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

這東宮的屬官們其實是不太想和陳正泰打太多交道的。

除了右春坊庶子馬周和二皮溝率府的蘇烈之外。

其餘人大多是清流出身,畢竟這詹事府輔佐太子,將來一旦太子做了天子,他們便可平步青雲。

別看在這裡的每一個官署都好像沒啥意義,可畢竟這是潛龍府。

正因爲如此,陳正泰這樣頗有幾分惡名的人,他們其實是不太看得起的。

尤其是孔穎達因爲陳正泰的緣故而被罷黜,這裡也有不少人和孔穎達私交不錯的人,自是對陳正泰多了幾分不順眼。

現在陳正泰讓他們留步,他們卻是不得不紛紛駐足,沒辦法,人家官大。

陳正泰看着大家,許多人表情僵硬,很勉強的露出笑容,看着自己。

陳正泰卻也不惱,隨即,他從自己的袖裡掏出了一把欠條來,笑意盈盈地道:“本官初來乍到,見了諸位,是該給一點見面禮的。各位前些日子……可沒少去賭坊押注吧?”

“……”

這屬官們一個個面帶怒色,這是來扎心的嗎?

說實話,他們雖是自詡清流,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,可當初……右驍衛的聲勢實在太駭人,當初不少人認爲投注右驍衛,就好像是撿錢一樣,正因如此,哪怕是這些人也沒有免俗。

“哎。”陳正泰嘆息道:“果然,這賭博不好啊。人怎麼可以妄想不勞而獲呢?這賭的風險實在太大,以後諸位可切切不要再去賭了,來來來,其他的也就不說了,我這兒有點欠條,是送大家的見面禮,錢財也不多,不過是五十貫而已,小意思,大家一人一張,不必客氣的。”

陳正泰當下,先給前頭的一個屬官手裡塞。

這屬官方纔聽着陳正泰的話,還有點懵,此時看着突然塞進自己手裡的東西,不禁有些手足無措起來,口裡喃喃道:“少詹事,不要,不要這樣……”

這屬官司經局的主簿,屬於清流中的清流,相當於是東宮圖書館的館長,雖然有着很大的前途,可實際上呢,除了一點點俸祿之外,幾乎沒有任何的油水。

這此馬賽的賭局,他還真參與了,輸得很慘,心裡正難受呢。

而現在……看着五十貫的大鈔,他懵了,他心裡默唸着四書五經裡的話,希望這些聖人說的話能給自己帶來一些道德上的勇氣。

可這是五十貫啊。

尋常小民,便是五年不吃不喝也掙不來。

哪怕他是主簿,一年的俸祿,也不過是如此。

即便這主簿家庭條件還算優越,出身在大族,可任何一個大族,除了家主可以隨意調動家族中的資源之外,其他各房的子弟,也不過是每年給一些生活上的費用而已。

如若不然,一個家族數百直系,上千的旁系子弟,便是家裡有金山銀山,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。

他手微微顫顫,很想鬆開手,卻是不由自主地捏住了這五十貫錢,他隨即……心裡開始痛恨自己,可是他的手……卻將這欠條捏得越來越緊,怎麼也鬆口了。

最後他只能期期艾艾的道:“少詹事,你……你這是太客氣了,下……下次可不能這樣,不能這樣了啊。”

陳正泰沒理他,其實他才懶得關注這人心裡想的是啥呢,關我陳正泰鳥事?接了錢便好。

緊接着,他開始分發給第二個、第三個……

大家一開始是震驚的。

還有這樣送見面禮的?

可是看着那一張張大鈔……何況前頭的人還接了錢,竟是都不由自主的接過,慢慢地也就不客氣了,甚至站在後頭的人,生怕自己被遺忘,故意將自己空着的手擺在顯眼的位置,示意自己還沒領錢呢。

這欠條一張張地發了出去,陳正泰還意猶未盡:“話說……還有不少的文吏以及東宮七率的衛兵,我還未見過吧,哎呀……大家都在東宮給太子效力,不能厚此薄彼了,這些文吏,還有七率的禁衛,人人一貫錢,雖然不多,可我陳正泰將這些朋友都交定了,明日讓人送來,人手有份,都不落空,我陳正泰就喜歡交朋友,何況李詹事還特意的交代了,來了這東宮,先要與人爲善,莫說是這東宮的人,便是東宮的狗……對啦,東宮有多少條狗?”

