人們對官吏滋生怨恨時,最終,他們怨恨的還是恩師啊。破除了這心魔,未必是壞事。”

李世民也不知好壞,不過細細回味陳正泰的這番話,也感覺有幾分道理。

至少在這宋村裡,他所見所聞,比在其他地方平和得多。

李世民隨即跪坐下,這漢子的家裡依舊是家徒四壁,不過看着一塵不染的樣子,收拾得很好,便是地上稻草鋪的坐墊,似乎也沒什麼難掩的異味。

過一會兒,那漢子就回來了,又朝李世民行禮。

李世民笑道:“不必多禮,倒是你這盛情,讓人叨擾了。”

“哪裡的話。”漢子正色道:“有客來,吃頓便飯,這是應當的。你們巡查也辛苦,且這一次,若不是縣裡派了人來給我們收割,還真不知如何是好。再者說了,縣裡的未來一些年都不收我們的錢糧,地又換了,其實……朝廷的口分田和永業田,足夠我們耕種,且能養活自己,甚至還有一些餘糧呢,譬如我家,就有六十多畝地,只要不是當初那般,分到十數裡外,怎麼可能捱餓?一家也不過幾張嘴而已,吃不完的。現在縣吏還說,明歲的時候還要推廣新的糧種,叫什麼土豆,家裡拿幾畝地來種植試試,說是很高產。這樣一來,哪裡有吃不飽的道理?”

頓了頓,漢子又道:“不只如此,都督府還爲咱們的餘糧做了打算,說是將來……大家糧食夠了,吃不完,可不糟糕嗎?因而……一方面,說是希望拿出一些地來種植桑麻,到時縣裡會想辦法,和揚州新建的一些紡織作坊一起來收購咱們手裡的桑麻,用於紡織成布。另一方面,還要給我們引入一些雞子和豬種,有了餘下的粗糧,就可用於養雞和養豬。”

說到此處,漢子露出了笑容,接着道:“那文告裡可都是寫着的,明明白白的,縣裡這邊也有其他的文吏偶爾來,記錄村裡的雞鴨、牛羊的數目,還有記錄桑田和麻田,說是明年可能就要引種了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漢子很誠懇地道:“這一頓飯,算個什麼呢,只是這粗茶淡飯罷了,只怕不對官人們的胃口。”

這漢子說話很有條理,顯然也是因爲長久和吏員們打交道,慢慢的也開始從中學到了幾分處事的道理。

偏偏他身上,又有淳樸的一面,因而說話時很認真,也令人感覺很誠懇。

李世民聽了,心裡暗暗讚歎,這樣的人……若不是在這偏鄉,他如何會想到,這只是一個尋常的鄉人呢?

其實人就是如此,渾渾噩噩的百姓,只是因爲見識少而已,他們並非是天生的蠢笨,而且他們特別擅長學習,這文告接觸得多,和曾度這樣的人接觸得也多了,人便會不知不覺的改變自己的思維,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,行爲舉止,也不再是從前那般唯唯諾諾,毫無主見。

李世民感到很是欣慰,笑道:“如此說來,未來你們倒是有好日子了。”

“何止是好日子呢。”說到這個,漢子顯得很激動:“過一些日子,馬上就要入冬了,等天一寒,就要興修水利呢,說是這水利,關係着咱們耕地的好壞,因而……在這附近……得想法子修一座水庫來,大水來的時候蓄水,等到了乾旱時節,又可放水灌溉,聽說現在正在召集許多關中的大匠來商討這水庫的事,至於如何修,是不曉得了。”

李世民頷首:“不錯,農閒時理當未雨綢繆,如若不然,一年的收成,遭遇一點災荒,便被衝了個乾乾淨淨。”

李世民說不錯時,眼睛瞥了陳正泰一眼。

他似想起了什麼,又定定地看着漢子,接着道:“這樣說來,你們服徭役,也是甘願的了?”

