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

說幹就幹。

陳正泰大致地說明了一下病因,現在不存在CT,因而現在無法確認那異物的位置。

唯一令人欣慰的是……這箭是射在後肩的,既沒有在五臟六腑,又不處在人體的大動脈上。

所以理論上而言,手術既不會傷着人體重要的器官,也不會引發大出血,不會有太大的風險。

李世民畢竟有過接骨的經驗,所以一點就透。

陳正泰道:“自恩師接骨之後,學生就在大學堂設了一個醫館,這醫館可謂是花費了重金,專門配了幾個手術室,因此……這手術還是在二皮溝大學堂附屬醫館裡做爲好,學生這幾日就開始準備手術所需的器皿,到時只怕要煩請恩師大駕二皮溝了。”

李世民此時正興致勃勃,不過他還是理智地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問題:“若是手術失敗如何?”

陳正泰正色道:“恩師是不會失敗的,倘若真有一個萬一,想來秦世伯含笑九泉之後,也一定不會責怪恩師吧。”

李世民的臉顫了顫。

於情於理,他李世民也必須親自操刀,這不只是因爲和秦瓊的情誼問題,他也希望讓當初那些出生入死的弟兄們知道……朕不是那種涼薄之人。

李世民深吸一口氣:“絕不容失敗,朕信得過你,也告訴秦瓊,讓他信得過朕。”

陳正泰應下,隨即便回二皮溝準備了。

關於手術的事宜,他覺得有必要和秦瓊交代一下。

秦瓊的表情很凝重,他知道這一定會帶來風險。

對他來說,手術是需要勇氣的,固然病痛的折磨讓他一直苦不堪言。可秦瓊還是想盡量多活幾年的,畢竟……他實在不忍心讓自己的妻兒們在此時痛不欲生。

可陛下已決心親自動手,對於陛下的這份情誼,秦瓊也由衷的感激。

秦瓊只好咬牙道:“好,那麼……就辛苦陳詹事了,陳詹事若是當真能救我一命,這救命之恩,定當粉身碎骨相報。”

陳正泰朝他作揖道:“是恩師救命之恩,我不過是跑個腿而已。”

秦瓊看着陳正泰,此時……他大抵能感受到爲何陳正泰能聲名鵲起,陳氏爲何會水漲船高了。

一個人有本事,還如此謹慎,這樣的人……想不出頭都難。

秦瓊道:“我回府中,和家中妻兒商議一二,過了幾日,等陳詹事預備好了,到時……便將身家性命託付給陛下與你。”

他說這話時,顯得有些悲壯。

但陳正泰對這樣一個漢子還是挺佩服的!

這幾日,發生了許多事,首先是鋼鐵股開始暴漲,其中長孫鐵業漲得最兇,隨着鋼鐵將恢復價格的消息傳開,再加上陳家執掌長孫鐵業,即將對長孫鐵業進行改造,居然短短几日的時間裡,長孫鐵業的市值不但超過了暴跌前,甚至還在這個基礎上,繼續有上漲的趨勢。

若是幾日之前買了股票的人,那原本幾乎一錢不值的股票,甚至可能一下子價值翻上數倍,甚至十數倍。

人們總是習慣於追高,因而……交易所裡是不存在理性的,一旦覺得某個股出現問題時,於是人人都要踩上一腳,可一旦價格開始上漲,於是人人都在求購長孫鐵業。

可是捏着這股票的人,卻不願再隨意拋出了,於是收購的價格……便到了瘋狂的地步。

自然,現在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還是秦瓊的傷勢,許多人都說秦瓊已是病入膏亡。

這消息也不知是如何傳出去的,反正傳得有鼻子有眼,還說大唐皇帝將親自蒞臨二皮溝附屬醫館裡救治,治法更是神乎其技,這一下子所有人都將注意力吸引到了二皮溝附屬醫館上頭。

這是什麼醫館,從前沒有聽說過啊。

新成立的?

