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:大捷

與此同時,一封奏報卻已送到了門下省。

這是緊急的軍情,得了奏報,房玄齡和杜如晦不敢怠慢。

其實整個長安現在都在等着這封自河西來的消息,十萬大軍開拔,出關征討,糜費了無數的錢糧,陛下爲此憂心忡忡,隔三差五都要過問。

房玄齡手中拿着奏疏,朝杜如晦道:“克明,這奏報,莫不又是來催要錢糧的吧。”

杜如晦苦笑:“房公一看便知。”

房玄齡振作精神,揭開了奏疏,低頭一看,隨即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。

杜如晦觀察着房玄齡的臉色,心裡不禁咯噔一下,怎麼,出事了?

房玄齡突然重重的將奏疏拍在案牘上,一臉凝重的道:“陳家……陳家那個小子……叫什麼?“

陳家……河西的軍事,居然和陳家有關係?

杜如晦一愣:“這……這……倒是一時記不起了。”

是啊,不過是一個已沉寂家族的子弟,雖然最近鬧了一點風波,聽聞還拜了皇帝爲師,不過,外頭雖是鬧的沸沸揚揚,可房玄齡和杜如晦卻是心知肚明,陛下對這個弟子根本沒有提及過,這陛下都沒有承認,更像是陳家的一廂情願罷了。

所以……這麼個小子,誰吃飽了撐着,記他的名?

“房公,此話怎講?”

縱是杜如晦的性子穩重,可此時此刻,卻還是憋不住了,你倒是說這奏疏怎麼回事啊。

房玄齡眉頭皺的更深,若有心事的樣子:“此,君臣們商討過無數次,皇帝陛下更是身經百戰,對兵事瞭如指掌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房玄齡猛地擡頭,如夢甦醒的樣子,眼睛開始變得篤定起來:“快,走,立即去見駕。”

門下省距離宣政殿不過咫尺之遙,房玄齡二人匆匆到了宣德殿。

卻發現李世民坐在案牘上,宦官環伺,擺在李世民的案頭,是一幅羊皮的輿圖,輿圖所繪製的,正是整個河西的形勢。

李世民熟知兵家之事,這一次征討西樑,討伐那樑師道,李世民雖未親征,可是內心深處,卻不知在輿圖裡模擬了多少次攻防,此時聽聞房玄齡與杜如晦要來見駕,他只嗯了一聲,依舊將注意力放在輿圖上。

“陛下。”二人行禮。

“噢。”李世民依依不捨的擡頭,看着這兩位心腹重臣:“何事?”

“河西來了軍情奏疏。”房玄齡道。

“終於來了。”李世民倒是顯得激動起來,朕盼了很久,這大軍想來,也該和樑逆擺開陣勢……“

他隨即皺眉道:“依朕看,樑師都此人,最是奸猾。朕討伐他,他必定堅壁清野,固守城塞,向突厥人求援。

“是以,將士們必定已開始攻城拔寨,只是攻城殊爲不易啊,何況,還要防範突厥人有所動作,突襲大軍的後路。”

李世民說着,面帶微笑。

顯然,他認爲此時的奏疏裡,奏報的就是這些內容。

“若朕再大膽猜測,這一封奏疏,是他們來催討攻城器械的,兩位卿家,朕所料沒有錯吧?”

李世民說着,帶着詢問的目光看着二人,他現在倒是等待着房玄齡和杜如晦二人,流露出震驚的表情,而後再來一句,陛下當真算無遺策。

可是……

令李世民奇怪的是,此時,房玄齡與杜如晦面面相覷,四目短暫的交錯之後,房玄齡卻是鄭重其事的作揖行了個長禮:“臣恭喜陛下,我大唐天兵出關,樑逆陳兵於弘化,試圖垂死掙扎。幸賴皇天保佑,我大軍還未攻城,這樑師都的同族兄弟樑洛仁,密使人斬樑師都首級,率軍歸降。”

樑師都……被他的部將斬殺了……

李世民胸膛起伏,呼吸粗重,隨即……他呼吸漸漸均勻,卻是不發一言,默然無聲。

這個消息,實在過於意外了。

誰曾想到,在河西自立爲王,稱雄一時的樑師都,還未等和大唐的軍馬交戰,居然被自己的族兄弟斬殺。

大唐就這樣……不費一刀一槍平定了河西?

這怎麼可能?

