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

這誤會有點大啊。

陳正泰連忙道:“話不可這樣說,我想長樂公主不過是無心之言而已,怎麼會……要退婚?”

長孫無忌氣得想吐血。

現在鬧得這麼大,長孫家的臉都丟盡了,自己的兒子長孫衝哪一點不好了?

結果……公主居然不樂意,鬧得雞飛狗跳的,可是眼前這個始作俑者,居然還一臉無辜的樣子。

這個傢伙……不會是垂涎長樂公主吧?

想到這個,長孫無忌心裡發寒。

不過這等事,陳正泰不肯承認,長孫無忌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而後他道:“先不說那些,這吐谷渾之事又與你何干?你爲何要從中作梗,我們長孫家和你們陳家無冤無仇……”

陳正泰也沒想到,長孫無忌居然如此迴護這吐谷渾。

可見這吐谷渾的外交能力很強啊。

陳正泰於是道:“怎麼,吐谷渾送了許多錢財給長孫家嗎?”

長孫無忌心裡咯噔一下,這一次愣住了,表情有點不自然。

這傢伙居然猜着了……

而且……居然如此當面說出來,真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啊。

其實兩三百年前的親戚,以長孫無忌的爲人,其實是看都不願看的。

可是這吐谷渾顯然看出了長孫無忌的性子,使者一到,立即打着尋親的名義,送上了厚禮,又是承諾,只要大唐幫助吐谷渾抵抗了鐵勒部的威脅,還要送上大禮若干,長孫無忌這才殷勤起來。

可哪裡想到……陳正泰居然突然跳了出來。

長孫無忌很生氣,繃着臉道:“陳正泰,你不要口無遮攔。”

“噢。”陳正泰忙道:“抱歉,抱歉得很,長孫相公,是我不好。只是……我對陛下所言,都出自於自己的肺腑,絕沒有故意從中作梗的意思,如果長孫相公要見怪的話……”

陳正泰嘆了口氣,一聳肩:“那就見怪好了,我陳正泰這個人就是如此。”

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,是不能認慫服輸的。

隨你想去吧。

陳正泰隨即踱步便走。

只留下長孫無忌懵在原地,這個傢伙這是什麼態度……翅膀很硬啊。

想了想,長孫無忌卻沒有隨着陳正泰一起出宮,而是等着陛下和李靖議了事之後,那李靖出來,長孫無忌卻對宦官道:“請去稟告陛下,臣長孫無忌求見。”

李世民想不到長孫無忌還沒走,這長孫無忌乃是李世民的發小,又是大舅哥,自然而然態度不同。

他忙召長孫無忌到了面前,道:“怎麼,你還有事?”

“二郎。”長孫無忌很是親暱地道:“有一件事,我覺得還是需稟告一二。”

李世民氣定神閒,淡淡道:“有話便說,怎麼今日吞吞吐吐的。”

長孫無忌面帶微笑:“是這樣的,方纔……出宮時,我聽陳正泰嘀咕着什麼。”

李世民撿起一份關於大漠的奏報看着,一面沒好氣地道:“人家嘀咕什麼,於你何干?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深吸一口氣,要堅強啊。

長孫無忌不爲所動,卻依舊微笑:“確實和我沒什麼干係,可是和二郎卻有幾分干係。他口裡說,恩師真是糊塗,居然支持吐谷渾,還說自己有什麼經世之才……”

長孫無忌說得慢條斯理,煞有介事的模樣,眼睛卻是直勾勾地盯着李世民。

李世民癡癡地看着發奏疏,似乎陷入了深思,只隨口道:“他愛怎麼說就怎麼說,你何必和一個少年人生氣?無忌啊,你年紀不小了,孫子都要生了吧,怎麼沒有宰相的雅量?”

長孫無忌:“……”

長孫無忌覺得心口突然很痛,但是……不能這麼容易被打倒啊!

長孫無忌隨即乾笑道:“臣只是在想,陳正泰爲何這樣希望能夠支持鐵勒部呢?我聽說鐵勒部竟還不懂鍊鐵,會不會是……陳正泰希望藉此機會,和那鐵勒部合作做買賣?”

“二郎啊,國家大事不是小事啊,若是因爲私慾,而擅自影響國策,那就是大事了。我看在眼裡,怎麼能不聞不問呢?”

李世民終於臉色一變:“你方纔說什麼?陳正泰罵朕糊塗?他好大的膽子!”

長孫無忌已經感覺,陛下和自己的思維不在一條線上了,但還是道:“對對對,臣沒有聽說過,學生罵自己老師的事。這陳正泰想不到竟是驕縱到這樣的地步了,要不好好敲打一下,將他貶到地方的州府去……”

李世民隨即一臉冷然:“他說這些話,只是爲了賣他的鋼鐵?這事兒……得細細查一查,好了,你也退下吧,你也一大把年紀了,不要將人想得這樣壞。”

長孫無忌唯唯諾諾地應着,雖然捱了一頓罵,不過他知道李二郎這個人,雖然有容人之量,可一旦自己在他心裡埋下了一個懷疑的種子,那麼這種子便會生根發芽。

哼,這不識好歹的東西,當初老夫給你寡婦你不要,現在竟是垂涎長樂公主,甚至還壞老夫的大事,今日不給你一點顏色看看,真以爲我長孫無忌,乃是浪得虛名的?