“有……有……”此前那司經局主簿戰戰兢兢地道:“三十七條。”

陳正泰和和氣氣地道:“每一條狗,給兩斤肉,這事也要抓緊着辦,我說過,不可厚此薄彼的。以後我來這東宮,哪一條狗若是對我陳正泰狂吠,我便每日賞它兩斤肉,直到它對我陳某人搖尾巴爲止。”

說句實在話,陳正泰的話有點挺侮辱人的,剛剛給我們發完了錢,就說連狗也要給,這不是說我們和狗差不多嗎?哼,若不是這錢真的有點多,我纔不要。

只是現在接了錢,大家一下子沒了底氣,就好像人被閹割了一般,覺得腰桿子怎麼也挺不起來了。

於是大家只好賠笑道:“少詹事真是闊氣啊。”

又有人道:“是啊,少詹事是個直爽人。”

陳正泰便笑了:“我呢,是新來乍到,以後還要多向諸公們學習纔是。”

“不敢,不敢,使不得,使不得啊,下官們當不起。”

陳正泰又道:“往後在這東宮,大家應當同心協力,就如兄弟一般,少了諸公的協助,我陳正泰也辦不成什麼事,因而,也請諸公若是對我有什麼成見,看在公事的面上,還需鼎力協助。”

“少詹事您太客氣了,您乃上官,我等自當爲之效力。”

這樣就好。

陳正泰鬆了口氣,他很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,同事們在一起,能彼此的交心,不會有人從中作梗,做事就能事半功倍。

陳正泰隨即道:“若是諸公願意鼎力協助,那麼從此以後,我陳正泰今日就將話放在這裡,大家到時隨我陳正泰吃香喝辣便是。”

衆人都不吭聲。

因爲陳正泰說話很刺骨。

誰不想吃香喝辣呢。

可是你難道不能委婉一些嗎?

有人手裡捏着這五十貫,心裡卻想,這見面禮就是五十貫,這傢伙口裡所說的吃香喝辣又是什麼?

陳正泰說罷,倒也不再囉嗦,便道:“好了,各位可以散了,我就不耽誤大家時間了,都去忙吧。”

緊接着,陳正泰尋了一個小宦官:“太子殿下喝茶的地方在哪裡?我口渴了,先喝點茶潤潤喉嚨。”

…………

詹事房裡,李綱在裡頭是聽得到外頭的話。

這陳正泰一番話說完,李綱差點沒有氣得吐血。

於是忙叫了一個文吏來,這文吏上前道:“李公有何吩咐?”

李綱正色道:“詹事府有詹事府的規矩,怎的將這東宮,好端端的折騰成了下九流的地方?這樣赤裸裸的發錢,這像話嗎?”

文吏本來面上帶笑。

他不是官,雖然陳正泰只許諾小吏每人只發一貫錢,可對於他這樣的小吏而言,一貫錢可不是小錢啊,多少可以補貼一些家用。

在他看來,那少詹事,人又親切,說話又好聽,還許諾帶着大家一起過好日子,看看人家一出手就是這麼多錢,所以……這小吏自是心花怒放,因爲依着陳家的財大氣粗,這些話,他信。

誰料此時李綱一陣痛斥,顯然十分惱火。

文吏一直都在李綱身邊行走的,按理來說,理應是李綱的人,可此時他不禁道:“李公,少詹事還年輕,有些事確實過了頭,不過這是少詹事的心意……嘿嘿……”

這話不說還好,一說,李綱頓時覺得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,心頭的火氣頓時就更多了幾分了。

你可是老夫的人哪,這陳正泰纔來多久,別人和他沆瀣一氣也就罷了,在這詹事房裡的文吏,老夫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你竟還敢爲他說話?

李綱教育了三個太子,之所以被隋文帝、李淵、李世民三人同時請他來東宮,自然是因爲大家認可他李綱守規矩,而且還剛正不阿。

李綱此時惱怒不已,於是厲聲道:“哼,此例一開,這詹事府豈不是要烏煙瘴氣嗎?傳令下去,所有的錢財,統統都要退回,便是一文錢都不可收,同僚之間,固有人情往來,卻哪裡有這般赤裸裸的。”

文吏一聽,懵了,臉色慘然,自己的一貫錢……就這樣沒有了?

只是他見李綱震怒,卻只能唯唯諾諾,可想到了錢,卻還不免道:“李公……李公……這不過是見面之禮,何況陳公乃是少詹事,他乃上官,上官予下吏曰賜,並非屬於人情賄賂的啊。”

居然還敢頂嘴?

李綱突然也不怒了,而是輕描淡寫,繼續提筆,在案牘上書寫着什麼,而後,淡淡地道:“今日之內,若不退還,老夫即行彈劾,非要將這等害羣之馬開革出去纔好。”

文吏頓時覺得天旋地轉,心裡哀嚎,到手的錢,真要沒了……

他只好憋着心裡的苦悶,慘然道:“諾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求月票。

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六章:吃了嗎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
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六百零六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七十九章:龍顏大悅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五百五十三章:萬象更新第三十章:恭喜陛下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二十九章:入宮覲見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九章:敕封第一百八十一章:御用好茶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五百八十二章:回朝第二百九十一章: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一百七十九章:朕收拾你們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九十一章:大病初癒(求訂閱 求月票)第一百一十一章: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三十章:恐怖如斯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七十四章:狹路相逢第三百四十二章:用力過猛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三百三十五章:御前奏對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三百九十一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四十章: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十七章:榮華富貴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一百三十二章:打蛇打七寸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一百二十四章:御審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二百零七章:抄家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六章:吃了嗎第三百八十八章:陳家的未來第三百零八章:紮根第三百八十二章:聖旨第三十七章: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五百九十三章: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九十八章:好兒子啊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三百七十一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