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

李世民倒是沒有猶豫,道:“若如此,不妨立即往高郵縣。”

李世民是急盼着去揚州的。

讓陳正泰都督揚州,任由陳正泰在揚州折騰,某種程度而言,他這個天子也承擔了不少的罵名。

朝中的彈劾,猶如雪片一般,坊間的議論,也是沸沸揚揚。

這些……李世民心裡都心如明鏡。

他很清楚,揚州若是當真能革除弊政,比其他地方乾的要好,那麼自是天下太平。

可一旦有任何的錯處,都可能被人無限的放大。

千秋之後,人們罵的可不是陳正泰,而是將一切的錯都歸咎於他這個皇帝。

昏君和姦臣的各種典故,在歷史上還少嗎?

李世民決心擺駕,衆臣也樂於此時動身,他們害怕陳正泰及早派人去那裡佈置,來個弄虛作假,因而大家顧不得身體的疲憊,便立即出發。

於是浩浩蕩蕩的人羣,一路向南。

李世民將陳正泰招至自己的車輦裡,師生闊別已久,有着許多的感慨。

李世民看着陳正泰道:“在揚州還好吧?”

陳正泰道:“尚可。”

李世民便道:“遂安公主在此常住嗎?”

他說話之間,目光閃爍,似乎在觀察陳正泰。此時他頗有幾分像一個父親,在觀察事情到了何種地步。

陳正泰毫不猶豫地道:“是,她在揚州,佈置二皮溝的買賣。”

“二皮溝?”李世民以爲陳正泰會說一些遂安公主的私情,誰曉得這傢伙一開口,就頗有幾分張千的滋味。

李世民便忍不住挑眉道:“揚州也與二皮溝有關嗎?”

陳正泰道:“南北的貨物,輸送起來,畢竟花費時間和成本。因而許多的產業,都可在揚州這裡落地,此處連接南北,貨物可以順着河道進入江南腹地,也可以順着運河,至河北、山東等地。如此一來,許多商賈便不必遠去長安進貨了。現在暫將這白鹽、酒、鋼鐵、紙張等一些買賣在此紮根,將來只怕還有許多的作坊要來。”

李世民奇怪地道:“她年紀還小,可以勝任嗎?”

陳正泰露出微笑,道:“師妹雖是女子,不過行事卻是縝密、細心,何況這事只是蕭規曹隨而已,作坊所需的骨幹都是現成的,直接從二皮溝調撥一批人來便是。”

“至於資金,這自然是不成問題的。揚州這裡已開設了錢莊,進行了欠條的兌換。既不缺錢,又不缺人,官府這裡,也劃撥了一些土地,不會出什麼大的差錯。什麼事可能一開始不太熟稔,可是漸漸的,也就熟悉起來了。世上的事,無非就是賣油翁一般,唯手熟爾而已,慢慢積攢了經驗,那麼以後就能得心應手了。”

李世民苦笑,不過這個時代,女子立業的也不少,李世民倒是沒有干涉,他見陳正泰很認真地和自己談這些事,卻不涉私情,心裡倒是古怪。

只是……他又想起一人,便忍不住道:“李泰那個逆子呢,這些日子可有什麼過失?”

事實上,李世民算是已放棄李泰了,甚至有人懷疑,陳正泰將李泰放在揚州,本身就是爲了監視李泰,甚至是爲徹底弄死李泰做的準備,因爲只有在眼皮子底下,方纔可以抓住更多的把柄。

陳正泰的表情很是自然,道:“李泰師弟在揚州,現在爲總稅官,專門負責收稅的事宜,他和學生在揚州設了一個稅營,挑選的都是揚州這裡的良家子弟,這些日子,事情辦的也是卓有成效。他是戴罪的皇子,收稅的過程之中也醒悟了許多事,再不似從前那般張揚了。”

陳正泰的話這番話令李世民一臉詫異,他無法想象,陳正泰竟爲李泰說好話。

李世民於是若有所思起來,可此時,陳正泰趁機道:“便連太子也修書來,誇獎李泰能識大體,知錯能改,教我盡心照顧李泰師弟。”

