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:真香

惡臭無比……

面對李世民的吐槽,陳正泰打了個激靈,這什麼情況,這是老火湯啊,是可以和煲仔飯齊名的名菜,難道唐朝人的口味……這樣的獨特嗎?

陳正泰立即道:“學生冤枉,這湯的味道明明極好,怎麼會惡臭無比。”

李世民見他還想抵賴,本來對陳正泰還不錯的印象,頓時大打折扣:“再胡言就是欺君之罪,你這食譜中,制湯居然不放醬料,還敢說味道極好?”

做湯要放醬料的嗎?

這湯明明放自己煉體出來的白鹽,味道就極好了。

陳正泰一臉懵逼,可隨即……他明白了。

一定是哪裡不對。

“敢問陛下,這湯用的可是學生送來的鹽嗎?”

李世民臉色古怪起來:“你還送了鹽?”

臥槽……

陳正泰驟然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枉,原來他們沒放白鹽,而是放的青鹽,青鹽本來就苦澀,那麼湯的味道都被青鹽搞壞了,能好喝纔怪。

陳正泰很不服氣,他癟了癟嘴,叫屈道:“恩師,這湯分明要用學生的鹽才成啊,學生冤枉啊,學生請恩師恩准,重新制湯!”

李世民對湯已完全失去了興致,一揮手:“不必啦,朕沒興致。你獻上這樣的食譜,實乃欺君之罪,朕這一次,輕饒了你,可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朕現在……便收回成命,褫奪你的縣男爵位,你謝恩吧。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說實話,陳正泰第一次感覺李世民很有冷幽默的潛質。

剛纔還給自己封爵,轉過頭,又把爵位給褫奪了……自己應該算是歷史上最快奪爵的人吧。

李世民當然不是一般人。

這等胡蘿蔔加大棒,給個甜棗再打你幾巴掌的手段,想來便是帝王心術。

這顯然是李世民給陳正泰上了一堂生動的君臣之課,你的榮辱,都只在皇帝的一念之間,他若是高興,便可轉瞬之間破格令你成爲貴族,從此子孫罔替,榮華富貴不絕。

可下一刻,他也可隨時治你一個欺君之罪,教你萬劫不復。

陳正泰一臉懵逼的擡頭看了李世民一眼。

卻見李世民面上露出幾分得意。

是啊,這些日子,天天吃了嗎吃了嗎的,實在令人無語,你不是自稱是朕的門生嗎?

很好,朕既是你的老師,那麼就先給你這第一堂課,教你知道,什麼叫做伴君如伴虎。

看着陳正泰一臉吃癟的樣子,李世民的小心思裡,居然多了幾分快意恩仇,他似笑非笑道:“雷霆雨露,俱爲君恩,於你,朕既是君,又爲師,此時,你還不快謝朕恩典。”

陳正泰心口好似重擊一樣,鬱悶的很。

他眨眨眼,居然也不謝恩,而是道:“恩師要議學生的罪,學生自然願意接受,只是……學生聽說,百姓們都稱頌恩師聖明,且明察秋毫,行事不偏不倚,絕不將罪責妄加於人,所以學生以爲……既然有罪,就當有所憑據,學生的食譜,絕沒有錯,還請恩師明辨,到時再議罪不遲。”

李世民的本意,只是想給陳正泰一顆甜棗,而後再給他一棒槌而已。

這在李世民看來,其實並不是惡意,畢竟陳正泰年紀還小,將來固然要大用,可也需要好好磨礪一番。

可現在陳正泰較了真,他卻需讓陳正泰死個明白。

一想到那令人反胃的湯水,李世民心裡也有了幾分惱怒,很好,這個小子看來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,李世民便道:“好極,朕便讓你心悅誠服,來人,傳朕的話,令尚食局照食譜,再烹飪一碗湯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學生的鹽呢?學生不是讓馬周帶鹽入宮嗎?”

