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

婁師德娓娓動聽地說着,他看了陳正泰一眼,觀察着陳正泰的喜怒。

而後他深吸一口氣,才說道:“下官思來想去,問題的癥結就在於,小民不是世族子弟,他們每日爲柴米油鹽而煩心,又憑什麼來講究忠孝禮義呢?當勤勞耕作無法讓人飽腹,勤儉度日,卻無法令人儲蓄餘錢。卻又盼着他們能夠知榮辱,這實是緣木求魚,猶如鏡中花,水中月啊。”

婁師德頓了頓,接着道:“下官學習的乃是孔孟之學,孔孟的宣教,勢在必行,當今天下,歷經了亂世,數十年前,不知幾人稱王,幾人稱帝,人們肆意殺戮,彼此攻伐,有才能的人,不是將心思放在治世,而是投奔有爲的君主,去進行殺戮。而今……總算天下一統了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婁師德嘆了口氣。

陳正泰聽到這裡,似乎也有一些啓迪。

孔孟之學在歷史上之所以有着強大的生命力,只怕就來源於此吧。

雖然在南宋之後,這孔孟逐漸被人寫歪了,以至於到了後來,甚至走向極端。

可在這隋唐交替的時候,它卻擁有着無與倫比的優勢的。

幾乎所有像婁師德、馬周這樣的社會精英,無一不對這個學說奉若神明。其根本的原因就在於,至少在現代,人們盼望着……用一個學說,去取代禮崩樂壞之後,已是千瘡百孔,支離破碎的世界。

他們的觀點是,當人們信奉強者爲尊的時候,人們更願意用拳頭,或者是實力去解決問題。

快意恩仇,這固然讓人覺得熱血,那些隋唐時的英雄,又何嘗不讓人神往?

可是英雄的背後,往往是因爲戰爭而造成的對社會的巨大破壞,一場戰爭,就是無數的男丁被徵發,田地因此而荒蕪,生產力下降。男丁們在疆場上廝殺,總有一方會被屠戮,血流成河,而戰勝的一方,又往往大量的擄掠,於是婦孺們便成了案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。

這纔是當下問題的根本。

於是儒學才被人重新看重,大家發現,這一套道德和禮儀的說教,某種程度上可以維持社會的安定,使那些兵強馬壯之人,妄圖藉助拳頭來實現自己野心時,往往需要揹負大量的道德壓力,甚至……一旦這個理念深入人心,那麼稱王稱霸,便成了不忠不孝,甚至引發天下人的仇視。

用道德和禮儀去感化和約束別人,總比用更大的拳頭去威嚇更好。

建立一個新的秩序,一個能夠大家都能認同的道德觀念,這似乎已成了當下最爲迫切的事,刻不容緩,如若不然,當強勢的皇帝故去,又是一次的戰亂,這是所有人都無法接受的事。

婁師德看着陳正泰,繼續道:“天下一統,小民們就能安居樂業了嗎?下官看來,這卻未必,在下官看來,雖然天下已定於一尊,可是天子卻無法將他的宣教傳達至下頭的州縣,代爲牧守的官吏,往往無法行使皇帝賜予的權力進行有效的治理。想要使自己不出差錯,就不得不一次次向地方上的豪強進行妥協,直至後來,與之沆瀣一氣,同流合污,表面上,天下的皇帝都被剪除了,可實際上,高郵的鄧氏,又何嘗不是高郵的土皇帝呢?”

“太極宮中的皇帝無法在高郵做主的事,而鄧氏卻可以在高郵做主。只是對於皇帝而言,他們行事尚需被御史們檢討,還需考慮着江山社稷,行事尚需張弛有度,無論真心本意,也需傳達愛民的理念。可是似天下數百上千鄧氏這樣的人,他們卻無需如此,他們只有不斷的盤剝,才能使自己的家族更鼎盛,其實所謂的積善之家,根本就是騙人的……”

婁師德深吸一口氣:“因爲天下的田地只有這麼多,土地是有限的,人們依靠土地來乞討食,所以,只有盤剝的最厲害,最肆無忌憚的家族,纔可不斷的壯大自己,才能讓自己穀倉裡,堆積更多的糧食。纔可花費錢財,培養更多的子弟。纔可以有更多的僕從和牛馬,纔有更多的聯姻,纔有更多的人,吹噓他們的‘功績’,纔可提升自己的郡望。”

“明公……這纔是問題的根本啊,那些稍緩和一些的世族,但凡是少盤剝一些,又會是什麼情況呢?他們一點點開始不如人,你讓利小民一分,這千千萬萬個小民,就得讓你家每年少幾個穀倉的糧食,你的錢糧比別人少,牛馬不如人,僕從不如人,無法供養更多子弟讀書,那麼,誰會來吹捧你?誰爲你寫錦繡文章,不能在禮儀方面,做到面面俱到,漸漸沒了郡望,又有誰願高看你一眼呢?”

