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

“擲彈!”

一聲令下,在驃騎的後隊,三十個擲彈手們便已經出現。

他們沒有穿戴厚重的鎧甲,而是穿着緊身的短裝,每一個最耀眼的地方,就是他們的皮帶,皮帶上有懸掛着一個個牛皮袋子,一人配備了二十個之多。

有鑑於這牛皮袋裡裝填的都是那種威力加強版且重達三斤的二腳踢,某種程度而言,陳正泰是很佩服這些‘勇士’的,要是一不小心,這火藥彈在身上炸了,雖然這玩意的威力還不足以讓人粉身碎骨,不過肯定是千瘡百孔。

可這些太子左衛的‘勇士’完全沒有任何膽怯,似乎他們很樂意能夠成爲擲彈兵。

當初左衛的待遇確實很不錯,可等到陳正泰將他們挑選進了擲彈隊,那纔是真正的從地下一下子升到了雲端。

每天三頓都有肉吃,雞蛋隨意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每月三貫錢,平日的操練是很辛苦的,就是不停的投擲假彈,日復一日,以至於每一個人的臂力,都格外的驚人。

等他們回頭去看從前左衛的弟兄時,很快便有一種精神上的優越感。

而現在……終於輪到他們了。

張勇就是其中的一員,他搓着手,顯得有些緊張,前頭廝殺的厲害,他心裡有些佩服這些驃騎,這些傢伙竟是不知疲倦一般,區區五十人,便將外頭烏壓壓的叛軍阻在外頭,寸步也別想前進。

而躲在這些人身後,看着他們身上明晃晃的甲冑,張勇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。

張勇乃是關中的府兵出身,因爲個子高,被選入了左衛,此後又因爲臂力大,來了這裡。

他深呼吸,開始從牛皮袋裡取出三斤重的火藥彈。

這火藥彈呈球形,有一個把柄,把柄連接着一根引信,他取出了火石,很熟稔的引火。

實際上,這些動作,他已操練了不知幾千幾萬遍,哪怕是閉着眼睛,他也能靠着身體的條件反射,完成這些簡單的動作。

引線開始點燃,會有一段點火的時間,所以這時候不能急,而後,他抓住了手柄,深呼吸,蓄力,而後做出投擲的動作。

這擲彈兵很重要,至少蘇定方已經教訓過許多次,他一遍遍不辭勞苦的告訴他們,任何人都可以出差錯,唯獨擲彈兵不能,因爲一旦投擲的方向出現了偏差,或者是投擲的方位不夠遠,是會傷及自己人的,敵人沒殺着,你將自己人炸了,那就等着去死吧。

正因爲十分重要,所以一丁點都馬虎不得,每一次操練,都是按着標準的動作進行投擲。

此時,火藥彈開始冒起了白煙。

張勇則心裡默數,時候一到,他毫不猶豫,將火藥彈直接投擲出去。

那火藥彈穿過了前頭驃騎們的上空,又穿過了前隊的叛軍,終於……在二十七步開外,終於落下。

看着自己的火藥彈落地,張勇鬆了口氣,因爲他很清楚,三斤的火藥彈,投擲距離是二十五步合格,總算……是不辱使命。

許多的火藥彈,也在同一時間,紛紛飛出,在天空劃過了一道完美的弧線,隨即落地。

這個距離,恰好落在了叛軍的中心位置。

而對於叛軍們而言,他們看到天上飛來了圓形一般的東西,起初還有一些緊張。

難道是投石車?

可很快,當他們察覺到這不過是一個小球,而且即便有人被砸中,至多也就受傷而已,因而……便再沒有人去理會了。

人們依舊瘋狂的喊殺着,此時……雙方都殺紅了眼睛,在這狹隘的宅子裡,有進無退。

對於叛軍們而言,只要衝過去,徹底擊垮眼前那五十個鐵甲驃騎,便可享受勝利的果實,叛軍之中,還混雜着不少陳虎的親衛。

這些人都是陳虎親自調教的,最是悍不畏死,他們乃是軍中的骨幹,此時明知前頭的鐵甲驃騎勢不可擋,卻依舊瘋狂的衝鋒在前,口裡大呼着口號,於是,叛軍們決心一鼓作氣,徹底將這些甕中之鱉拿下。

