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

不管房玄齡內心怎麼吐糟,此時也只能耐着性子道:“陛下,長安已亂成一鍋粥了。”

李世民卻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:“如何說?”

“百官們都言陛下行事輕率。”房玄齡很小心的遣詞。

可見李世民不爲所動的樣子,他便曉得自己說得太輕,難有效果,於是咳嗽一聲:“甚至還有人說,陛下與那隋煬帝,並無二致。”

這話夠嚴重了吧,可李世民居然還是沒有爲之所動。

他手輕輕地拍着案牘,打着拍子,而後他深深地看了房玄齡一眼:“是說私訪之事?”

房玄齡有點搞不懂李世民這是什麼反應,口裡道:“是有一些是說私訪的事。”

李世民則是繼續問“還有說什麼?”

“還有是關於高郵鄧氏的事。”房玄齡道:“他們都說鄧氏有罪,可即便有罪,誅其首惡就可,如何能禍及家人?即便是隋煬帝,也不曾如此的暴虐。現在三省以下,都鬧得很是厲害,上書的多如過江之鯽……”

隋煬帝這樣的話都出了口,本以爲愛面子的李二郎會勃然大怒。

李二郎卻道:“朕就算做隋煬帝,誰又敢反?”

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一眼。

此次去了江南,陛下的性情好像變了不少啊。

其實對於房玄齡和杜如晦而言,他們最震撼的其實並不只是陛下誅鄧氏滿門這樣簡單,而是拿下了越王,要將越王治罪。

陛下對兒子還是很不錯的,這一點,房玄齡和杜如晦心知肚明。

尤其是太子和李泰,陛下對這二人最是上心。

現在李泰被拿下,再加上那鄧氏,這顯然……陛下有某種不可言說的打算。

這也是房玄齡不輕易上書彈劾的原因。

畢竟大家都在罵,我房某人罵一罵又怎麼了?和尚摸得,我摸不得嗎?

可陛下此舉,分明帶着詭譎,而此時與陛下奏對,很明顯,陛下的話裡別有深意,他覺得他是猜對了。

於是房玄齡道:“陛下,此事令清議震動,百官們議論紛紛,鬧得很是厲害,若是陛下不好好安撫,臣只恐要滋生事端。”

李世民微笑道:“那麼房公對此事如何看待呢?鄧氏之罪,房公是有所耳聞的吧。”

“鄧文生可謂是罪大惡極。”房玄齡先下評斷:“其罪當誅,只是……”

李世民眯着眼,打斷了房玄齡的話,道:“只是他的族人無罪嗎?那朕來問你,那鄧文生巧言令色,蠱惑李泰,勾結官府,殘害百姓,犯下這些罪孽,最終爲的是誰人?”

“又是誰從中牟取了好處,得以錦衣玉食?”

房玄齡一時語塞,他當然清楚,有了好處,同享的就是鄧氏的那些親族。

不過話雖如此……

房玄齡卻道:“只是陛下……”

李世民擺擺手,看了一眼房玄齡,又看看杜如晦:“朕與兩位卿家相得,所以才說一些掏心窩的話。禍不及家人,這道理,朕豈有不知呢?那鄧文生的親族之中,難道人人都有罪?朕看……也不盡然。”

李世民說到這裡,語氣緩和下來:“因而有的人說這是濫殺無辜,這也沒有錯。濫殺無辜四字,朕認了。若是將來真要記了史筆裡,將朕比作是隋煬帝,是商紂王。朕也認!”

房玄齡和杜如晦心裡一驚,不對呀,陛下平日不是這般的啊。

二人便都不做聲了,都知道這裡頭必還有後話。

只見李世民隨即怒不可遏地繼續道:“可是鄧氏非要族滅不可,這與他的親族是否有罪沒有關聯。你們可知道他們是如何的魚肉百姓?爲了保自己家的田地,害死了不少無辜的百姓?他鄧文生的親族便是親族,那高郵縣的小民,他們就沒有父母妻兒的嗎?他們就沒有親族的嗎?他鄧文生知道什麼叫痛,小民們就不知何爲痛嗎?朕此去高郵,所見所聞,俱都觸目驚心。朕親見道旁的枯骨,也親見那浮在水窪裡的女嬰屍骸,爲了給他們修河堤,老婦沒了自己的兒子,卻不得不被差役逼迫着上了河堤,一個老婦,家裡還有新婦,新婦懷有身孕,他的丈夫和兒子們盡都死了。”

“朕之所見,其實也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。爲何別人可以痛失家人,爲何他們在這世上苟延殘喘,如豬狗一般的活着,吃糠咽菜,承擔稅賦,負擔徭役,他們受這鄧氏的欺凌,卻無人爲他們聲張,只能含淚忍受,他們全家死絕了,朝中百官也無人爲他們上書。”

“這是千千萬萬人的血淚啊,可是這朝中百官可有說什麼嗎?迄今爲止,朕沒有聽說過有人上言此事。這天下只有一個鄧氏殘害百姓的事嗎?朕登極四年,這四年來,天下數百州,爲何沒有人奏報這些事?他們的家人死絕了,有人爲他伸冤嗎?”

