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

李世民急了。

天知道那個傢伙跑了出去,接下來又跑去做什麼。

他有一種自己的兒子完全脫離了他掌控的感覺。

這種感覺說不上好壞。

不過……

李世民想知道這傢伙到底打着的是什麼算盤。

陳正泰心裡卻是驚駭。

因爲李承乾提出的這個模式……實在有些超前。

當然……這種模式也並非沒有可能。

概念再超前,本質上是可以用其他方式來彌補的。

比如更強的組織能力。

將所有人組織起來,定製一個合理的獎懲機制,再經過一個個層級的組織,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。

可問題在於……組織得起來嗎?

這涉及到的……可是千千萬萬個人,需要每一個人成爲這個龐大組織中的一份子。

雖然陳正泰對此有很大的疑心。

可某種程度而言,他還是很佩服李承乾的,這狗東西居然抓住了一個風口。

社會形態的改變,自然而然會孕育出許多的風口來。

就比如李承乾,抓住了二皮溝裡許多新晉的工人和殷實家庭的需求,而經濟學裡,又有一個雞生蛋、蛋生雞的問題,那就是,到底是需求推動了社會的進步,亦或者是技術的進步誕生了需求,從而產生了新鮮的社會形態。

陳正泰固然有很多商業上的奇思妙想,可至少……他腦洞雖大,但是覺得很多奇思妙想並不實際。

因而,他的好奇心也給勾了起來。

急匆匆地隨着李世民追了出去,只是此時……卻哪裡還看得到李承乾的蹤跡?

“恩師……”陳正泰看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臉色鐵青地道:“現在知道他們的身份,就好找了,立即派人打探一下,這賊穴在哪裡。”

這話說的……就像李承乾是賊一般。

張千躬身行禮,慌忙傳達密令。

…………

而李承乾,此時正帶着薛仁貴到了一處破舊的宅子。

這宅子本是當初建設二皮溝時臨時的一處工棚,佔地不小,不過現在已經搬空了。

李承乾得意洋洋地看着薛仁貴道:“你看,這宅子的主人盤下了施工隊這宅邸之後,還想租個好價錢嗎?哼,也不想想孤是什麼人,想要在孤這兒佔便宜,休想。”

“前幾日,孤讓那四指老王帶着幾個弟兄,成日在這附近晃悠之後,他這宅子就租不出去了,現在每月三貫就租給了孤。你看看,現在在這二皮溝,佔地這麼大的地方,便是十貫也未必能租到這樣的地方。”

薛仁貴卻沒心情聽李承乾炫耀自己,他忍不住問道:“你到底要做什麼?”

“講一個好故事。”李承乾很認真地看着薛仁貴:“你的大兄說過,通貨膨脹,會讓所有家裡有財富的人生出焦慮感,他們只有通過源源不斷地拿出錢來生利,才能減輕這樣的焦慮。”

“於是……資本市場就誕生了,錢在這裡頭不斷的流動,有數不清的錢財,都在尋覓着各種機會。所以……一個優秀的商賈,便是製造這種機會,給市場上的錢講一個天衣無縫的好故事,誰講的故事最好,那麼錢就會流到哪裡。”

薛仁貴有點懵,他顯然還是沒明白,於是疑惑不解地道:“你到底是乞丐還是商人?”

“這有什麼關係呢?”李承乾瞪他一眼:“你跟我來了二皮溝,我們自從將錢都花完之後,難道你沒有察覺到嗎?這個世上,上至公卿,下至販夫走卒,他們每日庸庸碌碌,爲錢來,爲錢去,爲錢而生,爲錢去死。我在東宮的時候,用東宮的命令去驅使人辦事,他們總是辦得不好。因爲他們是帶着恐懼辦事的。可見用皮鞭子驅使人效果總是差一些。”

“可這些日子,我在此指使那些乞丐做任何事情,發現他們總是勤快得很,你知道這是爲何嗎?因爲我是用利益去誘使他們,他們不但幹得勤快,且還甘之如飴。”

說到這裡,李承乾頓了一下,看着薛仁貴認真聽着的臉,然後又道:“所以什麼身份不緊要,是乞丐,是商賈,是太子,有什麼分別呢?現在孤要講好一個故事,將這些錢抓住,再用這些錢驅使這數不清的人,這對孤來說不是壞事,對他們而言,也不是壞事。你能明白嗎?”

