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:陛下來東宮

明朝敗家子……

李綱徹底地懵了。

這啥玩意?

什麼破書?

李綱頓時大怒,你陳正泰還敢消遣老夫來着!

於是他痛心疾首道:“不讀書不能明志,不讀書不能明理,爾爲少詹事,就這樣敷衍了事嗎?若是太子也如你這般,你如何對得起陛下的厚恩。”

陳正泰就不坑聲了,心裡嘀咕,我都是靠看明朝敗家子明理明志的。

李綱隨即又痛斥了幾句,將這上上下下的官吏都狠狠地呵斥了一個遍。

衆人戰戰兢兢,他們心裡同情少詹事,偏偏無人敢反駁李綱,於是只好個個低着頭。

李綱還不覺得不夠,拂袖道:“時至今日,你們若還不知幡然悔悟,這東宮職業不分,良莠不齊,若是誤了天下蒼生,爾等便是千秋罪人。”

丟下這一句話,竟是氣咻咻地走了,只留下了陳正泰和諸人坐在原地。

陳正泰則站起來道:“哎,方纔真是我的過錯,我應當多讀書,如若不然,免得大家陪我一同捱罵。”

坐在陳正泰一邊的馬周,面上帶着怒氣,無論如何,陳正泰也是自己的恩主,居然被罵了個狗血淋頭,他本來是想和李綱頂撞一下的,不過見恩主沒有站出來,因而一直生着悶氣。

其他人個個面面相覷,終於有人道:“少詹事,這李公的脾氣……實在……哎……我等是敢怒不敢言啊。”

他們一臉慚愧的樣子。

所謂得人錢財爲人消災,雖然陳正泰的錢財最後還是還了回去,可無論怎麼說,這人情是在的,現在欠了人家人情,卻不敢爲陳正泰說一句話,心裡實在慚愧得很。

陳正泰道:“爲官不就是如此嗎?若是連氣都受不了,將來怎麼給別人氣受呢,再者說了,李公乃是三朝老臣,我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,他生氣怒罵,也是理所應當的。大家以後順着他的話去做便是。”

一聽陳正泰對李綱服服帖帖,一副不敢招惹李公的樣子。

大家卻是急了。

不能夠啊。

少詹事不是要給大家買房的優惠嗎?都起了這個心了,若是少詹事對李公敬若神明,到時候這章程送上去,李公肯定要回絕,屆時……豈不是煮熟的鴨子又要飛了?

大家想到這個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不成,大家得讓少詹事振作起來,您得站出來,和李公硬碰硬,大家夥兒纔可以跟着您少詹事和那獨斷專行的李公拼命纔是。

於是一時之間,大家七嘴八舌起來:“少詹事,李公年紀大了,有些時候也會糊塗,若是少詹事不指點他的過失,這反而對太子不利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我等仰慕少詹事,這東宮裡,少詹事但有所命,下官人等,自當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。”

“我等唯少詹事馬首是瞻。”

陳正泰微笑,逡巡着衆人,這是一羣多JI渴的傢伙啊,他打了個哈哈,得把大家的情緒調動起來,所以……

陳正泰道:“哎,話雖如此,可是官大一級壓死人,此事到時再說吧,我需好好讀書,先了解一下詹事府中的情況,大家各將自己的情況都彙報來,我好做到心裡有數,都別急,先從左右春坊來,而後是三寺,都要到我的詹事房來,我陳正泰醜話說在前頭,我要掌握的是各春坊和各寺還有下頭各司、各局的真實情況,不是你們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,若是有人知情不報,或是藏着掖着什麼,我要生氣的。”

衆人一聽,心裡瞭然了,任何一個小衙門,都有一種現象,就是明裡有一套東西,是給上官看的,暗地裡呢,也有一套東西,這是留給自己的,決不能示之於人。

當然,自己人例外。

在大家心裡,陳正泰就是自己人,畢竟……某些真實的情況,若是奏報給李公,那肯定得是一頓臭罵,甚至罷你的官職也有可能。

可陳詹事不一樣,陳詹事是體恤大家的,他想了解真實情況許多內情,就算和他說了也沒關係,他心裡有數了,總不至讓大家爲難。

於是衆人紛紛道:“諾。”

於是陳正泰道:“你們先與馬庶子交接吧,而後再讓馬庶子給我報來。大家不必怕,我陳某人的爲人,你們是曉得的。”

衆人都笑:“陳詹事急公好義,下官人等聞名已久。”

於是……馬周開始忙碌起來。

他也是剛剛成爲右春坊庶子,其實對於下頭的情況還是兩眼一抹黑。

誰曉得自己的恩公一聲令下,那原本雲裡霧裡的公文,一下子變得精煉起來。

下頭各個機構,都將這精煉的情況大致做了一些說明,自己人溝通和官方之間的公文溝通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態,若是官方進行溝通,哪怕彼此都是同一個部門,只是不同的科室之間,都會有無數虛頭巴腦的東西,足夠讓你看的頭暈眼花,最後繞到你都不知道最後看的到底是啥。

