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

陳正泰出了宮,便與李承乾心急火燎地帶着衛隊開始出現在長安各處的大街小巷。

每一個賭坊,都用小簿子記下來了。

畢竟投注的地方太多。

而這些賭坊最慘的就是……他雖然提供了平臺,不少的東家,自己也下場。

畢竟人家就是幹這個的,而且當初所有人都認爲右驍衛勝算實在太大,自己不下場去買右驍衛一點,實在過不去。

於是乎……

許多人已經欲哭無淚了。

有不少人,並非不想捲款跑了。

畢竟這一次輸得實在太慘。

只是可惜……陳正泰從不打沒有準備的仗。

拿了我陳正泰的賭注還想跑,你跑給我看看,跑到天邊都能把你抓回來。

三叔公清早就已佈置了,發動了所有陳家人會同二皮溝的莊客們出現在各家賭坊。

而後,陳正泰和李承乾開始一家家賭坊的拜訪。

不少賭坊幾乎結清了陳正泰的錢,便直接宣告倒閉。

這令陳正泰頗爲感慨,想不到我陳正泰在唐朝,居然成了打擊黃賭的先鋒。

其實不但賭坊幾乎完蛋了,這唐朝最負盛名的青樓……當日也歇業了不少。

畢竟,黃賭是不分家的,人有了錢方纔會上青樓,可那些恩客們輸得褲子都沒了,還拿什麼來一擲千金?

這各家青樓原本是等着趁着今日賭局揭曉,不少贏了錢的恩客會蜂擁而來,早就做好了迎客的準備,哪裡曉得……竟一個鬼都沒看到。

陳家裝錢和裝欠條的箱子,足足準備了三十多輛大車,由二皮溝衛五十人騎着馬拱衛,又有薛禮和蘇烈二人在,甚至李承乾還覺得不放心,又讓右司御率調了右司衛來。

這一行人招搖過市所過之處,得了無數人的白眼,不過幸好沒有人敢來招惹。

這賬足足收了一天一夜的時間,陳正泰整個人幾乎要累癱了,好在自己年輕,在上一世,自己這個年齡是可以通宵達旦打紅警的,到了唐朝反而覺得有些吃不消。

緊接着,一車車的錢開始送到二皮溝的庫房,讓人清點入庫。

這可是一百萬貫錢啊,除此之外,還有太子殿下的接近二十萬貫暫存於此,如此巨量的財富,不可想象。

若是一貫可以僱傭一個勞力一個月,那麼單單這一筆財富,足夠僱傭十萬個壯丁給陳家幹一年的活了。

陳正泰不敢讓自己繼續處於亢奮狀態了,人若是亢奮久了,又無法補充睡眠,是要撲街的。

陳正泰不否認自己愛錢,可也知道,比起錢,健康更要緊,畢竟健康都沒了,再多的錢也是枉然。

於是強逼着自己什麼都別想,硬是小憩了兩個時辰,起來後,發現自己的精力總算充沛了不少,於是……他開始穿上了自己的禮服,簡單的吃了點東西,便趕往東宮。

東宮距離二皮溝有一段距離,陳正泰抵達的時候,據聞李承乾還在就寢。

不過這等事,自然也不需李承乾起來的,陳正泰是少詹事,在這東宮之中,除了太子,便是詹事府詹事比他的地位高了。

而詹事詹事乃是李綱,他的地位很崇高,便連李承乾都畏懼他。

作爲這東宮的大總管,李綱有着非同一般的權威。

而李綱最牛叉之處,則在於這東宮的事沒有比他更懂了。

因爲早在隋文帝的時候,他就給太子楊勇擔任過太子洗馬,一直輔佐太子楊勇,直至楊勇完蛋。

而此後,他很快又有了新的少主,那即是大唐的太子李建成,說起來,李綱和陳正泰的父親陳繼業還是同僚,都是李建成的舊臣。

李綱矜矜業業的輔佐李建成,可結果輔佐到了一半,李建成被誅殺。

而李世民登基之後,選擇帝師,一時也挑不到什麼好人選,於是一看這李綱,李綱就很有經驗嘛,人家在隋文帝時期就曾在東宮輔佐太子了,雖然失敗的事例比較多,不過李世民也不嫌棄。

畢竟……雖然他輔佐誰誰就完蛋,可到了自己這裡,總應該能成功一次纔是。

於是乎,直接下旨,命李綱擔任詹事府詹事,輔佐李承乾。

不得不說,李綱的水平還是夠的,就是運氣有些差,這一點和陳家差不多。

陳正泰第一次見這位傳聞中的世伯時,心裡還不禁在感慨,不管怎麼樣,這也是一位老前輩啊,是咱們老陳家的同行。

何況歷史之中,李綱到了貞觀四年便要死了,眼看着李綱一腳踏在了棺材上,陳正泰覺得自己對他可要多多尊重纔是。

李綱此時已鬚髮皆白,臉上皺紋盡顯,卻是目光如炬,顯得很有精神氣。

他聽聞了陳正泰成爲少詹事,居然並不高興,反而捶胸頓足一番,對身邊的人氣咻咻地說:“那陳氏與誰親近,誰便要倒黴,何況這陳正泰,乃是眼睛鑽進錢眼裡的人,他會誤導太子殿下的啊。”

屬吏們一個個唯唯諾諾的,紛紛稱是,只是心裡不禁在嘀咕,詹事您老人家,確定說這話不心虛?你不也是輔佐了誰,誰完蛋嗎?

