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

陳正泰現在也沒心思去找太子。

只能讓人四處尋訪,現在搜索的範圍,已經不再是二皮溝範圍了,而是長安城中也要開始暗中搜索。

這太子許多天沒有音訊,是挺讓人着急的。

陳正泰只能派人出去尋,他暫時無暇顧及太子,對於陳正泰而言,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長孫家絕對是一個十分不容易招惹的家族。

至少在貞觀年間,長孫家族已至如日中天的地步。

所以……想要對付他們,就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。

因此陳正泰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分心。

次日……

鋼鐵的價格開始驟降,隨即……瘋狂的暴跌。

這瘋狂的暴跌……瞬間引起了交易所裡的恐慌。

陳家的鋼鐵股一瀉千里。

當然……其他相關的股票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長孫家族早在一個多月前。

就拿出了一半的股份在二皮溝上市。

畢竟……有錢拿……而且一旦掛出,還可以讓自己的身價水漲船高,誰不稀罕這樣的好事?

這個世上無論誰,對錢財的誘惑力還是很心動的,錢財的誘惑可以說很多人都是無法抗拒的。

長孫鐵業……一度在交易所中攬金不少。

可就在一日之間,長孫鐵業的股票便掉出了發行價。

這一下子……許多人瘋了一般開始拋售鋼鐵股票,而隨即……整個長孫家族的人都懵了。

要知道,長孫家族的鐵業價值可超過了六十多萬貫,乃是非陳氏上市股票中的翹楚。

這長孫家發行了近三成的股票出去,手中還握有七成,而且前些日子鋼鐵的行情好,股票一直都水漲船高,不少長孫家族的人都掙了不少錢。

原本這都是令人高興的事。

可一日之間……這股票開始大量人開始拋售。

賣出的人相互踐踏,以至於開市到收市,價格竟跌了兩成。

這對於許多人而言,是極可怕的事。

而對於整個長孫家族而言,也被這當頭棒喝,打懵了。

上市的時候……所有的股票並非是掌握在長孫無忌一房手裡,畢竟長孫家族雖爲一個整體,卻是分了許多房,單單長孫無忌這一支,就有五房,何況……還有其他的族親,涌現出來的人才更是如過江之鯽。

現如今,長孫無忌雖爲家主,可長孫家的股票,卻分散在各房的手裡。

現在市面上都在拋售長孫家的股票,市場上的傳聞……往後只怕還要繼續暴跌,在這種情況之下不少族親手裡握着大量的股票,他們現在俱是慌了,已經想要拋售了。

自然,長孫無忌預感到了這種風險,一旦自己的族親也跟着拋售跳船,到時……只怕長孫家的鐵業將更加一錢不值,而且……大量的股票出現在市面上,是極有可能被人暗中收購的。

真到了那個時候,人家握有的股票比長孫家的人要多,這豈不是自己的祖產要落到別人的手裡。

他開始有些急了。

若是換做從前,長孫無忌一定會採取其他的措施,長孫家門生故吏遍佈天下,又有長孫皇后作爲靠山,可不是鬧着玩的。

只是現在……他是有苦難言,陛下剛剛狠狠敲打了他長孫無忌,這個時候任何的舉動,都可能遭致皇帝的反感。

現在……只能先頂一頂。

“想辦法,回購市面上的股票,拉臺一下。”長孫無忌將各房的人都叫了來,隨即看着這些叔伯兄弟,神色冷峻地說道:“我們闔族俱爲一體,鐵業乃是我長孫家的祖產,乃是家族的基業,誰若是這個時候敢出清家中的股票,家法伺候。”

各房的兄弟叔伯們一個個噤若寒蟬。

他們此時心裡也急,就怕繼續跌,若是這樣跌下去,手中的股票就越來越不值錢了。

可是從情理上來說,他們是不能賣的,只能咬牙堅持。

畢竟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他們長孫家族的人此刻要團結一致,度過難關。

果然到了第二日,鐵業繼續暴跌,原先七十萬貫的市值,居然只短短兩天,只剩下了四十餘萬。

市面上人們拋售的更加厲害,哪怕是長孫家開始拿出錢來回購……也無濟於事。大量的錢財送進了交易所,可結果卻依舊無法止住頹勢。

更可怕的是……長孫家的鐵業生產和銷售已經開始出現問題了。

先是銷售。

陳家那邊在賤賣鋼鐵,大量的商賈蜂擁跑去那裡收購。

而長孫家的鋼鐵價格高,自然無人問津。

可是一旦降價和陳家的鋼鐵進行血拼,直接和陳家那樣,價格暴跌三成兜售,這就是虧本啊,賣一斤鐵還得倒貼你錢。

這種事情誰願意幹?

