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:封爵

陳正泰被喝斥聲嚇到,有點懵。

自己說錯了什麼嗎?

沒什麼不對呀,唐太宗本來就推崇的是君輕民貴,所謂君爲舟,民爲水,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

可此時,陳正泰卻發現,殿中的氣氛竟一下子緊張起來。

厲聲斥責陳正泰的乃是李世民身邊的一個老宦官,老宦官臉色漲的通紅,一副厭惡的樣子,死死的盯着陳正泰。

陳正泰哪裡知道。

民貴君輕,尤其是這民爲貴,社稷次之,君爲輕這番話,雖是古已有之,可實際上,當着皇帝喊出這句話,其實還是挺大逆不道的,現在不過是貞觀三年,此時李世民還沒有在大庭廣衆之下說出自己的這一番主張。

這得在數年之後,魏徵在諫言中提出這個思想,而後李世民虛心的接受。

也即是……對於當下這老宦官而言,陳正泰這個小子,居然當着皇帝的面,說什麼百姓比社稷,比皇帝還要緊要,這還了得,這傢伙要反了天不成?

老宦官乃是內常侍,名叫張千,張千倒不是厭惡陳正泰,只是覺得這個小子實在是口無遮攔,這樣大逆不道的話也敢在陛下面前造次。

在他心裡,這天底下誰能比皇帝陛下要緊,至於那些小民,不過草芥而已,陳正泰這番話,往重了說,就是大逆不道。

大唐皇族自稱自己是老子的後人,所以推崇的更多是老莊之學。

當然,儒臣們依然也有自己的主張,可是當下的儒臣們,更多的提倡君臣之道,卻很少拿孟子的君貴民輕來說事,畢竟……這等同是故意給皇帝臉色看。

內常侍張千板着臉,呵斥了陳正泰一句之後,面上殺氣騰騰,繼續尖的嗓子大喝道:“什麼君輕民貴,皇帝陛下是九五至尊,貴不可言,你再敢胡說,難道不怕治罪嗎?”

陳正泰一臉懵逼,臥槽……

難道……我特麼的又說早了?

這就是對歷史半生不熟的壞處啊。

不過這個宦官挺討厭的,有點沒有眼色,我陳正泰拍一下自己恩師的馬屁,那是爲了生活。

你特麼的一個宦官,也想騎在我的頭上。

陳正泰於是肅然正色道:“你一個閹人,又懂什麼?君爲舟,民爲水,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,怨不在大,可畏惟人。載舟覆舟,所宜深慎。這樣的道理,你豈會明白。”

君貴民輕這個道理,李世民不是不懂,畢竟,這是孟子的主張。

陳正泰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李世民並不介意,甚至他覺得陳正泰很識大體。

當宦官張千站出來呵斥陳正泰的時候,李世民卻依舊冷眼旁觀,他倒是想借張千來殺一殺這個小子的銳氣。

畢竟年輕人銳氣太盛,不是好事。

可當陳正泰說出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時,這一番話就好似是箭矢一般,直扎入李世民的心臟。

李世民虎軀一震,他的虎目之中,猛地閃出了光彩。

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……

這豈不正是數千年來治亂興亡的道理嗎?

這道理看似是樸素,可實際上,卻是一語切中要害的啊。

是至理啊!

不,某種程度而言,這幾乎是李世民的一張王牌。

同樣的話,在其他的時代,可能效果並不明顯。

可現在...卻是在貞觀年間。

歷史上的李世民虛心接受這番話,甚至將這一番話提到了如雲端一般的高度,是有深層次的原因的。

這牽涉到的,其實是整個法理問題。

何謂法理?

即爲何李唐能坐江山,李世民能做天子。

譬如大漢皇朝,它提倡的乃是天命。

可是...經過了百年的戰亂之後,天命之說其實已經漸漸沒落了,這百年來,不知幾人稱王,更不知道多少人稱帝,你李唐自稱自己天命所歸,那麼隋煬帝又何嘗不是天命所歸呢,那些稱帝的草頭王們,不也曾黃袍加身?

