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

李世民露出了奇怪的表情。

他方纔還怒不可遏呢。

而顯然,這突然出現的變故,令他有些生疑。

李世民看着張千,一臉疑惑的樣子。

良久,他才道:“這……是何緣故?”

其實大家都答不上來。

只是可憐那杜青,被人拉了去,還不知是否開始痛打沒有,生死未卜啊。

原本大家想要營救,可現在心思卻全在這上頭了。

交易所裡的事,難免讓人上心的。

畢竟這可都是大量真金白銀的交易,這個世上,漂亮話說再多,也沒有拿出真金白銀來的事可信。

是啊,到底出了什麼事?

“坊間可有什麼流言?”

張千乖乖回答道:“陛下,說什麼的都有,奴一時也答不上來,只是曉得這些瘋狂收購的都是大手筆,不惜一切的代價,只是……現在陳氏的股票,大多都回購了,據聞是陳家的三叔公一直拿着錢大量回購的,以至於市面上陳氏的股票稀少,而現在又有人到處收購,價格便漲得很厲害。奴以爲……或許是有人事先得到了什麼訊息……”

張千不敢將話說得太死,不過合理的進行猜測,卻是必要的。

李世民一時無語,這揚州來的訊息,居然比官府傳遞還要快。

不過細細一想,卻也能夠理解,官府固有快馬加急,可畢竟總會有人人浮於事,畢竟這和大家的利益不相干。

可某些訊息,卻是能帶來大量的財富,某些人商賈將主意打在這上頭,爲了提早一些得到消息,幾乎可以做到不計成本,甚至不惜一切代價。

如此一來,有人提早得到揚州的消息,也就見怪不怪了。

李世民顯得焦慮,他起身,來回踱步,口裡道:“倘若當真有人加急收購,或許……揚州的局勢並沒有這樣壞。莫非……是那吳明棄暗投明?

這似乎也不對,任何一個反臣,一旦決心造反,怎麼可能中途而止。

李世民搖搖頭,否決了這個可能,可他總覺得蹊蹺,一時之間,心亂如麻,而百官們也都竊竊私語,議論紛紛。

終於,有人想起了那杜青來:“陛下,杜青雖是妄言,卻是罪不至此……”

李世民面上則是冷若寒霜,隨即冷哼一聲:“通賊即是大惡,何來的罪不至此?諸卿勿言。”

誰也不曾想到,陛下今日如此的不講道理。

爲數不少的人,已經開始察覺到貞觀朝可能出現不可言喻的變化了,這變化一開,未來可能引發什麼後果呢?

想到這些,有人不禁惆悵,看來……只有等陛下真正嚐到了誅滅鄧氏之後所引發的更可怕後果,他才能幡然悔悟啊。

現在的陛下,可能還天真的以爲,憑藉着一己之力,就可以對世族隨意殺戮吧。

因此,有人竟是不禁生出一個念頭,若是那吳明當真誅殺了陳正泰,拿下了越王李泰,割據了整個江南半壁,未嘗不可。李二郎如今坐穩了江山,愈發的猖狂了,只有給他迎頭痛擊,他方纔知道此中厲害。

於是大家便都默不作聲,只是眼神頗有幾分冷漠。

他們對於這個朝廷,是沒有太多情感的,畢竟他們的祖先們曾歷經無數個朝代,每一個朝代對他們未必沒有恩德!

可又如何?那些王朝和君王們已經煙消雲散,天下與其說是皇帝的,可真正的主人,不就是這些歷朝歷代都掌握着權力的世族嗎?

“去銀臺問一問。”

李世民顯得很急迫。

張千明白李世民的心思,忙是頷首,匆匆往銀臺趕去。

恰好到了銀臺,果然剛剛有快馬送來了急報。

張千大喜,果真是從揚州送來的,送來奏報的乃是高郵縣令。

張千不及多想,連忙帶着奏報趕回太極殿。

“陛下……”張千氣喘吁吁地道:“有揚州的奏報。”

果然……

這情景是何其的熟悉,李世民也算是真正的服氣了,他立即道:“取來朕看。”

百官們都木然地站着,眼眸倒是凝視着李世民。

想來……越王被吳明拿下的消息此時也該到了,還有那陳正泰,吳明會殺陳正泰嗎?還是留在手裡作爲要挾之用?

某種程度而言,若是吳明殺了陳正泰,倒未必是一件壞事,至少對於股市而言,畢竟……陳正泰若還活着,難免要委曲求全,投了賊子。

一旦是這樣的情況,陳家在長安還掌握着如此多的產業,如何不被皇家所忌憚?