這小小的宅邸裡,除了數百個屍首,竟還擁堵了上千人,密密麻麻的人,喊殺震天,與此同時,其他的叛軍也開始偷偷的開始翻越圍牆,試圖從其他地方,摸進宅內,對守軍進行偷襲。

婁師德見狀,已帶着差役,提着大刀,與那摸進來的叛軍殺做一團。

可是……誰也無法阻擋這自四面八方圍牆中涌入的叛軍,他們連綿不絕,雖大多都只是私兵和部曲,偶有一些是揚州的驃騎,可此時正面是數不清的敵人,四周隨時都有殺來的散兵遊勇。

婁師德一面斬下一人頭顱,面不紅心不揣,發出一聲怒吼,身後如潮水一般的差役也紛紛越過他開始殺出,可婁師德看着這數之不盡的賊子,心裡不禁在嘆息,這是自己第一次殺賊,誰曾想,也是最後一次。

他狂笑:“死則死矣,大丈夫豈有貪生怕死的道理,殺賊,殺賊……”

他一遍遍的高呼殺賊。

差役們本是惶然,可聽到了婁師德的聲音,竟也開始唸叨起來,他們先是小聲的唸叨,隨後,聲音越來越大,一時之間,竟忘了膽怯,紛紛高吼着殺賊二字,或是斬下叛軍頭顱,或是被叛軍一矛捅穿了身體,倒在血泊。

宅中已混亂了。

李泰急忙去尋了一柄短劍來,橫在自己面前,他身子有些肥胖,所以行動不便,於是目光驚慌失措的尋覓叛賊,一面對陳正泰道:“師兄,師兄,你是親眼瞧見的,我沒有從賊。”

陳正泰這個時候,哪裡有半分心思理會他,只恨不得將他踹到一邊去,卻又知道,不能讓李泰落入叛軍手裡,於是帶着幾個親衛,繼續觀戰。

局勢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。

宅中的官兵太少了,這源源不斷地叛軍,宛如殺不盡的潮水,死了一批,又來一批,陳正泰不得不抽出腰間的寶劍,劍在戰場上沒什麼用,不過握在手裡,總算可以壯膽罷了。

一旁李泰發出哀嚎:“本王若死,也算是將功補過,師兄,你別害我,教我死了還落一個賊名……”說着,他臉色蒼白,雙目流露出絕望的樣子,一聲長嘆。

卻在此時……

那一個個落入叛軍之中的火藥彈冒出來的煙火越甚。

此時叛軍們才察覺出了什麼,他們發現,這些落地的東西,很不尋常。

於是,人們下意識的想要避開。

可此時……一切都已遲了。

轟隆……

第一個火藥彈發出了巨響。

哪怕是二腳踢,也足以震撼人心,何況還是威力加強版。

這火藥彈炸開,裡頭無數的鐵屑橫飛,火光乍現,膨脹而出的黑煙頓時瀰漫。

靠近火藥彈的人,驟然之間,倒下了一大片。

有的人直接被炸的腦子發懵。

有的身上千瘡百孔,卻是被那飛濺出來的鐵釘刺入了身體,於是渾身都是血。

有人直接被火藥巨大的衝擊而炸的人飛開。

一時之間,一片狼藉,這裡的人太密集了,大家凝聚在一起,火藥彈一炸,立即十幾人倒在血泊,又有一些人,也倒在地上,他們蠕動着,被身邊驚慌的同伴踐踏着身體,滿身的血污,歇斯底里的慘呼,宛如人間地獄。

