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

五千字大章。

…………

長孫無忌沒有遲疑,召集了浩浩蕩蕩的人前往二皮溝。

他已想好了,先給陳正泰一個下馬威,而後想辦法威脅利誘。

就算陳正泰不肯服軟,難道他們陳家其他人就不慌?

長孫家族真不是吃素的。

跟來的人不少,一輛輛的車馬,除了長孫家在長安任職的二十多人,還有四五十個平日長孫家族的門生故吏。

這些人都是朝中的大臣,一聽長孫無忌的召喚,就立即來了。

個個義憤填膺,表示一定繞不了陳正泰那個小子。

他們這些人,充斥在各部,可能平時不顯山露水,卻沒一個是好惹的。

就這麼一羣人,氣勢洶洶地衝進了交易所。

交易所裡,許多商賈正各自在茶座裡是施施然地喝着茶。

一進了這交易所,長孫無忌氣咻咻的樣子,一臉不善,當先便有人問:“這位相公是誰?”

“陳正泰在何處?”長孫安世冷着臉厲聲道:“將他叫出來。”

長孫無忌則眯着眼,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,這個時候……最重要的是有氣勢!

沒錯,我長孫無忌不是來跟你陳正泰討價還價,是來找你算賬的。

後頭一大隊人亂糟糟地起鬨:“將此賊叫出來,我要看看,誰敢在長安這樣的張狂。”

“陳氏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?哼,老夫忝爲刑部主簿,略通一些刑律,今日正好想和這陳正泰說道說道。”

夥計一臉詫異,隨即神情顯出了凝重。

茶座裡的人,也紛紛感受到長孫無忌等人的身份不一般,方纔還沸騰的交易所,莫名的一下子安靜了下來。

夥計自是不敢造次,硬着頭皮道:“我家公子,在二樓與朋友們吃茶……”

長孫安世振臂一呼:“走,上二樓。”

於是大家在長孫無忌的帶領之下,呼啦啦的涌上二樓。

爲了表現出長孫家族的不屈,而且絕不願妥協的態度。

長孫衝,衝在了最前。

他不過十二歲,可這個時候……已經感受到了家族的艱辛,他要給自己的爹出口氣,於是他走在最前。

這夥計帶着他們到了廂房門口。

長孫衝躍躍欲試,他決定給裡頭的陳正泰一點厲害瞧瞧。

於是,氣勢洶洶的長孫衝直接擡腿,一腳將們踹開,口裡狂叫:“陳正泰狗賊,今日你死期……”

砰……

門被撞開。

聲振屋瓦。

而後……

長孫衝覺得自己眼前一黑。

卻有一個蒲扇大的巴掌朝着他的臉上拍來。

啪!

這一巴掌瞬間打在長孫衝的臉上,清脆而響亮!

長孫衝頓時眼冒金星,頭暈眼花,還不知道怎麼回事,孱弱的身子支撐不住,直接朝着門框處飛去了。

啪嗒……

身體撞到了門框,他覺得自己的腰斷了,發出一聲殺豬似的慘叫。

而後……整個人如爛泥一般的癱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來了。

後頭的長孫無忌等人勃然大怒。

這可是長孫無忌的嫡子,是長孫家未來的繼承人。

長孫無忌氣得發抖,自己這兒子,自己都捨不得打呢,便是在皇帝和娘娘面前,他們對長孫衝也是疼愛有加,這陳家人……真的瘋了。

可這時……卻聽一聲震天怒吼:“哪裡來的小畜生,敢在這裡放肆!”

這聲音……很耳熟。

隨即……映入在長孫無忌等人面前的……竟是程咬金。

程咬金殺氣騰騰,此時搖着自己的手脖子,好像這一巴掌沒有打盡興一般。

長孫無忌懵了,怎麼會是程咬金這個渾人?