而陳正泰一死,至少還表示了忠誠,陛下一定會厚待陳氏一族,這陳氏的股票已跌落到了谷底,未必沒有上揚的可能。

李世民已親手接過了奏報,然後他詫異地瞪大了眼睛。

他看着奏報上碩大的字眼……大捷……

哪裡的大捷……

於是他細細看下去,越看越是心驚肉跳。

陳正泰帶着人死守鄧宅,叛軍圍困一日,次日決戰,叛軍殺入宅中,誰也沒有想到的是,驃騎們死戰,而叛軍竟是一潰千里……

這……這真是奇蹟嗎?

李世民無法想象這樣的局面,這是百倍之敵,戰爭也絕不是兒戲。

這些驃騎,竟如此恐怖嗎?

陳正泰這傢伙,吃了什麼藥,竟這樣的剛烈?

李世民心裡且驚且喜,又心裡生出一團團的疑惑。

只是這場捷報,記錄的非常仔細……因爲就算你有誇大的成分,可是至少裡頭所言,斬下頭顱一千七百餘是不可能有錯的。

爲了防止有人冒功,人頭就是最好的證明,能斬殺一千七百首級,這絕對是擊潰上萬兵馬的大戰役。

除此之外,所有謀反之人,如吳明,陳虎人等,統統都已砍了腦袋,現在這腦袋,還懸在揚州城。

也就是說……這一場叛亂,徹底的平息了。

而這一場大捷,也遠遠的超出了李世民的想象。

看到這裡,他深吸一口氣,才繼續往下看……雖然對於大捷還有一些疑慮,可繼續看下去,李世民一下子覺得神清氣爽起來。

後頭羅列了這些叛賊大量的罪狀,而控訴他們的人,也絕不是尋常之輩,大多都是揚州的世族子弟。

裡頭的每一個罪狀,都是清楚明白,時間,地點,人物,受害者是誰,人證在哪,物證在何處,一樁樁,一件件,安排都明明白白。

李世民看到此處,眼眶紅了。

竟有些許的喜極而泣。

這是十分翔實的材料,一定出自於非常老練的刀筆吏之手,所有的證人,也絕不是尋常之輩,都是揚州城裡有名有姓的大族子弟。

若是這個時候,連這些人都統統控訴吳明人等,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,陳正泰這個朕臨時任命的揚州都督,還真完全掌控了揚州。

那麼由此來推論的話,此前那令人不可置信的大捷,果然是真的,甚至沒有摻水的成分,否則,絕無可能讓這些首鼠兩端的世族改變立場。

呼……

李世民輸出了一口氣,這才小心翼翼地將奏疏輕輕地擱下,逡巡着殿中的百官。

現在的他,可謂是百感交集。

自從誅滅鄧氏一族之後,李世民就已改變了想法,想要對世族進行全力的打壓,李世民絕不是一個朝令夕改之人,一旦他打定了主意,便絕不會回頭。

只是……剛剛起了這個念頭,便遭遇了重重的阻力,從廟堂到揚州,或是謀反,或是彈劾,到處都是反對的聲浪。

而現在……可喜的是,陳正泰居然還活着……

更可喜的是,這個小子居然硬生生的在揚州打開了局面。

他忍不住在心底道,朕得了這份奏疏,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此時,李世民虎目四顧。

羣臣們見陛下眼眶微紅,顯得精神有些不正常,許多人不禁在想,莫非……陳正泰果真被砍爲了肉醬嗎?

如若不然,陛下哭個什麼?

真是可惜了啊……這樣的好事,居然不能親眼所見。

罪過,罪過,不能這樣想,陳詹事好歹是公忠體國,爲亂賊所殺,這小子除了經常精神錯亂,還傳聞對女人沒有興趣,無法人道;除此之外,大抵……還是個不錯的少年,若是排除他厚顏無恥,擅長阿諛奉承,貪婪無度這些小缺點之外,大抵……他還算一個好人。

只是……此時大家都不敢多問,現在陛下傷心的時候,也肯定在氣頭上,還是不要觸黴頭爲好。

等陛下怒了幾日,慢慢想通了,十之八九便要下詔罪己,而後改正自己的過失。

不過,李世民此時是異常平靜的樣子,他徐徐道:“來人,將杜青給朕召回來。”

百官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裡一塊大石落地了。

陛下果然是不愧是陛下啊,知錯能改,倒也不失爲聖君。顯然現在是曉得了厲害,知道杜青所言不虛,終於願意認錯了。

張千只好匆匆去太極門,太極門這裡,幾個禁衛已開始對杜青行刑。

這杜青平日裡養尊處優,膚色白皙,身體也是孱弱,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杖打,起初還很硬氣,口呼我乃士大夫,誰敢打我,結果人家直接脫了他的衣,幾棍子下去,他便殺豬一般的慘叫,拼命求饒。

