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

李泰想到這裡,心裡稍安。

他打起了精神,看着鄧文生,一臉敬佩的樣子,恭謙有禮地道:“我乃皇子,自當爲父皇分憂,功勞二字,以後休提了。”

鄧文生只是微笑,似乎他也意識到,這些話有些不合時宜。

畢竟越王殿下乃是心憂百姓的人,這樣一個人,難道救災只是爲了功勞嗎?

若是傳出去,反而顯得他庸俗了。

鄧文生淡淡道:“誠如是也,老夫這裡恰好得了一幅書畫,倒是想給殿下看看。”

李泰聽了,這纔打起了精神。

顯然,他對於書畫的興趣比對那功名利祿要濃厚一些。

鄧文生取了一幅書畫來,李泰正待要看。

此時,卻有人匆匆進來道:“殿下,東宮詹事陳正泰求見。”

陳正泰……

李泰皺起眉來。

其實陳正泰奉旨巡揚州,民部早就下達了公文來了,李泰接到了公文之後,心裡頗有幾分警惕。

畢竟,對於這個和自己的兄弟關係匪淺的師兄,如今又成了東宮的詹事,這已表明陳正泰徹底成了東宮的人。

現在父皇不知是什麼緣故,居然讓陳正泰來揚州,這自是讓李泰很是警惕。

他甚至認爲這必定是太子出的餿主意,只怕是來挑他錯的。

他現在的名聲,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皇兄,皇兄生出了嫉妒之心,也是理所當然。

“真是大煞風景。”李泰嘆了口氣道:“想不到這陳正泰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來,此畫不看也罷,看了也沒心思。”

鄧文生不禁看了李泰一眼,面上露出了忌諱莫深的樣子,壓低聲音:“殿下,陳詹事此人,老夫也略有耳聞,此人只怕不是善類。”

李泰便露出一臉輕蔑之色:“此人大奸似忠,父皇不過被他所矇蔽而已,所謂來者不善善者不來,卻要小心了。”

鄧文生面帶着微笑道:“他翻不起什麼浪來,殿下畢竟節制揚越二十一州,根基深厚,江南上下,誰不願供殿下差遣?”

“就憑他一個欽使的身份,嚇得了別人,卻嚇不着殿下的,殿下乃是陛下親子,他就算是當朝宰相,又能如何呢?”

李泰聽到此,更露出不滿之色:“怕就怕他在父皇面前搬弄是非。”

鄧文生搖頭道:“殿下所爲,問心無愧,何懼之有?”

這樣一說,李泰便覺得有理了“那就會會他。不過……”李泰淡淡道:“來人,告訴陳正泰,本王現在正在緊急處置災情,讓他在外候着吧。”

說着,他回到了案牘之後,提筆又繼續批閱公文。

就這般氣定神閒地批閱了半個時辰。

似乎是外頭的陳正泰很不耐煩了,便又催了人來:“殿下,那陳詹事又來問了。”

“所問何事?”李泰擱筆,凝視着進來的差役。

差役道:“陳詹事問,可以請他進來了嗎?”

這是原話。

聽到這句話,李泰勃然大怒,厲聲大喝道:“這是什麼話?這高郵縣裡有數千上萬的災民,多少人現在流離失所,又有多少人將生死榮辱維繫在了本王的身上,本王在此耽誤的是一刻,可對災民百姓,誤的卻是一生一世。他陳正泰有多大臉,難道會比百姓們更要緊嗎?將本王的原話去告訴陳正泰,讓見便見,不見便不見,可若要見,就乖乖在外頭給本王候着,他固是本王的師兄,可與萬千百姓相比,孰輕孰重,本王自拎得清。”

鄧文生坐在一旁,氣定神閒地喝着茶,他不由得欣賞地看了李泰一眼,不得不說,這位越王殿下,越發讓人覺得佩服了。

只此一言,便可教那陳正泰無話可說,若是傳出去,只怕又是一段佳話。

那差役不敢怠慢,匆匆出去,將李泰的原話說給在外頭侯見的陳正泰聽。

陳正泰聽了,尷尬的不得了,隨即就道:“那麼就不見了吧,再會。”

他轉身要走,卻被李世民的眼神制止。

陳正泰心裡想,我不要面子的嗎?終是心裡嘆了口氣,便又道:“不知越王何時才能署理完公務?”