陛下竟還要親自去。

秦瓊乃是天下家喻戶曉的人物,在坊間,關於他的各種傳說數都數不清,許多人開始關切起這位左衛大將軍了。

過了幾日……李世民竟真的擺駕到了二皮溝。

在大學堂附近……果然早已拔地而起一個新的建築。

這個建築新建時,大家還沒有留意,畢竟二皮溝裡各種花裡胡哨的東西太多。

而現在……衆將們卻早已來了。

不少人覺得手術可能有風險,所以都想提前見一見秦瓊,畢竟秦瓊有不少老兄弟,也有人純粹是來看熱鬧的。

李世民的車駕抵達這裡的時候,他發現這裡竟是人山人海……一時之間……坐在車輦之中,李世民有些無言。

等車駕聽到了醫館正門。

李世民下車,陳正泰便領着人上前,道:“恩師……”

“如何來得這麼多人?”李世民輕輕皺眉,劈頭蓋臉地問。

“這個啊……”陳正泰的視線就落向了一旁站着的程咬金等人身上。

程咬金等人萬萬想不到自己躺着都中槍,可陳正泰只是給了一個暗示的眼神,畢竟沒有開口咬定了是程咬金人等,你若是這個時候勃然大怒,說一句陳正泰你這小子可不要冤枉人。

說了這句話……反而就顯得你這個人不夠光明磊落,不夠大氣,有些小雞肚腸了。

程咬金憋紅着臉,最後他索性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。

李世民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他一直都是繃着臉,只想着今天來此有着重要的任務,其他的其實就不那麼重要了。

所以他隨即就道:“都準備好了嗎?”

“已準備好了。”陳正泰道:“秦世伯也已進入了手術臺,就等恩師來。”

李世民頷首,而後率先進入醫館。

這醫館乃是一個巨大的建築,佔地很大,一個個房子緊挨在一起,一路過去,都點着燈。

除了前臺……像是有幾個櫃檯一般的東西,站着幾個人,每一個房前,也都掛着各種牌匾,讓病人按着自己的病情進入不同的科室。

這裡還有二樓,等登上了二樓,往左拐,上頭便有專門的手術室字樣了。

再往裡走,是一個長廊,長廊裡,秦夫人已帶着秦瓊的三個兒子在此焦灼的等待着了。

關於秦瓊的妻子,後世有各種的演繹,不過陳正泰見了,倒覺得這就是一個很尋常的婦人,甚至並不美貌,不過顯得端莊。

她給李世民行了禮,而後朝陳正泰點了點頭,才道:“陛下,陳詹事,拙夫的性命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似乎是害怕影響到李世民和陳正泰的發揮,所以秦夫人顯得很剋制,不敢外露自己的情緒,只是她聲音疲憊而沙啞,眉心不自覺地輕輕擰着。

李世民點頭,先去換了一件短裝的衣服,否則穿着長袖,難免施展不開。

而後和陳正泰一道,包裹得嚴實地進入了手術室。

只是這手術室一進去,李世民豁然擡頭,卻發現,隔壁的牆壁……竟是一格格玻璃,這玻璃通透,竟可以直接穿過玻璃,看到隔壁房間。

而隔壁的房間裡,十幾個年輕人,此刻正在陳家一個遠親叫陳懷義的人帶領之下,一雙雙眼睛,彷彿像餓狼一般,看着手術室裡的一舉一動。

“這是什麼?”李世民狐疑地問道。

陳正泰便道:“恩師,這是玻璃,這東西燒製可是不易,現在不太容易燒製……費錢,不過學生在這裡頭裝了一些。”

水晶,李世民是知道的,這玩意宮裡還真有,葡萄美酒夜光杯嘛,何況在後世,考古學家在戰國年間的古墓裡,就發掘出了玻璃製品了。

這東西對於尋常百姓而言,是十分稀罕的寶貝,可在李世民眼裡,其實也不算什麼。

格局是啥……格局就是如果你有萬千美女在懷,那麼美女就是糞土,你見了美女就會想嘔吐。若你見多了奇珍異寶,就算是再珍貴的東西在你眼裡也不過是奇淫巧技的小玩意,這就是格局。

