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一章:公主殿下好

程咬金已日夜兼程到了揚州,其實早先渡河的時候,程咬金便得知了揚州無恙的消息,他心裡鬆了口氣,便沒有了此前那般的急迫了。

美滋滋地讓一個家將快馬的趕回去,趕緊買一些股票,想來又能賺一筆了。

待到了揚州城外,便有一個婁師德的來迎接。

程咬金下馬見禮,原來是陳正泰得知程咬金領兵到了,命了婁師德先行迎接,而陳正泰已備下了一桌水酒,專候程咬金來。

程咬金打量着這婁師德,此人精神奕奕,對他也很溫順的樣子,說了一些久仰之類的話,程咬金便道:“老夫瞧你文臣打扮,不過言行舉止,卻有幾分氣力,能開幾石弓?”

婁師德道:“能開九石弓,上馬能開五石。”

程咬金聽罷,眼眸霎時一亮,嘖嘖道:“已是不錯了,只比老夫少一些,我瞧你是個漢子,不妨到我軍中效力。”

程咬金是有愛財,啊不,愛才之心的,他喜歡這等有勇力的人,雖然這婁師德可能是陳正泰的人,不過他帶着的騎兵一路南下,發覺承平的騎兵已不如當年亂世之中了,心裡不禁有氣。

如今總算見着婁師德這樣讓人眼前一亮的人,程咬金頓時來了興趣。

程咬金畢竟是大功臣,聞名天下,如今又在監門衛禁軍之中,幾乎等於李世民的左膀右臂,負責了整個長安的安全,若是婁師德接受程咬金的招攬,便可直接進入禁軍,只要稍得程咬金的喜歡,而後將來出征,立一些功勞,將來的前途,便不可限量。

婁師德卻忙道:“程公如此看重,實在慚愧,只是婁某現如今在陳公賬下效命,所謂士爲知己者死,婁某雖知程公好意,卻不敢應承。”

程咬金大笑,忍不住酸溜溜地道:“這樣呀,倒是老夫一時莽撞了,走吧,去會一會陳正泰那個傢伙。”

程咬金心裡頭其實對陳正泰頗有幾分無語,這傢伙……到底走了什麼狗X運,怎的能招攬這麼多人,還個個對他死心塌地的。

待進了揚州城,到了陳正泰的下榻之處,陳正泰果然已備了水酒,還請了舞姬,請程咬金等人入座。

程咬金見了陳正泰,倒是很認真地道:“聽聞你在揚州罹難,老夫是真心急如焚,可萬萬想不到你竟可平叛,了不起啊,江山代有才人出,真是後起之秀,倒是老夫多慮了。”

陳正泰相信程咬金的話是真誠的,至於爲啥,他也懶得去多想了,只道:“世伯能來此,再好不過了,啥也別說,先喝酒。”

程咬金是素來愛酒的,此時倒是不急,而是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道:“喝酒之前,先說一件事,我只問你,現在大家都曉得你活着,還立了功勞,這股票能大漲的,對吧?”

呃……

陳正泰沒想到程咬金一開口就是粗鄙之語,一時不知說什麼纔好,只硬着頭皮道:“理論上而言是如此吧。”

程咬金咧嘴笑了:“哈哈,這樣就好,這樣就好,來,來,來,今日見賢侄無恙,真是高興啊,老夫先和你喝幾杯,這揚州新附,只怕你手中人手不足,老夫帶了數百騎兵來,雖不算多,卻也可以讓你高枕無憂了,我先留在此,你我叔侄之間正好藉此交流一下感情。只是等有了新的聖意,怕就要告別了。”

當日自是大醉一場,到了翌日正午,陳正泰醒來,卻發現程咬金昨夜雖也喝得醉醺醺的,可清晨拂曉時就醒了,聽聞耍了鐵鎖,而後又騎馬在馬場裡跑了幾大圈,又跑去了稅營裡校閱了一上午,可見到他時,他依舊是龍精虎猛的樣子。

陳正泰心裡吃驚,這程咬金果然是一號人物啊,這樣的年紀,還有這樣的精神。

不過細細思來,歷史上任何曾耀眼的人物,哪一個沒有極強的自律性呢?若是沒有這一份比之普通人更強的自律,又怎麼可能獲得這樣的成就?