一旁的長孫安世已是疾步上前,攙扶起長孫衝,長孫衝的一邊面頰已是腫得老高,眼睛都睜不開了,撲簌撲簌的落淚:“爹,你要爲我做主啊。”

“呀……”程咬金像是剛剛纔發現來人似的,上前咧嘴笑着道:“原來是賢侄啊,哎呀,你好端端的來踹門做什麼,我還以爲是哪一個不知好歹的小畜生呢。打你這一巴掌,是給你一個教訓,怎麼,我老程還打不得你這小輩了,你爹若是不服,好好好,明日我將我兒送你們長孫家,你們隨便打,我程咬金皺一下眉頭,便斷子絕孫,不得好死。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理論上來說……長輩教訓小輩是應該的。

而程咬金這個人本來性子就莽,何況還是長孫衝踹門在先,打了還真是打了……說理的地方都沒有。

可自己的兒子被打,長孫無忌豈能不氣?

長孫無忌是氣得哆嗦,他瞪着程咬金,狠狠地道:“程咬金,你這廝在此做什麼?”

程咬金又咧嘴笑了,看着長孫無忌和他身後烏壓壓的人,程咬金樂道:“在等你啊,呀,來了這麼多人,好,好得很,都進來,正好有話要和你說呢。”

長孫無忌身後的人方纔還雄赳赳的樣子,現在終於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。

於是紛紛被程咬金叫了進去,一進去……這才發現……臥槽……這滿屋子裡也是人。

只不過……但凡是有眼色的人都曉得……

這廂房裡的人……一個個來頭比長孫無忌叫來的這些阿貓阿狗還要狠得多。

沒錯。

雖然這些人在外頭,大多地位不低,哪怕是最差的,也是五六品的官員,是尋常人巴結都巴結不上的。

可是……站在這裡……他們真的是阿貓阿狗啊。

李靖、侯君集、李績、張公瑾,還有那崔家的人,鄭家的人,韋家的人,杜家的人……

這一個個……無論是哪一個,都是可以直接和長孫無忌拍着胸脯稱兄道弟的。

哪怕是稱兄道弟,長孫無忌還得陪着一個笑臉。

於是……本來早就想好了破口大罵的人,此刻都溫順得像是鵪鶉一樣,一個個貼着牆站着,不發一言,眼神還很虛。

大佬們說話,是沒有他們這些阿貓阿狗們說話的份的。

長孫無忌看着這屋裡的一個個人,頓時覺得心有些涼了。

他倒還算冷靜,終究勉強擠出了一點笑容,只是這笑容有些難看:“爾等在此做什麼?”

“談一談正事。”程咬金是個粗人,也不兜圈子,直接打開了話匣子,瞪着長孫無忌道:“就說老夫吧,老夫買了三萬四千股長孫鐵業的股票,也算是能說得上話是不是?咱們現在推舉陳正泰爲大掌櫃,幫着咱們管理長孫鐵業,我來問你,無忌老弟,這合理不合理?”

長孫無忌的心就一下子的沉了下去。

其實程咬金的口氣還算給長孫留了幾分薄面了,那崔如意年輕,可就沒程咬金這般客氣了。

崔如意冷聲道:“姐夫,你怎麼今日說話還文縐縐的?什麼合理不合理,還問個什麼。我們崔家五十年前,不曾聽說過世上有長孫家,今日就一句話,交出長孫鐵業所有的賬簿,重新查賬,所有的大小掌櫃,該滾蛋的滾蛋,這長孫鐵業,不姓長孫了。”

長孫無忌瞥了一眼崔如意。

他曉得……這是清河崔氏。

想當初,陛下有意下降公主給崔家,結果崔家居然斷然拒絕了,可見這崔家是何等的高傲。

可即便如此,李世民也一點脾氣都沒有。

剛剛還在旁喝着茶的韋玄貞,此時陰惻惻地笑着道:“哎呀……崔賢侄,不要將話說的這樣難聽嘛,不就是生意嗎?無忌賢弟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,咱們一起坐下來,喝喝茶,打一聲招呼,以無忌賢弟的爲人,交出鐵業,還不是一句話的事?和氣生財,和氣生財嘛。”

其他幾人,則是面無表情地瞪着長孫無忌。

而長孫無忌身後的長孫安世人等,雖然人多勢衆,現在卻依舊是一個屁都不敢放。

長孫無忌一口老血要噴出來。

敢情陳正泰這狗東西……借花獻佛,將我們長孫家的支柱,拿去給這些人分了?

