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

李世民笑了:“是嗎?”

他凝視了陳正泰一眼。

陳正泰又道:“還有一個緣故,二皮溝驃騎府,太子也是極看重的,前些日子,他來了二皮溝幾趟,都是爲了此事。”

李承乾在旁,心裡說,孤是去了幾趟,只不過是去和你陳正泰商議着下注的事,如若這也算關心二皮溝驃騎府的話……

李世民彷彿心裡知道陳正泰打什麼主意似的。

驃騎府勝了,陳正泰與有榮焉,太子與有榮焉,朕也與有榮焉。

總比那右驍衛必勝要強。

李世民隨即道:“驃騎府上下,都要重賞,依朕看,便將這驃騎府提爲禁衛罷,蘇烈,朕命你爲二皮溝衛衛率。”

蘇烈心裡一震,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別將,隸屬於一個軍府而已,屬於民兵的副將。

可這衛率二字,卻是屬於東宮的屬官,是禁衛軍中的副將了。

在大唐,雖有許多的禁衛,可是這些禁衛都隸屬於皇帝。而爲了保證太子宮中的安全,這東宮則設立了六衛,從屬於太子,也是禁軍的一種,因而有太子六率的說法。

這六衛保護的乃是太子的安全,他們的武官,一概被稱之爲衛率。

如此一來,驃騎府等同於成爲了禁軍的一種,地位提振了一大截,幾乎這驃騎府上下,統統都加官進爵了。

只是蘇烈心裡依然有些狐疑,好端端的二皮溝驃騎,保護的乃是二皮溝,怎麼又成了東宮的衛士呢?

陳正泰站在一旁,卻是微笑道:“陛下如此厚恩,這蘇烈都嚇傻了。”

他這一開玩笑,蘇烈才驚醒過來,他看了自己的大兄一眼,心裡便知道,自己的大兄很希望得到這個結果。

於是再無遲疑了,連忙謝恩道:“遵旨。”

李世民此時自是心情極好的,含笑道:“自此之後,東宮就七率吧,驃騎府也成爲太子的禁衛,保護太子的安全。只是……依舊還駐紮於二皮溝吧,陳正泰此次也勞苦功高,爲詹事府少詹事,其餘人等,統統由禮部封賞。”

李世民隨即目光落在陳正泰的身上,表情多了幾分肅然:“朕將太子交給你了。”

陳正泰心裡嘆了口氣,陛下這個佈置,顯然用意很明顯。

在皇帝眼裡,自己是皇帝的人,所以這個少詹事,既是太子的屬官,同時也代表了皇帝督促太子。

在唐朝,施行的是兩套班子,一套自然是朝廷,朝廷之中有三省六部。而另一套,則是在東宮。

爲何歷朝歷代之中,唐朝的太子總能謀反?這不是沒有原因的,因爲……在東宮之中,對於朝廷的三省六部,也有一套行政和軍事的班子,而且麻雀雖小卻是五臟俱全。

其中既有將來可以接班的詹事和少詹事,這詹事就相當於中書令,也即是‘小宰相’,而少詹事嘛則作爲詹事的副手,即‘小小宰相’,除了形同於中書令一般的詹事之外,還有與門下省和尚書省相對應的左右春坊,就比如此前的孔穎達,就是右庶子,其實他管理的就是右春坊。

除了三省之外,東宮裡居然還有專門的御史,負責彈劾東宮裡衆屬官的不法現象,在這‘小三省’之下,又有效仿朝廷六部的各個機構。

可以說,整個詹事府,儼然就是一個小朝廷了。

於是乎,只要皇帝和太子不和,太子二話不說,抄傢伙就幹,這是有原因的,畢竟要大臣有大臣,要士兵有士兵,我不打你打誰。

譬如現在太子的衛隊,有六支,現在唐太宗增加到了七支,事實上到了後期,唐朝的太子衛隊會增加十支。

這樣的做法,某種程度而言,是因爲隋唐借鑑了前朝的教訓,前朝的時候,朝代的更迭很快,許多異姓的將軍動輒就謀反,爲了防止異姓奪權,就必須增強宗室的力量,尤其是太子。

陳正泰沒想到陛下有這樣的安排,這少詹室,可是小小宰相啊,雖然小小宰相說出去有些不好聽,可實際上少詹事負責的就是太子衛隊以及東宮其他事宜。反正東宮的事,陳正泰啥都可以管,像這樣的位置,皇帝一般是十分警惕的。

因爲一方面,他作爲東宮屬官,而東宮之中又有一套行政班子,若是這個人只忠心太子,那麼可能會出大問題,到時鬧到皇帝和太子失和,這少詹事慫恿太子謀反,就是天大的事。

另一方面,一朝天子一朝臣,某種程度而言,少詹事是可以從小小宰相,變成真正的宰相的,這樣的人,還需擁有足夠的能力,等到將來太子登基,可以協助太子掌控朝廷。

既要有能力,又要得到足夠的信任,甚至……你還得年輕一些,如若不然,太子還沒登基,你就撲了街,這可咋弄?