漢子不假思索的便道:“怎麼不甘願?不說這是爲了咱們宋村子孫後代們的百年大計。此次官府的文告還說的很明白了,但凡是服徭役的,糧食都不必帶,自有一日三餐,每餐確保有米一斤,菜一兩,三日得見葷腥,如若不然,便要追究主事官的責任。而且還根據工期,每日給兩個大錢,兩個錢是少了一些,可聊勝於無啊,冬日幹下來,積攢起來,就可以給妻兒們添置一件新衣,過個好年了。”

漢子滿懷着希望的樣子,他似乎對未來的生活充滿着信心。

緊接着,他不由感慨着道:“當初,哪裡想到能有今日這般清平的世道啊,從前見了差役下鄉就怕的,現在反而是盼着他們來,生恐他們把我們忘了。這陳都督,果然不愧是天子的親傳弟子,真正的愛民如子,處處都考慮的周到,我宋阿六,現在倒是盼着,將來想辦法攢一些錢,也讓孩子讀一些書,能讀書識字便可,也不求他有什麼才學,將來去做個文吏,哪怕不做文吏,他能識字,自己也能看得懂公文。噢,對啦,還可以去做大夫。”

原來這漢子叫宋阿六。

李世民心裡想,方纔只顧着問東問西的,竟忘了問他的姓名,李世民此時心情極好,他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四個字——‘政通人和’,這四個字,想要做成,實在是太難太難了。

“做大夫?”李世民對這個還是有點意外的。

宋阿六則是認真地點頭道:“前些日子,縣裡在招募一些能勉強認得一些字的人去縣裡,說是要進行簡單的傳授一些醫學的知識,等將來,他們回到各村,閒時也可以給人看病。我們村裡就去了一個,到縣裡已有兩個月了,迄今還未回,不過想着年前學成了,就該回了。”

“從前我們村裡,是沒有大夫的,真若是得了病,需去數十里外的集市去,或去縣裡,只是……那兒價格都貴,尋常小病,大家都忍着,可成了大病,人一送去,幾乎人就不成了,還是一個死字。可若是將來,能有個大夫在咱們村子裡,偶爾一些頭昏腦熱,去請教一番,想來…也是有好處的,而且聽說他們學的,主要是疾病防治,反正我們也不懂,也不曉得學成之後如何,就只知道學了東西,總比什麼不會的好。”

李世民心裡詫異起來,這還真是想的足夠周到,說是面面俱到也不爲過了。

過一會兒,那宋阿六的婆娘上了飯菜來。

還真是粗茶淡飯,不過米卻還是很多的,實實在在的一碗米,油星是少了一些,只一些不知名的菜,唯一隆重的,是一小碗的臘肉,這臘肉,顯然是招待客人用的,宋阿六的筷子並不去動。

李世民一點都沒有嫌棄之意,簡單地吃過,心情很好地道:“我來此,見到這個樣子,真是欣慰和可喜,揚州這裡……固然百姓們還是很辛苦,可比起其他的各州府,真如那陶公所寫的《世外桃源》一般。”

宋阿六嘿嘿一笑,隨後道:“不都蒙了陳都督和他恩師的福氣嗎?如若不然,誰管我們的死活啊。”

他顯得很滿足,也顯得很感激。

實際上,以後世的標準而言,這宋阿六比之赤貧還要赤貧,幾乎和街上的乞丐的境遇沒有任何分別。

可人就是如此,之所以現在生出對生活的希望,不過是因爲從前更苦罷了。

這揚州的改變,其實很簡單,不過是零到十的過程罷了,若是整個答卷是一百分,這從零跨步到十分,反而是最容易的,可偏偏,卻又是最難的。這種進步,幾乎肉眼可辨,放在這個世道,便真如世外桃源一般了。