長孫無忌突然感到很絕望,這涉及到的,畢竟是巨大的利益,此時……就不是交情說事的了。

何況長孫無忌平時人緣其實並不好,他做吏部尚書的時候,私心比較重,光顧着提拔自己人了,大家雖然沒什麼,心裡卻都膈應,誰跟你講情面?

“無論怎麼說,說破了天,我等也佔了大股,按着規矩,自然是大股東說了算,今日我等在此,佔據了七成以上的股份,你們長孫家佔了多少?我們拿了真金白銀來,難道還做不得這長孫鐵業的主?長孫無忌,你不要鬧到大家面上都不好看,我張公瑾平時是不願和人上傷了和氣的,平日我讓你三分,可今天不一樣……我花了錢的!”張公瑾殺氣騰騰地道。

這傢伙也是個狠人,別看平時老實巴交的樣子,一副老農的憨厚模樣,可若是清楚他的人都會曉得,李世民殺兄弟的時候下不了決心,就是張公瑾最先操的刀子,太子的黨羽想要營救李建成,也是他提着刀往’叛軍‘裡殺了個七進七出。

長孫無忌發現此時此刻,自己竟一句話都說不出。

這時……長孫無忌身後一人笑呵呵地道:“各位將軍息怒,息怒……既要講理,那麼不妨……”

說話的這人,顯然有些坐不住了,他想有所表現,爲長孫相公說句話,畢竟……自己是長孫相公提拔起來的,現在是監察御史……

可他話到這裡……張公瑾卻死死地瞪他一眼,他的眼神很駭人,彷彿散發着無窮的殺意。

張公瑾面上皮肉不動,聲音彷彿自喉間發出,一字一句道:“你是什麼東西,也配在這裡說話?”

這御史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畢竟橫的怕愣的,尤其是張公瑾這犀利的眼神,竟讓他忙後退一步,連呼吸都不敢了。

…………

長孫無忌覺得自己頭暈目眩,他心裡已清楚,大勢已去了。

真的徹底的完蛋了。

此時就算是陛下親自爲他出頭,這長孫鐵業也定是保不住了。

可恨,陳正泰這個卑鄙小人啊。

何況……他此時意識到了一個更可怕的問題,這麼多人入股了長孫鐵業,那麼……陛下是否也摻和了一腳呢?

是了,陳正泰此人賊得很,這樣的好事,既然拉上了這麼多人,怎麼會少得了陛下?

如此……陛下對這件事不聞不問,甚至還有慫恿陳正泰的樣子,答案便不言自明瞭。

那麼就是說……現在大羅金仙下凡,長孫家也得乖乖將這祖產奉上。

如若不然,長孫家在這長安,就將無立足之地。

卻在此時,一個熟悉的人影卻是冒了出來。

這個人,長孫無忌化成灰他也認得。

不是陳正泰是誰?

陳正泰朝他很是和善地笑道:“哎呀……這裡人多嘴雜,大家你說一句,我說一句,還讓長孫世伯怎麼說話?要不……長孫世伯,我們借一步說話?”

長孫無忌看着他,再看看程咬金等人,居然發現……能借一步說話,比站在這裡要好得多。

於是……他沉着臉點點頭。

陳正泰將他引至一旁的小廂房裡,坐下,早有人斟茶上來。

陳正泰先呷了口茶,而後看着臉色慘然的長孫無忌,隨即嘆口氣道:“長孫世伯,請喝茶。”

“不必喝了。”長孫無忌嘆口氣:“事已至此,老夫也沒什麼說的,你要接掌……”

“我不接!”陳正泰斬釘截鐵地道。

長孫無忌一愣,隨即看着陳正泰。

陳正泰道:“我忙得很,既是東宮少詹事,而且陳家還有這麼多的家業要打理,長孫世伯以爲我很清閒嗎?當然……接手還是會短暫的接手幾個月的,在這幾個月之內,我會整肅整個長孫鐵業,而且還要引進新的開採方法,引入新的冶煉設備,力求使這長孫鐵業的水平更上一層樓。”