薛仁貴想了很久,一聲不吭,只皺着眉頭。

李承乾樂了,便道:“那我現在教你去殺一個人,我是太子,你敢不敢不聽?”

薛仁貴想了想,最終還是點點頭,只是面上明顯有些不情願。

李承乾隨即道:“可我若是請你殺個人,答應事成之後,請你吃一個月的肉呢?”

薛仁貴嚥了咽吐沫,他餓了。

看着薛仁貴的表情,李承乾笑了,就道:“現在,你自己知道這裡面的不同了吧!好啦,少囉嗦……來,跟着我佈置一下,馬上這十幾個當家的就要來了,這些人中,三當家爲人狡詐,不過幹事利索。四當家人是木訥了一些,不過爲人忠厚……噢對啦,你去買幾十個蒸餅來,我給你錢,你可不能貪墨來。待會兒大家來了,我請大家吃蒸餅。”

而後,李承乾便用心地開始佈置起來。

其實很多東西,都在他腦海裡謀劃很久了。

幹事,你得先有人。

而對李承乾而言……他是不缺人的,二皮溝這裡富裕,因而涌入了許多人,陳正泰爲了讓二皮溝保持一定的吸引力,採取了戶籍的政策。

某種程度,是爲了對原先的一批人先來者進行一定的保護,可是聞風而來的不少流民越來越多,這些流民們沒有宅子住,有的是單純在此賣氣力,也有的,尋不到地方落腳,甚至露宿街頭。

李承乾太瞭解他們了,因爲當初自己就曾過過這樣的日子,他很懂得如何去差使他們,也曉得怎麼籠絡。

有了足夠的人力,接下來就是利潤的問題了。

而這些對李承乾而言,都不算是事。

譬如從金德坊到興唐坊的遂安街,需要走多少步,尋常的人一定會以爲至少要一千二百步,可只有李承乾這種人才知道,並不是的!

因爲有好幾處小巷子可以走,甚至還有一些門洞可以鑽,理論上……只需要六百七十步就足夠了。

送貨的路線,時間,成本……根據李承乾這些日子在這二皮溝的大街小巷裡穿梭,他大致都有一個概念。

而這些,纔是自己講好這個故事的基礎。

否則,若是隨便一個什麼人,就算那陳正泰親自來,想要砸錢做這個買賣,十有八九也是要失敗的。

原因很簡單……他算不清這筆賬,雖說陳氏乃是二皮溝的主宰者,但是他並不瞭解那些窩在小巷裡,住在橋洞下的那羣流民以及乞兒們的心態,更不知道……這些人最擅長的是什麼。

每一條街裡,如何保證人們走出門不超過百步,就可以隨時聯絡到乞兒,這些……除非親自用腳丈量過的人,要不,是不會有概念的。

除此之外……還有如何確保,怎麼將這些人管理好,怎麼唬住他們,又要確保他們如何賣力幹活。

那些高高在上的世族們,根本就知道,平日裡他們用鞭子抽打的人,在他們面前如何老老實實,服服帖帖。可只要在他們看不到他們的地方。這些被人視爲老鼠一般的人,是如何運用自己的小智慧來偷懶和生存。

是的……是人都有生存的辦法,而這種生存的技能,李承乾早已領教過了。

所以……便需有一個合理的章程,既要保證自己能如數收到錢,還要讓這些小乞丐和流民們如何馬不停蹄的將事辦好。

此刻,李承乾的腦海裡瞬間的開始浮現出了一個個骨幹的圖影,這些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性子,有自己的長處,也有短處……