收稅的事已經開始執行了。

經過清查之後,這揚州各縣的百姓,大多數稅賦都有多收的跡象,有的已收了幾年,有的則多收了十數年。

越是到了災年,恰恰是官府巧立名目的時候。

也就是說,自陳正泰接了手之後,前頭的那些刺史們,已經將稅賦都先幫陳正泰收了。

更絕的是……還有一個縣,他們的稅賦,居然早就被隋煬帝給先收了去,所以理論上而言,只要隋煬帝在的話,那麼他們的稅收……應該已經收到了大業五十四年了。

他孃的真是人才。

陳正泰已經有點無力吐槽了,現如今走馬上任,便面臨了兩個難題。

要嘛捏着鼻子認了,往後這些小民暫時不徵取稅賦,一直延至他們的稅賦到期再徵收。

要嘛就只好依照着慣例,繼續徵收,別人收到了大業五十四年,陳正泰也可以收到大業六十年去。

此前這高郵縣令婁師德,在陳正泰看來,還是罪大惡極的,因爲他在高郵縣令的任上,也沒少提前收稅,可現在發現,婁師德和其他的縣令相比,簡直就是業界良心,人類的楷模,愛民如子,縣令中的典範了。

這賬不看,是真不知道多嚇人的,除此之外……各種巧立名目的攤派也是常有的事。

明明男丁只需服徭役二十日,可往往都有延期,而且越是小民,延期的越是厲害。

某種程度而言,遇到了水患,恰恰是官吏們能鬆一口氣的時候,因爲平日裡的虧空太嚴重,根本就入不敷出,畢竟小民是難榨出油來的,按照唐律,塞牙縫都不夠,可那些盤根錯節的世族,不佔官府的便宜就不錯了,哪裡還敢在他們頭上動土?

民部那裡,規定所需繳納的錢糧數目,實際上根本就不能如數遞解,於是水患來了,就立即可以虛報一些損失,彌補虧空,又可借水患,要災民們共度時艱,巧立名目,多徵一些錢糧,又可以得朝廷的賑濟,可謂是一舉三得。

所以陳正泰若是認前任們徵收的稅賦,至少未來許多年,都不能向小民們徵稅了。

可錢從哪裡來?難道我陳正泰做個官,竟還要倒貼嗎?

因而……現在當務之急,就是拿着民部發來的旨意,開始向揚州和下頭各縣的世族們催討。

現在只讓他們按照新的規矩,報出自己的部曲、客女、奴婢、牛馬數目,而後再折算他們所需繳納的錢糧。

當然……讓他們自報,也是沒有辦法的,因爲官府沒辦法做到將人家查個底朝天。

不過,這自報是給與世家一個自己報稅的機會,稅營的職責,則是建立一個懲罰的機制,若是你自己虛報,那可就別怪稅營不客氣了。

只是要做到讓稅營有不客氣的實力,就必須得讓它有着極高的規格,有着很大的權力,於是就有了李泰掛帥,做事的婁師德爲副的現象。

甚至,稅丁的人選,都是良家子,陳正泰又讓二皮溝那兒調來了一隊骨幹來,這些人能寫會算,與整個揚州城的人,並無任何的瓜葛。

總而言之……這是一件極難的事,雖有了一個框架,也有了皇帝的鼓勵和默許,更有越王這個招牌,有陳正泰平叛的餘威,可是要真正貫徹,卻是難上加難。

畢竟……歷朝歷代,哪一個律令不是合情合理,看上去不是大抵還算公允,只會讀書的人只看這律令和國策,都覺得若是這樣實行,必能永保社稷。

可問題就在於,律令越是完美,看上去越公正,恰恰是最難實施的,因爲那些比別人更公正的羣體,不希望他們實施,恰恰他們又掌握了土地和人口,掌握了輿論。

婁師德現在已帶着一批人,開始了報稅的事。

世族們紛紛開始報上了自己的人口和土地,而後開始折算他們的今歲所需徵收的稅額。

而後……在陳正泰的坐鎮之下,大家也乖乖地將稅繳納上來。

還真有點出乎陳正泰意料,這數月的時間,似乎一切都很順暢,順暢的有些不太像話。

當然……真正艱難的是覈實的階段,這時,那些已操練好了的稅丁以及負責案牘事務的文吏們開始忙碌起來,四處開始稽查,陳正泰授予了他們偵查的權利,甚至只要能給的資源,統統都給了。

