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

李世民看着自己的兄弟。

某種程度而言,他是喜歡這個六弟的。

畢竟年長的兄弟,要嘛已是死了,要嘛就是早早的夭折了,只有這個六弟,雖比自己年紀小了十歲,卻終究比其他還是孩子大小的弟弟們不同,能說上幾句話。

李世民無疑是寂寞的,對兒子雖都還算疼愛,可這是父子之情。

有一個門生很欣賞,對他有極大的信任,可畢竟是弟子。

而兄弟之情,李世民極少能體會。

在當初和李建成、李元吉勾心鬥角的日子裡,早已讓李世民磨礪得越發的無情,可人終究還是有情感的需求。

此時此刻,他看着這欣喜若狂,卻又極力剋制自己情緒的兄弟,一時之間百感交集。

他很清楚……這是怎麼回事,一個兄弟民望越來越好,這本是安分的心,開始變得膨脹,甚至到了最後,可能產生不安分的想法。

而他絕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。

可是……李世民心裡搖頭。

看着許多大臣喜滋滋的樣子,聽到那排山倒海一般的萬勝的聲音,只是到了這個時候,自己應該怎麼做呢?大怒,將李元景貶出長安去?這顯然會讓人所詬病,會讓玄武門的瘡疤重新揭開,自己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形象也將毀於一旦。

那麼……聽之任之嗎?

誰能保證,接下來……李元景不會日益的膨脹,甚至到了最後……又出現玄武門這樣的事。

李世民絕不擔心這個兄弟真敢對自己下手,因爲他有一百種辦法弄死他的自信,只是這等事,只要一發作,就足以讓天下側目,使皇族再一次淪爲笑柄。

大唐……不能再出現這樣的事了,立國不正,則子孫們都會紛紛效仿,整個大唐將永無寧日。

李世民此時竟發現……至少現在……他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只是在此場合,他自是不能表現出半點心裡的煩躁和無奈,倒是微笑着道:“六弟的右驍衛,實在讓朕大開眼界,這幾年,雍州治理得很好,右驍衛竟也如此銳健,朕心裡甚至寬慰,朕有六弟,可以無憂。”

李元景想到在這場賽馬中自己贏的可能已經是十拿九穩了,滿心的高興,此時忙道:“臣弟慚愧。”

一旁的房玄齡更是一時高興得不知所以,不過他深知李元景的身份特殊,倒是沒有誇獎李元景,而是帶着淡笑道:“陛下,右驍衛的這個張邵,倒是一個人才,陛下既有愛才之心,理當予以一些賞賜。”

“這是應當的。”李世民眉目一張,滿意地朝房玄齡點頭。

他明白,這房卿家顯然也看出來了,既然這張邵是個人才,理應加官進爵,以後就不必在右驍衛當值了,他日將此人升至朝中,慢慢讓他和李元景隔絕開來,若是此人可用,當然大用,可若是他與李元景已沒有了從屬關係,卻還與李元景過從甚密的話,將來找一個由頭,將其拿下就是了。

李世民便笑道:“朕說過,朕會從厚賞賜,如此……方纔可激勵將士。”

衆臣紛紛行禮:“陛下聖明。”

顯然……在此刻,騎隊已至平安坊了。

平安坊距離太極門最近,所以這時……平安坊已是喧囂起來,萬勝的聲音傳至太極門,震耳欲聾。

李世民一副淡定從容的樣子,起身道:“朕與諸卿,一起迎接凱旋的將士。

於是衆人紛紛擁簇着李世民。

此時,房玄齡心裡喜滋滋的,突然看到角落裡的陳正泰,還有那臉色陰沉的李承乾。

房玄齡一看太子的臉色,心裡就想,不會吧,不會吧,這太子殿下莫不是上了陳正泰的當,被陳正泰慫恿着押了二皮溝?

可憐啊,還好老夫沒上當。

這一次,卻也恰好給這陳正泰一點教訓,給太子一個教訓,讓你太子成日的和陳正泰瞎混!陳正泰這傢伙每日遊手好閒,跟他混,能有好下場嗎?

於是房玄齡微笑着對李承乾道:“太子殿下,你莫不是壓了二皮溝?”

李承乾在這個時候又發揮了他的耿直屬性,很直接道:“壓了兩千貫,如何?”

這話,許多人都聽着了。

房玄齡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,輕輕搖頭:“哎……殿下啊,當引以爲戒纔好。這賭博終究乃是下流,若只是偶爾玩玩,權當是兒戲,只是切切不可誤入歧途。”

李承乾心裡有氣,不過對方是房玄齡,想到自己的父皇也在這裡,他倒沒有當場鬧脾氣,只淡淡的噢了一聲。

李世民卻也聽到了房玄齡的話,便下意識地回頭瞪了李承乾一眼,有了錢就亂花,不省心啊。

李元景方纔還懷着謹慎,可是他聽皇兄連連誇獎自己,這警惕的心,自然也就放下了。

шωш_ттkan_co

於是他眉飛色舞地道:“二皮溝驃騎府,也是不錯的,賠率頗高,太子殿下押注了二皮溝,也是情有可原,畢竟賠率越高,獲利就越豐厚嘛,以一博百,就算失算,也不可惜。”

衆人紛紛點頭,覺得趙王殿下這話倒是對的,馬經裡不也這樣說嘛?