差役苦笑道:“這可說不準,或許是一個時辰,又或許是一天。越王殿下心繫百姓,已經許多時候沒有好好休息了。”

陳正泰道:“如此說來,越王真是操勞啊,他小小年紀,也不怕壞了身體,要不這樣,你再去稟告一次,就說我身上有一封陛下的書信……”

陳正泰一面說,一面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穿着常服,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於是差役得了話,又乖乖回去稟告。

李泰一看那差役又回來,便曉得陳正泰又糾纏了,心裡不由生厭,忍着火氣道:“又有何事?”

差役看李泰臉上的怒容,心裡也是叫苦,可這事不稟報不行,只能硬着頭皮道:“大王,那陳詹事說,他帶來了陛下的密信……”

李泰聽到此,臉色微變。

他竟沒想到這一層。

父皇對陳正泰歷來是很器重的,此番他來,父皇一定會對他有所交代。

這樣一想,李泰便道:“請他進來吧。”

過不多時,陳正泰便帶着李世民幾人進來了。

李世民是尋常的打扮,何況前些日子暈船,這幾日又風塵僕僕,所以臉色和當初李泰離開京時有些不同。

當然,李泰也沒心思去注意陳正泰身邊的這些人,他只盯着陳正泰。

畢竟,李泰來了揚州,可謂是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,尋常人,他壓根不會過分的關注,倒是陳正泰,自己雖然不喜,可畢竟陳正泰終究是孟津陳氏之後,何況還是父皇的弟子。

“師兄……萬分抱歉,你且等本王先料理完手頭這個公文。”李泰擡頭看了陳正泰一眼,手裡還拿着一份公文,隨即喃喃道:“現在災情是十萬火急,刻不容緩啊,你看,這裡又出事了,東鄉那裡竟是出了盜賊。所謂大災之後,必有人禍,現在官府只顧着救災,一些宵小之徒們見亂而起,這也是常有的事,可若是不立即解決,只恐後患無窮。”

他一面說,一面低頭道:“就請鄧先生代本王先照料一下師兄吧。”

鄧文生聽罷,面帶謙和的微笑,他起身,看向陳正泰道:“鄙人鄧文生,聽聞陳詹事乃是孟津陳氏之後,孟津陳氏之名,可謂是如雷貫耳啊,至於陳詹事,小小年紀更是了不得了。今日老夫一見陳詹事的風采,方知傳言非虛。來,陳詹事,請坐下,不急的,先喝一口茶。”

他朝陳正泰微笑。

陳正泰卻是眼睛都不看鄧文生,道:“鄧文生是什麼東西,我沒有聽說過,請我就坐?敢問你現居什麼官職?”

這口氣可謂是狂妄至極了。

鄧文生一愣,面上浮出了幾分羞怒之色,不過他很快又將情緒收斂起來,一副平靜的樣子。

他的眼裡,又何曾有陳正泰這樣的人呢?

他淡淡一笑:“吾乃田夫野叟,無官無職。”

陳正泰便冷笑道:“爾區區一草民,也敢在我面前放肆,還不行禮?”

鄧文生臉上掠過了錯愕。

低着頭的李泰,此時也不由的擡起頭來,正色道:“此乃……”

陳正泰卻是打斷了他的話,道:“此乃什麼……我倒是想問問,此人到底是什麼官職?我陳正泰當朝郡公,東宮少詹事,還當不起這老叟的一禮嗎?鄧文生是嗎,你也配稱自己是讀書人?讀書人豈會不知尊卑?今日我爲尊,你不過區區賤民,還敢放肆?”

