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:吊打同行

浩浩蕩蕩的馬隊,徐徐而過。

幾乎所有的馬都沒有開始疾奔,二十多里路是一場耐力賽,前期應當慢慢蓄養馬力,現在還不是衝刺的時候。

張邵的右驍衛依舊還在最前,數十人跑起來很輕鬆。

一路出了長安城。

再往前便是官道了,張邵爲首,開始讓馬兒慢跑起來。

坐下的戰馬揚起了四蹄,張邵對於地形瞭如指掌,此時他先跑動,後隊的飛騎紛紛奔跑起來。

張邵不忘叮囑:“所有人聽令,慢跑,緊緊尾隨本將。”

可就在此時……突然……一隊人馬開始越過……

卻見蘇烈帶着人,竟是飛馬開始狂奔起來,呼啦啦的五十人紛紛從右驍衛身邊越過。

蘇烈越過張邵時,口裡還大呼:“你們慢慢跑,二皮溝先去也。”

噠噠噠……噠噠噠……

二皮溝驃騎營已是一晃而過。

張邵見了,面上露出了微笑,看着這一隊人馬絕塵而去,他和其他各隊飛騎,卻依舊保持着慢跑。

在他看來……二皮溝驃騎果然是一羣不熟悉戰馬的蠢貨。

二十多裡地,是極考研馬力和人的體力的,尤其是在長途和地形複雜的情況之下,因此……畢竟得有精明的計算,讓每一個人都保持着最佳的狀態,似那等一直保持着狂奔的騎法,只有後世的影視劇裡纔有。

這大唐的官道本就是用夯土堆砌而成,道路上碎石較多,對戰馬狂奔不利。

至於這驃騎營,簡直就是瘋了。

他們竟在一開始就衝刺狂奔,到時候……且看他們怎麼收場。

因而,張邵脣邊掠過一絲嘲諷,依舊氣定神閒地令馬緩緩跑着,吩咐身後的騎從道:“不必理會他們,都緊緊尾隨本將。”

“諾。”

…………

張邵所不知道的是,蘇烈所帶着的飛騎營,依舊還在狂奔,這戰馬的四蹄狠狠地踩踏過夯土的官道,濺起無數的碎石。

這些碎石大小不一,有的猶如釘子一般,戰馬狂奔起來,戰馬和騎從的力量相加起來,隨即狠狠地落地,只壓在前蹄和後蹄上,形同於數百斤的力量對地上的碎石進行碾壓,此時……碎石飛濺起來。

可蘇烈依舊是如履平地,他不在乎,身後的騎從們亦是一個個表現得很輕鬆。

數月時間的操練,其實對於他們而言,已經足夠應付這種局面了。

要知道,他們在跑馬場裡,可是一跑就是一整天的,人幾乎都在馬上,哪怕離了馬,也還有其他的體力操練。

這些戰馬……其實也差不多。

馬都是好馬,自突厥馬中精挑細選出來,可謂是優中選優。

這馬每日飼養的,也都是最好的精料,隨時保持它們保持着充沛的體力。

馬與人是一樣的,若是絕大多數時候,你都將它關在馬圈裡,或者餵養的飼料無法令它保持足夠的營養,那麼……它固然越來越金貴,卻已沒有多少體力和耐力了。

而這些戰馬,卻每日陪伴主人操練,早已習慣了自己的馬背上有人騎乘,並不會覺得自己承受了多大的重量。

此時一路奔跑,似乎還算輕鬆,長久的體力操練,早已讓它們習以爲常。

陳家改良了馬鐙和馬鞍,當然,這種設計不只是讓上頭的騎兵更舒適,陳正泰的設計理念在於,在確保騎從的舒適性之外,這馬鞍還需考慮戰馬的舒適度。

實際上……古人們並沒有意識到馬鞍對於戰馬的舒適性,反正搭上去,騎它就完事。

可陳正泰卻認爲,人和馬在騎乘過程中是共生的關係,馬舒適了,才能更好地發揮馬力。

於是……召集了匠人,專門研究馬體工程學,如何使這戰馬在佩戴了這高橋馬鞍之後,確保不會有不適。

當然……此時功勞最大的還是馬蹄鐵。

這馬蹄鐵就等於是給戰馬穿上了兩對鞋子。

就如讓尋常人赤腳在滿是碎石路上狂奔一樣,哪怕是你的腳再好,也難以跑快,跑動的過程之中,還很容易割傷自己的腳。

而馬也是一樣,草原上戰馬開始奔馳,本身就在於草原的地面比較鬆軟,而且碎石較小,可以很好地保護戰馬的四蹄,可即便如此,依舊還有許多大漠胡人不敢隨意奔馳,以保護戰馬的事發生。可現在就不同了,穿上了‘鞋子’,戰馬幾乎毫無顧忌。

五十多人,一路暢快地狂奔,如履平地一般過了官道,再往前,道路則更難行了,是一段泥濘的灘塗地。

在這裡……依舊是騎兵們不敢隨意狂奔的,因爲這樣的地面最考驗的是馬上的騎從,坐下的馬狂奔起來,會十分顛簸,馬上的騎從需全身緊繃,稍一不小心,就可能要自馬上摔下來了。