陳正泰在旁也會心地笑着,對於大家生活質量上能起到好轉,他心裡也很是高興。

其實他在都督府,只抓了一件事,那便是上情下達,因而狠狠的整肅了官吏,其他的事,反而做的少,當然,利用一些二皮溝的資源也必不可少。

比如二皮溝那兒需要大量的桑麻來紡織,揚州也需引入不少的產業,這是未來稅賦的基礎,除此之外,就是拿世族來開刀了,因爲很簡單,官府的運行,就必須要稅賦,你不收世族的,就少不得要盤剝百姓。

上一次,稅營直接破了揚州王氏的門,將家產查抄,並且罰沒了他們隱瞞的三倍稅賦,一下子,效果就立竿見影了。

其他世族見狀,哪裡還敢偷稅漏稅?於是一面破口大罵,一面又乖乖地將自家真實的人丁和土地情況上報,也乖乖地將錢糧繳納了。

一個世族所繳納的錢糧,比數千上萬個尋常百姓繳納的稅賦還要多得多,他們是真正的大戶,畢竟有幾百年的積蓄,人丁又多,耕地更不必提了。

這揚州的府庫,一下子豐盈起來,自然而然,也就有了多餘的錢糧,推行有利的善政。

李世民帶着淺淺的笑意,自宋阿六的屋子裡出來,便見這百官有的還在屋裡吃飯,有的三三兩兩的出來了。

他們大抵也問了一些情況,只是此時……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。

說實話,若是沒有此前那蘆花村裡的所見所聞,尚且還可以大放厥詞,可在這揚州和那下邳,兩相比較,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,若是再多嘴,便實在是吃了豬油蒙了心,自己犯賤了。

杜如晦一臉尷尬的樣子,與李世民並肩而行,李世民則是揹着手,在村口踱步,回望這依舊還是簡陋和樸素的村落,低聲道:“杜卿家有什麼想要說的?”

杜如晦正色道:“已到了這個地步,看來揚州新政已無法動搖了。臣說句不該說的話,倘若這天下都是如此,陛下的功績,足以直追三皇五帝,那秦朝,亡於殘暴,隋煬帝,也亡於此,可是臣讀過秦時和隋時的律法,卻發現這律法之中,也不乏有愛民的舉措,可這又如何呢?這些舉措,沒有效用,下頭的官吏和豪強們,只挑選對自己有利的律令推行,對自己沒有好處的,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”

“可若是對他們有害的,索性便充耳不聞。陳正泰這一套方法,固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,可至少……有用,也可用。能做到這個地步,這揚州的新政,算是開了一個先例,此子乃是經略的大才,臣不如他。”

杜如晦說的話,看上去是謙虛,可實際上他也沒有謙虛,因爲明眼人都能看得出。

李世民則是滿意地不斷點頭,道:“是這樣的道理,朕也與你感同身受。”

李世民說着,目光卻又落在身後一個灰頭土臉的人身上。

正是那御史王錦,王錦蹭了飯,乖乖地低着頭跟在後面,卻是一言不發。

此前他還很囂張,現在卻好像被閹割了的小豬似的。

李世民帶着別具深意的微笑看着王錦道:“王卿家爲何不發高論了?”

“我……臣……”王錦張口欲言,卻發現搜腸刮肚,也實在想不出什麼話來了。

今日所見的事,史書上沒見過啊,沒有前人的借鑑,而孔夫子的話裡,也很難摘抄出點什麼來議論今日的事。

最後,他才苦笑道:“臣無話可說,臣輸了,陳正泰的新政,確有許多可取之處。”

李世民則道:“不挑錯處了?”

“這……”王錦覺得陛下這是故意的,不過好在他的心理素質好,依舊振振有詞地道:“沒有錯,爲何還要挑錯?臣此前不過是捕風捉影,這是御史的職責所在,現在既眼見爲實,若是還處處挑錯,那豈不成了公報私仇?臣讀的乃是聖賢書,夫子沒有教授過臣做這樣的事。”

李世民嘆了口氣,不由道:“是啊,揚州的新政,朝廷只怕要多支持了,唯有如此,我大唐的希望、未來在揚州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厚顏無恥求一點月票哈。
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章:人才吶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章:人才吶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