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:急報

所有人都看向李世民。

此刻,這許多大臣所給與李世民的壓力是不小的。

當然……

悠閒自在的長孫無忌此刻卻是微微一笑。

作爲吏部尚書,這不過是小手段罷了,他要放出風去整一整陳正泰,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爲他效勞呢。

什麼叫皇親國戚,這就是皇親國戚,什麼叫立唐功臣,這便是立唐功臣,什麼是吏部尚書,這便是吏部尚書。

只是……狠狠地收拾了陳正泰一番之後。

長孫無忌當然也很清楚,單單靠這些彈劾,是不能讓陛下徹底放棄陳正泰的。

長孫無忌現在還不想徹底地將陳正泰弄死。

他要的是陳正泰聽話,服軟,讓陳正泰知道,在這長安城裡,他們長孫家是不容置疑的存在。

畢竟……這陳正泰還是有用處的,這傢伙是經營小能手,狠狠地踹幾腳之後,到時候再給一個甜棗,這個傢伙便能對他言聽計從了。

論起這等手腕,長孫無忌是專業的。

此時……他覺得終於到他出馬的時候了,咳嗽一聲道:“陛下,這件事非同小可啊,只是……若只憑大臣們捕風捉影,怎麼就能貿然定陳正泰的罪呢?”

“臣以爲……這件事還是徹查爲好,不如將此事發給刑部,讓刑部查一查二皮溝,除此之外,再令御史臺好好針對陳正泰偷偷售賣鐵器,私通鐵勒部,好好地徹查一番,如此……纔可令服衆。”

刑部和御史臺裡,多的是長孫無忌提拔起來的人。

多少人希望得到吏部尚書的賞識,從此平步青雲呢。

所以只要長孫無忌出手,大家將陳家和二皮溝翻個底朝天,你想定什麼罪,總能找到。

只要事情鬧大,整個陳家和二皮溝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,還不是想怎麼拿捏就拿捏?

陳正泰可能不會受影響,可是他那些產業……就未必能全身而退了。

何況……他的那些親族,難道每一個人都很乾淨?他身邊的那些的人……難道所有人都是白紙一張?

長孫無忌沒有急於定罪,其實也是摸透了李世民的心思,因爲他很清楚,陛下對這個門生還是很看重的。

提出所謂的徹查,表面上是給陛下一個臺階下,畢竟……現在這麼多人站出來,陛下若是一點回應都沒有,這文武百官們可都會看在眼裡的,陛下是在乎名聲的人,不希望被人認爲自己包庇陳正泰。

那麼唯一的辦法,就是借坡下驢,恩准這件事了。

李世民依舊還是猶豫,他目光落在了房玄齡身上:“房卿家如何看待?”

房玄齡心裡苦笑,他一下子明白了陛下的意思,這個時候,陛下被推到了風口浪尖,不答應也不成,此時故意問他的建議,其實是希望他能爲陳正泰說幾句好話。

房玄齡心裡想,陳正泰這個狗東西害老夫回家捱了兩頓打,現在傷還沒好呢,老夫還爲他說話?

可看着陛下朝自己看來,房玄齡卻道:“這些事,在沒有真憑實據之前,確實是危言聳聽了,何況……就算所謂的私通鐵勒,也很不妥,畢竟這鐵勒部現下並非是我大唐的敵國。此事嘛……老夫看,還是從長再議吧。”

這就是最想聽到的話,李世民隨即高興起來:“房卿家果然是老成謀國啊,不錯,朕看再議吧。”

長孫無忌聽到這裡……有點懵了……這不對他的劇本啊,就這麼想算了?

此前那御史劉峰卻知道,自己已將陳正泰徹底的得罪了,這個時候再不加一把勁,最後在長孫相公面前沒有立功,還平白給自己樹立了一個敵人,這時候怎麼肯幹休?

於是他把心一橫,這個時候,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來,邊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啊……此事事關重大啊,怎麼可以從長計議呢?我大唐的百姓,好不容易可以休養生息,可陳正泰卻以鐵器而資賊,鐵勒一旦壯大,則爲我大唐腹心之患,陛下啊……陳正泰所爲,實屬罪惡滔天,若不嚴懲,如何以儆效尤!”

“陛下若是不肯徹查此事,臣……今日便跪死在太極門前……”

李世民聽到這裡,臉已拉了下來。

又有不少人附議道:“陛下何以爲了袒護一個陳正泰,而使忠臣寒心?陛下啊……忠言逆耳啊……”

李世民顯得有些惱怒了。

只是忠言逆耳四字,還是讓他漸漸地冷靜下來。

真的要查嗎?

