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

其實人是極複雜的。

複雜到哪怕再親近的人,也無法去探測一個人的內心。

畢竟人心似海,深不可測。

王錦現在就很複雜。

一方面,他厭透了陳正泰慫恿皇帝誅了鄧氏,也恨透了陳正泰破了揚州王氏的門。

可另一方面……今日見了這般的景象,整個人似有觸動,畢竟,人心還是肉長的,王錦也不傻,突然覺得民生多艱,想着自己在路上,連蒸餅和肉乾都吃的受不了,何況是每日吃糠咽菜。

可這些小民卻每日吃這糠咽菜,甚至都還覺得有口吃的,便覺得滿足。

王錦內心觸動很深,此刻他在想自己平日裡讀的書,在此刻此景反顯得有些可笑了。

當然,最重要的是,現在他有了愛民的動力。

你不體恤這些百姓,怎麼抓住陳正泰那狗東西的辮子。

這陳正泰在這揚州搞得烏煙瘴氣,推行他那新制,這不就是害人嗎,百姓們受害,世族也受害,就肥了他陳正泰一人。

陳正泰這人真可惡,說他是民賊,總沒有錯吧。

於是,大家坐在這裡,一面喝茶,一面罵了幾句。

此前那暈船的老御史,卻是呷了口茶,他身子恢復了一些,卻是道:“只是……陛下一直不吭聲,想來,對這陳正泰還是頗有幾分妄想的。畢竟這陳正泰是都督揚州,也不過是三四個月啊,當初陛下是從春天回到了長安,而今,已至晚秋,若是加上平叛的時間,這三四個月治理揚州,依着陳正泰的秉性,十之八九,是要將這些罪狀,統統都推脫到前任那吳明的頭上的。”

王錦等人頷首:“話是這樣說,可裡頭不少罪狀,都是這幾月發生的事,他還想抵賴?此人真是無恥之尤,若是還敢強辯,呵……我便今日死諫,也絕不放過他。”

“對。”有人拍案而起,義憤填膺地說道:“這陳正泰,我等不可放過了,若是再縱容下去,我等也要破家,這種事,開了先例,是要亂天下的。”

衆人打好了主意。

到了下午,李世民用過了晚膳,雖是大臣們統統都去了,可李世民卻留了心,依舊將這些彈劾的奏疏看了幾遍。

他現在心情漸漸平和,方纔確實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怒火衝上腦海,令他喪失思考的能力。

可是總體而言,許多的罪狀,依舊還是陳正泰都督揚州之前發生的,當然……也有不少是新近發生,幾個月的時間,陳正泰未必能做到立即改正。

不過……細細想來……還是自己對陳正泰的期望過高了。

原來以爲……至少橫徵暴斂可以少一些,整肅一下吏治也應該有的,可這些……顯然這數月都沒有做。

基本上吳明之前留下的問題,統統還有殘留,不敢說變本加厲,但是……這個都督確實是玩忽職守了。

李世民讓陳正泰任都督揚州,本意是想讓他作爲天下的表率,天下上百州,若是沒有一個表率,難道就任由這些刺史和都督們害民嗎?

“哎……”李世民嘆了口氣,便擡眸看了杜如晦和張千一眼。

隨即他對杜如晦道:“卿有什麼話說的?”

杜如晦苦笑:“數月時間,想要有功,這太難了,臣畢竟是幹過事的人,不過……這數月時間,卻沒有一丁點善政,他陳正泰,也是難辭其咎。現在不是大災嗎,這大災剛過去,至少放一點糧,紓解一下百姓也好。那吳明釦押的賑濟糧,現在也不見這裡的百姓得到分毫。當然,若只以此來評鑑陳都督的好壞,臣覺得還是孟浪了,封疆大吏的好壞,沒有三五年,是難以品頭論足的。”

李世民微微嘆了一口氣,便頷首道:“不錯,朕也是這樣想,此事……”李世民又嘆了口氣,一時拿不定主意,最終還是鬆口說道:“那還是聽聽陳正泰怎麼說。”

他側目看了一眼張千:“陳正泰到哪裡了?”

“一直在數裡外等候陛下召問。”

“宣他來。”李世民吁了口氣。

張千頷首,匆匆去了。

過一會兒,陳正泰便帶着婁師德等人到了,一到這行在,便感覺到了一股肅殺之氣。

現在這天氣,已有些寒了,陳正泰穿着的是一件舊衣,他發現這揚州有一個很好的現象,但凡自己衣服穿舊一些,下頭婁師德第二日就穿的衣比自己還舊。再下頭婁師德之下的這些官吏,就一個塞一箇舊了,等到了最下頭的書吏時,幾乎只好尋那縫補了不知多少次的衣衫來當值。

整個都督府,簡直就成了乞丐窩,陳正泰也覺得難爲了他們,這麼多針線縫補出來的衣衫,虧得他們尋得到,只怕要費不少的功夫。

不過,穿舊衣和簡樸無關,某種程度而言,陳正泰其實也清楚,這對於節省開支一丁點幫助都沒有,只不過這般一來,表明一下自己這位新都督的態度而已,有了這個表態,大家大抵就摸準了陳正泰的性子,便不擔心,會出現誤判了。

進入行在,陳正泰發現很多人都沒有給自己好臉色。

有人甚至聽說陳正泰來了,興沖沖地趕來,也要一起見駕。

陳正泰覺得這些人很奇怪,就彷彿……自己欠他們錢似的,噢,自己似乎是忘了,好像還真欠他們錢,陳家的欠條爲證。

哎呀……

這些人記性如此好?