此時,他披頭散髮,被人按倒在地,哪裡還有什麼斯文,只是如蚯蚓一般,身軀扭動,哀嚎震天。

那背脊已是皮開肉綻,滿是淤青。

張千匆匆趕來,急令禁衛們住手。

而後道:”陛下有諭,請杜青入太極殿。”

杜青已疼得要昏死過去。

可此時聽到陛下要自己回殿,本是心裡驚恐交加的他,頓時燃起了一絲希望。

他可不是尋常人,畢竟爲官多年,而且父祖都是高官,出自名門望族,只稍稍一想,立即就明白,朝中一定出現了巨大的變故,陛下改變了主意。

而他……應當活下來了。

甚至……還可能形勢已經逆轉。

雖是方纔還痛哭流涕的求饒。

轉瞬之間,杜青一下子又變了模樣,他哈哈大笑道:“吾不聞太平天下有杖殺大臣之事。陛下若要誅我,我死亦何妨……無非就是一死而已,還進太極殿做什麼,爾等爲虎作倀,將來必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聽着他口裡大罵,張千心裡痛恨他,忍不住後悔,早知來遲一刻,讓他多打一會。

只是此時陛下要這杜青回殿,張千只好捏着鼻子,朝禁衛們使了個眼色。

有人匆匆給這杜青取來了新衣。

畢竟杜青被打的皮開肉綻,舊衣上都是血跡。

杜青卻是冷笑:“不必,就要讓人知道本官是如何被你們荼毒的,也要讓陛下親眼看看,本官仗義執言,落來了什麼下場。”

幾個禁衛則看向張千。

張千冷哼道:“擡他進去。”

“不必啦。”杜青此時忍着劇痛,卻是一臉大義凜然之狀:“我難道不可以走嗎?若是不可以走,我還可以爬進去。”

他一身傲骨的模樣,威風凜凜,雖是一瘸一拐,每走一步都疼得他咬牙切齒,他卻依舊旁若無人。

待他一瘸一拐地到了太極殿。

杜青背脊上都是血,蓬頭垢面,瘸腿進來,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這羣臣們,早已等得不耐煩了。

可見了杜青,心裡卻還是頗爲震撼。

尤其是杜青雖是狼狽至極,卻又一副鐵骨錚錚的模樣,以至於人們震撼之餘,都不禁對這杜青佩服起來。

杜青到了殿中,忍着劇痛,朗聲道:“臣,見過陛下……不知陛下喚臣來此,所爲何事?”

他帶着的是正義的聲音,彷彿此刻,他的體內有一股浩然之氣。

浩氣長存啊!

李世民亦是等得很不耐煩了。

見杜青如此,李世民站了起來,他親自下了殿,徐步走到了杜青的面前。

杜青凜然無懼的樣子,甚至與李世民直直地對視,他甚至心裡想笑,陛下這是下不來臺了嗎?下一刻,應當是向他認錯了吧。

李世民凝視着杜青,聲音不冷不熱地道:“朕召你來,只問你一句話。”

“請陛下明示。”杜青聲若洪鐘。

李世民一字一句地道:“你方纔有一句話,叫什麼……”

“臣不知哪一句。”杜青此刻覺得自己已受萬人矚目,這絕對是他的高光時刻,只是可惜這個時代不曾有攝影,記錄下這偉大的一瞬間。

李世民冷冷道:“多行不義必自斃,是嗎?”

“此話,臣說過。”杜青肅然道:“臣到現在也絕不改臣的初衷,不義之人,行不義之事,必受天譴,這人一旦壞事幹多了,也一定會自取滅亡。難道臣的話,不對嗎?若是臣的話有不對的地方,也請陛下明示。”

“你說的對。”李世民頷首,脣邊甚至勾起了一絲笑意:“此話,深得朕心。”

杜青很明顯沒有捕捉到李世民那絲飛快略過的帶着嘲諷意味的笑,他聽到這裡,心裡卻想笑,現在才說對,方纔做什麼去了。

他淡淡道:“既然如此,那麼敢問陛下,陛下誅滅鄧氏……”

杜青話還未出口,李世民卻突然怒而看向他,隨即舉起拳頭,一拳砸在他的腦袋上。

咚……

杜青只一聲悶哼,而後覺得腦殼一疼,眼睛冒着金星,整個人直接癱倒下去。

李世民卻是臉色一變,勃然大怒道:“多行不義必自斃,還真被你這狗賊說對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每個月都有幾天卡文,痛不欲生,好可憐,給張月票吧。

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
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