思來想去,李世民決定還是讓陳正泰這個傢伙來,他和太子關係好,親密無間,朕也信任他,這傢伙還特別善於發掘人才,而這些人才,都可以作爲東宮的儲備人才,將來在自己百年之後,輔佐太子。

可陛下的這個佈置,卻幾乎讓陳正泰和李承乾徹底地捆綁在了一起。

將來陳正泰若是做了什麼事,倒了黴,李承乾肯定要受牽連的,畢竟陳正泰他做了缺德事,你李承乾能沒有關係嗎?十之八九,你就是幕後主使。

可若是太子做了點什麼,陳正泰怕也要完蛋,因爲……你敢說你這個少詹事沒在背後慫恿?

這個少詹事有利有弊,可是看在其他人眼裡,意義卻不同了。

房玄齡、長孫無忌等人心裡頗震驚,他們顯然清楚,這一項任命,關係十分重大,陛下此時在想的是自己百年之後的事。

做出這個佈置之後。

陳正泰不禁道:“學生謝恩師恩典,不過……學生做這少詹事,只怕能力不足……”

李世民瞪他一眼:“你就不必謙虛了,朕的弟子,豈有能力不足的說法?”

“學生沒有推辭的意思。”陳正泰道:“不過是希望恩師能讓人輔佐學生,比如這馬周……”

李世民不禁覺得好笑,還以爲這個傢伙想要推辭呢,原來他一點都不客氣,這是想跟他要能人呢。

李世民倒也不吝嗇,於是道:“既如此,就讓他暫代右春坊庶子吧,讓他好好輔佐你。”

陳正泰沒想到李世民就一下子答應了,頓時舒了口氣,逐而想到自己又升官了,心裡也很激動。

我特麼的這算不算是拜相了,古有甘羅十二歲拜相,今有我陳正泰十五歲拜小小宰相,雖然年紀是大了一些,但是不寒磣。

陳正泰歡喜地謝了恩。

李世民隨即一揮手,豪氣萬千地道:“其餘名列前茅的馬隊,也要恩賞。”

而後他才道:“朕乏了,今日就此作罷。”

提升東宮,尤其是將二皮溝列入東宮衛率,雖然是李世民的突發奇想,可實際上,卻是經歷了此次馬賽之後深思熟慮的結果。

在李世民看來,自己的兄弟趙王,能力還是有的,他既是雍州牧,又是右驍衛,若不是二皮溝驃騎壓了右驍衛一頭,這趙王還不知可以得到多少的聲望呢!

朕在的時候,當然可以壓住趙王以及其他的宗親的。

可若有朝一日,朕不在了呢?

太子太年幼了啊,還不足以服衆。

作爲一個帝皇,不能不考慮得長遠一些。

大唐不能再出現宗室相殘的悲劇了,既然不能收拾趙王,那就放手讓太子去爭取民望,增強一些太子的實力吧。

李世民說一不二,不理會其他因賭輸了錢而痛不欲生的衆臣,直接擺駕回宮去,隨即又命人將陳正泰和李承乾叫至紫薇殿。

在這裡,沒有其他雜七雜八的人,終於沒有好好說話了。

李世民看了陳正泰一眼,直接就道:“此次你們押了二皮溝多少賭注?”

陳正泰臉上先是閃過一絲尷尬,隨即慚愧地道:“也不多,學生只押了一萬五千貫。太子殿下膽小,當初學生勸他多押一些的,他覺得不穩妥,只押了兩千貫。”

李世民身軀一顫,目光炯炯地看着陳正泰道:“朕聽說,這賠率高達一賠七八十至一百,如此說來……”

李承乾則是在旁歡快地傻樂,一副詭計得逞的樣子。

陳正泰正色道:“恩師啊,賭博是有害的,並不值得提倡,此次不過是學生僥倖贏了而已,其實學生向陛下建言馬賽,並非是爲了這博彩之戲,根本原因在於學生希望借這馬賽,來推廣馬蹄鐵啊,只有推廣了這馬蹄鐵,方纔是利國利民.學生沒有私心.“

“馬蹄鐵?“李世民一臉錯愕,這東西對他來說,算是新事物。

陳正泰看着李世民的表情,便道:“如若不然,爲何二皮溝驃騎能夠跑的這麼快?而且沿途,幾乎沒有馬匹的損耗呢。”

李世民一時震驚,他這時候才醒悟過來。

對啊,朕也是熟知馬性之人,按理來說,兩炷香功夫來回,而且沒有折算大量的戰馬,這根本就說不通,這已不只是蘇烈能力大小。

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九章:敕封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
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一章:女婿像岳父第一百六十六章: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五章:神醫啊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四百零七章:駕崩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六十六章:罪該萬死第一百六十五章:你完蛋了第二百六十五章:真的大捷了第六百二十七章:暴漲第三百二十三章: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一章:誰也別攔朕第二十四章:真香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百三十一章: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三十章:中榜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六百二十九章:重大利好第二百八十章:政通人和第一百零六章:一網打盡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三百四十五章:重大機密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七十二章: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六章:吃了嗎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九章:敕封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二百八十四章:一飛沖天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六十二章: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二章:天子受辱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二百八十六章: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一百二十一章:價值萬金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六章:無恥老賊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三百六十七章:真相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二百三十一章:全面戰爭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三十六章:叛亂平定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一十七章: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一百一十六章:能歌善舞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二百二十章:天潢貴胄第三百一十三章: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五十五章:向死而生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四百九十七章: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四百八十七章: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四百零五章: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章:研製成功第五百六十五章:都是陳家的地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