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

婁師德總是不合時宜地出現。

不過陳正泰習慣了,叮囑了遂安公主幾句,便讓人領着遂安公主去梳洗。

而後得了婁師德取出來的一個簿子。

實際上……

雖是向世族討要稅賦,這些世族,或多或少都交了不少。

全數算下來,整個揚州得錢九千四百貫,得糧五千七百石。

這個數目,放在往年,絕對是不少的,去歲的時候,整個揚州的歲入還沒有現在的一半。

這還是沒有盤剝小民的情況之下,所以……當數目出來的時候,婁師德高興了一陣子,認爲這是大功一件。

畢竟,哪怕是洛陽,稅賦也大抵是這些數目,揚州終究還是不能和洛陽相比的。

可當仔細覈查的時候,貓膩卻出現了。

陳正泰打開簿子,映入了眼簾的,乃是揚州王氏家族的一些暗查資料。

這王氏有奴僕、部曲一千七百之多戶,除此之外,還有各房的族人數百人,再加上牛馬、土地就更不少了。

王氏乃是揚州最大的家族,同時還經營了油坊,有幾家米鋪,在碼頭上,還有貨棧。

可是王氏所報的部曲和奴婢,卻只有兩成,也就是說,他只報了幾百戶來應付稅營的差。

當然,這也很合理,畢竟若是都報了,對他們而言,稅賦可就很重了,太吃虧了。

尋常百姓家納稅,是按人丁算的,糧上繳上去,餘下的就是餘糧,一家老小吃這餘糧度日。

可王氏這般的世族,卻有大量寄生人口,他們不事生產,平日裡生活條件也比尋常百姓好得多。

可以說,他們多向部曲、奴婢盤剝一點,少繳一些稅賦,各房的族人生活就好過一些。

現在陳正泰要一視同仁,要他們和小民一般用人丁來繳稅,這還了得?雖然此時陳正泰風頭正盛,可還是心疼兜裡的錢,數目自然不能報多了。

畢竟世族有的是辦法隱匿人口,而且,在王氏看來,這已算是很給陳正泰面子了,如若不然,連兩成的人口都不報。

不只是王氏,其他各家,大抵情況也差不多。

表面上很配合,也沒什麼埋怨,卻只報了一兩成。

陳正泰看着這東西,久久的皺着眉頭,他原本以爲這些世族好歹也報個三四成纔是,畢竟……他還自以爲自己在揚州,多少還是有些面子的。何曾想……

陳正泰道:“這些都是查有實據的,對吧?”

“是,其實還有不少沒查實的。”婁師德正色道:“有不少隱戶,乃是世族之間買賣的崑崙奴以及菩薩蠻、新羅婢,甚至還有南越之地的山越人,這些……統計起來更加困難。若是再將這些人加上,數目就很可觀了。明公有所不知,在關中一帶,崑崙奴和胡姬衆多。可在這南方,卻更多是菩薩蠻和新羅婢。”

“除此之外……當初東吳開拓江南的時候,鼓勵世族捉捕山越土人爲奴,到了魏晉時,也大多如此,時間一久,這些山越人與我漢人並沒有什麼分別,不過他們卻大多成了江南的世族的世奴,這些……也不好計算……”

陳正泰抿了抿嘴,而後道:“既如此,那麼就按着規矩辦。”

“按規矩辦?”婁師德狐疑地看了陳正泰一眼,不解地道:“明公還是明示爲好。”

陳正泰道:“瞞報稅賦,這可是大罪,是要殺頭的,若是不殺幾個腦袋,如何將這稅賦如數交上來?讓稅營做好準備,先從王氏開刀吧,順藤摸瓜,一個個的查,這些傢伙……拿這點錢糧就想糊弄我陳正泰,這是什麼意思?不將我陳正泰當都督嗎?真以爲我陳正泰是吃素的?”