王九郎方纔在官道上時,倒不覺得什麼,而一到了這裡,便覺得顛簸開始劇烈起來,他覺得自己猶如在半空中,忽高忽低,身體開始完全不聽自己使喚。

他努力的穩住心神,咬着牙,按着蘇烈的教導,身子緊繃,微微地弓起,頭儘量不去高過戰馬昂起了的頭顱,身子有節奏的跟隨着戰馬的起落而起伏。

這樣的情況,其實他遭遇了很多次了,在跑馬場裡操練的時候,起初的那一個月,他幾乎次次都要自戰馬上摔下來,哪怕是到了現在,他在騎營中還是最差的存在,可應付這樣的場面,卻早已習以爲常。

“繼續,衝過去!”蘇烈又吆喝了一聲。

噠噠噠……”

這一路,戰馬依舊沒有失速。

這早已習慣了每日狂奔不歇的戰馬,彷彿無論在任何時候,都可以迸發出超乎尋常的力量。

王九郎夾緊馬鞍,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太難的地方,唯一讓他心灼的是怕自己掉了隊,至於馬上的顛簸,他其實已是習慣了。

五十餘人馬,呼嘯而過,繼續朝着二皮溝狂奔,居然中間沒有絲毫的停留。

…………

張邵的右驍衛已不算慢了,畢竟相比於其他的各衛,還是領先了一個身位。

出了城,到了官道時,他格外的小心,只允許身後的騎從慢跑,畢竟……地上碎石太多,很容易導致戰馬失蹄。

而只要有一匹戰馬失蹄,那麼馬上的騎從就不得不和其他人同乘,如此一來,反而加大了負擔。

這樣的道路……前頭狂奔的二皮溝驃騎肯定有戰馬失蹄吧。

張邵想着二皮溝驃騎那一羣成立沒多久,只會傻乎乎狂奔的隊伍,就不禁想笑。

到時……只怕就有好戲看了,似他們這樣毫不顧忌的狂奔,一方面是在回程的路途上,根本沒有足夠的馬力和體力進行快跑,另一方面,也容易導致戰馬受傷,按照規矩,戰馬一旦失蹄,對於整個騎隊的傷害是極大的,畢竟比賽的規矩,只有整隊人馬回程,纔算成績。

他看着地上的蹄印,這顯然是前頭的驃騎留下來的,張邵看過這些馬蹄印,經驗豐富的他就知道,這二皮溝的人,又在讓戰馬撒丫子狂奔了。

他懷着看戲的心情繼續往前,可匪夷所思的是,這一路過去……令他越來越感到懊惱……怎麼沿途上沒有看到失蹄的戰馬?

這太不尋常了,照他們那樣的跑法,不廢掉三四匹馬,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啊。

張邵當初可也是帶着騎軍縱橫沙場過的人,他很清楚,進行一次奔襲的話,往往一千騎兵,能有七成即七百人沒有掉隊或者失蹄,已算是了不起了,而像二皮溝這樣的人,簡直聞所未聞。

“這羣吃錯了藥的傢伙,所有人聽令,慢跑,仔細腳下,切切不可讓戰馬失蹄了,不必操之過急,我等已在各隊中保持了領先,至於那二皮溝的人,不必理會他們,他們這樣的跑法,堅持不了多久。”

冷靜地發佈着一道道的命令,衆騎從聽命,紛紛稱是。

只是……即便是張邵經驗豐富,處處小心,而且一直不停地叮囑騎從門,他還是失算了。

一個騎從的馬突然發出了悲鳴,前蹄隨即跪下了,馬上的騎從竟是直接翻滾了下來,緊接着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張邵臉一沉。

這騎從顯然是方纔有些落後,爲了追上前隊,所有跑快了一些。

他擰着眉頭,一面吩咐人道:“其他人繼續前行。”

說罷,他直接翻身下馬,先不理會騎從,卻看那倒下去的戰馬。

戰馬一但倒下,便再也站不起來,而它的左前蹄,顯然被一塊猶如刀鋒一般的碎石割傷,鮮血泊泊而出,這是很常見的情況。

他同情地看了幾眼這馬,嘆了口氣,現在也只能將此馬遺棄在路邊了。

至於落地的騎從,這騎從摔了個頭破血流,卻是膽怯地看了張邵一眼,戰戰兢兢地道:“都尉,卑下……卑下萬死。”

張邵心情有點糟,朝他咆哮:“本將是如何說的,不要跑急了,你騎了這麼多年的馬,竟連這個常識都不知道嗎?回營之後再來處置你,現在立即上本將的馬,與本將同乘。”

“諾。”

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
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六十四章:擋我者死第三百九十五章:無敵艦隊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一百五十七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二百四十三章: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五百零五章: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二十六章: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十五章:想吃雞嗎第五十七章:君臣相得第三百六十二章:陛下回京第一百零九章:曠世奇功第一百五十九章:擋我者死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二百三十三章:痛打落水狗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五百八十八章:下詔罪己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五百八十三章:太子監國第五百三十二章: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八十四章:肥缺第二十六章:敕命來了第一百七十一章:陛下,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一十二章: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八十四章:很大的功勞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六百三十一章:熱情高漲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五百零四章:乘龍快婿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三百八十三章:會試第一百五十章:喜出望外第五百六十三章:高昌新王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六百零三章:君臣相見第五百一十五章:成功了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五章:反叛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二百零六章:陳正泰拜相第三百零一章:報喜第一百四十三章:神藥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零三章:賜封國公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二章:兵臨城下第六百三十二章: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一十三章:翻雲覆雨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一百七十章:微服私訪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四十一章:大功於朝第五百三十三章: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百六十三章:師出有名第四百七十三章: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七十六章:鐘鼎之家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一百三十四章: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四百五十三章:中了 中了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六百二十章:大功告成第二百九十六章:兒子回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