“還有鹽嗎?”李世民側目,看了一旁的宦官。

這小宦官方纔見內常侍因爲說錯了話,被拉出去打了,因而顯得戰戰兢兢,他低着頭,道:“奴……奴去問問。”

陳正泰便千叮萬囑道:“一定要讓尚食局用我帶入宮中的鹽。”

小宦官一溜煙的去了。

李世民見陳正泰是個不肯服輸的性子,想到這陳家人各種稀奇古怪的脾氣,心裡想……這個小子,可萬萬不要沾染上陳家古怪脾氣,不然可惜這樣的人才。

於是……他故作氣定神閒,也不搭理陳正泰,低頭拿起案牘上的奏疏,有一搭沒一搭的看着,偶爾提筆,進行批閱。

陳正泰算是對李世民這位老師上的這一課有了生動的認識。

原來……做皇帝就是這麼了不起啊。

可惜……這是大名鼎鼎的貞觀時代。若是本公子去了唐末或者明末,憑着穿越者的優勢,頂着砍腦袋的風險來個羣雄逐鹿,說不定有一萬分之一的機會做個皇帝來噹噹。

心裡亂七八糟的想着,過了一個多時辰,便有尚食局的宦官盛了一碗湯來。

這湯水……和原來的湯水一樣,色香俱全,採用的乃是最新鮮和上等的食材熬製,因爲沒有放醬的緣故,只切了一丁點蔥蒜作爲輔料,因而湯水上只浮些許肉沫,此外便格外的晶瑩了。

尚食局的宦官小心翼翼的將湯水擱到了李世民的案頭上。

李世民只微微擡頭,撇了這湯水一眼,這湯和上一次的可謂是一般無二。

因而……他心下冷笑,便拂袖道:“將此湯,賜給朕這徒兒……”

說到徒兒二字時……李世民話音嘎然而止。

他猛地意識到,好似因爲陳正泰的死纏爛打,自己竟潛意識的認了這麼一個弟子。

只是……或許是自恃自己的身份,李世民又覺得不甘心,於是忙改口道:“賜予陳卿喝吧。”

陳正泰忙道:“這食譜,本就是孝敬恩師的,恩師現在懷疑學生的湯有問題,當然是恩師再品嚐此湯纔好。”

李世民覺得有理,也好,讓你死個明白,別說朕沒有因爲功勞而關照你,也別說朕因爲你的過失而褫奪你的爵位。

他瞪了陳正泰一眼,道:“好,朕教你心服口服。”

取了銀勺,李世民只沾了些許的湯水,因爲上一次喝湯,心理有了陰影,因而李世民看這色香俱全的湯水,就好似是在吃藥一樣,象徵性的沾了一丁點湯水之後,李世民猶如吃藥一般,將銀勺放入口裡……

他甚至來不及細嘗,便急着要將星點的湯水立即吞嚥下去。

可是……

猛地……

李世民的身軀一震。

原本那久違的腥澀滋味並沒有再出現,那脣齒間盪漾着一種難以言喻的香味,鮮肉帶來的香味,與湯水混雜一起,久久不能散去,不只如此,湯水的滋味,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精鹽所帶來的微鹹,恰到好處與肉味混雜一起,令李世民說不出的舒暢。

只是……方纔只是淺嘗……

李世民面上帶着一股古怪的模樣,一臉驚奇的繼續舀了一勺湯水,這一次再沒有遲疑,滿滿一勺湯直接入口。

這種強烈的滋味瞬間又刺激了李世民的味蕾。

李世民覺得自己渾身都燥熱起來,下意識的抹了一把額上浮出的細汗,在一口湯下肚之餘,不禁感慨道:“這湯,真香!”

他的語氣,絕沒有隱藏自己的情緒,完全是因感而發。

唐朝的烹飪技藝,其實是很落後的,畢竟……這個時代沒有鐵鍋,肉基本靠烤,而因爲佐料的問題,調料,基本靠各種各樣的醬。

以至於倭人派出了遣唐使,跑來把大唐的烹飪帶回了倭國,技能樹點歪,也學着在湯水和烹飪中鋪以大量的醬。

而在這個時代,醬料的應用就更廣泛了,畢竟……因爲佐料的緣故,爲了遮掩鹽的古怪味道,各種醬料一股腦的放進去。

現在……第一次嚐到如此的清湯,李世民突然覺得,世上的美味佳餚,在這湯麪前,竟好似是笑話一般。

李世民是個很實在的人。

既然湯好吃,也懶得理陳正泰,端起了瓷碗,便將這湯一飲而盡。

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
第四百五十五章: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二十七章:真相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六十二章:拓地千里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八章:越王你害我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四百四十一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一百九十二章: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章:皇帝駕到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零一章:城破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十三章:生財有道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五十八章:長安風雲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