於是乎一行人入了大帳,李世民端坐,一側站在張千,下首坐着杜如晦,其他百官紛紛擠進來,人頭攢動。

陳正泰行禮。

畢竟有數月不見,李世民見陳正泰清瘦了,露出笑容,畢竟許多日子不見了,只是想到那些彈劾,再想到這裡的慘景,便又拉長臉:“朕敕你爲都督,鎮守揚州,朕來問你,這揚州治理的如何了?”

本以爲陳正泰這個時候,一定會很慚愧的說一聲,臣在揚州,初來乍到,許多地方還未熟悉,何況平叛不久,百廢待舉,然後着重的說一下自己如何辛苦,這件事也就過去了。

畢竟,客觀的理由還是存在的。

誰料陳正泰聽了這個,卻是立即道:“恩師,學生都督揚州,卓有成效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下子,大帳裡安靜了下來。

只剩下衆人的呼吸。

卓有成效……

有人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這算卓有成效,陳正泰不是在說笑吧?

李世民好不容易露出的笑容,頓時又拉了下去,而後,他凝視着陳正泰,剛想說話。

此時羣臣反應了過來,一下子炸開了鍋。

有人大喝道:“什麼卓有成效,陳正泰,你可知道百姓們被官府逼到了何等的地步嗎?你可知道,那些小吏,是如何殘害百姓的嗎?你知道不知道,這些百姓們,已至沒有容身之地的地步,不得不賣身爲奴,而那些連身都無法賣的,卻是苟延殘喘,每日吃糠咽菜,朝不保夕,你昧了良心嗎?說這樣的話?”

說話的人,情緒很激動,眼眶都紅了。

說實話,不真正的來此一趟,他還真不知人跟牛馬一般,平日在長安的時候,總還覺得天下承平,那些小民們,固然刁蠻,可好歹,現在應該日子還是過得不錯的。哪裡想到……竟是如此的殘忍。

王錦也暴怒:“若這是卓有成效,那便是欺君之罪,陳正泰啊陳正泰,陛下寵幸你,而你恃寵而驕,你自己親眼去看看吧,看看這裡……哪裡有半分卓有成效的樣子,這樣的話,你也說的出口,你真是喪盡天良。陛下……請聽臣一言,陳正泰都督揚州,卻是放縱惡吏,行此苛政,殘害百姓,已至慘絕人寰的地步,若是陛下不治其罪,如何讓天下人心悅誠服呢?”

“臣附議。”

“臣也附議……”

衆人紛紛開口附和。

陳正泰一臉懵逼的樣子,很是不解地看了衆人一眼。

而後不由道:“各位,各位,不至於吧,剛來就彈劾我陳某人,這……這未免也太急不可待了。”

其實……大家還真不急着彈劾,反正來了揚州,罪證隨意蒐集便是了。

可問題就在於,陳正泰這一句卓有成效,簡直就犯了衆怒,你陳正泰將大家當白癡嗎?這是侮辱我。

王錦很不客氣,恨不得直接朝陳正泰吐吐沫,不過有礙於陳正泰可能髒了自己的吐沫,所以他忍了下來:“陳都督,你自己睜眼去看看,你這揚州治下是什麼樣子吧,你出了這大帳,去見一見那些尋常的小民,看看你的那些官吏,是如何害人!”

陳正泰更是一臉懵逼,看着所有人板着臉對着自己,哪怕是李世民也是一副冷冷的模樣。

顯然,陳正泰方纔的話刺激到了他們。

陳正泰只好道:“外頭的百姓,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?”

此言一出,又是譁然,說這話就真有點不太上道了。

李世民此刻,都不禁心涼了,這不是第二個越王嗎?這纔多少日子,陳正泰就轉了性?

王錦厲聲大喝:“你無……”

他剛說到一半,又聽陳正泰道:“這裡乃是下邳,我是揚州都督,下邳的事,我也管的着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什麼,你再說一遍?”

衆人有點懵。

陳正泰見所有人的臉色,都變得精彩起來。

尤其是那王錦,臉好像抽筋了一般:“這裡不是揚州?”

“對呀。”陳正泰理直氣壯道:“此乃下邳山陽縣,要到揚州地界,還需好幾路呢,你叫什麼名字,你這傢伙……好歹我陳正泰也是郡公,是揚州都督,詹事府少詹事,是天子門生,你這廝,爲了害我,竟拿着下邳的事,栽到我揚州頭上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王錦臉色慘然,他忍不住跺腳,眼前一黑,好在憑着他強大的生命力,總算沒有昏厥下去,他於是厲聲道:“這不是揚州,你讓人下船做什麼?”