不說陳正泰是他的門生,這二皮溝裡,更不知有多少是宮裡的財產,一旦徹查,查出個好歹出來……

李世民看着一臉大義凜然的劉峰,此人若真跑去太極門跪拜,而且還真跪死在那裡,只怕……這天下人會將他當做是隋煬帝那樣的暴君吧。

他略知道劉峰這個人,此人的名望很不錯,許多人都交口稱讚,在士林中也有一些影響。

一方面是此人確實有一些才華,作的文章很好,另一方面……他是御史,御史畢竟是不幹事的,不幹事就不會出錯。

而他的職責,就是不斷地抨擊一些朝中不好的現象,自然容易引起許多人的滿堂喝彩,畢竟……要挑人錯是最容易的。

朕今日若是讓此人跪死在此,倒是成全了他這個大忠臣的美名了。

李世民就在踟躕不決的時候,卻是坐下,舉起茶盞來喝,剛剛舉起茶盞,卻發現茶盞中的茶水已是冰涼了。

他本就心中有怒氣,忍不住又想……這陳正泰爲何非要危言聳聽,總是說鐵勒要大敗?如若不然,想來也不會引起如此軒然大波。

作爲皇帝,是不能痛罵自己臣子的,於是李世民便勃然大怒道:“張千,你便是這樣辦事的嗎?”

說着……將手中的茶盞砰的一下摔在地上,怒斥道:“朕要你有何用?”

張千本是站在一旁,理論上來說,這樣的小朝會本和他其實沒有關係的,他就像一個安靜而專心一志的觀衆般,一直喜滋滋地站在一旁看戲呢。

哪裡想到……雙方誰也沒有定罪,最先倒黴的居然是自己。

一聽皇帝這口氣,是非常的不高興,張千嚇得臉色慘然,立即道:“陛下,奴萬死,奴……奴這便奉新茶來。”

再不敢耽誤,他打着哆嗦,連忙小跑着出了宣政殿,往隔壁小殿中的茶房去。

一出來,便見銀臺的人在此等候着了。

這銀臺的小宦官見了張千,忙上前,笑呵呵地道:“奴見過張力……”

張千依舊驚魂未定,又捱了罵,此時正心中火起,咱惹不起陛下,惹不起陳正泰,那殿中的人,一個都惹不起,咱還不能找小弱弱出出氣嗎?

於是毫不客氣地揚手就給了這小宦官一個耳光。

這耳光快很準,這小宦官頓時被打得七葷八素,隨即捂着自己的臉,委屈地道:“張力士……奴……奴做錯了什麼?”

想要挑錯還不容易?人家御史說啥都能有理,咱好歹也是內常侍呢,張千就冷笑道:“好端端的,你不在銀臺,在此做什麼?”

小宦官不停地撫着自己的臉,終於發現了張千一臉火氣的樣子,於是戰戰兢兢地道:“有夏州來的緊急軍情,方纔送來的,奴覺得事關重大,所以來奏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見陛下在此與相公們議論國家大事,奴便在此等。”

“夏州來的?”張千撇撇嘴,這個時候,夏州能有什麼事?

他帶着狐疑道:“取來給咱。”

小宦官於是將奏報奉至張千的手裡,張千卻不敢將這奏報啓開,只是不客氣地道:“滾吧。”

那銀臺的小宦官怕又一個不小心又要捱打,忙一溜煙的跑了。

夏州……

張千不停地嘀咕着,讓人換了一盞新茶,便端着茶盞回到了宣政殿。

在宣政殿裡,李世民故意一副勃然大怒的樣子,衆臣見他大怒,於是都不敢做聲,這殿中於是鴉雀無聲。

可也有人知道,陛下這是在借喝茶來拖延時間,權衡着所有的利弊呢。

這滾燙的茶水送了來,李世民摸了一下茶盞邊緣就又怒道:“這茶水如此滾燙嗎?”

張千:“……”

李世民惱怒地道“你這狗奴,越發不中用了。”

張千要哭出來了:“奴萬死……奴……奴……噢,陛下……方纔……銀臺送來了緊急的奏報,奴帶來了。”

張千一面說,一面從懷裡將奏報取了出來,他心裡想,幸好將奏報帶了來,如若不然,只怕今日沒法兒金蟬脫殼了。

奏報送到李世民的面前,李世民看着奏報,皺着眉頭喃喃道:“夏州何事?”

他嘀咕着,當着所有人的面,將奏報啓開,於是……夏州刺史黃岩的親筆奏報便展露在了李世民的面前。

李世民一面看,一面皺眉,而後……他突然在這安靜的殿中道:“鐵勒部……興師十數萬衆……”

長孫無忌很想伸着腦袋去看看奏報裡寫着什麼,他一聽到鐵勒部三個字,頓時就打起了精神:“是啊,陛下,鐵勒部聲勢浩大,不得不防啊。”

…………

第三章,還有兩更。

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兩百章:馬賽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
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二十七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十四章:再入高門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六十四章:你也配?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三百七十九章:聖裁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六百一十三章:玄奘歸大慈恩寺第四百零四章:冊封第六百三十五章:回巢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兩百章:馬賽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八十九章: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一百八十八章: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一章: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四十八章: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六十章:反了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八十一章: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三百八十七章:高中榜首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章:狄仁傑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