陳家顯然是支撐的住。

可長孫家哪裡有這麼多錢。

鋼鐵賣不出去,便只能堆積在庫房裡,那麼生產該怎麼辦呢?

這鐵礦還是源源不斷的採掘出來,匠人們可是每日都在鍊鐵的啊。

難道全部停工?

一旦停工,匠人們和勞力失去了生計,勢必要被人僱傭走,等將來開工的時候,哪裡還去尋人?

何況……現在市場瘋狂的被侵蝕,又哪裡還有翻身之日。

幾乎所有的商賈,都已看出來了,長孫鐵業要完了。

因爲生產一天就虧一天的本,不生產依舊還是虧本。

每一天……都得拿出大量的錢去填入這無底洞裡。

而股票這邊……又是一個無底洞,想要將股價拉臺起來,填入多少都無濟於事。

可一旦放任……價格又是暴跌。

長孫無忌這個時候有些慌了手腳。

因爲他發現……長孫家儲存的現金也開始出現了問題。

長孫家附近的土地,開始大量的見面佃租。

長孫家在各地的鋪子,但凡是做買賣,對面立即開一家同樣的鋪面,同時激烈的競爭。

甚至是長孫家想要賣一些田產補回一些資金,似乎也無人問津,因爲很多人開始回過味來,這似乎是京中兩大家族的競爭,這個時候,千萬別摻和,到時殃及了魚池,在雙方沒有分出個勝負來,還是事不關己爲好。

長孫家雖然是豪族。

可問題在於,二皮溝也很不好惹啊,誰不清楚,陳正泰這二皮溝的背後,有大量皇家的股份,鬼曉得是不是陛下在背後的操盤,或者……可能是太子……

宮闈之中的事,你去摻和,這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?

長孫家人已經慌了。

到處都需要開支,可是進項一丁點都沒有。

原先日進金斗的所有買賣,現如今都在虧錢,偏偏你又不能關門,一旦關門,則是滅頂之災。

可怕的是……越是在這個時候,各房之間已經開始有私心了,不少人開始私下裡儲蓄錢財,因爲誰也不清楚,到時長孫家會不會遭受重創,留着一點錢,以防萬一更好。

結果便是更加的雪上加霜。

府庫中的錢財已經一空。

而股價繼續暴跌,市值竟只剩下了二十多萬貫。

想當初,這長孫家何至於到這個的地步,就算不上市,這偌大的產業,也不是這個價啊。

“撐不住了。”此時找上門來的,長孫無忌的四兄長孫安世,長孫安世臉色鐵青,他已經察覺到……陳家對長孫家動手了,因此他焦慮地對長孫無忌說道:“現在每日……咱們都需拿無數的錢填進窟窿裡,可怕的是……這個窟窿,根本看不到頭啊,再這樣下去……真要散盡家財不可。無忌,都到了這個份上,這陳氏欺人太甚,理應立即給予一些教訓。”

長孫安世義憤填膺,他所謂的教訓,當然不是指礦業這一方面,而是指在其他的層面,長孫家族的人不是吃素的。

長孫無忌此刻卻顯得很謹慎:“四兄,你看這陳正泰如此氣勢洶洶,氣焰如此的囂張,纔是愚弟現在最擔憂的事啊,老夫算是看透了,陳正泰敢這樣做,一定是有所憑藉,那麼……站在他背後的人是誰?愚弟現在不想去想,更不敢去想。前些日子,陛下當衆狠狠敲打了愚弟一番,相較於從前,顯得很不客氣。”

長孫無忌是個心思很深很縝密的人。

他當然不會覺得這個事是這樣的簡單,他陳家算個什麼東西,面對權勢滔天的長孫家,難道只是大力出奇跡,莽就對了?

不對,不對……或許……陳家只是站在了檯面上,那麼檯面下的人又是誰?

他不敢想,這個時候,在其他方面對陳家任何的動作,都可能曝露出長孫家的底牌來。

譬如……發動無數門生故吏對陳氏進行打擊。

一旦發動了這麼多人,那麼陳正泰背後的人一定會想……好啊,原來你們長孫家籠絡了這麼多人,你們難道還想造反嗎?

長孫安世急了,一雙眼眸裡滿是擔憂之色,他捶胸頓足,很不甘心地說道:“難道就這樣聽之任之?無忌啊……我實話和你說,現在各房都已慌了,已有不少的子弟,開始暗中售賣手中的股票了,再這樣下去,這祖宗的家業,豈不是要葬送在你我的手裡?”

…………

,第二章送到,求月票。

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十章:大禮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
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三百九十六章:要發大財了(大章送到)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十章:大禮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二百四十九章:人頭落地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五十四章:慾壑難填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九章:敕封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九十四章:驚世警言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三百二十七章:大禮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六十八章:肱骨之臣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