陳正泰不但語調不屑之態,臉上更是濃濃的鄙視之色。

鄧文生這一刻不只感到羞怒,心裡對陳正泰有着深深的憤恨,甚至再也保持不了平靜之色,臉色微微有些猙獰起來。

事實上,這大唐有着許多不願出仕的人。

其實以他們的身份,當然是可以做官的,只是在他們看來,自己這樣的尊貴的出身,怎麼能輕易地接受徵辟呢?

所以往往這樣的人,都不會先做官,而是每日在家‘耕讀’,等到自己的名聲越來越大,時機成熟之後,再直接一飛沖天。

似鄧文生這樣的清貴,便是如此。

這一點,許多人都心如明鏡,所以他無論走到哪裡,都能受到禮遇,便是揚州刺史見了他,也與他平等相待。

可陳正泰居然在他面前如此的放肆。

鄧文生冷眼看着陳正泰,淡淡道:“陳詹事如此,就有些不通禮數了,夫子雲:均值差……”

“誰和你這樣的人一道做君子!”陳正泰一點都不打算跟這種人客氣。

這幾日壓抑無比,莫說李世民難受,他自己也覺得就像整個人都被巨石壓着,透不過氣來似的。

此時見這鄧文生竟還在他的面前高談什麼夫子雲,陳正泰再也忍不住,心裡直接暴怒。

我陳正泰今日若是還和你引經據典的講道理,我二不二?

陳正泰一聲大罵之後,居然揚起了拳頭,毫不猶豫地一拳砸在了鄧文生的嘴上。

鄧文生本張口還想說什麼。

可這一拳頭搗來。

迎面而來的,還有陳正泰凶神惡煞的臉。

他心裡先是一陣錯愕,緊接着,一切都來不及躲閃了。

這一圈轟的一聲,直接砸在他的鼻樑上。

他口裡發出詭異的音節,隨即仰倒,一股鑽心一般的疼痛自他的鼻尖傳開。

他甚至還可聽到自己的鼻樑被重力直接捶打,以至軟骨脆生生斷裂的微響。

“呃……”血水和眼淚同時流出,整個人打了個趔趄,弓着腰,發出慘叫:“殺人了,殺人了,殺人者償命,陳詹……陳正泰,你……你好大的膽……”

鄧文生已怒不可遏,他這一輩子,也不曾嘗試到過這樣的恥辱,那令他頭皮發麻的疼痛感,令他再也忍耐不住地,口裡發出各種古怪的話。

這是他鄧家。

他是這裡的主人。

他是名滿江南的大儒,今日的疼痛,這恥辱,怎麼能就這樣算了?

他彎着腰,猶如沒頭蒼蠅一般身子趔趄着。

而所有人,都沒有意識到陳正泰竟會有這樣的舉動。

哪怕是李泰,也是如此,此時……他終於不再關注自己的公文了,一見陳正泰居然行兇,他整個人竟是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
鄧先生,乃是本王的密友,更是至誠的君子,他陳正泰安敢如此……

站在陳正泰身後的蘇定方一見如此,居然不覺得驚愕,不過他下意識地將手按住了腰間的刀柄,眼中浮出警惕之色,以防備有人還擊。

李世民則站在更後一些,他倒是氣定神閒,只是眼睛落在李泰的身上,李泰顯然一直沒有注意到衣衫普通的他。

此時,鄧文生繼續大吼道:“殺人啦,殺人啦,陳正泰,這揚州不是你放肆的地方,爾這敗犬,竟敢……”

陳正泰卻是笑了,說實話,淪引經據典,我陳正泰還真不如你。

可論罵人,我陳某人好歹也是飽受新社會薰陶的人,信不信我問候你祖宗十八代?