馬周本就是個博聞強記之人,他將所有的資料都進行了彙總,而後再呈送到陳正泰的面前。

陳正泰坐在詹事房裡,這一次倒是真的認真起來了,他畢竟是少詹事,必須得真正瞭解實際的情況,而且這些東西既沒有太多的閱讀障礙,也很好記。

花了兩個多時辰,陳正泰便記了個七七八八。

到了正午的時候,終於可以鬆口氣,於是他到茶坊裡去喝茶,這裡早有不少人了,陳正泰瞅見了那司經局的主簿,卻是想起了一件事。

於是陳正泰將他叫到邊上來,道:“司經局竟少了這麼多書?”

這主簿就苦着臉道:“實在怪不得下官人等,書房裡很久沒修葺,也是一時疏忽了,誰曉得前幾年下了大雨,不少的書便毀了……”

“想辦法補齊吧。”陳正泰道:“可要趕緊,將來若是有一日要查起來,到時就算不是你們的錯也會成了你們的錯了,這事好辦,你擬一個書單來,缺哪些書,我讓二皮溝印刷作坊的人幫忙去尋訪,尋到了……再讓人抄錄,實在尋不到的,禮部或者是宮裡的凌煙閣,肯定也都有抄錄,到時再託人想辦法抄出來。”

這主簿一聽,臉上浮出一絲感激,隨即納頭便拜:“多謝少詹事。”

“哪裡的話。”陳正泰一臉親和之色,樂呵呵地道:“都是一家人,只要當差,就可能會有疏漏,也會有難處,大家相互提點罷了,只有高高在上的泥菩薩,反正也不需管具體的細務,所以才站着說話不腰疼。”

喝了一會兒茶,李承乾便又來約陳正泰了。

陳正泰也算是忙完了,便對李承乾道:“師弟,不如我們玩一個有意思的東西吧。”

李承乾狐疑地道:“有意思的東西?”

陳正泰回頭,朝薛禮道:“去將我的包袱取來。”

薛禮便興沖沖地去取了包袱來,等到陳正泰將這包袱一打開,嘩啦啦的一個個方塊的木頭便抖了出來。

李承乾詫異道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麻將。”陳正泰道:“我專門弄出來的,來,我教你玩。”

李承乾看着這些木塊,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,起初對這玩意沒什麼興趣。

只是陳正泰卻拉了兩個宦官來,四人各自落座,打了幾把,感受就顯然不一樣了。

這玩意之所以能風靡,就是因爲很好上手,李承乾沒一會,大抵就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陳正泰也大方:“一貫一番。”

兩個宦官便嚇着了。

陳正泰便道:“兩位力士只怕沒什麼錢,這樣吧,輸了算我的,贏了便是你們的。”

一下子,這兩個宦官都打起了精神,開始全神貫注,大家洗牌,打牌,胡牌,不亦樂乎。

打了兩圈,李承乾輸得狠,頓時有些不高興了,忍不住道:“正泰,孤怎麼覺得……你是在騙孤的錢,怎麼總是你胡?”

陳正泰笑哈哈地道:“你是新手嘛,得交一點學費。”

…………

此時……一輛宮裡的馬車正靠近了東宮,李世民來了。

東宮距離太極宮不過是一牆之隔,李世民來之前,是讓人知會了李綱的。

李綱正午的時候,就知道陳正泰在做什麼了,他這一次倒是機靈了,沒有當場去將陳正泰的麻將桌掀翻,而是在東宮外頭老遠迎着了李世民。

“陛下,這陳正泰正在和太子殿下嬉戲呢,他自來了詹事府,就一直是如此,通宵達旦,夜夜笙歌,對於詹事府中的事,一概不知,也一概不問,既不讀書,也不理事。”

李世民聽到嬉戲……臉色頓時就有些難看起來。

畢竟……自己的兒子被他的老師這般的平價,換做是誰,臉色都不好看。

他自然清楚陳正泰和太子相交莫逆的,兩個少年人在一起,免不得會有些不知輕重。

可朕對這陳正泰寄以厚望啊,只希望他能有治世之才,對太子殿下……也承載了無數的期望。

李世民繃着臉道:“走,隨朕去看,不要驚擾這東宮上下人等,朕想看看,他們到底在做什麼?”

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
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三百五十一章:精兵強將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四十三章: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八十章:太可怕了第六百二十二章:饕餮盛宴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兩百章:馬賽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七十章:死到臨頭了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五百九十四章:高麗明珠第五百二十七章:天下振動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八十五章:救治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九十六章:好可怕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九十四章:無價之寶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一百八十章: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七章:行動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二百一十五章: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章:欽命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一百二十六章: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