李世民一丁點也不激動,而後,他皺眉起來:“朕問的不是這個,朕的是站在後頭的這些人。”

陳正泰一臉無語,他咳嗽道:“恩師……這每次手術,都要勞煩恩師,學生心疼,學生就在想,似恩師這樣的巧技,若是不讓人學一學,實在太可惜了,以後再有人有什麼病痛,便可讓他們來,不必再勞恩師處處費心。”

李世民的臉色變幻不定。

陳正泰又道:“何況學生斗膽,有一句話不知該說不該說,若是有朝一日,恩師病了,總不能恩師自己動手吧,所以學生現在想盡辦法,讓這些人也和恩師一樣……將來……”

“知道了。”李世民點點頭,總算臉色緩和下來。

你說朕好好做個手術,幾十雙眼睛盯着,多膈應啊,可陳正泰說的也很有道理。

於是……李世民再不遲疑,開始動手。

其實程序的大致,李世民都清楚,所以師生二人合作還是很愉快的,先消毒,確定手術部位,麻藥已經喝了,緊接着便是準備開刀。

李世民的刀下去。

被玻璃隔開的隔壁房間裡,那陳懷義頓時露出了激動之色,口裡儘量地壓低聲音道:“要切了,要切了,大家看仔細,都要看仔細,你們看看,果然不愧是聖手啊,如此熟稔……都記住了……”

……

秦瓊疼醒了。

好在他是意志力強大的人,死死地咬着一個毛巾,一聲不吭。

他此時正趴在手術檯上,爲了預防萬一,陳正泰事前就讓人將他綁在了手術臺上。

李世民沿着他背脊上的傷口一刀劃下去,頓時,血肉翻飛。

那頭的陳懷義便又道:“都記住要點了嗎?你們也是看過仵作切屍首的,背脊這個位置,不涉及血管動脈,也沒有涉及到重要的器官,所以……不會大出血,可若是切其他地方,卻是要小心了……大家看仔細。”

李世民正聚精會神着,進入了忘我的境地,當皮肉切開,陳正泰則負責輔佐,二人在皮肉中翻找異物。

這時候……是極需要耐心的。

秦瓊整個身子開始有些抽搐,顯然疼痛到了極點。

很快……

李世民似乎尋到了什麼。

他拿着鑷子,而後從皮肉中扯出了一個異物,這異物上滿是血肉,其實外觀上……已經和皮肉黏合在了一起,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什麼金屬了,雖只有米粒大一些,卻是讓秦瓊病入膏盲的元兇。

哐當,異物丟到一邊的銅托盤裡,響起了清脆的聲音!

陳正泰則是認真地道:“恩師,再找找,或許還落下了什麼。”

李世民點點頭。

手術室裡彷彿時間在凝滯。

在確認異物全部撿出之後,李世民便開始細細地縫合,陳正泰則在另一邊進行上藥。

用的乃是消炎的藥膏,一番動作之後,終於……李世民長出了一口氣。

而此時……或許是麻藥的作用又有了,又或者是疼痛過甚,總之秦瓊已經昏死了過去。

“先在此靜養,好好觀察一番就可以了。到底成不成……”陳正泰道:“只怕還要過一些日子。”

李世民頷首:“這裡太悶,走吧。”

他低頭看了一眼秦瓊,嘆了口氣,心裡竟難得有幾分忐忑,他自己也不知……自己是否能將秦瓊從地獄裡拉回來了。

出了手術室,李世民站在了二樓,自陽臺上眺望下頭,二皮溝已經越來越熱鬧了,和李世民當初來的時候有些不一樣。

許多人都駐留在醫院外頭,猛地……李世民的在這烏壓壓的人羣裡,突然看到了一個略顯熟悉的身影。

這個人……

是誰?