“真要動手?”婁師德還是有些疑慮,他想了想道:“王氏不比高郵鄧氏,揚州王氏的分支,來源於太原王氏,雖說這一條支脈早就遷徙至了揚州,和本宗之間聯繫並不緊密,可揚州王氏,一直都是揚州望族,又與各房的王氏或多或少有一些交集……依我看,不如先從揚州的劉氏先動手,先敲山震虎。”

“就動王氏。”陳正泰撇撇嘴,眼中的眸光突的銳利了幾分,猶如一把出鞘的刀尖,道:“這也是敲山震虎,再細細查一查,要將證據羅列清楚,讓文吏們把賬算清,還有他們瞞報之後,該是什麼懲罰,這些都要算清楚,行事要機密,等我號令。噢,對啦……”

陳正泰說着,側目看了一眼還沒走的李泰。

李泰的臉色已是僵住了,他其實就想打探一下,陳正泰到底想幹啥,可後頭的話,他越是聽越是心驚,可此時陳正泰朝他看來,他猛地打了一個冷顫,心裡涼颼颼的。

李泰臉上顯露出明顯的懼色,心裡隱隱有着不好的預感,道:“師兄,你要做什麼?”

“你是總稅官。”陳正泰理直氣壯地道:“這調查、緝拿、罰沒的事,怎麼能繞開你?還愣着幹什麼,多預備一些銀牌,讓人拿着你的牌子行事。”

李泰不禁楚楚可憐的樣子:“師兄,你別害我。”

陳正泰作勢要踹他,李泰連忙後退兩步,嘆了口氣,心裡也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處境,跟前沒有說不餘地,便認命地道:“聽師兄的。”

陳正泰滿意了,而後道:“單拿銀牌還不夠,我看還得你親自出馬,這等出風頭的事,若沒有你出馬,怎麼能震懾那些宵小呢?你放心,他們傷不着你分毫的。倘若誰敢動你,我弄死他。”

李泰:“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一封快報送至長安。

太極宮裡,李世民愁眉不展。

眼看着天氣已越發的炎熱了,這數月以來,李世民似乎都在精心地謀劃着什麼,他參與朝會的時間越來越少,因而引發了關於陛下耽於後宮嬉樂的評價。

實際上,李世民並不喜歡這些朝會,從前參加,是出於對羣臣的尊重,畢竟這樣的朝會更多隻是走一走過場,真正的大事,是絕不可能在朝中決策的。

而至於耽於後宮嬉樂,這話雖也沒冤枉李世民,畢竟李世民後宮佳麗不少,可若只耽於嬉樂,這就冤枉李世民了。

李世民召見了許多的軍將,過問了邊鎮的事務,見了太子,關心他的黑風寨如何,也過問了不少東宮的官吏,詢問關於東宮的新制推行如何。

幾乎所有的奏報,都會按時送到李世民的手裡,李世民照舊還是會有批覆,房玄齡、杜如晦和長孫無忌人等,也照例會見。

只是這個時候,一封奏報送到了朝中,卻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奏報是送至兵部的,而後至三省,最後再至李世民的手裡。

朝中文武官員終於又見着了久違的皇帝陛下,只是李世民面對着衆人,滿臉怒容,直接將手中的奏疏摔在了衆臣的面前。

他氣呼呼地道:“禮部數遣使命高句麗入朝,高句麗可有迴應嗎?”

禮部尚書豆盧寬便連忙出班道:“不曾有迴應。”

這高句麗,在隋唐之時可是稱雄一時,他們盤踞在遼東和樂浪一帶,當時隨着高句麗的日益壯大,隋煬帝數次征伐高句麗,都以失敗告終,甚至許多人認爲,隋朝滅亡,是因爲征伐高句麗耗費了大量的國力的原因。

而高句麗幾次擊退了隋朝的進攻之後,又在隋朝滅亡之際,引兵侵佔了不少隋朝時的州縣,已越發的壯大。

大唐初立,百廢待舉,李世民自然不會輕易對高句麗用兵,畢竟隋煬帝的前車之鑑就在眼前。

因而,他選擇了和高句麗交好,隨着突厥的覆滅,高句麗表面上和李唐友好,卻趁此機開始蠶食突厥的在東方的大量草場,並且開始與唐軍滋生了衝突。

這一次奏疏,就奏報了一件事,這高句麗橫跨遼東、樂浪,而新羅乃是大唐的藩屬國,在陸路上,新羅與大唐之間恰好是高句麗的疆域,新羅與大唐之間既有貿易,同時也有使臣相互往來,使臣出發,往往會帶着商隊前往。

