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

二皮溝現在已開始初具了一座小城的規模。

圍繞着學堂,向西是一個個拔地而起的作坊。

陳家的作坊規模越來越大,通過股市籌來了數不清的錢財,最後令這作坊拔地而起。

而向動,則是交易所,交易所乃是最繁華的地方,圍繞着交易所,有一處集市,這集市甚至比東西市還要堂皇一些,因爲沿街的商鋪,大多賣的都是較爲奢侈的商品,如絲綢,瓷器以及各種胭脂水粉,還有各種飾物……

高檔的酒樓,也早已有了,這裡永遠都不缺客人,那些出入交易所的人,本就頗有身家,尤其是再股市大漲的時候,他們也樂於在此挑選一些奢侈品帶回家。

甚至在不遠處,還有一些戲班子,各種酒樓林立,以至於有一些達官貴人,他們即便不來交易所,也願意來這裡走一走逛一逛。

畢竟……長安的鋪面分散,專門針對這等富人的消費場地往往散落在長安城各個角落,反而不如這裡自在。

有了大量的消費人羣,就不免有不少衣着光鮮的夥計在門前迎客,他們一個個殷勤無比,見了李承乾三人閒逛過來,便殷勤的邀他們上樓。

李承乾自小大手大腳慣了,聽了奉承,便覺得自己的腳不聽使喚似的。

進去闊氣地要了一大桌酒菜,只吃了一半,便已酒足飯飽,一結賬,發現自己手裡的一貫錢花了個七七八八。

他也不急。

陳正泰呢,樂得跟他閒逛。

當日,李承乾則在一個上好的客棧住下。

到了次日……手中的錢只剩下了三百多文,飽食一頓,發現那上等的客棧已住不起了,於是……住了一個尋常的客棧。

當然……這裡的商品琳琅滿目,於是他還買了不少新奇的東西,大包小包的。

等到了第三天,李承乾發現自己手裡只剩下十幾個銅板了。

而陳正泰一看這個傢伙吃窮了,等李承乾清早起來的時候,就發現陳正泰已不知所蹤,只留下了一封書信,告訴他,自己有事,三弟會看着李承乾,不要妄圖作弊。

“這個傢伙……”李承乾一臉無語,他擡頭看着前頭的薛仁貴。

薛仁貴的表情很淡定:“我只料到大兄肯定會走,還估摸着會堅持到明日,誰曉得今日清早起來,他便留下了這封書信。太子殿下……我餓了。”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顧不上惱怒陳正泰,李承乾只好乖乖到街上買了兩個蒸餅,吃一個,藏一個,而一旁的薛仁貴飢腸轆轆,眼睛冒着綠光,死死地盯着李承乾。

李承乾被盯得煩了,不禁拍拍他的肩:“不管怎麼說,我們也是一起共患難的人了,我來問你,你大兄留給你多少錢?”

薛仁貴依舊看着李承乾胸脯裡貼身藏着蒸餅的位置,嚥了咽口水道:“大兄說啦,不能作弊,所以一文錢也沒留,太子殿下只怕要自己想辦法了。”

李承乾:“……”

“不怕。”他倒是想得開,拍拍薛仁貴:“你跟着我,便算跟對人了,別老是惦記着這個蒸餅,待會兒我便掙點錢,咱們繼續去吃香喝辣的。”

依舊的那般豪氣干雲。

薛仁貴:“……”

李承乾的確很有信心,他泰然自若地信步進了一家絲綢鋪子。

這裡頭的夥計見了客人來,便立馬笑呵呵地迎上來:“客官,看上了什麼呢?”

“我是來做買賣的。”李承乾坐下,翹起腿來,優哉遊哉地道:“叫你們的東家來,你不配和我說話。”

半個時辰之後。

幾個精壯的漢子一臉兇悍地將李承乾給丟出了鋪子,那些漢子們口裡還罵罵咧咧着:“狗一樣的東西,沒錢還敢大言不慚,做買賣……啊呸,坑蒙拐騙竟騙到了這裡來。”

李承乾給摔了個狗啃泥,還好只是摔得有點痛,並沒有摔傷哪裡,他第一個反應就是一摸自己的胸口,還好,蒸餅還在。

他站了起來,本想發火,可是想到跟陳正泰的賭約,倒沒有在此發起太子脾氣。

沿街的路人紛紛看着他,倒他有幾分羞憤,尤其是薛仁貴只站在一邊,抱着手一言不發。

李承乾甩甩頭,感覺自己很灑脫的。

這羣沒有眼色的東西……

而後,又繼續在街上晃盪。

只是這越晃盪,越是餓得難受。

他便又取出蒸餅,嚥着口水。

在李承乾的字典裡,沒有失敗兩個字。

所以……根本不存在向陳正泰認輸的。

因而……他決定吃下了這個蒸餅,索性就不做買賣了,去尋一個好差事。

他覺得以他的本事,只是弄個包吃包住薪俸還高的差事應該沒有問題的。

他啃着蒸餅,薛仁貴便蹲在一旁看。

那佈滿了血絲,且冒着綠光的眼睛,很是瘮人。

李承乾吃了大半塊,還是覺得肚子裡飢腸轆轆,卻是實在受不了了,他嘆口氣,將剩下的小半個蒸餅遞給薛仁貴。

薛仁貴也是餓瘋了,伸手搶過去,直接將這蒸餅全部塞進了口裡,彷彿生怕被李承乾搶回去似的。

然後,就這般鼓着腮幫子,將蒸餅含着,不肯吞嚥下去。

李承乾鄙視地看他一眼,背過身去。

薛仁貴同樣鄙視地看了一眼李承乾的背影。

接下來,李承乾出現在了一個茶坊,進了茶坊,一坐下去便道:“你們這裡需要掌櫃嗎?我會……”