當然,陳正泰壓根沒興趣展現他這方面的才能。

陳正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

總感覺……兩世爲人之後,素來總能表現出平常心的自己,今日有一種不可遏制的衝動。

他回頭,很平靜地看着蘇定方道:“二弟,他這般的罵我,你自己看着辦吧。”

蘇定方聽了陳正泰的話,也是異常的平靜,只是默默地點點頭,然後踏步上前。

他臉上看不出半點喜怒,可目光平靜得卻是令人莫名的感到心裡生寒。

他直接一把揪住了鄧文生。

鄧文生此時還捂着自己的鼻子,口裡支支吾吾的說着什麼,鼻樑上疼得他連眼睛都要睜不開了,等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死死的按住,緊接着,一個膝擊狠狠的撞在他的肚皮上,他整個人頓時便不聽使喚,下意識地跪地,於是,他拼命想要捂住自己的肚子。

可就在他跪下的當口,他聽到了寶刀出鞘的聲音。

這聲音森森然,聽得令人汗毛豎起。

鄧文生彷彿有一種本能一般,終於猛地張大了眼。

一柄長刀,竟已是橫出刀鞘,寒芒閃閃。

鄧文生心底生出了一絲恐懼。

不過……理智告訴他,這不可能的,越王殿下就在此呢,而且他……更是名滿江南,便是皇帝老子來了,也未必會如此的放肆。

於是,他定住了心神,肆意地冷笑道:“事到如今,竟還不知悔改,今日倒要看看……”

刀已高高舉起來了。

嗤……

一刀狠狠地斬下。

蘇定方可不是別人。

須知砍人腦袋可是手藝活,除非是吹毛斷髮的寶刃,又或者是專業訓練過的屠戶,否則,人的頸骨卻是沒有這樣容易切斷的。

偏偏蘇定方一刀下去,還不等鄧文生說出倒要看看什麼,他的腦袋竟是應聲而斷,混雜着噴濺出來的血水,腦袋直接滾落地。

那一張還保持着不屑冷笑的臉,在此刻,他的表情永遠的凝固。

鄧文生的身軀依舊還在噴血,很快直接倒落在地。

蘇定方卻無事人一般,淡漠地將帶着血的刀收回刀鞘之中,而後他平靜的看了陳正泰一眼,倒是帶着幾許關切地道:“大兄離遠一些,小心血水濺你身上。”

“噢。”陳正泰後退一步,心裡不由得感慨。這樣的好刀法,不去二皮溝殺豬真的是可惜了。

人頭落地。

鄧文生的人頭在地上翻滾着,而李泰看着眼前的一幕,除了驚怒之外,更多的卻是一種反胃的恐懼。

他嚇得後退一步,臉上滿是詫異,他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,方纔還活生生的鄧先生,轉眼之間,便已身首異處。

這一下子,堂中其他的差役見了,已是驚恐到了極點,有人反應過來,猛地大叫起來:“殺人了,殺人了。”

鄧家已是亂做了一團。

聞訊而來的鄧氏族親們紛紛帶着各種武器來。

李泰覺得眩暈,他強忍着想要嘔吐的衝動,惱怒不已地道:“陳正泰,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?殺人要償命!”

“越王!”陳正泰擡頭看着李泰,突然發出了厲聲大喝!

這一次,他再不稱呼李泰爲師弟了,眼中帶着肅然,道:“既然殺人要償命,那麼鄧家殺了這麼多無辜百姓,要償多少條命?”

李泰氣得發抖,當然,更多的還是恐懼,他死死地看着陳正泰,等見到自己的護衛,以及鄧家的族親和部曲紛紛趕來,這才心裡鎮定了一些。

於是他道:“你這般和本王說話?平日本王敬你一聲師兄,可今日你這般膽大妄爲,那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氣了。來人!”

陳正泰卻是笑呵呵地看着李泰,只是看着李泰,陳正泰此刻,只有一種自內心深處的鄙夷。

李泰怒氣衝衝地指着陳正泰:“將此人拿……”

他說到拿的時候,卻是猛地看到了陳正泰身後的一個人了。

這個人……這樣的面熟,以至於李泰在腦海之中,稍稍的一頓,而後他終於想起了什麼,一臉詫異:“父……父皇……父皇,你如何在此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明天會恢復更新,剛開車回來,趕緊先寫上一章,嗯,還有……

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十章:大禮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
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五十四章: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章:鐵證如山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一百八十九章:天下歸心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十章:大禮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