說到這裡,婁師德露出苦笑,而後又道:“是以,雖是人們都說一個家族能夠鼎盛,是因爲他們積善和讀書的結果……可真相卻是,這些州府中的一個個豪強們,比的是誰知曉從盤剝小民,誰能從小民的身上,壓榨出錢財,誰能將官府的錢糧,通過各種的手段,據爲己有。如此種種,那麼出現鄧氏這樣的家族,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。甚至下官敢斷言,鄧氏的這些手段,在諸世族之中,未必是最厲害的,這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。”

婁師德臉色更凝重:“陛下誅滅鄧氏,想來是已意識到這個問題,試圖改變,誅滅鄧氏,不過是貫徹決心而已。而陛下令明公爲揚州都督,想來也是因爲,希望明公來做這個先鋒吧。”

陳正泰也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,道:“我只問你一件事,你卻說了這樣多。不錯,這就是陛下的本意。”

婁師德道:“陛下既然不選擇和世族共天下,而選擇打壓世族。同時又誅滅鄧氏,顯然是想要讓天下人知道他壯士斷腕的決心,確實令人欽佩。”

婁師德看了陳正泰一眼:“而明公將下官叫來此,想來,也是想知道下官是否有決心吧?”

陳正泰哭笑不得,這個傢伙,還真是個小機靈鬼。

此時,婁師德站了起來,朝陳正泰長長作揖,口裡道:“明公無需試探下官,下官既已爲明公效力,那麼自那時候起,下官便與明公休慼與共,願爲明公鞍前馬後,繼之以死了。這些話,明公可能不信,可是路遙知馬力事久見人心,明公自然知曉。明公但有所命,下官自當效犬馬之勞。”

跟聰明人說話就這樣,你說一句,他說十句,然後他只有乖乖點頭的份。

陳正泰點頭,而後道:“那麼我既爲先鋒,都督揚州,如何才能遏制這些世族?”

婁師德沒有多想,便道:“這容易,世族的根本在於土地和部曲,只要失去了這些,他們與尋常人又有什麼不同呢?”

陳正泰看着婁師德:“現在就下令沒收這些土地和部曲?”

婁師德搖頭:“不可以,若是隨意沒收,不說勢必會有更大的反彈。這般沒有節制的剝奪人的土地和部曲,就等於是完全無視大唐的律法,看上去這樣能有成效。可當人們都將律法視爲無物,又如何能服衆呢?明公要做的,不是殺人,不是奪取,而是拿走了他們的一切,還要誅他們的心。”

殺人誅心。

陳正泰若有所思:“你繼續說下去。”

婁師德便道:“揚州有一個好局面,一方面,下官聽說因爲土地的暴跌,陳家收購了一些土地,至少在揚州就擁有十數萬畝。另一方面,這些叛亂的世族已經進行了抄檢,也拿下了不少的土地。現在官府手裡擁有的土地佔據了整個揚州土地數目的二至三成,有這些土地,何不招徠因爲叛亂和災荒而出現的流民呢?鼓勵他們在官田上耕種,與他們訂立長期的契約。使他們可以安心生產,不必去世族那裡淪爲佃戶。如此一來,世族固然還有大量的土地,可是他們能招徠來的佃戶卻是少了,佃戶們會更願來官田耕種,他們的田地就隨時可能荒蕪。”

“而官田雖是可以免費給佃戶們耕種,但是……必須得有一個長久之計,得讓人安心,官府必須做出許諾,可讓他們世世代代的耕種下去,這地表面上是官府的,可實際上,還是這些佃戶的,只是嚴禁他們進行買賣罷了。”

“當然,這還只是其一,其二便是要清查世族的部曲,推行人頭的稅賦,勢在必行,世族有大量投靠他們的部曲,他們家中的奴僕多不勝數,可是……卻幾乎不需繳納稅賦,那些部曲,甚至無法被官府徵辟爲徭役。明公,若你是小民,你是願意爲尋常的小民,承受極大的稅賦和徭役壓力呢,還是投身世族爲僕,使自己成爲隱戶,可以得到減免的?稅賦的根本,就在於公平二字,若是無法做到公平,人們自然會想盡辦法尋找漏洞,進行減免,所以……眼下揚州最當務之急的事,是清查人口,一點點的查,不必害怕費功夫,只要將所有的人口,都查清楚了,世族的人口越多,承擔的稅賦越重,他們願意有更多的部曲和奴僕,這是他們的事,官府並不干涉,只要他們能承擔的起足夠的稅賦即可。”

