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

李世民聽到右驍衛必勝五字,眼中掠過了一絲異樣。

他的眼眸突然變得深沉起來。

以至於身後的文武百官紛紛登樓,朝他行禮,李世民紋絲不動,他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深思裡,依舊站在城樓的女牆前,遙望着御道盡頭的平安坊,除了酒坊,似乎有許多旗蟠。

而後李世民一字一句輕聲道:“其他也是如此嗎?”

“陛下……”站在李世民身後的張千弓着身,連忙道:“大多都是如此。”

“噢。”李世民這才淡淡一笑,手拍了拍女牆。

而後他轉過了身來,看着身後已成烏壓壓一片的衆臣。

最後目光落在了站在前頭的李承乾和趙王李元景身上,李元景似乎正低聲和李承乾嘀咕着什麼,李承乾咧嘴笑着,本來這李元景的性子是比較內斂的,畢竟……他的兩個兄長被另一個兄長宰了,換做是誰,心裡都有陰影。

只是這賽馬……就像是讓他換髮了第二春一般,此時整個人都神采飛翼,說起話來眉飛色舞,頗有幾分洋洋自得。

李承乾呢……聽着自己的六叔說起這賽馬,也是如癡如醉。

李世民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承乾,而後微笑道:“諸卿等今日只怕已是多時了吧,賽馬的規矩,大家都知道了嗎?”

趙王李元景連忙擡頭,神采奕奕地道:“皇兄,臣弟來說吧,這賽馬的規矩,其實說來也容易,即每個騎隊出五十人馬。這其二嘛,這五十人馬都只有一齊跑回了太極門纔算勝,如若不然,哪怕是落隊一人,也需其夥伴將他帶回,否則便不予計入成績。”

衆人頷首,覺得有理。

每隊五十人是合理的,畢竟若是單人賽馬,就算是厲害,那也不過是單人而已,無法做到校閱三軍的作用。

至於不允許落下一人,也是怕有人直接丟棄自己的夥伴,率先跑回來,這樣固然可以獲勝,可依舊突出的還是個人的武勇。

若論武勇,聽說那二皮溝裡出了兩個吃了槍藥的傢伙,此二人單騎破陣,很是厲害。若只突出個人,豈不是白白便宜了陳正泰?

大家可都是給趙王殿下壓了重注的啊。

此次賽馬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上至公卿,下至販夫走卒,統統都投身其中,財大氣粗的下了重注。

即便是尋常百姓,也會買個幾文錢玩玩,畢竟古代的娛樂不多,突然恰逢如此的盛會,怎麼肯輕易放過?

房玄齡眉一挑,他今日見趙王的臉色,就曉得自己下的注十拿九穩了。

這裁判可是雍州牧長史,乃是趙王殿下的人,場地聽說……右驍衛也是熟練了,這右驍衛又以飛騎聞名,可不正是給自己送錢嗎?

房玄齡感覺整個人都像是一下子輕快了,立即上前道:“陛下聖明,臣以爲陛下所定的約定,實在恰如其分,公平公正。”

衆人紛紛道:“陛下聖明。”

李世民於是旋身,下令:“下旨,命衆騎從們入場吧。”

號令一下,一聲牛角號響。

緊接着,烏壓壓的騎隊便紛紛在太極門下聚攏。

李世民扶着女牆而立,俯瞰着城樓之下,這時,突然一隊騎隊出現,頓時人羣中響起一陣熱烈的歡呼。

“是右驍衛,是右驍衛。”

“右驍衛萬勝。”

伴着興奮的叫聲,場面竟一下激動起來,便連城樓上的百官們也放肆起來。

一個個探頭探腦,有人低頭看那右驍衛,突然有人驚喜地大呼道:“你看他們的馬,這右驍衛的馬,個個矯健,非同一般啊。”

又有人道:“這右驍衛的折衝都尉張邵,據聞也是一員驍將,你看……他來了。”

“此人最擅騎兵,操練騎兵最是在行,還是趙王親自請命,將其調撥至右驍衛的,有了此人領隊,還有如此矯健的良駒,想來……此次……右驍衛的勝率,又高了不少。”

李世民對此充耳不聞。

只是聽到城下的歡呼,卻面露微笑對張千吩咐道:“選好吉時,讓將士們出發吧。”

“諾。”

…………

城樓下,無數的歡呼聲中,張邵領着右驍衛的馬隊出現在最顯赫的位置上。

這張邵曾操練騎兵,連太上皇也曾誇讚過他,趙王李元景被調撥去了右驍衛做大將軍,似乎得了太上皇的授意一般,非要將這張邵也調到右驍衛來。

果然此人不是所望,到了右驍衛之後,右驍衛的飛騎就明顯比尋常的騎隊要高明一些。

此時……這張邵四顧左右的騎隊,倒是一副不屑於顧的樣子。

他最擅長觀馬,絕大多數的騎隊所騎乘的馬,多是華而不實。

這其實也難怪了,畢竟……大唐已經太平了許多年,人們對於馬的挑選,開始漸漸向高大神駿方面的審美來靠攏,已經不再講究實用。

畢竟……長得帥,在哪裡都吃得開,馬是如此,人也如此,就如後世一個叫上山打老虎額的作者,他便是憑長相縱橫網文圈的,和某些蹭飯吃的不一樣。

只是這張邵卻非如此,他更在意戰馬其他方面的品質,這右驍衛的馬,若只第一眼看去,或許平平無奇,只是若細看,內行人就能發現門道。

因而……他見其他各隊的馬,便已生出了輕視之心。

只是……當他稍稍松下心的時候,只見一人帶着一隊人馬徐徐而來時。

張邵一愣,再看對面的牙旗,上書:“二皮溝驃騎府”。

張邵的神情一下子又肅然起來,皺了皺眉,忍不住對身後的騎從道:“這二皮溝驃騎府頗有幾分不同,不可小看了。”

“都尉。”騎從低聲道:“二皮溝驃騎府的騎兵剛剛建立數月,不足掛齒,聽聞他們招募的騎卒,不過五十人,這一次統統帶來了。”

張邵又是愣了一下,是這樣的嗎?