可還未等人回過神來。

一個個火藥彈開始炸開。

緊接着……一片片人倒下。

轟隆隆……轟隆隆……

這連綿不絕的爆炸,竟如連珠炮似的。

無數的鐵屑和鐵釘瘋狂的飛濺,對於這些身體單薄的叛軍而言,無疑是致命的。

有人滿面都是鐵釘,捂着臉,指縫之間都是鮮血溢出,發出哀嚎,如沒頭蒼蠅一般的亂竄。

其實火藥彈的威力,在陳正泰看來,並不驚人,以至於他有很多次,想要加大藥量的衝動,若不是因爲實在礙於擲彈兵的臂力,他恨不得直接先上手一個幾千斤再說。

可是……即便如此,這樣的殺傷力,還是驚人的。

尤其是對於此時的叛軍而言。

畢竟對他們來說,被刀砍死和被這不知明的火藥炸死,完全是兩個概念,前者是已知,後者卻是未知,這未知所帶來的恐懼,驟然之間,一下子讓他們清醒了。

此時此刻,哪裡還有一分半點的戰心,只是覺得汗毛豎起,彷彿哪裡都藏匿那極有可能炸出的火雷。

甚至有的人,根本不知發生了什麼事,只覺得這守軍得到了上天的保佑一般。

這效果,就如同數十萬軍隊,碰到了帶着幾千兵馬的劉秀,大家本以爲斬殺眼前這區區的劉秀軍馬不過是小事一樁,因而,哪怕劉秀有三頭六臂,他的將士再如何驍勇,能斬殺多少人,那王莽的大軍,也不會覺得畏懼,大家依舊還會拼了命的衝殺,希望斬殺劉秀,換來建功立業的機會。

可是……天上好巧不巧,它掉下來一個隕石。

哪怕隕石的威力並不大,不足以撼動數十萬大軍。

可又如何呢?

這玩意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,就意味着數十萬的王莽大軍必敗無疑。

這火藥彈給予叛軍的心理壓力,不啻是隕石,雖然威力小得多,可架不住這玩意不是炸一次。

於是乎……叛軍開始混亂,彼此之間,在這小小的過道里,彼此之間相互踐踏,也不願再前進一步。

整個過道,幾乎淪爲了人間地獄,到處都是屍首,是慘呼的傷者,是沒頭蒼蠅一般逃竄的叛軍,爲了逃出去,甚至有人瘋了似的舉起刀,劈向自己的同伴,如此,彼此之間更爲擁堵,人們絕望着發出哀嚎。

而那擲彈兵,沒有停,他們繼續投擲火藥彈。

一個個火藥彈落入人堆裡,不斷的炸開。

那全副武裝的驃騎,則提着長刃,猶如絞肉機一般,照舊瘋狂的殺戮,他們對於火藥彈早有免疫力,平日最愛做的事,就是閒暇時看看那些擲彈兵的操練,免不得要指指點點一般。

從其他地方攀牆進來的叛軍,也已懵了,此時看到主力的叛軍如潮水一般的褪去,留下數不清的屍首,再看那氣勢洶洶由婁師德帶來的差役,個個拼命殺來,一時之間,已是再沒了士氣,紛紛避走,從哪裡爬來,又哭爹喊孃的要從哪裡爬出去。

“追擊!”

蘇定方看着數不清的敗兵,此時,卻再沒有猶豫。

既然把底牌打了出來,那麼……自然就不能給對方喘息和修整的機會,否則,一旦讓叛軍們尋到了破解火藥彈的方法,又或者,有了心理準備,到了那時,勝負就難料了。

所以……既然要殺,那麼今日必須殺個痛快,殺到天昏地暗,教這揚州之內,再沒有人敢側視驃騎不可。

早有輔兵,牽來了一匹匹的戰馬。

這些不知疲倦的鐵甲驃騎們,則毫不猶豫的翻身上馬。

接下來,纔是他們的拿手好戲,五十人由蘇定方領着,坐在了馬上。

他們的鎧甲經過了鏖戰,有些殘破,有的人還受了輕傷,自鎧甲的縫隙裡,有血溢出。

可隨後,蘇定方大吼一聲:“驃騎!”

“在!”

驃騎們終於開口,發出低吼。

蘇定方手持着大刀,怒吼道:“殺!”

“殺!”