自然,東宮裡是沒人敢這樣在李綱的跟前作死的。

於是,陳正泰到了詹事房的時候,便見一鬚髮皆白的人坐定,左右則是左右春坊庶子,除此之外,還有三寺七率府的文武大臣分列左右,很有威勢的感覺。

陳正泰一見到李綱,則是笑呵呵的上前道:“下官陳正泰,見過李詹事,李詹事的大名,如雷貫耳,下官聞名已久。”

李綱上下打量了陳正泰一眼,臉上神色淡淡,只頷首:“噢,見過了就成,老夫年紀大啦,體弱多病,東宮事務,還需少詹事多多分憂。”

“哪裡,哪裡。”陳正泰樂呵呵地道:“這是下官應盡的職責。”

李綱眉一挑:“太子乃是東宮之首,我等輔佐太子,干係重大,所以這東宮屬官,首要做的,就是萬萬不可讓太子頑皮,需好好敦促他的功課。左右春坊,尤其要注意這一點。至於東宮事務,也需崇文館、司經局、典膳局、藥藏局、內直局、典設局、宮門局諸官吏好好料理。至於家令寺、率更寺與僕寺的寺丞以及主簿人等,更要小心。七率府這裡……新近增添了一個二皮溝率府是嗎?這東宮之地,可不是閒雜的軍府,定要嚴格軍令,切切不可滋生事端。”

這上下的屬官,有八九十人,聽了李綱的吩咐,紛紛作揖:“諾。”

李綱隨即感慨道:“少詹事。”

陳正泰看了李綱一眼:“李詹事還有什麼要吩咐的。”

李綱道:“你是初來乍到,這詹事府的規矩多,官吏也複雜,先別緊着辦公,而是要先將規矩學了,這首先要學的,便是要與同僚們和睦。”

“東宮不比其他地方,此乃儲君所在,乃是潛龍之所,因而……盯着的人可多着呢,所以裡頭若是有什麼紛爭,定爲天下人矚目,因而萬萬不可府內官吏有什麼不和的傳聞,因而你先認認人,先學會與人和睦相處。”

他說了一大通,意思是對陳正泰不放心,生怕陳正泰這個傢伙來了詹事府,惹得裡頭雞飛狗跳。

當然……也有一些下馬威的意思,李綱畢竟在這東宮已有數十年了,可謂是老資格,輔佐了三任太子,跨越了兩個朝代,還生生弄死過兩個前任太子,憑藉着這樣的經驗,也絕不是尋常人可以比的。

這言外之意是,你陳正泰還嫩着呢,雖然是少詹事,先好好學習吧,管事……有老夫呢。

陳正泰居然沒有生氣,而是立即作揖:“李詹事說的對,下官一定遵從李詹事的吩咐,好好與人爲善。”

李綱沒想到這陳正泰居然當即就認慫,於是換上了一些微笑感慨道:“老夫與你們陳家,也是有幾分緣分的,當初你的曾祖、祖父,還有你的父親,老夫都曾打過交道,他們都是謹守本分的人,老夫希望你也如此。”

說着,他一揮手:“好了,都退下吧。”

衆官唯唯諾諾,紛紛告退。

大家在李綱面前,大氣不敢出,這可是真正的老資歷啊,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,這樣的資歷,在座的諸位就算是再活一百年,也未必能有的。

李綱隨即低頭,開始拿起案牘上一個個奏報,提筆進行批閱,東宮是一個很大的機構,大到尋常人單單認這東宮的百官,都要繞暈了腦袋。

可李綱氣定神閒,這裡頭所有的官署發生了什麼,事無鉅細,他都需要過問。

衆人自詹事房裡出來,都長出了一口氣。

不過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陳正泰。

這位少詹事可是聞名已久啊,而且看看人家,小小年紀,就平步青雲了,實在讓人羨慕。

而這時,陳正泰卻笑呵呵地道:“諸位,諸位……先別急着走,本官初來乍到,今日正好和大家一起打打交道,李詹事不是說了嗎?要與人爲善。來來來……都來……”

陳正泰一面說,一面下意識地朝自己的袖裡摸。

…………

求月票。

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
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九十八章:天大的學問第一百五十六章:衝營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二章:肱股之臣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二百六十七章: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三十三章:以德服人(新的一月求月票。)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五百七十二章:人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八十三章:爾爲何物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:將軍百戰死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三十八章:變天了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六十九章:放大招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一百一十三章:有教無類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七十三章: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九章:大捷第五百三十九章:捷報來了第五百三十一章:西遊記第四百八十三章:奇貨可居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四百七十八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四十九章:執宰天下第四百六十八章:有救了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四百六十六章:社稷之功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二百三十八章: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二百三十五章: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一百三十九章:帝心難測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五十一章: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八十三章: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一十七章:打包走人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章:朕駕崩了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五十五章:揍死他們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二章:神仙打架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二百八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