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:決一死戰

話說罷,婁師德再沒有多言,只是按着腰間的刀柄,目光炯炯地看着陳正泰,一副躊躇滿志的模樣。

他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所以反而此時心中坦然。

陳正泰似乎也被他的氣概所感染。

漢唐,漢唐,後世之人總是在說漢唐,直到現在,他方纔知道漢唐和宋明的區別。

宋明不甘寂寞而有大志向的人,想着的乃是科舉,是朝爲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

可在這漢唐,似婁師德這樣的人,他們心心念唸的,是捨身忘死,立不世功。

這等人,你可以說他們是利益薰心。可又如何呢?大丈夫若不爲名利,難道要學魏晉的那些士大夫們一般,每日袖手清談,才顯得自己孤傲嗎?

名利於我如浮雲焉這樣的話,誰都會說。可若是沒有名利,你又憑什麼敢說出這樣的話?

倘使讓你做那山林之中的野人,餓着肚子,衣衫襤褸,你還敢說這樣的話嗎?

竹林裡的賢者們,表面上厭惡名利,躲在深山,看似過得清心寡慾。可實際上,他們的耕讀和在山林之中的放浪形骸,和真正的貧賤者是不一樣的。

固然他們也假裝瀟灑,住在草廬裡,可是他們根本無法通過耕作來自給自足,那麼就必須得由專門的人將糧食送至,爲了供奉他們在深山的所需,需有人專門去爲他們採清泉,得有人專人爲他們烹飪食物。而他們只需穿着四不像的所謂‘布衣’,搖着扇子,自詡自己的孤傲罷了。

這樣的賢者,從呱呱墜地起,便堆砌了無數的資源,有名師教授他們的讀書寫字,有書童爲他們受過,甚至他們還未成年,朝廷徵辟他們的詔書,只怕就已預備好了!

他們享受着清閒自在,無需去思量着功名之事,不是因爲他們不屑於功名,只是因爲他們的功名乃是現成的。

如此而已!

陳正泰看了婁師德一眼,不由道:“既如此,我給你一個建功立業的機會,你可敢取嗎?”

“吾三尺劍傍身,有何不敢?”婁師德豪氣道,一雙眼眸泛着清亮的目光。

“好。”陳正泰便道:“你先去都督挖掘壕溝之事,想辦法引水入壕溝,賊軍不日即來,時間已經十分倉促了。”

“喏。”婁師德沒有過多的問陳正泰何爲,而是滿心歡喜的去了。

他帶着自己那個十一歲的孩子,叫婁思穎的少年郎,直接到了鄧宅外頭。

這裡早有人在挖溝了,婁師德一腳便將自己的兒子婁思穎踹進了溝裡去,不容置疑地道:“你年紀尚小,還不是你拼命的時候,只是力卻是要出的。”

婁思穎突然被踢下去,腦袋先砸進了溝裡,好在溝裡的都是軟土,嗷嗷叫了兩聲,便乖乖地翻身起來,取了鋤頭,撅起臀掄着胳膊開始鬆土。

到了傍晚,天色陰沉。

這江南的天又變了。

先是絲絲的雨點淅淅瀝瀝的落下,而後風雨漸大!

而整個鄧宅,在蘇定方和婁師德的佈置之下,已如鐵桶一般。

自然……只兩百人,還是有些捉襟見肘。

陳正泰顯得有些焦慮,不過似乎蘇定方很高興。

武人就是武人,哪怕是再沉穩的武人,但凡是有一丁點能建功立業的機會,他也能美滋滋得像娶了媳婦似的。

管他呢,先幹完事了。

當夜,陳正泰和蘇定方睡在同一個屋子裡,外頭的雨水拍打着窗。

婁師德卻是匆匆而來,在外頭敲了敲門,聲音略帶急切地道:“賊來了!”

