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

沿途上,房玄齡突然道:“老夫聽聞,現在坊間賭博蔚然成風,這些……可是有的嗎?”

陳正泰想不到房玄齡對此也有興趣。

他看着房玄齡鼻青臉腫的樣子,本是想流露出同情。

只不過陳正泰卻知道,這位房公是極厭惡別人同情他的,畢竟是有頭有臉的人,需要別人同情嗎?

陳正泰便道:“怎麼,房公也有興趣?”

房玄齡微笑道:“老夫對此能有什麼興致?只不過吾兒對此頗有一些興致,他投了不少錢給了三號隊,也即是右驍衛,這賽會,乃是正泰你提出來的,想來……你一定頗有幾分心得吧?”

陳正泰這下子就真的忍不住一臉同情地看着房玄齡了,道:“房公,真的是令子投的錢?”

房玄齡的臉頓時拉下來,呵斥道: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“投了三號隊?”陳正泰繼續追問。

房玄齡頷首:“是。”

陳正泰不禁道:“那麼……我想問一問,倘若是輸了,令子不會遭受毒打吧?”

房玄齡:“……”

陳正泰咳嗽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房玄齡意味深長地看了陳正泰一眼,打斷陳正泰道:“他輸了錢,老夫當然要教訓他。”

陳正泰秒懂了,露出一副哀悼之色。

看着陳正泰的表情,房玄齡很不高興:“怎麼,你有話想說?”

“沒,沒了。”陳正泰連忙搖頭。

吃力不討好的話,還是少說爲妙。

反倒是房玄齡心裡,突然覺得有些不安:“你有話但說無妨。”

陳正泰繼續搖頭:“沒什麼可說的,只是請房公保重。”

這麼一說,房玄齡便更加沒底氣了,忍不住道:“正泰啊,這三號隊,兵強馬壯,以他們的實力,必定是不容小覷。何況……那《馬經》裡不是說了嗎,右驍衛的馬是最好的,更不必說趙王殿下現在主持着場地的事,想來右驍衛近水樓臺先得月,也應當是最熟悉場地的,怎麼……就這樣還會出岔子?老夫看,他們至少有七成的勝率。”

陳正泰再次覺得房玄齡挺可憐的,堂堂宰相,居然混到這個地步。

陳正泰本打算不多說了,可誰叫他有一顆善良的心呢?於是壓低聲音道:“房公不如投一些二皮溝驃騎府吧。”

“嗯?”房玄齡瞥了陳正泰一眼,而後意味深長地道:“莫非……驃騎府作弊?”

陳正泰頓時猛地瞪大眼睛,正色道:“光天化日,衆目睽睽?二皮溝驃騎府如何能作弊,房公言重了。”

一聽陳正泰否認,房玄齡想了想,也覺得這絕無可能,隨即他捋須哈哈笑道:”既如此,那麼二皮溝驃騎府絕無可能作弊的,這二皮溝驃騎府又如何能贏?老夫可不上你的當。相較於禁衛飛騎,你們二皮溝,還嫩得很呢。”

陳正泰詫異道:“房公……你方纔不是說……這是你兒子下的注嗎?”

房玄齡一愣,隨即收了了臉上的笑容,板着臉,冷哼一聲,不客氣地道:“走開。”

“噢。”陳正泰倒是不敢在房玄齡面前放肆,這位房公雖然懼內,可是在家外頭,可是很不好惹的。

畢竟是宰相,人家若真要整你,有一千種辦法。

陳正泰在紫薇殿見了李世民,李世民孑身一人,笑容可掬地道:“你這章程,朕細細看過了,都按你這章程去辦!”

“正泰啊,你總是有辦法,現在這關中和關東,無不都在關注着這一場盛會,馬賽好,好得很,既可讓軍民同樂,又可校閱騎軍,朕聽說,現在這各路驍騎都在摩拳擦掌,日夜操練呢。”

陳正泰便道:“練兵不能死練,否則難免過於枯燥乏味,若是增加一些對抗性,久而久之,不但可以增加趣味,也可培養天下人對騎馬的愛好。恩師……這高句麗、突厥、吐蕃諸國國力微弱,人口稀少,可是爲何……只要中原稍有衰弱,他們便可大舉進犯呢?”

“究其原因,無非是因爲他們多是以遊牧爲業,擅長騎射而已,他們的子民,是天生的戰士,生活在困苦之地,打熬的了身體,吃得了苦。而我大唐,一旦休養生息,則放下了兵戈,從馬上下來,只專心農耕,可這兵戈放下了,想要撿起來,是何其難的事,人從馬上下來,再翻身上去,又何其難也。因而……學生以爲,通過這些娛樂,讓大家對騎射滋生濃厚的興趣,哪怕這天下的子民,有一兩成人愛馬,將這對抗性的遊戲,當做樂趣,那麼假以時日,這騎射就未必非吐蕃、突厥人的所長,而成爲我大唐的長處了。”

“說的好。”李世民興致勃勃地道:“朕從前就不曾想到此處,經你這麼一提醒,方纔意識到這一點,當今天下,太平不久,所以我大唐的鐵騎,總還算有些戰力,可朕所憂慮的,恰是將來啊。這馬賽,將來年年都要辦纔好。”

陳正泰便立馬道:“恩師聖明。”

李世民又看了陳正泰一眼,隨即道:“朕還聽說,現在外頭都在下注,許多人對右驍衛是極爲關注?”