噠噠噠……噠噠噠……

坐下的戰馬,徐徐而動,五十人如一人,先慢走,而後慢跑,最後……戰馬開始全力加速,所過之處,已無人敢擋其鋒芒了。

他們手持着長戈,瘋狂的舞動,被他們追上的叛軍,後背留給他們,他們輕易的將長戈揮下,帶起血雨,而後戰馬又帶着他們,風馳電掣一般,繼續疾奔。

宅子裡……慢慢的清淨了。

李泰趴在地上。

方纔爆炸響起的時候,他本能的趴地,矇住自己的耳朵,等他慢慢回過神來,看着無數的屍首,鐵甲也已殺了出去,只有那婁師德卻沒有追擊,他帶着差役,開始追殺宅內的殘敵,又生怕陳正泰有什麼危險,調撥了幾人進來。

方纔雖然發生了變故,可婁師德的表現比李泰要不知好多少倍,他先也是覺得震撼,可隨即想到,沙場之上,已顧不得去畏懼這個畏懼那個,無論發生什麼事,都必須保持冷靜。

李泰終於醒悟了過來,突然他紅了眼眶,口裡喃喃道:“叛賊……退了,退了……”

下一刻,他忍不住嚎啕大哭,這些日子,他精神一直緊繃,被這炸藥一炸,見叛軍退去,整個人才鬆懈下來,這一場打着他名義的叛亂,真是令人諷刺。

他擡着淚眼,看了陳正泰一眼,陳正泰已將婁師德叫來,吩咐着什麼了。

…………

城外。

火藥爆炸之前。

刺史吳明倒是自信滿滿。

一個個宅中的快報傳來,說是很快便可殺入正堂,雖然主力受阻,可是四面八方翻牆而入的軍馬,開始慢慢掌握主動。

吳明鬆了口氣,一而再再而三的傳達命令,不可傷了陛下,也不可傷了越王……最好,連那陳正泰也別傷了,當然,傷了也是可以的,留下腦袋和兩隻手在身上,其他的隨意。

可當爆炸發生,一時之間,不只是宅中惶恐,便是宅外的叛軍,也被炸懵了。

他們只看到宅內一處處的硝煙瀰漫開來,偶爾可見火光。

陳虎不禁詫異:“這莫不是要用火攻?”

他覺得守軍是瘋了,他們在此放火,豈不是連他們自己都燒死?

原本陳虎就想用火攻的,一個宅邸而已,放一把火,就夷爲平地了。

只是,這裡頭畢竟還有皇帝和越王,若是放火,什麼都燒了,憑藉着揚州的叛軍,雖是省事,可以後怎麼辦?

只是他又察覺到,這爆炸很是不尋常,一時之間,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。

他是老將,自然知道,遇到這樣的情況,他必須立即上前督戰,免得將士們混亂。

於是挑選了數十精銳親兵,親自飛馬上前,還未靠近宅子。

便看到數不清的敗兵丟盔棄甲,自這宅中逃出。

陳虎心涼了下去,作戰的過程之中,這是大忌,一旦出現了敗兵,那麼整個大軍就極有可能瓦解。

於是他提着刀,砍下一個敗軍的頭顱,一面大呼:“殺回去,殺回去,再一鼓作氣,便可大勝,殺回去……”

陳虎紅着眼睛,卻發現,單靠殺一人,和這樣的呼喊,根本就沒辦法挽回頹勢,因爲敗軍越來越多,猶如奔涌的潮水,無數人如驚弓之鳥一般,絲毫沒有一丁點的戰心。

陳虎帶着親衛,連殺十數人,依舊無法阻擋。

到了這個份上,陳虎就算是再愚蠢也知道……敗局已定了。

他不禁坐在馬上,發出了哀嚎:“謀反?謀個什麼反,還要清除皇帝身邊的奸臣,真是可笑,連一座宅子都攻不下,還奢談將來號令天下,亦或者得江南半壁以自守。”

這是最悲哀的事……

因爲他們挖空了心思,定下了認爲無懈可擊的計劃,看上去好似是完美,可實際上,連最簡單的計劃,竟都無法完成。

謀個屁反。

“吳明誤我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送到,求個月票,老虎每天一萬五呢,起點更新第一梯隊了,還說更新慢呀。

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
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七十章:人才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四十九章: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六十一章:痛失愛子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一百六十章:碾壓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十三章:造紙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