有了他們,就可以似一張大網一般,在二皮溝建立一個行之有效的系統。

當然……

依靠這些……利潤還是很微薄的,自己能賺一些錢,但絕不是天文數字,想要將故事講好,單憑給個人跑腿,還是不夠。

等他將這張網慢慢的完善之後,接下來,就該是向商戶收錢了。

因爲很簡單……大家都很忙,慢慢的大家養成了讓人跑腿辦事之後,此時……會形成新的依賴,一些更優質的客人,這時就不只是滿足於帶書和送餐這樣要求。

於是……人們甚至會希望……便是採買東西,也一併讓這些人代勞。

而一旦如此……人們越來越對此有依賴時,這二皮溝裡的商家們會發現,誰家和這羣乞丐們合作,誰的生意就會更多。

人家需要買一個梳子,賣梳子的店有十家,同樣的價格,小乞丐偏去李家購買,那麼其他的商戶怎麼辦?

這時候……這些商戶,也不得不對李承乾形成依賴。

形成了依賴,不但可以對零售的商賈們進行某種程度的影響,甚至還可以從他們手上牟利,這……纔是李承乾要講的故事。

一個可以對全城甚至將來整個關中,關東都能有影響的一個大網,你們說它值多少錢?

“嘿嘿……”心裡想着一切的佈局,李承乾不禁樂了,顯然……他現在要做的,必須在講故事之前,將現在要辦的事辦好。

…………

“陛下……”

張千匆匆的尋到了李世民。

此時,李世民正坐在一個茶館裡,位於二樓的位置,這裡靠窗,自這裡朝下看,可以看到街對面有兩個乞丐。

如出一轍的是……這兩個乞丐下頭也寫了字。

大抵還是父母雙亡之類。

李世民呷了口茶,臉上倒沒有什麼怒氣了,反而氣定神閒起來,人嘛,終究沒有過不去的坎。

他便喝着茶,邊看着那兩乞丐,他倒要看看……自己這兒子,到底造成了多少父母雙亡的人間慘劇。

此時……卻突然見一個讀書人模樣的人往乞丐那兒走去……

這讀書人,李世民還記得方纔在那學堂見過的,他顯然是從學堂裡離開後,回想着李承乾的話,頗覺得有幾分意思,於是想來試一試。

他低聲和乞丐說了一些什麼,隨即丟了幾個銅錢給那兩乞丐。

兩個乞丐一個依據盤膝坐着不動,不過……卻伸手取了一個小炭筆,在地上畫了一個圓圈。

另一個乞丐,卻是飛也似的赤足狂奔,在人羣中穿梭,很快就消失不見了。

那讀書人則是進了數十步外的茶樓,在幾個看似同伴的身邊坐下,說也奇怪,這茶樓竟和李世民是同一間。

讀書人隨即和身邊的人說笑:“我倒要看看,這些乞兒是否真如那人說的一般,我教他賣個李記的脆梨來,自這裡到那李記,有一千多步,依着我看,這來回就要半個時辰……”

其他人則笑罵:“這一丁點的跑腿費,你倒是忍心。”

李世民則穩穩坐着,一動不動,眼睛一直看着窗外頭。

一旁的陳正泰等人……則是默不作聲。

原本以爲需要一個時辰。

誰料到那小乞丐竟只一炷香多的功夫,便回來了。

小乞丐匆匆的進了茶樓,夥計要攔他,他報了那讀書人的姓名,或許是因爲夥計發現,這小乞丐雖是衣衫襤褸,不過還算乾淨,便引他上去。

這小乞丐隨即出現在那讀書人面前,取了一個荷葉包裹得結結實實的脆梨出來,而後,飛也似的走了。

“這麼快……”那讀書人一臉驚訝。

其他人也來了興趣,紛紛讓這讀書人將包裹脆梨的荷葉揭開,有趣的是……這荷葉一揭開……一個新鮮欲滴的梨子便在所有人的面前,衆人不僅嘖嘖稱奇。

其實一開始的時候,讓小乞丐去買食物,他們多少是有些懷疑的,畢竟……沒人喜歡乞丐,乞丐是又髒又臭的代名詞,而現在……似乎體驗還不錯。

讀書人欣喜地笑道:“有些意思,下次我再買什麼,定尋這些小乞丐。”

…………

這一幕,全程落在了李世民的眼裡,聽到他們的對話,神色不禁動容。

他還是沒有理會張千,而是目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:“正泰,方纔那逆子在學堂裡說的事,真的能做到嗎?”