李元景又道:“只是可惜這二皮溝多是新卒,此次賽馬,只要不落後各隊太多,就已是讓人刮目相看了,陳郡公,就算輸了,也不要氣餒,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,過了幾年,便有勝算了。”

陳正泰心裡道,你這傢伙,不是誠心在扎我的心?

只是眼前這個人,乃是趙王,正兒八經的天潢貴胄,陳正泰自是知道分寸的,只好含笑道:“是,是,是,多謝趙王殿下教誨,我以後一定會努力的。”

衆人都笑,誰管你以後啊,今日大家發了財要緊。

現在所有投注的人,已經開始在心裡默默的計算自己的收益了。

而此時,張千驚呼道:“人來了……”

果然……看到了一隊人馬,正浩浩蕩蕩自平安坊出來,奔馳着到了御道。

御道這裡,早有雍州牧治所的官吏在此等候,一見來人,便開始敲鑼打鼓。

一時之間,熱鬧至極。

只不過……有些不對勁。

起初平安坊傳出來萬勝的聲音,可不知道爲何,竟開始漸漸的微弱,取而代之的,是有人開始淘淘大哭,也有人似乎不願接受現實,臉色慘然,一言不發。

偶爾還有萬勝的聲音,這聲音卻很快的不見了。

因爲當騎隊開始經過的時候,大家只當是右驍衛來了,可當蘇烈等人飛馬而過,開始越來越多人覺得不對勁了。

黃成功起初激動得不得了,聽到到處都是右驍衛萬勝的聲音,還得意洋洋地看向自己的東主,一副老夫算無遺策的樣子。

韋玄貞激動得眼淚直流了:“天可憐見,老夫總算對了一次,黃先生大才啊,這一次記你一功。”於是,也振臂一呼,高呼萬勝。

可騎隊出現,韋玄貞擦一擦眼睛。

這甲冑,哪裡和右驍衛有什麼關係?

禁衛是禁衛,府兵是府兵,旗甲分明,怎麼看怎麼都不像,他越來越覺得匪夷所思,隨即……耳畔有人道:“是二皮溝,是該死的二皮溝。”

“二皮溝……”韋玄貞猛地瞪大了眼睛,死死地看着那些繼續騎在馬上奔跑的人,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心口,他覺得自己不能呼吸。

不,不可能吧……

…………

雍州長史唐儉,此刻一眼不眨地盯着將要燃盡的一炷香,他心裡不禁感慨,這才兩炷香,對方就回來了。

便見這氣勢如虹的騎隊飛馬而來,最終抵達了城樓之下。

蘇烈激動萬分……總算趕來了。

於是蘇烈一聲大吼:“臣二皮溝驃騎府別將蘇烈已至,二皮溝驃騎府馬賽騎從上下五十一人,今至五十一人,懇請陛下校閱!”

他這一聲大吼,很有效果。

敲鑼打鼓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城樓上的人瘋了似乎朝城下看去。

便見五十一個人坐在馬上,紋絲不動。

這一個個風塵僕僕的人,卻依舊精神奕奕,此刻齊刷刷的看向城樓。

臣蘇烈……

二皮溝……

城樓上的人覺得好笑。

怎麼又冒出來二皮溝呢?還有蘇烈……是不是那個……那個……

可是……右驍衛呢?

回來的不該是右驍衛嗎?

李世民已是自城樓上向下看去,這蘇烈就在城樓之下,看得極是清晰,不正是上一次圍獵的那個傢伙是誰?

至於其他人,身上所穿戴的甲冑,絕非禁衛。

一下子……城樓上炸開了。

“先回的乃是二皮溝的騎從,這……這如何可能……”房玄齡已是懵了。

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臉很疼,隨即想到的就是自己押注的錢,這可是一筆大錢啊!

而後,他的腦海裡想起了家中的那一隻母老虎,竟在驟然之間,覺得自己的脖子涼颼颼的。

房玄齡本是極穩重的人,一時之間,竟是百感交集,突然喃喃道:“這……如何是二皮溝?不可能的呀,一定是哪裡搞錯了,一定是……”

城樓上亂了。

李世民見着這城下的蘇烈,震驚之後,突然眉一揚,突然道:“此虎賁也!”

…………

第四章送到,老是罵水,其實老虎回頭看了一下,不水呀,好吧,老虎錯了,要改。

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
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二百六十八章:殺人需誅心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十八章: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十八章:欽賜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三百五十五章:斬首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二十二章:寧毀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七十八章:匡扶天下第五百二十四章:我發財了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九十七章:振興家業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四百四十六章: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五百零九章:滅頂之災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三百四十七章: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一百二十八章:幹天大的事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一十八章: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一百五十八章:帶頭衝鋒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一百六十二章:義薄雲天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九十四章:受命於天第二百一十四章:御前之爭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六章:大食商行 買入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六十四章: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二百四十四章: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一百零三章:龍顏大怒第二百五十章: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九十三章: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四百零一章:大功臣第六百三十章:建功封侯第三百九十二章:絕地反擊第五百九十八章:摧枯拉朽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一百一十八章:大宴第四百六十二章:帝王之相第四百九十一章:放大招第四百五十章:震驚四座第二百六十章:聖君已死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五百九十章:百戰強兵第四百五十九章:長兄如父第六百零二章:千秋偉業第二百三十九章: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七章:大局已定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五十三章:萬歲第二百九十三章:英雄識英雄第五百七十五章:斬將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章:龍顏大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