“幾個月之後,長孫鐵業的產量至少可以大漲五成,而成本……我粗略估算了一下,至少可以降下兩三成,只要鐵價恢復到原先的水平,我想這鐵業的盈利,至少可以增長一倍以上。至於股價……非但會回到原先的水平,甚至還可能繼續增長,將來一旦對鋼鐵的需求大增,甚至這股票翻上一兩倍也未嘗沒有可能。”

長孫無忌不禁苦笑,陳正泰這傢伙……能掙錢這一點,他是無法否認的。

陳正泰隨即道:“世伯手裡還有一成五的股票,只要這長孫鐵業蒸蒸日上,將來世伯自然也會財源滾滾。”

“不只如此……等我退下來之後,這長孫鐵業,依舊還會交給世伯來打理,我陳家這裡佔了一成股,太子和遂安公主這裡也各自佔了一成,因此,只要我和太子、遂安公主鼎力支持世伯,那麼就有近半的股東支持長孫家繼續執掌長孫鐵業,其他人就算想要反對,除非其他所有的股東全部聯合起來才成,可是……這幾乎沒有可能。”

長孫無忌不禁一愣。

不過他是何等聰明的人,陳正泰的話裡已經很明白了。

只有陳家‘鼎力支持’,長孫鐵業才能讓長孫家繼續執掌。

而一旦陳家不想支持了,以陳正泰現在對長孫鐵業的把控,也可以隨時讓其他人來執掌,陳家支持誰,誰就是長孫鐵業的主人。

這長孫鐵業乃是長孫家族的祖產,讓外人執掌,不但面子上過不去,長孫無忌心裡也無法邁過這道坎。

陳正泰眉一挑:“世伯認爲我所提的條件如何?”

長孫無忌點頭,他心裡略略好受了一些,畢竟……他剛纔從地獄裡走了一圈,本來已經做好了徹底被整死的打算,而現在……陳正泰卻又給了他一個甜棗。

長孫無忌當然清楚,陳正泰這個傢伙,玩了一個把戲,長孫家依舊損失慘重,可陳正泰如今給了他兩個選項,要嘛全輸,要嘛投降輸一半。

既然只輸一半,幹嘛還硬頂着呢?

頂下去就是和宮裡以及整個世族爲敵,長孫無忌知道這裡的後果。

雖說還是心疼得厲害,他還是艱難點了頭:“若能如此,那麼可以接受。”

陳正泰滿意地笑了:“那麼請世伯喝茶。”

長孫無忌沒有猶豫,一口茶喝盡。

他心裡明白,喝下了這口茶,無論長孫家損失再慘重,也必須化干戈爲玉帛了!

因爲陳家掐住了長孫家的咽喉,想要繼續控制長孫鐵業,就不得不讓陳家一直支持下去,一旦失去了這樣的支持,只有一成半股份的長孫家,根本沒有足夠的話語權。

“此茶,味道不錯吧,哈哈……若是世伯喜歡,明日送幾百斤到貴府上,這可是天下最好的茶葉,尋常人可是吃不着的。”

長孫無忌擠出笑容,只是這笑還是有些苦。

敢情到了現在,自己不但賠了夫人又折兵,還被人死死的掐住了喉嚨,卻不得不強顏歡笑地進行妥協,怎麼算……怎麼都吃虧啊。

“這一次……算你厲害。”長孫無忌由衷地道:“老夫心服口服。”

陳正泰則是微笑道:“上天是公平的,他賜給了我陳正泰智慧和英俊的相貌,也給世伯賜下了一個好妹妹。”

聽到這裡,長孫無忌又想翻臉了。

這是侮辱老夫沒有智商,全靠自己的妹妹纔有今日嗎?

…………

通宵碼出來的一章,然後還有修改,所以才這個點更,老虎去睡了,真的老了,熬夜後就暈乎乎的!順便再求點月票,謝謝了哈!
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
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七十五章:欽賜墨寶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四百四十二章:經略天下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一十六章: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三百四十六章:原來是他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七十章:人才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五百四十二章: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七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三十六章:決心已定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十章:急奏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七章:陳家有後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