李世民久久凝視着,身子一動不動。

陳正泰在旁道:“恩師想來累了吧,先去歇一歇,今日爲了慶祝恩師手術成功,學生燉了一個好大的豬腰子……”

李世民卻突然道:“太子到底在何處?朕爲何這些日子都不曾見着他?”

一聽到太子,陳正泰就又整個人都不好了,他真的想罵娘啊,是啊……這狗東西到底跑哪裡去了,人總不能憑空失蹤吧?

當初打賭的時候,陳正泰還是很有信心的,一方面是有薛仁貴在,另一方面,他自覺得二皮溝就這麼一點大,自己要找,還不是一句話的事?

這兩個少年的特徵太明顯了,想不知道都難吧。

可是顯然這一次,他太想當然了……

陳正泰一臉尷尬。

李世民道:“朕方纔……好像看到了太子,不對……不會是他,那分明是個衣衫襤褸的乞兒,總不該會是太子……只是背影有些像罷了,說也奇怪,朕怎麼會看花眼呢?難道是思子太過,看誰都像太子嗎?”

他喃喃的念着。

陳正泰心裡只叫着苦,完蛋了,恩師現在看到乞丐都覺得像自己的兒子了。

那以後還不是見誰都像太子?

太子若是再不回來,我陳正泰十之八九要死無葬身之地啊!

陳正泰細思極恐,咳嗽着道:“太子他……他……”

李世民卻在此時回過頭來,凝重地看着陳正泰:“朕可是將他交給了你的。”

“是,是。”陳正泰心裡就更沉重了,只道:“恩師託付重任,學生……”

李世民嘆了口氣:“朕希望他不至頑劣,好好的做太子。朕對他沒有太高的期望,當初他立爲太子,朕讓他去東宮的時候,就對詹事府的屬官們說過:你們輔導太子,平常應該爲他講述百姓生活在民間的種種艱苦。太子無需精通四書五經,可若是有愛民之心,朕也就能滿足了。”

“現在朕將他交給你,便有此意,畢竟……他的性子與常人的孩子不同,或許你能另闢蹊蹺。可是……這些日子,他憑空不見一般,他是大孩子了,朕當然也不願過於拘束他,可似這般……像話嗎?你說實話吧,他到底去做什麼了?”

陳正泰心裡很是忐忑,卻不得不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,你大爺,我能怎麼辦,只好先裝裝逼啊!

陳正泰便道:“恩師……太子到底做了什麼,恩師到時就會知道,此時先容學生賣個關子。”

李世民見陳正泰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,一時恍然,心裡在想,他們竟還敢在朕面前賣關子?

只是……此時也不好發脾氣,只是沉吟着,不說話。

陳正泰心裡汗顏,而後努力地擠出了笑容,他得轉移開李世民的注意力:“恩師,二皮溝有個好地方,恩師來都來了,不妨我們去走走。”

見陳正泰擠眉弄眼的樣子,很是神秘。

李世民突然露出了怒容:“你還想帶朕去青樓?你好大的膽…”

陳正泰詫異道:“恩師……怎麼會想到這種地方……學生是想讓恩師……看看二皮溝的寺廟,這寺廟,聽說香火很是鼎盛,大家都說很靈驗,不只如此,佛寺隔壁……還有一個小學堂,這小學堂……聚集了不少的學子。”

頓了一下,陳正泰便笑道:“恩師不是一直念茲在茲地說希望尋訪人才嗎?這裡……就有許多的人才。恩師不信,去看了便知道。”

李世民臉色微微一變。

原來是看學堂啊……

你直說就是了,爲何一副擠眉弄眼的樣子,想是要逛窯子似的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第三章,五千字大章送到,求訂閱和月票。

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
第四十九章:真香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一十七章: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二十四章:鄧健厲害了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六百零五章: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三十五章:天子之怒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四百七十五章: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