連年的戰亂,使人們對天命嗤之以鼻,深信的卻是“天子寧有種乎,兵強馬壯者當爲之”這樣的道理。

既然天命不再管用,也無法讓人承認李唐的法理,李世民就必須尋找新的法理基礎。

可搜腸刮肚下來,卻依然是左右爲難,難道李唐要提倡忠孝嗎?

只是這樣的孝治天下,卻又有了一個致命的問題,即當今皇帝,是靠玄武門之變,誅殺了自己的兄弟,逼迫自己的父親退位,才得來的天下,若是提倡忠孝,那麼當今皇帝自身的污點就無法讓人信服。

此時此刻的李世民,一直都在尋找一個合理合法的統治基礎,必須得讓天下人信服。

可現在....

李世民身軀微微顫抖,猶如在歷史上,當他到了君輕民貴這番道理一下,以舟船來比喻君主的口號,太動人心了。

這就是朕苦苦搜尋的法理啊。

什麼天命。

怎麼忠孝。

真的能讓天下長治久安嗎?

天下興亡之道,不在此,朕能做天子,是因爲這萬民化作汪洋大海,將朕這一艘舟船承載起來。

朕是民心所歸!

李世民不禁壓抑着自己內心的激動....

一旁的內常侍張千沒有察覺到李世民的異樣,見陳正泰當面頂撞自己,他倒是嘴角勾起,笑了,自己是內常侍,時刻侍候着皇帝陛下,自是得寵的,何況這陳正泰口出大逆不道之言,自個兒正好趁此機會,在陛下面前邀功,於是他嚴詞厲色道:“亦能覆舟,你這是要造反嗎?陛下,老奴以爲,這陳正泰……”

“住口!”李世民豁然而起,殺氣騰騰,只是這住口……讓張千身子哆嗦了一下,這好似是衝着自己來的。

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張千忙是拜倒在地。

李世民此刻渾身上下已散發出了殺機。

這等曾經屠盡千萬人的人雄在這一刻,卻有一種讓人說不出的窒息感。

張千從未見過皇帝如此龍顏大怒,竟覺得魂飛魄散。

“來人!”李世民不屑的盯着張千,發出冷冽的笑:“將張千拿下,鞭打二十。”

一聲號令,外頭的禁衛聽罷,已是如狼似虎的衝進來拿人。

張千卻是懵了,陛下……老奴這是在維護您哪,陛下咋不識老奴的好心?

可此時,他整個人卻似癱了似的,整個人竟覺得毫無氣力,萬念俱灰,只磕頭如搗蒜:“老奴萬死!”

禁衛已將張千拉了下去,不多久,便傳出了張千的哀嚎。

李世民不爲所動,眼睛卻是凝視着陳正泰:“你真是膽大。”

陳正泰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帝心難測了,立即道:“學生……是大膽了,還請恩師恕罪。”

“你何罪之有呢……”李世民突然臉色緩和下來,目中終於掠過了欣賞之色:“君爲舟,民爲水,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,怨不在大,可畏惟人。載舟覆舟,所宜深慎。這是千古興亡的根源啊。君若視民爲草芥,則民生怨,怨恨不在於大小,可怕的只在人心背離。水能載船也能翻船,所以應該高度謹慎纔是。樑師都敗亡,何嘗不是這樣的原因呢,朕正該引以爲戒,切切不可如張千這等惡奴一般,自以爲貴,而惹民生怨。陳正泰,你到底師從何人,這些道理是從誰那裡學來的。”

李世民凝視着陳正泰,他心裡已經翻江倒海,此時已經開始盤算,將這一番話傳抄天下了。

陳正泰鬆了口氣,果然,李世民不愧是李世民,看來,只要我陳正泰不在他面前作《沁園春,雪》,念一句‘惜秦皇漢武,略輸文采;唐宗宋祖,稍遜風騷’,再來一句俱往矣的話,以李世民的肚量,是絕不會加罪自己的。

陳正泰眨眨眼,看着李世民:“咳咳……我師從的難道不是恩師您嗎?”

李世民一愣……

對呀!

他是朕的弟子。

他說出這番至理之言,在天下人看來,豈不就等於是朕說出來的。

李世民居然發現,好像有這麼個弟子,並不是壞事!