“當然,徵稅之前的清查,是最緊要的,也是重中之重,若沒有一羣足夠強力且不受世族影響的人員,是無法保障,土地和人口得以清查的,更無法保證,稅賦可以足額繳納,除此之外,怎麼樣鼓勵人繳納稅賦,又對那些不肯繳納稅賦的人進行打擊,這些……都是當務之急。”

陳正泰大抵明白了婁師德的意思了。

這一切的根本,其實就在於徵稅。

而要徵稅,就必須締造出一個強力的稅團,這個團體要有武力的保障,同時還需有很強的貫徹能力,甚至需要完全獨立於世族之外。

有了這個……誰家的地越多,奴僕越多,部曲越多,誰就承受更多的稅賦,那麼時間一久,大家反而不願蓄養更多的奴僕和部曲,也不願擁有更多的土地了。

陳正泰頓時感覺自己找到了方向,沉吟片刻,便道:“建立一個稅營如何?”

婁師德頷首:“最好從禁衛中抽調,最好領頭的人,身份尊貴,能打着他的招牌行事,就方便多了。”

說到這麼一個人,頓時讓陳正泰想到了一個人。

“你是說越王?”陳正泰詫異地看着婁師德。

婁師德笑道:“越王殿下不是還沒有送去刑部治罪嗎?他只要還未治罪,就還是越王殿下,是陛下的親兒子,是天潢貴胄,若是能以他的名義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
陳正泰起先還有點猶豫,聽到這裡,噗嗤一下,差點笑出聲來。

這婁師德,有點缺德啊。

讓李泰跑去徵世族們的稅賦,單是想一想,就很讓人激動呢。

“此事包在我身上,我一定向他陳說此事,動之以情,曉之以理,這揚州總稅官便交給他了,只是副官……卻需你來做,這人手最好從外地招徠,要良家子,噢,我想起來啦,只怕還需不少能寫會算的人,這個你放心,我修書去二皮溝,立即調集一批來,除此之外……還需得有一支能強力保障的稅丁,這事也好辦,這些稅丁,暫時先徵五百人,讓我的驃騎們進行操練,你先列一個章程,我這就去見越王。”

陳正泰似乎覺得自己抓住了問題的根本所在。

解決世族的問題,不能單靠殺人全家,因爲這沒意義,而是應該根據唐律的規定,讓這些傢伙依法繳納稅賦。

這是有法律依據的,可大唐的體制十分鬆散,很多稅賦根本無法徵收,對小民徵稅固然容易,可是一旦對上了世族,唐律卻成了一紙空文。

那麼怎麼解決呢,建立一個強有力的執行機構,要是那種能夠碾壓地頭蛇那樣的強。

陳正泰是個做了決定就會立馬落實的行動派,興沖沖的就去尋李泰。

李泰這些天都躲在書齋裡,乖乖的看書。

他現在是萬念俱灰,知道自己是戴罪之身,遲早要送回長安,卻不知會是什麼命運。

此時見陳正泰破門進來,他心裡一咯噔,便曉得要禍事了,十之八九,父皇的旨意要來了。

他臉色一下子灰暗了許多,看着陳正泰,艱難地想要啓齒。

卻聽陳正泰大咧咧道:“讀書,還讀個什麼書?讀這些書有用嗎?”

說着,直接上前抓住李泰手裡捧着的書丟到了一邊。

李泰嚇得大氣不敢出,他現在曉得陳正泰也是個狠人,於是戰戰兢兢地道:“師兄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師兄,我當不起。”陳正泰拉着臉看他:“現在有一件事要交你辦,給你片刻功夫,你自己選,你辦還是不辦?”

“師兄這……這是何意?”

陳正泰可不打算跟這傢伙多廢話,直接伸出手指:“三……二……”

還未喊到一,李泰就垂頭喪氣地道:“辦,你說罷。”

“給我徵稅去。”陳正泰恨不得在這傢伙肥胖的臀上踹一腳,現在一看他就覺得討厭:“你暫代總稅官,總領揚州稅賦,現在揚州百廢待舉,正是用人之際,曉得了吧!”

“好啦,這是你自己說要辦的,既然你當仁不讓,也不是我要強逼你的,明日開始,你下一道王詔,就說從今往後,揚州稅賦由你這中稅官負責,讓揚州上下暫先自行報稅……”

李泰聽到這裡,臉都白了。

怎麼感覺……好像是讓他做壞人啊。

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五十章:大禮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
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十章:急奏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三章: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五十章:大禮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