此言一出,李世民大爲震驚。

太子是什麼性子,他本是瞭解一些的,總覺得這傢伙心胸狹隘了一些,當然……你也可以說這個人是快意恩仇。

可陳正泰這番話,卻很有意思了,太子以往最是看李泰不順眼的,如今對李泰的態度,似乎有了一些轉變,不再是兄弟之間相互要喊打喊殺了。

李世民真正嫡親的,只有三個兒子,老大李承乾和老二李泰爭權奪利,歷史上,最終李承乾謀反,被廢黜了太子之位,而李世民之所以沒有選擇李泰,恰恰選擇了第三個嫡子李治,其實是有長遠的打算的,在他看來,這三個兒子,哪怕是造反的李承乾,那也是自己的至親骨肉。若是繼續讓李承乾做天子,李泰肯定要遭殃。而李泰若是做了皇帝,李承乾這個廢太子,一定也會生不如死。

算來算去,只有老三李治最‘老實’,性子溫和,讓他來做皇帝,他的兩個兄長才能好好活着,是讓李世民最是放心的人選了。

而現在,李承乾顯然已經勝出,而李泰固然有罪,李世民甚至有過將他徹底軟禁的念頭,可畢竟是父子,終不至看他被誅殺。

李世民想不到的是,陳正泰和李承乾通了許多的書信,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李承乾對陳正泰還算是言聽計從,這纔不情不願地修了幾封書信給李泰表示了兄長的關心。

而這對李世民而言,意義卻是重大的,彷彿心頭一塊大石落下了。李承乾有此心胸,那麼便令他放心了。

弒兄殺弟而得到皇位的李世民,似乎最害怕的,就是這惡報降臨到自己的頭上,而自己的兒子們自相殘殺。

李世民便道:“太子這些日子,心性確實有所改變,而李泰是被人矇蔽了雙眼,纔會利益薰心,做下那許多的錯事。太子和正泰若是能矯正他,讓他謹守本分,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往後這李泰,暫時就聽你的安排吧。”

陳正泰自是應下。

李世民又過問了新政的事,陳正泰也一一作答,不過李世民心裡沒底,不知到底實施的如何,此時有些疲憊,便小憩了片刻。

這一路趕路,走走停停,到了高郵縣時,已到了正午了。

眼看着那高郵縣上頭莊就要到了。

那王錦卻又帶着幾個大臣一起跑來,要見李世民,道:“陛下,臣等有事要奏。”

李世民對王錦幾個很厭煩。

這幾人成日咋咋呼呼的,說什麼都是他們有理,渾身上下好似就剩下一張嘴一般,以至於李世民有時候在懷疑,朕的朝堂上怎麼都是這種人。

當然,這真不怪王錦這些人。

一切都是李世民縱容的,李世民爲了顯示自己廣開言路,表示自己是個胸襟開闊之人,和隋煬帝那等動輒屠戮大臣的妖豔JIAN貨不一樣,是以鼓勵大臣們進行勸諫,無論有理沒理,都表示自己虛心接受。

這一下子……將一羣專業的噴子培養了起來,成天各種挑毛病,其實……這也沒有錯,就如那魏徵,雖也勸諫,可至少言之有物,可是有些人,顯然是爲噴而噴的。

李世民停下了行輦,頗有些不客氣:“何事要奏?”

“陛下。”王錦在道旁行禮,振振有詞地道:“這上頭莊還有二十里地,等抵達時,臣恐已至傍晚了。”

李世民不耐煩地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王錦便道:“臣以爲……選擇上頭莊,不過是臣順口而已,誰能保證陳正泰會不會偷偷發出了訊息,讓快馬先行,去上頭莊先行去準備呢?陛下巡查的目的,乃是真實的瞭解民情,既如此……臣聽人說,從這裡出發,兩裡地,有一個村落,叫宋村,此村前些日子遭災很嚴重,何不妨陛下舍上頭新莊而去宋村呢?”