…………

二皮溝裡本沒有大的寺廟,可因爲商旅的需求,因而有人在此承建了一座小寺。

這寺廟雖小,卻是五臟俱全,香火也很鼎盛。

此刻,兩個蓬頭垢面的人正盤膝坐在寺廟不遠處,自然,這兩個人就是李承乾和薛仁貴了!

李承乾去買了一個陶碗來,拿碗朝地上一磕,這碗便坑坑窪窪了,而後放在泥裡攪一攪,再勉強去沖洗一下,隨後拿着陶碗擱在了自己的腳邊上,在此閒坐了一個多時辰,叮叮噹噹的便有許多銅錢落到碗裡。

薛仁貴埋着腦袋,此時他很傷感,他滿腦子裡都是自己的兄長,世上再沒有什麼日子是比和兄長在一起時快樂了。

李承乾等一個香客投了兩文錢之後,口裡低聲喃喃道:“真小氣,這香客一看就是做買賣的人,穿着綾羅綢緞,居然纔給兩文,這黑了心的東西。”

接着開始心裡默數這一個多時辰的進項,接着道:“晚上我帶你去吃一頓好的,今日下來,至少有兩百多文呢,喂……喂……說話。”

薛仁貴一副懶洋洋的樣子,有氣無力地道:“噢。”

“你好像不開心。”李承乾終於發現了。

“我覺得羞恥!”薛仁貴繼續埋着頭。

“你懂個什麼?”李承乾理直氣壯地道:“這天下都是我們李家的,我討一點錢怎麼了?”

“我又不偷不搶,憑本事掙得錢,有什麼可恥的?”

“再者說了,我又沒逢人便說行行好,餓了幾天,可憐可憐我。我只坐在此,他們自己送錢上門來的,怪得了我嗎?”

薛仁貴懶得聽他囉嗦了,他相信這傢伙要是願意,能給自己找到一萬個理由。

而李承乾則又在努力地觀察着每一個過往的人,記住他們的相貌特徵,猜測他們的身份。

一個婦人抱着孩子,孩子哇哇的哭,婦人臉色很不好,李承乾猜測……定是孩子病了,不過看她憂心忡忡的樣子,想來這孩子見過了大夫,這病很重,這婦人走路都晃晃悠悠呢,何況她來的是寺廟,可見求醫不成,肯定是來求佛祖了。

這樣的人……肯定能施捨我不少錢,她希望自己的善舉能求得佛祖的保佑。

果然,那抱着孩子的婦人過來,竟一下子丟下了十幾文錢。

李承乾在這一刻,突然臉有些紅,出奇的他突然覺得自己不該拿這個錢的,尤其是聽到那懷裡孩子的啼哭聲,李承乾突然有點想哭了,他想回東宮去,這做尋常百姓實在太慘了。

這時又見一個公子哥模樣的人,搖着扇子招搖過市,身後幾個僕從,這公子哥嘻嘻哈哈的樣子,李承乾認識很多這樣的公子哥,走路也是這般搖搖晃晃,舉着扇子,自命風流的樣子。

一看這個模樣,李承乾就覺得親切,因爲長孫衝這些人,也是這樣的打扮,他們對自己很親暱,有什麼好東西都會送給自己。

可這公子哥走到了李承乾的面前,卻是哈哈大笑,而後收了扇子,將扇骨指着李承乾道:“看看這兩個乞丐,啊呸,難怪我賽馬輸了錢,竟是出門撞見了這等晦氣的狗東西,來來來,將這兩個狗東西打一頓。”

身後的僕從卻是猶豫地道:“時候不早了,阿郎還在等着郎君回家呢……”

這公子哥方纔厭惡地看了李承乾一眼:“算你們命好,換做其他時候,非打死你們不可。”

說着,又是一步一搖,帶着僕從們匆匆走了。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他本來以爲這公子哥很親切的,像極了自己那些狐朋狗友,平日裡他們圍繞着自己,衆星捧月一般,陪自己騎馬,和自己作伴,可哪裡想到……在這裡……自己竟被這樣的人如此侮辱。

李承乾的臉色漸漸冷下來,而後拍了拍薛仁貴:“走,跟我揍人去。”

“不去。”薛仁貴繼續一副鴕鳥狀,恨不得將腦袋埋起來:“不要理我,我現在只想死。”

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章:敕封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章:人才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
第三百三十九章:殿下威武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五十七章:天下二分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六百三十二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章:敕封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,說幾句。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二章:人才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三百九十四章: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章:晴天霹靂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:有福之人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五百一十二章:大難臨頭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九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三十六章:助人爲樂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七十五章: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六章:吃了嗎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三百八十章:反擊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一百九十七章:家有猛虎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五十二章: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聖意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二十一章:龍顏震怒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一百五十三章: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四百五十八章: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二十二章:休慼與共第七章: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一章:救命之恩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