只這三個字,立即令剛剛進入夢鄉的陳正泰猛地清醒過來,也瞬間令他打起了精神。

蘇定方卻是睡在地鋪上,懶洋洋地道:“賊雖來了,只是深更半夜,他們不知深淺,必定不敢輕易攻打這裡的,就算派出些許士卒來試探,值夜的守兵也足以應付了。他們遠道而來,定是又困又乏,肯定要徹佈置營地,首先要做的,是將這鄧宅團團圍住,密不透風,絕不會大舉進攻,一切的事,等明日再說吧,現在最緊要的是好好的睡一宿,這樣纔可養足精神,明兒神清氣爽的會一會這些賊子。”

說罷,他直接閉上了眼睛,翻個身,居然很快打起了呼嚕。

這傢伙,心理素質有點強過頭了。

陳正泰也不知他說的對不對,可心裡總是有些不放心。

是夜,風雨的聲音令人不安。

到了後半夜的時候,偶有一些零星的呼喊,不過很快這聲音便又銷聲匿跡。

果然如蘇定方所說的一樣,對方會來試一試深淺,並不會有什麼大舉動。

等天矇矇亮,蘇定方極準時的翻身起來,只是他此時卻沒有深夜時氣定神閒了,一聲低吼,便氣勢洶洶的尋了衣甲,一層層的穿戴之後,按着腰間的刀柄,匆匆地帶着人趕了出去。

上午,陳正泰喝了一些米粥,隨即也穿戴整齊,而後趕至中門附近的箭塔上。

登上這裡,居高臨下,便可看到數不清的賊軍,果然已駐紮了營地,將這裡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陳正泰看着下頭密密麻麻的人,不禁頭皮發麻。

對面似乎也看到了動靜,有一隊人飛馬而來,爲首一個,頭戴帶翅襆帽,正是那刺史吳明。

吳明很謹慎,打着馬,不敢過份靠近,而後發出了大喊:“陛下何在?”

陳正泰站在箭樓上便罵:“你一刺史,也敢見陛下?你帶兵來此,是何用意?”

吳明氣定神閒地道:“可是陳詹事?陳詹事爲何不開宅門,讓老夫進去給陛下問安?”

陳正泰卻沒心情繼續跟這種人囉嗦,冷笑道:“少來囉嗦,刀兵相見罷。”

吳明似乎也不惱怒,只是冷笑道:“高郵縣令婁師德可在宅中?”

婁師德早已站在陳正泰的身後了,只是他不發一言。

陳正泰便大笑道:“造反便造反,這造反還這麼囉嗦的,我今日才見到。婁師德在此,那又如何?”

吳明聽到這裡,已咬碎了牙齒,氣呼呼地道:“婁師德你這狗賊,你在那慫恿我等造反,自己卻去通風報信,爾等無情無義之人,若我拿住你,必要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陳正泰聽到這裡,於是撇過頭去看婁師德。

婁師德面上沒有表情,只是對陳正泰道:“陳詹事會相信這叛賊的話嗎?這必定是叛賊的詭計,想要離間你我。”

陳正泰便朝他樂了:“我倒是覺得這刺史不像是詭計,這等缺德事,你還真可能做得出。”

婁師德:“……”

好在婁師德此刻面不紅,氣不喘,依舊還是淡定的樣子,他想了想道:“慫恿挑唆談不上,他們沒有了生路,又害怕自己的罪行被陛下所察覺,自然是要反的,下官確實說過一些話,一方面是爲了取信他們,讓他們不疑下官,另一方面不過是拋磚引玉罷了。”

陳正泰心裡想,你特麼的逗我呢,你管這叫拋磚引玉?

不過到了這個份上,說什麼也沒用了,陳正泰便厲聲道:“你也不必解釋,我才懶得計較這些,要嘛立功,要嘛去死便是了。”

婁師德忙是道:“喏。”

他確實不再爭辯了。

沒什麼意義。

這個陳詹事,似乎是隻看結果的人。

這樣的人,倒是很好應付,那就是,盡力拿出自己的渾身解數來,給他一個好的結果。

何況婁師德連自己的家眷都帶了來了,顯然已經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。

只是兩百人在此堅守半個月,本就是在創造奇蹟,可世上的奇蹟,哪裡容易創造?