朕豈有誤判的道理。

“奏報,取奏報來,朕要親自看看。”

宦官忙是取了奏報,呈送御前,李世民揭開奏報,一字一句的看着,生怕奏報中有什麼遺漏了。

等反覆看了幾遍,李世民幾乎已經確定,唐軍已經接管了弘化城,那樑師都的首級,也已快馬加鞭送往京師,這才意識到……這一場毫無徵兆的大捷乃是真的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李世民大喜。

要知道,此時的大唐初立,百廢待興,一場戰爭勢必要戰死無數的青壯,荒蕪無數的糧田。而現在,朝廷輕而易舉的平叛,不但徹底的可以與虎視眈眈的突厥人分庭抗禮,而且還可使民安養生息,可謂是雙喜臨門。

“看來……是朕料錯了,萬萬想不到,這樑師都居然如此不得人心,甚好,甚好。”

房玄齡與杜如晦也長出了一口氣:“恭喜陛下。”

李世民大笑之後,不無得意之色,討滅了樑師都,那麼……大唐也算是真正的一統天下,令這天下歸心了。

他心裡有萬千豪邁之意,不知多少豪言壯志需要抒發,就在這大喜之下,猛地……李世民身軀一震。

他的表情,突然變得古怪起來。

樑師都……覆滅……

殺死他的乃是他的部下。

這是李世民也包括了無數文臣武將們都不曾想到的。

可是……李世民想起了一個人,也想起了一件事。

就在前不久,那陳正泰曾說過……

李世民的眼眸猛地一張,他一臉詫異的看着房玄齡道:“房卿家,可曾聽說過一個流言,陳正泰……房卿家聽聞過嗎?”

房玄齡這才意識到,噢,原來那個陳家子弟,叫陳正泰。

李世民臉上陰晴不定,自問自答道:“此子在不久之前,就曾和朕說過,樑師都必定禍起蕭牆之內,朕當時聽了他所言,覺得此子不過是胡言亂語,可哪裡想到……這一切,竟都被料中了。此子何以能一語成讖呢?”

房玄齡默然無語,他和陳正泰不熟。

李世民揹着手滿腹心事的來回踱步,若有所思。

良久,他一挑眉:“若他只是無心之言,可此前,此人舉薦了馬周,馬周有大才,卻被他一眼發掘出來。可見,他獨具慧眼。”

“朕思量再三,實在無法想象,此子只是無心之言。這個小子……朕聽說他從前只在家中讀書,爲何……卻有這樣大的見識。”

說到此處,李世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,連他都覺得匪夷所思。

“陛下……”房玄齡突然道:“此子難道不是陛下的弟子,若他只是尋常子弟,倒也罷了。可若此子既是陛下的弟子,陛下文武兼備,教授出這樣的弟子,也就不奇怪了。”

房玄齡話音落下,杜如晦一聽,猛地醒悟了什麼,這……是讚揚陛下功德的大好時機啊。

雖然杜如晦還算是個有節操的人。

可作爲臣子侍奉皇帝,若是一點讚揚都沒有,那纔是咄咄怪事。

杜如晦立即道:“是極,是極,房公所言是極,陛下聰敏神武,弟子自然也非同凡響。”

李世民聽到弟子二字,臉色變得古怪起來,他下意識的想要搖頭否認,可隨即聽到聰敏神武四字,內心裡突然升出了些許神清氣爽。

是啊,弟子都可以慧眼如炬,提拔人才。遠在千里之外,可以預言戰場上的勝敗,那麼此人的師父,將會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。

李世民對於名聲,還是很看重的。

畢竟……他已是九五至尊,富有四海,此時在乎的也只有後世之名了。

於是鬼使神差的,李世民沒有搖頭,只是不可置否的唔了一聲,將這件事敷衍了過去。

隨即,李世民道:“立即傳檄天下,再下旨恩賞有功之人。”

房玄齡行禮:“遵旨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麼?”

“陛下,此戰恩賞的名冊之中,陳正泰是否要賞?”房玄齡有點拿捏不定主意。

畢竟,陳正泰並沒有真正親臨戰陣。

可是……這個傢伙料事如神,又是陛下的弟子,說不定……陛下趁此機會,可以藉由此事,論一點軍功。

李世民此時心情不錯,他揹着手,面帶微笑道:“準卿所奏,卿自論功,再送朕的御前,朕再斟酌就是。”

房玄齡明白了陛下的意思,告了一聲諾,如釋重負的陛辭而去。

只是此刻,李世民的內心卻無法平靜……

……

感謝愛愛和黑夜彌天同學成爲本書新盟主,喜極而泣,哭了。

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
第三百五十章:迎頭痛擊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五百六十六章:大功於朝第三章:上達天聽第五百四十章: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二百三十四章:強取豪奪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七十章:李二郎發威第八十九章: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三百三十七章:軌道第四百一十六章:豪賭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六百二十九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七十七章:聖駕至揚州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五章:封親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八十八章: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十六章:大功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八章: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兩百章:馬賽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二百零三章: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三十章: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六十七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五十二章:萬馬奔騰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一十五章:父子同心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十六章: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九十章:大宴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二十四章:人才難得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二百一十二章:立德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