“所以……”李世民死死地看着房玄齡,一臉威嚴地繼續道:“朕不在乎濫殺無辜,亂世當用重典,若是清平世道,固然不該禍及無辜,不能隨意的濫殺,可鄧氏這樣的家族害民如此,不殺,如何平民憤?不殺他們,朕就是他們的幫兇。朕要讓人知道,鄧氏就是榜樣,他們可以害民,可以破家。朕照舊可以破他們的家,誅他們的族,他們橫行霸道,可以惠及家人。朕就將他們統統誅盡。”

說到此處,李世民深深的看了房玄齡一眼:“朕乃天下萬民的君父。而非幾家幾姓之主。若是這個道理都不明白,朕憑什麼君天下呢?”

房玄齡和杜如晦頓時聽得膽寒,他們很清楚,陛下的這番話意味着什麼。

只是此時,他們發現自己詞窮了,此時還能說什麼呢?陛下去了揚州,那裡的事,陛下是親眼所見,他們就算想要反駁,又拿什麼反駁?

房玄齡便嘆了口氣道:“陛下愛民之心,臣能感同身受,只是……此事的後果……”

“做任何事,都會有後果。”李世民顯得很平靜,他的眼底,彷彿是汪洋大海一般,顯得深不可測,他隨即道:“可朕乃天子,這大唐的基業固然還不穩,可朕既已君天下,爲天下萬民父母,若只是色厲膽薄,好謀無斷,幹大事而惜身,那麼這天子,不做也罷。”

“這天底下,有多少的天子,不多朕這一個,也不少朕這一個,朕回來的路上也曾動搖過,可只是腦海裡一浮現那死嬰,想着那可憐的老婦,便再無動搖了。這樣的百姓,這樣的萬民,天下觸目驚心到這樣的地步,朕還能在這太極宮中,稱孤道寡,聽這百官稱頌朕如何的聖明,還能放縱鄧氏這樣的人,殘害百姓,膽大妄爲,卻對此不聞不問,只求鄧文生這樣的人,一面如饕餮一般的貪婪無度的蠶食百姓的血肉,一面受他們的追捧,做那所謂的聖君嗎?”

說罷,李世民站了起來,他目光幽幽地盯着殿中的燭火,那燭火在搖曳着,映射在他的眼底,良久,他才慢悠悠的說了一句話:“從今日起,聖君已死!”

“臣……明白了。”房玄齡內心複雜。

杜如晦在旁,也是一臉動搖之色。

李世民突然擡頭看了他們一眼,道:“朕想問你們,你們依舊還要做賢臣嗎?”

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一眼。

這問話,顯然是直接向房玄齡和杜如晦攤牌。

有聖君纔會有賢臣。

有暴君纔會有奸臣。

這是歷朝歷代以來的準則。

現在李世民口稱聖君已死,這便意味着,未來的大唐可能要改弦更張,可能採取的,是和從前完全不一樣的國策。

而這國策,極有可能引發激烈的反彈和滿朝的抨擊。既然人們將李世民比作了隋煬帝,那麼跟從李世民的兩個宰相,該何去何從呢?

要嘛他們依舊做他們的賢臣,站在百官的立場,一起對李世民發起攻訐。

要嘛他們依舊爲李世民效命,只是……到時候,他們可能在天下人的眼裡,則成了順從暴君的奸賊了。

何去何從,李世民讓他們自己選。

房玄齡和杜如晦二人站了起來,他們心裡清楚,他們站在了十字路口,此時……他們竟開始猶豫起來。

良久……

房玄齡突然垂淚道:“陛下,臣……臣沒見過高郵縣的慘景,臣本爲隋臣,生於官宦之家,只是陛下起兵,臣便不惜此身,追隨陛下,陛下爲將時,臣爲幕僚,代之以出謀劃策;陛下爲秦王時,臣入王府,典管書記,代陛下選拔人才。這十數年來,陛下將一切都託付臣,對臣信賴有加,從不相疑。至陛下登基,以臣爲相,臣不敢說精誠奉國,卻一向知道,陛下雖爲臣主,卻也是臣的至親密友,君臣相得這些年,陛下做出何種選擇,臣不是赴湯蹈火,鼎力相隨?今日陛下問臣,臣只能一句回答:既追隨陛下,臣隨陛下,從未有過異心,陛下爲將軍,臣入幕府;陛下爲天子,臣爲相。陛下要寬容以待天下,臣自是影從。而今,陛下要鞭撻天下,懲強扶弱,以治不臣,臣豈有退卻的道理?至多不過是身死,不過是留一個千秋罵名而已。大丈夫生於世間,能投一明主,彼此相得,縱萬死亦無憾也。”