陳正泰惱了:“這不是快到揚州地界了嗎?當然要從此進入揚州地界。難道從哪裡進去?此地確實是下邳和揚州的交界處,可誰說這裡是揚州了?難道你們自己也不打聽的嗎?你是御史吧,若是照你這般,將下邳的事可以栽到我揚州都督頭上,是不是他家媳婦偷了人,也要怪你這御史辦事不利?”

陳正泰一面說他家媳婦偷了人,一面指着旁邊的老御史。

老御史忙想躲開,不想讓陳正泰的手指着,此時又羞又怒,捂着自己的心口,想要破口大罵,可話音還沒出,便覺得如鯁在喉一般的難受,好在一旁的人將他攙扶住,才讓他順了氣。

王錦一時目瞪口呆。

何止是王錦,李世民自己都懵了。

其實這裡是交界之處,平日就沒人管的。

而且那蘇定方很雞賊,選的是一個小村落,這村落只剩下一些婦孺,早就沒多少人煙了。

便是當地的里正,都住在十幾裡外更大的集市裡。

而這些老弱和婦孺,能有什麼見識,他們和後世的百姓可完全不同,後世的百姓,是經常需要和村官們交涉的,有時也需去鎮上辦事。只是在這個時代,人們卻沒有這個習慣,他們只曉得自己住在蘆花村,對於上頭來催糧的差役,也只曉得是城裡來的,他們活動的範圍,一輩子可能都不會超過三十里,至於大唐那複雜的行政區劃,和他們一丁點關係都沒有。

當然,王錦這些人也不會去問。

此時,卻有人匆匆進來:“陛下,山陽縣令文吉,聽聞陛下行在在此,特來求見。”

這裡……是山陽縣……

人都會有盲區的。

人們誤以爲自己下了船,便是揚州地界,哪裡曉得……

而山陽縣,顯然是不屬於揚州。

敢情大家蒐羅了這麼多罪證,辛辛苦苦的深入到小民中去,結果……狀告的乃是下邳刺史和山陽縣令?

當然,還有那山陽盧氏,只怕也是跑不掉了。

李世民一時哭笑不得,老半天,也回不過神來,此時聽到那山陽縣縣令來了,心裡又騰的一下,生出了怒火:“宣來。”

帳中衆臣,一陣尷尬,王錦還是有一點兒拐不過彎,他心裡默默的想,怎麼就不是揚州了,怎麼就不是揚州?

他隱隱猜測,這陳正泰,是不是故意的。

一定是的。

這個畜生,他幹得出來這樣的的事。

片刻之後,那山陽縣令文吉便到了。

文吉早已嚇得魂飛魄散,戰戰兢兢的進來,見了李世民便拜:“陛下過境山陽縣,下官竟不能遠迎,實在萬死之罪。”

果然……

還真是下邳的山陽縣。

李世民真不知是喜是優,他只朝山陽縣令頷首:“你來了正好,你在這縣中,就任幾年了?”

“這……兩年半……”文吉覺得有些不妙了,心裡越發的惶恐。

李世民看了陳正泰一眼,又看看文吉:“朕聽說,縣裡出現了盜賊,可是此前,爲何不見有人報來。”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李世民道:“剿了嗎?”

“剿……剿了……不,還來不及,來不及剿。只是……這盜賊不過是秋後的螞蚱,官兵一到,便要鳥獸作散。”

“呵……”李世民冷笑。

衆臣此時竟發現好像人生沒了什麼樂趣,一個個耷拉着腦袋,而後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山陽縣令。

“只是區區有盜賊嗎?”這時,卻是陳正泰說話了。

他話音落下,大家便頓時提起了精神。

李世民則目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。

陳正泰卻是凜然道:“恩師,山陽縣比鄰揚州,這裡的情況,學生也略知一二,本來陛下到了揚州,學生便要稟奏此事的,不過今日,這縣令來了也好,學生有許多事要奏,不說其他,就說這山陽縣,乃至於整個下邳,哪一處,不是滿目瘡痍?恩師……可知道是什麼緣故嗎?這是因爲,父母官還有惡吏們,與世族勾結。他們彼此之間,沆瀣一氣,爲了盤剝走小民的土地,爲了將人掠爲奴僕,可謂是挖空了心思。學生雖在揚州,對此也有耳聞,這裡哪裡有半分的王法,彼此之間,勾結一起,魚肉百姓,不知多少人被殘害。”

“恩師……您是天子,更是天下萬民們的君父,百姓們受了他們的欺凌,還有誰可以依靠呢?而這些官吏,都是朝廷委派,若是他們怨恨官吏,遲早……要怨恨朝廷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……敢問恩師,這天下,還要似這山陽縣一般繼續下去嗎?我大唐也非要如此……下去嗎?若是這樣下去,固然坐天下的人可以坐天下,有富貴的人,依舊還可富貴,可是……惻隱之心呢?朝廷應當承擔的責任呢?這些可以不顧嗎?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章,求月票。

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章:吃了嗎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章:敕封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章:吃了嗎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
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一章:千秋萬代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章:吃了嗎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九章:敕封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三十一章: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六章:吃了嗎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一章:震動天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