卻在此時,一個貴客風塵僕僕地來到了揚州。

遂安公主只帶着兩個從人,這一路跋山涉水,她不敢走運河,怕被人察覺,哪裡曉得,這時代的陸路竟如此的艱辛,北地還好,畢竟一路平川,可進入了南方,到處都是丘陵和河道,有時明明和對面相隔只有數里路,竟也要走一天時間纔可抵達。

她尋到陳正泰的時候,陳正泰嚇了一跳,其實朝廷的公文裡,他已得知遂安公主出走了,這些日子也派了人在揚州附近尋訪。

而今卻發現這小妮子,竟是一副男裝,膚色黑了一些,腰間也配着短刃,一副英姿颯爽的樣子,只是這衣衫有些髒了,身上完全沒有文人墨客們所想象的香汗淋漓,反是一身臭汗,本是一張俏臉,染了風霜之後,也多了一些瑕疵,她見了陳正泰,便眼淚婆娑,很是狼狽!

二話不說,一下子就鑽進了陳正泰的懷裡。陳正泰久久無語,他突然發現,遂安公主竟有一些狐臭,哭起來已不顧姿態了,涕淚都流在陳正泰的身上。

陳正泰本是一個愛乾淨之人,若是平日,自是嫌棄,此時也不免有點心軟了,卻是拉起臉來罵她道:“你一個女子,亂跑什麼,這長安外頭,多少豺狼虎豹的,下次再跑,我非教訓你不可。”

說着,倒是幫遂安公主拭了淚,遂安公主只顧着嚶嚶的哭着。

陳正泰看着這個原本的皇家貴女,此時毫無形象地哭得淋漓盡致,心又軟了,也不好再罵她了,卻想到她作爲女子此行的兇險,便打算和她曉之以理,誰料這時候,一個小身影在邊上探頭探腦,怯怯地道:“阿姐……”

陳正泰回頭一看,不是那李泰是誰?

李泰基本上就軟禁在陳正泰下榻之地,他畢竟是天潢貴胄,沒有皇帝的授意,不可能真的把他關進牢裡,可他身份敏感,卻也別想四處溜達。

這段日子,這傢伙每日在宅裡愁眉苦臉,唉聲嘆氣,風聲鶴唳了很久,見朝廷沒有押解他去長安的跡象,且喜且憂,此時聽說遂安公主來,便抱着不管怎麼說,這也是我親姐的心思跑來了。

哪裡曉得,還沒跟親姐說上一句,就被陳正泰狠狠的瞪了一眼,李泰的心又涼了。

我又怎麼得罪你了?這些日子,我不都是低眉順眼嗎?怎麼又生我氣?

不過想歸想,他慢慢開始適應了這樣的生活,早沒了當初的壯志和與生俱來的那種尊崇感。

遂安公主畢竟是女兒家,自也是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有多狼狽,顯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連忙擦拭淚水,朝李泰頷首。

李泰頓時來了精神,上前興沖沖地道:“阿姐,我也聽聞你出了長安,心急得不得了,擔心你出了事,哎……你好端端的,怎麼跑揚州來了?啊……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

他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見這傢伙如此,陳正泰真想拍死他。

遂安公主聽到他明白了什麼,這略微黝黑的臉,驟然間紅得發燙,剛想說,你不要胡說。

李泰卻拍了自己的腦殼,不由道:“阿姐一定也買了不少股票吧,我知道的,現在長安流行這個,聽程世伯說,自從師兄傳來了噩耗之後,長安城裡的商賈們都急瘋了,阿姐心急也是情理之中,現在好啦,這不是沒事了嘛,你放心,這錢跑不了的。”

遂安公主不禁地呼出了一口氣。

陳正泰則是冷眼看着他,還是怎麼看,怎麼覺得這傢伙討人厭。

李泰還想再說點什麼。

可這時候,外頭有人匆匆而來,卻是婁師德一副緊張的樣子,開口便道:“查出來了,明公且看。”

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二十章:急奏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
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二十章:急奏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九十章:大宴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一百零七章:太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九章:眼見爲實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