李世民聽罷,不禁動容,而臉色則是輕鬆了許多,他不禁又眼睛模糊了。

上前摸了摸房玄齡消瘦的肩:“玄齡啊玄齡,你是朕的腹心啊,哎……”他嘆了口氣,一切感動的話似是在不言中。

見房玄齡面上還有淤傷,不禁用手摩挲房玄齡額上的淤青,又嘆息道:“怎麼又有新傷了?朕看着心疼,擇日要讓御醫看看。”

房玄齡本是感動得要流涕,聽到這裡,臉微微一紅,便垂頭,只含糊道:“已看過了,不礙事的,臣習以爲常了。”

李世民不禁嘆息,只是家務事,他卻知道不好管,管了說不準還要遭到反噬。又想到房玄齡在家沒有姬妾,還要被惡婦成日責罵痛打,到了朝中還要殫精竭慮,爲自己分憂,不禁爲之落淚。

房玄齡真是不容易呀!

他擦拭了淚,接着目光便落在了杜如晦的身上。

杜如晦其實是頗爲猶豫的,他的家族比鄧氏更大,某種程度而言,陛下所爲,亦是侵害了杜氏的根本,只是他稍一猶豫,卻也不禁爲房玄齡的話感動,他嘆了口氣,最後像下了決心般,道:“陛下,臣無話可說,願隨陛下,榮辱與共。”

李世民終於長長地鬆了口氣。

他和隋煬帝自然是不一樣的,最不同之處就在於……

那隋煬帝不過繼承的是父業而已,登基之後,固然爲天子,可又有幾人真正肯爲他效力?那些人不過是希望求取高官厚祿,因而處處逢迎,是以隋煬帝所做的事,就沒有幾個能辦成的。

可是李世民不同,他有今日,是因爲他有一個當初生死與共的班底,這些人統統都是與他一起歷經了不知多少磨難,從屍山血海裡拼殺出來的,不知多少次一起從死人堆裡爬出來,今日固然李世民未來可能要做的事,或多或少會影響他們的利益,可是同生共死的友誼尚在,那彼此相知的君臣之情也尚在,有了他們,什麼事不可以做成?

李世民不是一個感情用事之人,他一切的佈局,整個國策的巨大改變,哪怕是鄧氏被誅之後引發的劇烈反彈,如此種種,其實都在他的預測之中了。

現在房玄齡和杜如晦已是表態,倒是讓李世民輕鬆起來。

李世民令二人坐下,隨即便聽房玄齡道:“陛下,倒是有一份彈劾奏疏,頗有幾分意思。”

“嗯?”李世民擡眼,看着房玄齡。

房玄齡正色道:“秘書監魏徵上奏,也是一份彈劾的奏疏,只是他彈劾的乃是高郵鄧氏殘害百姓,濫殺無辜,如今鄧氏已族滅,只是鄧氏的罪行,卻還只是冰山一角,理應懇請朝廷,命有司往高郵進行嚴查……”

“是嗎?”李世民眉一挑。

魏徵這個人,李世民是打過交道的,此人曾是李建成的人。歷來以敢言而著稱。前些年的時候,大唐擊潰了李密,爲了安撫山東的李密舊部,就曾命魏徵前往山東安撫,等魏徵回來,便進入了太子宮裡任職。

這魏徵其實也是一神奇之人,體質和陳家差不多,跟誰誰死,當初的舊主李密和李建成,而今都已成了冢中枯骨。

好在李世民敕他爲秘書監,就有安撫李建成舊部的意思。

某種程度而言,秘書監說重要也不重要,一方面,到了這個級別,有了真正議論國家大事的權利。而另一方面,這個職位的職責乃是典司圖籍,也就相當於圖書館的館長,不過也負有一些校訂史冊的使命。

歷朝歷代以來的朝廷,都偏重記史,這負責進行史籍修訂的官員,往往都很清貴,可另一方面,因爲每日與圖文打交道,很難治事,所以魏徵這個秘書監很清貴,偏偏沒什麼實際的權柄。

李世民聽到此,臉上掠過了喜色,魏徵這個人,乃是東宮的代表人物,沒想到此人竟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話,不但令他意外,某種程度,也是具有一定的代表意義。

李世民道:“魏卿家是真正愛民之人啊。不妨如此,就命魏卿家親往揚州,將鄧氏的罪行狠狠徹查,到時再昭示天下,以儆效尤。”

房玄齡聽罷,覺得妥當,便道:“此人頗有擔當,行事縝密,剛烈敢言,實爲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人的際遇就是不同,房玄齡心裡感慨,若是當初他是太子的幕僚,可能此時爲相的是魏徵,而不是他房玄齡了吧。

只是房玄齡並不是心胸狹窄之人,甚至頗有愛才之心,雖是礙於李建成舊部的原因,卻還是決心舉薦。

“先看看其在揚州行事如何。”李世民淡淡道:“至於其他的奏疏,朕一概不問,千秋功過,由他們去吧。”

…………

這一章不好寫,寫了很久才寫出來,來晚了,抱歉。

其實還可以寫多一些,但是又怕大家說水,可憐。

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十章:急奏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
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零八章:天下不太平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十章:急奏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