結果……這些人卻被高句麗扣押不還,從邊鎮送來的奏報中,記錄了這樣的慘景,說是那些商賈和從新羅回來的百姓,雖與大唐邊疆近在咫尺,卻不得近,望之而哭者,遍於郊野。

這顯然觸怒了李世民,高句麗的狂妄,令他勃然大怒。

兵部尚書李靖站在一旁,不發一言。

其餘衆人則看着李世民,這高句麗似乎是大唐廟堂上的某個忌諱,因爲這玩意……太邪門了。

你說他強,他也不算強,可偏偏,隋朝幾次征伐都失敗了,這麼多精兵強將,死傷無數,遼東那地方,天氣寒冷,關中的將士們,往往無法忍耐。何況高句麗人和突厥人不一樣,突厥人是遊牧民族,你一出關,尋覓了他們的主力,就可以和他們決一死戰。反正就是勝敗一瞬間,抄起傢伙幹就完事了,一場戰爭,不會持續太久。

可高句麗呢,卻擅長構築堅城,國中城池大小上百之多,你一路推進,人家在那地方堅壁清野,又依靠那惡劣的寒冬作爲自己的輔助,總是能讓你苦不堪言。

在場的這些人,他們的父親或者祖父,對於高句麗多少都有一些痛苦的印記,畢竟當初隋煬帝徵高句麗的時候,朝中不少人和父祖們是參與其中的,說實話,那遠征過程中的滋味,實在是記憶猶新。

這就好像一個爛瘡,你揭不是,不揭又不是。

此時,李世民冷冷地道:“高句麗狂妄如此,若是不去遏制,遲早會心腹之患。”

“陛下,以大業年間,國力之強,尚且如此,何況我大唐此時百廢待興嗎?現在朝廷府庫中的錢糧,多有不足,此時妄動刀兵,實爲不智,老臣懇請,可派使節,向高句麗人索要他們扣押的人員,若他們能幡然悔悟,自可作罷。可若是不肯,則再做打算。”

說話之人是房玄齡,他畢竟老成持重。其實他也知道陛下的心思,此時是不會輕易對高句麗動手的,只是一時之間氣憤難平罷了。

果真,李世民的臉色緩和了一些,淡淡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他頓了頓,卻又道:“隋文帝時期,府庫充盈,哪怕到了隋煬帝,每年的稅賦和錢糧,也是多不勝數。今到了我大唐,反而總是不足了。”

禮部尚書豆盧寬便道:“這是因爲陛下待民寬厚的結果啊。”

李世民冷笑,自嘲地道:“是這樣的嗎?朕何時待民寬厚了?難道我大唐的餓殍還少了?”

豆盧寬被頂了一句,一時無語。

李世民看了衆人一眼,隨即就道:“朕觀太子李承乾已長大了,可以監國,朕打算,到時帶着朝中的一些大臣,隨朕去揚州走一趟,朕心心念念去揚州,不是效那隋煬帝巡遊,而是要教你們看看,這揚州百姓,飢寒交迫到了何等的地步,再告訴你們,那吳明何故謀反?”

“你們不親眼看看,是永遠無法有朕的感受的。朕的行在,一切都要從簡,只帶一隊軍馬,以及伴駕的臣子同行即可,讓沿途的官府不必接待,朕也不稀罕他們接待。”

這事對大家來說很突然,衆臣面面相覷。

要去揚州?

只是李世民似乎不給他們勸諫的機會,便道:“此事,宮中已開始佈置了,朕知道你們想要說什麼。可是你們既尊奉朕爲天子,朕要做什麼,你們都要阻攔嗎?這揚州,朕非去不可。”

李世民話裡的不容置疑,總算堵住了許多人想說出口的話。

轉眼至下月初三,天氣愈發的寒冷了,此時已至九月,進入了晚秋。

這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,李世民終於出巡,挑選了百官隨行,又有數千禁衛沿途隨扈,大量的艦船自長安出發。

一路沿河而下,隨即至運河交匯之處,隨行的大臣,除房玄齡以及各部尚書之外,大多隨扈左右,只是他們平日裡養尊處優,現在突然出行,李世民又不肯鋪張,於是不少人苦不堪言,紛紛叫苦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還有一章。

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九十章:大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
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三百五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九十章:大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