李世民:“……”

好吧,服了。

真的服了。

不得不說,這王錦的技能點一定是點歪了,滿腦子都是這些小心思……爲了挑一點毛病,還真是挖空了心思啊。

大家都知道,聖駕要去的是上頭莊,可現在突然選擇兩裡外的宋村,這顯然是要突然襲擊,搞的這揚州上下的官吏措手不及。

如此一來,倒是真正將弄虛作假的可能徹底的杜絕了。

只是……你特麼的琢磨了一天,就瞎琢磨這個?

李世民冷哼,目光卻落在陳正泰的身上。

陳正泰倒不以爲意的樣子,只是微笑道:“你真想去宋村?”

王錦就冷冷道:“當然想去。”

陳正泰道:“其實那上頭莊,因爲災情波及的不多,所以揚州都督府並沒有重點關照。而宋村一帶,卻因爲受害最嚴重,揚州都督府格外的重視,因而說起來,宋村現在的情況,可能比上頭莊要好一些,你確定要去那裡?”

王錦一聽,心裡就冷笑了!

哼,收起你這故佈疑陣的把戲,老夫爲官多年,你這點小伎倆,會看不透嗎?不就是不敢讓我們去宋村,所以故意說這宋村的情況更好嗎?

我王某人,見識得多了,豈會上你陳正泰的當?

於是他毫不猶豫,斬釘截鐵地道:“陛下,臣懇請去宋村。”

陳正泰感覺這傢伙瘋了,自己分明已經暗示了,這傢伙還要一意孤行。

這宋村受災嚴重,因而在這一帶,劃定爲了重振區域,都督府和高郵縣做的工作最多,現在這傢伙……竟要撞到槍口上,這讓我陳正泰很爲難啊。

陳正泰脣邊勾起會心的笑意,道:“如此也好,反正宋村也不遠,免得跋山涉水。”

王錦自以爲得計,於是興沖沖的招呼了許多人,準備先行。

於是聖駕又不得不折道,而那宋村只走過了一段蜿蜒的山路,便遙遙在望了。

此時正是正午,遠遠看去,那村落上,已是升騰起了炊煙。

炊煙很濃郁,若是再靠近一些,便可看到許多騾馬來,還有耕牛。

當衆人看到牛馬的時候,就直接嚇一跳了,這樣的小村落,怎的有這麼多牛馬?

這顯然是不正常的現象啊。

再往前靠近一些,卻見一個差人,帶着佩刀,領着幾個壯丁,趕着牛馬,正要出村。

這差人一看到遠處大隊人馬前來,沒見過這麼大的架勢,一下子竟是被唬住了,連忙吩咐幾個壯丁驅趕着牛馬到道旁去,不要衝撞了貴人的大駕,而後服服帖帖地站在道旁,一面張望,猜測着這些人是什麼人馬,一面心裡琢磨着什麼。

隨即,便見一窩蜂的人衝來,卻是那王錦等人走的最快,他們一看到下鄉的公差,便打起了雞血一般的興奮。

這豈不是差人下鄉來搶奪小民們的牛馬嗎?

王錦率先上前,大喝一聲:“爾是何人?”

王錦的氣勢很足。

差人一見,也有些膽怯了,對方頭戴樑冠,一看就是官宦,忙叉手道:“不知上官是誰,下吏曾度,乃是高郵縣工房的差役。”

王錦便將頭擡得很高,一臉不屑於顧的樣子:“我乃御史臺臺院御史,主理匭事宜,今來揚州,便是查黠吏豪宗,兼併縱暴,貪贓枉法之事。我來問你,你這牛馬哪裡來的,可是自民戶那裡掠來的是嗎?你一小吏,這樣膽大包天嗎?”