吳明在下頭聽到陳正泰說婁師德也在,氣得差點一口老血要噴出來,忍不住大聲罵道:“婁師德,你這狗賊,不敢說話嗎?”

婁師德便大笑道:“爾爲賊,我爲兵,漢賊不兩立,還有什麼話說的?你放馬來吧,來殺我即是!”

說着,婁師德要取硬弓。

一見婁師德要張弓,雖然距離頗遠,可吳明卻還是嚇了一跳,連忙打馬奔馳回到本陣。

不多時,便有一隊叛軍攻來。

這顯然只是試探性的進攻。

所以人數雖是不少,不過仔細觀察,卻多爲老弱,想來只是那些世族的部曲。

衆人殺至宅外,牆上站在梯上的驃騎們則紛紛張弓。

這些弓箭統統都是在鄧家尋到的,也有一批,乃是婁師德帶着差役,從縣城裡的武庫中搬運而來的。

似乎對於這些小魚小蝦,陳正泰還不願拿出他的壓箱底的寶貝,用這些弓箭,卻是足夠了。

驃騎們臂力大,對這樣的弓猶如兒戲一般,數十支羽箭如飛蝗一般的射出,頓時倒下了七八人,而後繼續張弓,繼續射殺。

片刻之後,這些部曲還未衝到溝塹這裡,便已倒下了數十人,他們驟然士氣低落起來,甚至有人直接逃了回去。

吳明倒是氣定神閒,身邊有二人拱衛着他,一個是越王衛的將軍陳虎,一個是揚州驃騎將軍王義,這二人顯然都是精通軍陣的人,讓這些部曲先行去送死,其實只是試探一下鄧宅的防守而已。

部曲們自四面八方進攻,他們則努力地尋覓着這防守中的破綻,等部曲們丟下了那些已經被射殺的人的屍首逃了回來,二人依舊沒有什麼太大反應。

“使君,看來這宅中之人,倒有人精通兵法,想來坐鎮其中,親自指揮的,十之八九就是陛下了。這鄧宅的防守,倒是像模像樣,看來不付出一些代價,拿不下來。”

說話的,乃是陳虎。

陳虎此時臉色鐵青,他也是一員悍將,否則絕不可能成爲越王衛的將軍。

此刻,他臉色雖是有點不大好看,但依舊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,手中指指點點,將這鄧宅的防禦一一道了出來。

最後道:“他們不過這點微薄的兵馬,如何能守住?我們兵多,今日讓人輪流多攻幾次便是了,若是能拿下也就拿下,可若是拿不下,今日便當是先消耗他們的體力,待到了明日,再大舉進攻,區區鄧宅,要攻破也就不在話下了。”

吳明點頭,他自然是相信陳虎的,只一輪攻擊,就已將鄧宅的虛實摸透了,而後就是先消磨守軍而已。

於是整整一日,叛軍輪流開始攻打。

對方人多,一次次被擊退,卻很快又迎來新一輪攻勢。

甚至有叛軍攻至壕溝前,開始朝着宅中放箭。

幾個差役冷不丁被射倒,好在驃騎們倒是沒什麼大礙,偶有人中箭,因爲對方離得遠,箭矢的穿透力不足,身上的鐵甲足以抵消箭矢。

只是這一日的進攻,看上去宅中好像沒什麼消耗,實際上這麼折騰下來,卻是讓守軍有些焦頭爛額。

一方面,弓箭的箭矢不足了,這種境況根本無法補充,另一方面對方沒完沒了,大家精神緊繃,驃騎們還好,可那些作爲輔助的差役,卻都已是累得氣喘吁吁。

直到天色暗淡,婁師德已顯得有些焦灼起來。

他對陳正泰道:“陳詹事,那越王衛的陳虎精通兵法,他這是故意想要消磨我們,今天就已消耗掉了我們大量的箭矢,到了明日,若是大舉進攻,我等沒有了弓箭,這畢竟只是宅邸,又非城牆,便是投石也無法借力,這樣下去,只怕堅持不了三日。”

蘇定方卻朝着他樂呵道:“放心便是,我們等的就是這個,到了明日,就該短兵相接了。”