眼前這個陳正泰越來越不簡單起來。

恩師……

雖覺得陳正泰油嘴滑舌,可這左一句恩師,右一句恩師,聽着卻令李世民心裡生出了幾分暖意。

他呼了口氣,心裡又想,此人頗有才幹,又明大事理,孺子可教,或許……可以大用。

只是...

他心裡動了念頭,沉吟片刻:“你小小年紀,就有這樣的見識,真是令朕沒有想到,當初你舉薦了馬周,而今又預言了樑師都的敗亡。憑此,討伐樑師都,朕便算你一樁軍功,朕欲敕你爲縣男,授你五百永業田,食邑三百,如何?”

封……封爵……

不是有軍功才能封爵嗎?

或者是……恩師真的看上了我?

雖說縣男幾乎是最低級的爵位,可畢竟是爵位啊,正兒八經的鐵飯碗,何況還給五百畝地,還有食邑呢,當然,唐朝的食邑象徵意義大於實際,可說出去還是很唬人的。

哥們以後也是爵了,淡定,不要激動,陳正泰心裡有一點疑惑。

大唐是有規矩的,也即是非軍功不封爵。

顯然,陳正泰並沒有軍功。

可皇帝爲什麼要給自己封爵呢?

陳正泰努力的平復了心情,道:“敢問恩師,這五百永業田,要授在哪裡?”

李世民萬萬料不到,這傢伙好似腦子有點不對,這個時候動的腦筋竟是田的事,李世民道:“你要授在何處?”

陳正泰想了想:“長安城以西十數裡,有一處,叫二皮溝,不妨將這裡的地,賜予學生。”

那二皮溝附近,正是鹽池的所在。

雖說地陳家算是買了下來,可將來這個地方鹽大量的煉了出來,誰曉得其他人會不會惦記上,可一旦成爲了永業田就完全不同了,這是朝廷欽賜的,乃是陳家子子孫孫所有,誰敢侵佔?

李世民沉默片刻,他精通兵法,而對兵法有研究的人,最擅長的卻是熟悉地理,李二郎平時無事的時候,就愛研究長安附近的地形,哪裡可以藏兵,哪裡是制高點,他都瞭然於胸。

一聽二皮溝這地方,李世民不禁疑惑了起來,此地乃是鹽鹼地,幾乎種不出莊稼,朕賜你五百永業田,你不選肥沃的土地,卻偏偏選了不毛之地,這……

難道是這個小子……以自己是皇帝門生自詡,還想高風亮節,免得讓別人說朕閒話,有好處只給自己的門生不成?

李世民本對陳正泰各種恩師的套近乎頗有幾分反感,可此時,卻不由得心念一動,這個小子……倒還算是知所進退。

不過……李世民擡眸,見陳正泰歡天喜地的樣子,李世民眉一沉,雖說這個小子很有見識,學問也是不差,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,爲人也懂得謙讓,不過此子畢竟年輕,朕豈能一味縱容他,需要好好敲打敲打,絕不可讓他驕橫起來。

李世民跪坐在御案以後,不露聲色,只是虎目之中,隱隱的掠過了幾分冷意。

想到敲打二字,李世民濃眉之下,幾分嚴厲之色隱現出來,隨即道:“朕賞罰分明,你有功勞,自然當賞,可你若有過失,這也當罰,前幾日,你讓馬周送來了一部食譜,可還記得嗎?”

陳正泰道:“學生當然記得,噢,學生真是該死,見了恩師,一時喜不自勝,竟是忘了問一問……恩師,你吃了嗎?”

一聽到吃,李世民就想起上一次喝那湯時令人作嘔的滋味,頓時牙一咬,厲聲道:“那湯形同泔水,惡臭無比,你竟敢獻給朕,你是何居心?”

陳正泰:“.....”

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
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一百八十七章:真龍天子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四百六十五章:救駕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七十章:人才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二十一章:通車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章:李靖的煩惱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零二章:萬世師表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二十五章:畝產千斤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四百九十九章: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二十八章: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二百二十六章:大變活人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七十一章:人比人氣死人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五百七十一章:舉大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