薛仁貴下巴都要掉下來了,而後親眼見證着十幾個夥計嗷嗷叫地衝向李承乾。

薛仁貴拿手一揚,大呼道:“打他臉可以,但是不可傷了筋骨,害了性命!”

……

李承乾狼狽地自茶坊出來,這時候他開始咒罵了,先從陳正泰開始罵起,而後將這茶坊裡的每一個夥計都罵了一遍。

他似乎覺得……這裡的每一個人,都面目可憎,似乎每一個人都對他充滿了惡意。

只是……他肚子太餓了,又受了氣。

他有無數次的衝動,想要將自己的衛隊拉過來,將這茶坊夷爲平地。

可他還是忍住了,不能被陳正泰那個小子看輕了。

孤是太子,怎麼能輕易認輸。

孤至少還有氣力,不怕。

於是……到了一家酒樓,進去,依舊還是中氣十足:“我見外頭掛着牌子,招募刷盤子的,包吃嗎?”

“走走走,你這細皮嫩肉的,刷什麼盤子,我們尋的是老婦,你個小子,湊個什麼熱鬧。”

李承乾便道:“你這是什麼話,我不比老婦強?豈有此理……”

對方便露出怒色:“趕緊滾!”

這一次……李承乾居然學乖了。

此前在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,他都是帶着輕蔑的笑容,渾身散發着王霸之氣,而後輕描淡寫一句,你來試試。

結果……在捱了兩頓揍之後,這一次他似乎有了經驗心得,但凡是遇到了這三個字,他立即露出了純善的笑容,乾脆利落都點頭:“噢。”

然後一溜煙地跑出來。

薛仁貴只好跟着他小跑出來。

李承乾一甩自己的頭,自信滿滿的樣子:“你看着了嗎?這一次比上一次要強,至少沒捱揍。”

薛仁貴眼珠子看着天穹,聽大兄說,眼睛是心靈的窗口,說是說謊話直視對方的眼睛,會暴露自己的。

他一面眼睛落在天上,一面道:“是啊,是啊,太子殿下進步神速。”

天已黑了,可晚飯沒吃,早上的蒸餅早已消化了個七七八八。

肚子裡又是飢腸轆轆。

天還有些冷,夜風嗖嗖的。

在走了幾家客棧,確定人家不願賒賬,而且還不介意將李承乾免費揍一頓之後,李承乾發現自己只有兩個選擇,要嘛向陳正泰認輸,要嘛只好露宿街頭了。

於是……在一個兩面高牆的小巷裡,李承乾愉快地尋到了最好的位置。

身子一蜷,不無得意地對薛仁貴道:“孤還是很有辦法的,正午的時候,我就曉得這裡的地勢好,適合露宿,一直都留了心,你看……仁貴啊,這就叫做狡兔三窟,未雨綢繆,可憐那些街上的乞丐,就沒有這樣的認知了,他們居然躲去屋檐下睡,嘿嘿……仁貴,快來告訴孤,孤與那些乞丐,誰更厲害。”

薛仁貴已是餓得整個人直接躺倒在地了,一動不動,很快打起了鼾聲。

“這個蠢貨,竟不怕冷。”李承乾鄙視薛仁貴,而後他毫不猶豫地挨近了薛仁貴,這裡比較熱乎一點,而後倒頭……

此刻……李承乾突然開始感覺到……比起從前的好日子來,似乎從前的每一個時辰,每一炷香,都是值得懷念和留戀的。

次日……是被凍醒的。

李承乾顫抖着張開眼,起來,頓時眼裡發出亮光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仁貴,仁貴……看看這是什麼?”

薛仁貴起身,揉揉眼,卻見李承乾手裡捏着幾枚銅錢。

此時,薛仁貴彷彿一下子發現了新大陸一般,歡快地道:“也不曉得是誰丟在我們身邊的,哈哈……可以去買一個蒸餅,順便……咱們再將衣服當了……”

薛仁貴一聽要當衣服,下意識的將自己的身軀抱緊了。

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
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三十六章: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一十一章:奇蹟第一百三十七章: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二百三十章: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章:吃了嗎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二十六章: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一百九十六章: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四十四章:有眉目了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一百零一章:橫空出世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五百一十章: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五百六十七章:忠奸難辨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二百一十九章:太子威武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三百七十章: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