若是如此,倒是真不足爲患了,他又鬆出了一口氣。

要知道,他今日帶來的這五十個騎從,都是自精銳的右驍衛飛騎裡精挑細選的。可若是二皮溝驃騎府只有五十個騎從,這就意味着,他們根本沒有選擇,這騎從定是良莠不齊。

蘇烈也與這張邵對視了一眼,然後他的眼睛錯開,對身後的王九郎道:“這麼多人裡,就你騎術最不精,今日你可萬萬不能拖了後腿。”

王九郎臉上閃過一絲羞愧,只恨不得從地縫裡鑽進去。

“諾。”

此時……一聲金鳴。

吉時到了。

聽到這聲音,驟然之間,騎隊紛紛依序而出。

頓時……馬蹄聲如雷,歡呼聲更是直衝雲霄。

靠着人羣之中,黃成功氣喘吁吁地給自己的東主尋了一個好位置。

黃成功知道東主沒有入宮,是因爲他希望自己低調一些,這一次下了大注,東主害怕到時過於激動,御前失儀。

此時黃成功揮汗如雨,一看無數的騎隊在自己眼前晃過,不禁激動地道:“東主,東主,你看着右驍衛,他們跑在前頭,東主啊,學生說的沒有錯吧,此次必定是右驍衛勝的,這趙王乃是雍州牧,佈置賽馬的也是雍州牧的人,你看……果然右驍衛被排在最前頭,東主就等着準備十幾兩大車去收錢吧。”

韋玄貞緊張得不得了,他帶着十幾個部曲,左右張望,只是人太多了,四處都是沸騰的聲音,震耳欲聾,他大口喘着粗氣,等到了前排時,才發現那右驍衛的騎隊已經過去了。

韋玄貞就道:“這可是你說的,若是勝了,自是少不了你的好處,可若是不勝……”

黃成功一聽,血都涼了,老夫自然有老夫的智慧,若是不勝,老夫自己還羞愧難當呢,可是東主這樣的話,卻不該說啊,難道還要威脅學生?學生跟着你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,可謂是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。

東主這樣說,你我的情分,可就斷了。

看着黃成功委屈巴巴的表情,韋玄貞這才意識到自己言語實屬有些過了,雖然最近黃先生的狀態不好,可畢竟也是讀書人,這些年在自己身邊料理家務,勞苦功高,自己這般威脅,豈不是撕破了臉面,讓黃先生斯文掃地。

再者說了,黃先生次次都錯了,所謂否極泰來,總能對一次吧。

深吸一口氣,他面露謙和之色,道:“黃先生勿怪,方纔老夫口不擇言而已。”

黃成功這才又露出了笑容,智珠在握的樣子:“東主不必客氣,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此乃學生應有之義,就算東主偶有牢騷,學生也當三省吾身,檢討自己的過失。”

韋玄貞心裡嘆了口氣,黃先生就算韜略和智謀不過人,憑他這份德行,也足以老夫託付大事。

“快看,是二皮溝……二皮溝的驃騎,東主,這二皮溝的賠率極高,你道是爲何?哈哈……這陳正泰自不量力,竟敢和飛騎相比,哈,他們也配來比!東主可知道這二皮溝招募的騎從,纔不過三四個月,學生是萬萬想不到陳正泰竟是厚顏無恥到這個地步,居然這樣也敢讓他的驃騎參加這馬賽。”

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七十章:人才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六章:吃了嗎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
第四章:孔明之才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四十八章:專治不服第三十八章: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七十六章:破軍第六百二十八章:全勝第二百六十四章:至死方休第五百五十九章:萬勝第四百二十九章: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三十四章:你們配嗎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八章:陛下仁義啊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四百三十章:人證物證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五百一十四章: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二十四章:不敢奉詔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五百零七章:價格暴跌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百二十五章:王玄策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一百六十七章:發大財了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七十章:人才第四百一十八章: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六百零四章:千秋彪炳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五百三十七章:灰飛煙滅第八十二章:大恩大德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二十五章:錦繡文章第二百六十九章:陛下已有聖裁第二百七十二章:天子出巡第三百八十一章:鐵證如山第三百零五章:功於社稷第五百七十九章:聖駕第三百九十章:猛虎出籠第二百五十二章:佛擋殺佛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三十五章: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五十四章:兵敗如山倒第五百四十五章:伴君如伴虎第二百七十三章:無恥之尤第五百二十三章:真神器也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四百零六章:意難平第五十三章: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八章: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九十九章:名列第一第一百四十六章:平步青雲第三百六十五章:朕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:日行千里第三百七十六章:大新聞(上一章出錯了,這一章是對的)第三百一十九章:壯士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四十二章:深得朕心第九十五章:敕命第六百三十三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百六十九章:板蕩識忠臣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六百零六章:冊封第五百二十六章:你不如搶第二百零五章:爲王先驅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五百二十二章:開車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二十二章:潛龍入海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五百一十七章:梭哈第六百二十六章:肉食者鄙第八十八章: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九十二章:吃肉第二百五十七章:屠戮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四百三十八章:霸王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六章:吃了嗎第六百二十一章:行動開始第一章: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百五十八章:無人可擋第四百一十三章:重任第三百二十一章:大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