陳正泰也很實在的如實回答:“是的,趙王殿下的右驍衛,大家都認爲勝率頗高。”

“嗯。”李世民面上露出複雜之色。

說實話,他對趙王這個兄弟不錯。

當然,這有李世民得國不正的因素,畢竟自己弒殺了兄弟才得來的天下,爲了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,李世民對這趙王,可是極爲優待了。

因而,他不但讓趙王成爲了雍州牧,還成爲了右驍衛大將軍,既掌兵馬,又管民政,雍州,乃是天子所在啊,而右驍衛,更是禁衛。

李世民不得不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,趙王乃是皇族,若是此次天下人對他如此看好,這豈不是連威望都要在朕之上了?

李世民吁了口氣,道:“你知道朕在想什麼嗎?”

“學生不知道。”陳正泰連忙回答。

“不。”李世民搖頭:“你這般聰明,豈有不知呢?你不敢承認,是因爲害怕朕認爲你心思過於縝密吧。朕這個人……好猜測,又不好猜測。之所以好猜測,是因爲朕乃是天子,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,朕實話和你說了吧,你不必害怕,趙王乃朕兄弟,朕本不該疑他,他的性情,也絕非是不忠不孝之人。只是……他乃宗室,一旦有了聲望,掌握了軍中大權,趙王府之中,就難免會有宵小之徒慫恿。”

說到這裡,李世民嘆了口氣,才繼續道:“這世上,最難防的就是小人,趙王可能一開始不會聽從,可是久而久之,可就未必了。”

李世民這一次將自己的心跡明明白白地表露了出來。

陳正泰立即道:“恩師的意思是,不能讓右驍衛贏?”

李世民糾正他:“是不能讓趙王誤入歧途。”

陳正泰很想吐糟,人總是爲自己的目的找個漂亮的藉口!

“學生明白了,那麼是否……下一道秘密的旨意……”

“不可。”李世民搖頭,皺眉道:“朕若是下了密旨,豈不是寒了他的心?倘若傳出去,別人要說朕沒有容人之量,連朕的兄弟都要提防的。”

陳正泰發現,李世民這句話,居然無力吐槽。

你總不能既要面子和形象,又他孃的要實惠,對吧。

“請恩師放心。”

李世民凝視陳正泰一眼:“噢,你有主意?”

“右驍衛是絕不可能勝的。”陳正泰信誓旦旦道:“趙王不但不能勝,而且……許多買了右驍衛的賭客,只怕要罵趙王祖宗八代。”

李世民冷着臉道:“這豈不是罵朕的列祖列宗?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李世民臉色緩和起來:“看來,你又有主意了?”

“沒有主意,只是此次馬賽,學生志在必得,二皮溝驃騎府,必勝!”陳正泰此時有個少年人特有的神采,言之鑿鑿。

李世民一聽,心裡不禁在想,你這也算是出主意?朕在你面前說了這麼多,你就來這麼一句話?

這個傻貨。

“恩師不信?”

李世民呵呵一笑:“勝負自有天數,如何可以定論嗎?罷罷罷,此番若是趙王勝了也就勝了吧,區區一個兄弟,朕還拿捏不住嗎?你這二皮溝驃騎府,好好操練,若是獲得了佳績,朕也有賞。”

好吧,又一個不信。

陳正泰只好道:“多謝恩師。”

自宮裡出來,陳正泰就直撲驃騎營。

這驃騎營上下的將士,幾乎每日都在跑馬場上。

跑馬場也是特製的,爲了適應各種不同的地形,甚至讓人運來了沙子,就是要模擬出一個‘沙漠’出來。

蘇烈是個很苛刻的人,他制定的操練標準十分嚴格,而且絕不容許有人質疑,對待每一個騎兵,甚至要求他們用食都必須騎在馬背上。

起初的時候,這些新卒們承受不住,兩股之間,早已不知多少次被馬背磨出血來,只是傷口結了痂,而後又添新傷,最後生出了繭子,這才讓他們慢慢開始適應。

其實這種高強度的操練,在其他各營是不存在的,哪怕是帶兵的將軍再如何嚴苛,可是連續的操練,成本極高,讓人無法接受。

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兩百章:馬賽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
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二百九十二章: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四百一十九章:馬到成功第六百一十章:千秋史筆第二百二十七章:欺男霸女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四百八十二章:出奇制勝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五百五十一章: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四十四章:吉人自有天相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七十五章: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六章: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五百四十六章:大權在握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八十七章:手術第三百五十九章:赴湯蹈火第三百一十四章:長安亂第十九章: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六章:天賜之地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一百七十四章:封賞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二十三章:封爵第六百一十四章:王者歸來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兩百章:馬賽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四章:開考第五百九十九章:滅國第一百三十五章:服不服第六十章:大唐之福第五百七十七章:志在四方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一十六章:大賣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六百零三章:封國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七十九章:放榜第三百三十八章:大婚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一百五十二章:至孝第四十六章: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八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七十六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七十六章:反敗爲勝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六十五章: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十章:一家之主第二百四十七章:一個不留第四百一十七章:不堪一擊第五百三十四章: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十九章:萬死之罪第四百七十四章:面見百官第三百章:中了,中了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七十四章: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十一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七十一章:手術成功第三百九十九章: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五章: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三百五十六章:大獲全勝第五百一十一章:金錢永不眠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一百二十三章:御前親審第二百一十章:掌控東宮第四百八十六章: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六章:安得廣廈千萬間,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三百六十一章:新律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一百八十五章:天地翻轉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十三章:強強聯手第七十二章:寒門崛起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八十四章:謀事在人第二百八十二章:聖裁第二百四十二章: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八十九章:大發橫財第三百零九章:封邑第二百八十九章: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七十九章:封王第三百六十九章: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五十六章:君臣奏對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二百六十二章:捷報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一百一十四章:誅之第四百六十七章: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四章:鄧健接旨第三十二章:極盡恩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