他說話間,後頭的大臣們亦紛紛到了,將差人圍起來,杜如晦也混雜在人羣,他看得好笑,第一次……一個小吏身邊這麼多官圍着,倒像是小鬼被十殿閻王圍成一團般。

李世民和陳正泰是隨後到的,不過他們沒聲張。

這叫曾度的小吏已是嚇尿了,說實話,他還沒見過御史,而且眼看着這御史氣勢洶洶,一時無措起來,於是小心翼翼地道:“小吏見過郎君,小吏冤枉,不是掠奪牛馬的,而是……帶着牛馬來村裡……幫忙的。”

“幫忙……”

許多人議論紛紛,交頭接耳。

不過對此,很多人不以爲然,差役下鄉,在人們的印象之中,無非就是兩件事,一件是催糧,一件是抓壯丁。

至於幫助村人的,卻是聞所未聞,以至於到了後世的朝代,譬如明朝,朱元璋認爲差役下鄉多了,是有害的,因而嚴禁差人隨意下鄉爲禍。

對於這差人的話,王錦自是不信的,就冷笑道:“你以爲我三歲稚童嗎?這樣的話,老夫也會相信?”

這曾度已嚇得臉色蒼白,連忙道:“確實如此,此地遭了災,此前大量的壯丁被拉去修河堤,等到新的都督上任,村裡大量的糧要熟了,可是人手又不足,因而縣裡便催促,讓下吏們多預備一些牛馬,前往受災嚴重的偏向去,暫將牛馬借用給農人,好教他們及早收割,免得耽誤了秋收。”

“現在已至晚秋了,宋村這裡,男丁稀少一些,因而……成了重中之重,下吏是六日前來的,現在糧統統都收了,纔打算趕着這些牛馬回縣裡去。”

他說得煞有介事,王錦這些人,卻是一句話都不信,在他們看來,差役最是油滑的,怎麼會有這樣的好心?就算上頭真有什麼善政,這些人也會藉着機會,下了鄉爲禍一方。

王錦便嘲弄地看着他道:“是嗎?你在此住了六日,這六日,沒少盤剝百姓吧。”

“不敢。”曾度嚇一跳的樣子,然後老老實實地道:“我們自個兒帶着乾糧來的,不敢隨意造次,若是被發現,到時免不得要嚴罰的,不說吃官司,可能還要開革出去,下吏還有一家老小要養活,如何敢觸犯都督府的規矩?”

他說的言辭懇切。

可這些人會就這麼相信了他的話嗎?於是有人直接親自捋起袖,指着這曾度道:“一定是收受了錢財,你囊裡藏着什麼,還有袖裡翻出來看看。”

一直旁觀的陳正泰看到這裡,惱火了,想要制止。

可還不等陳正泰有所舉動,這曾度卻害怕這些人,二話不說,立即捲起了袖子。

果然,裡頭空空的,接着又打開了自己的背囊解下,倒是從裡頭抖出一些用布包好的乾糧,還有火石、公文等物,雖有一些零碎的錢,不過這些銅錢,說是盤剝壓榨,也太少了,十之八九,是他自己隨身攜帶的。

王錦覺得更可疑了,他覺得怎麼都不合常理,於是取了那公文,低頭看了起來。

這公文裡,果然是高郵縣令他帶牛六頭,駑馬三匹,騾子一頭下鄉協助宋村收割的事宜。

王錦看了,一時無語。

其他人不必看公文,只看王錦的臉色,便曉得這曾度說的可能確有其事。

王錦感覺自己想破了腦袋,也無法理解,這都督府爲啥幹這等事?這可是要花費不少錢糧的啊,就爲了協助百姓收割糧食?

還有……這差役,怎的這樣順從,他們下了鄉來,難道不該是吸髓敲骨的嗎?

可是,貓膩在哪裡?

於是他上前,看着曾度後頭兩個壯丁:“他們二人,是何人?”

“是村裡的閒漢,因爲失了地,所以縣裡便將他們組織起來,暫時聽用,幫忙收割一些糧,或是做一些雜事,每月縣裡再給他們分一些錢糧,好讓這饑饉之年,不至讓他們淪落至餓死的境地。”

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六章:吃了嗎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
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六章:吃了嗎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