“有可能。”陳正泰苦笑道:“只是……也很難。”

李世民一下子明白了。

陳正泰是少詹事,又和太子相交莫逆,這樣的關係,顯然是偏向太子的。

可是陳正泰都說很難,這言外之意就是……想要做到非常不容易,甚至絕不可能。

這就意味着,那個逆子,十之八九是在突發奇想,淨是鼓搗一些狗屁倒竈的事。

李世民頓時又來了火氣,恨得咬牙切齒。

這一次他是真有些怒了。

而後,他瞪了張千一眼:“說。”

張千壓低聲音道:“陛下,人尋到了,在一處荒廢的宅院,進出的有不少人,奴已命人盯着了,太子殿下自進去之後,便再也沒有出來,那兒進出的……都是衣衫襤褸的人。”

李世民深吸一口氣:“他何時纔不讓朕操心啊,難道他就不怕遇到什麼奸邪之輩,不怕被人欺負了嗎?”

李世民是又氣又是擔心,太子是什麼,這是何其金貴的人啊,真要遇到了歹人,那真是後悔不及了。

李世民隨即又道:“帶着人馬,將那裡給朕圍住了,不……還是不要聲張,朕親自去吧。”

他現在最擔心的,恰恰是參與的人太多,知道的人越多,到時候……各種版本的太子淪爲乞丐這樣的事傳出去,那李世民真覺得要對不起列祖列宗了。

“你帶路。”

…………

這宅院的地段很好,偏偏因爲比較破敗,在這熱鬧的長街上,倒是有些煞風景。

時不時有衣衫襤褸的人進去又出來,大家表情不一。

門前也沒有門子,畢竟……都這麼破落了,這看不看門,顯然都是一樣的。

李世民等人匆匆進去。

便見這諾大的宅院裡頭,院子的中間升起着一個大陶甕,此時下頭燒了柴,裡面湯米滾滾,像是在熬粥,除此之外……旁側還擺着一張張的蒸餅,顯然是從外頭採買來的,用荷葉包了。

www ⊕тт kān ⊕C○

前頭則是一個大堂。

遠遠就能聽到李承乾的聲音:“誰要是敢在二皮溝的地面小偷小摸,一經發現,要立即砍了他的手,這是有規矩的地方,學不會規矩,那就永遠不要讓我在二皮溝看到他。見一次打一次,這個消息……要傳出去,所有進了我陳家門下的人,都要守這規矩。”

陳……陳家……

陳正泰心裡一哆嗦。

沃日……

太子這又是鬧哪樣?怎麼聽着像是在黑我陳家啊……

我陳家吃了你家大米了?

不過細細想來,李承乾不願泄露自己的身份……所以給自己換了一個姓,這也沒毛病。

“是,是,以後一定注意,大當家……還有什麼吩咐?”

“沒什麼吩咐了,辦事要仔細,好了,大家吃喝粥和吃蒸餅吧。”

隨即,一個乞丐模樣的人撐着竹杖出來,很顯然……他對自己的現狀很滿足,沒有乞丐應有的苦大仇深。

李世民一想到自己兒子和這個人一樣的裝扮,以及一樣動輒罵孃的聲音,終於憋不住了,猛地疾步衝了進去:“今日誰也別攔朕。”

…………

三十多歲的老男人,每天更新一萬五千字,要一張月票,這很合理吧。
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章:人才吶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
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三百一十一章: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一百四十九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二章:人才吶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四十五章: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