看着蘇定方依舊悠然自若的模樣,婁師德一臉疑竇,皺着眉頭道:“短兵相接,我們兵少,沒了地利,必死無疑啊。”

蘇定方和陳正泰對視一眼。

陳正泰便安慰婁師德道:“會不會死,就看他們的本事了。”

蘇定方則吩咐人準備造飯,隨即吩咐下頭的驃騎們道:“今夜好好休息,明日纔是硬仗,放心,賊軍不會夜間來攻的,這些賊軍來源複雜,彼此之間各有統屬,對方領兵的,也是一個老將,這種情況之下夜間攻城,十有八九要相互踐踏,所以今夜好好的睡一夜,到了明日,就是你們大顯神威的時候了。”

他居然該吃吃,該喝喝,一點不爲明日的事擔憂。

倒是婁師德卻察覺到了什麼,難道這陳詹事和蘇定方當真想要和對方短兵相接?這……也太自信過頭了吧,對方的人數是他們這邊的近百倍啊,按照這種懸殊的比較,就算是三頭六臂,也必死無疑。

婁師德只覺得陳正泰和蘇定方瘋了。

到了次日,果然休息了一夜的叛軍又開始重整旗鼓。

上午的時候,又是幾次試探性的攻擊。

直到了正午,在確定鄧宅裡的弓箭耗盡之後。

那陳虎親自帶着一隊親衛開始巡視各營,隨即招了各部的人馬到了一處。

他四顧左右,口裡則道:“陳正泰狼子野心,挾持當今天子,我等奉旨勤王,已是刻不容緩了。時間拖得越久,天子便越有危險,今日必須破門,他們已沒了弓箭,只要破了那道宅門,便可長驅直入,本將軍親自督陣,大家吃飽喝足之後,立即大舉進攻,有後退一步者,斬!”

說着,他的親衛竟是押解着昨日敗退下來的十數個逃兵出來,這些逃兵個個哀嚎,口呼饒命。

陳虎看都不看他們一眼,只冷冷地自牙縫裡蹦出一個字:“殺!”

於是,刀斧手將人按在地上,猶如宰雞一般,狠狠用砍頭的重刀將這逃兵的人頭乾脆利落的砍下。

陳虎坐在高頭大馬上,手中的長槍挑起一顆頭顱,揚起來,隨即大呼:“誰若是後退,這便是榜樣。我實言告訴你們,今日退一步,必死無疑,若是衝鋒在前,纔有一線生機,來人……”

又有數十個士卒,擡了箱子來,箱子打開,這七八個箱子裡,竟都是一吊吊的銅錢,無數的叛軍,貪婪地看着箱中的財物,眼睛已經移不開了。

陳虎冷笑道:“攻入了這裡,不但另有升賞,這些錢財,也統統是現在賞賜你們的,此乃吳使君和本將軍的恩典,大家各自分發吧,每日兩百五十個錢,到時先登者,賜錢十貫。”

一下子,叛軍們精神振奮,紛紛道:“敢不從命。”

…………

在鄧氏宅邸的大堂裡。

陳正泰提這筆,寫了一張張的紙,一旁的婁師德和李泰等人則是看得目瞪口呆。

卻見這一個個紙片上,都寫着錢十貫的字樣,下頭還有陳正泰的簽名。

陳正泰已經寫了一個多時辰,手脖子已痠痛了,而後將這一沓沓的欠條交給婁師德,道:“去,分發下去,告訴他們,這是我陳正泰親手所書的欠條,等打完了今日這場仗,拿着這欠條,便可以去兌換陳家真正的欠條,每人十貫,算是小意思,再告訴大家,我陳正泰是個有良心的人,絕不會虧待自家的弟兄,今日只要肯賣命,這十貫,只是開胃小菜!”

“若有戰死的,每人撫卹三十貫,若是還活下的,不但朝廷要封賞,我另有十貫的賞賜,總而言之,人者有份,保準大家往後跟着我陳正泰吃香喝辣。”

就是今日了!

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
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二百二十九章:朕敢殺你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六十章:豈不美哉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六百零四章:偷襲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