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:急奏

噠噠噠……噠噠噠……

此時飛騎已風馳電掣一般闖入了岐州城。

人們紛紛避讓,有人禁不住想要叫罵。

可隨即,叫罵的人看了個真切,見是自河西來的加急快報,本要叫罵的話便吞回了肚子裡。

這可是有加急軍情送來的快報,關係重大,因而百里加急,行人都需退讓。

那快馬絲毫不歇,已是飛快的往長安方向去了。

…………

陳正泰正伏在案頭上修書,下意識的打了個噴嚏,此時他哪裡想到,在那大明宮城裡,有人在罵自己。

下意識的揉了揉鼻頭,哎呀……看來最近染了風寒。

這可是古代,還是少生病爲好,雖然自己的登山包裡還有不少的青黴素,可能省則省,這可是隨便一個小病,都可能病亡的時代啊。

他這樣想着,繼續咬着筆桿子,低頭修書。

既然送了自己的食譜去,想來皇帝已經吃了自己的靚湯了,靚湯是自己這靚仔送去的,哇哈哈……接下來,該修書去問候一下師父吃的怎麼樣。

他搜腸刮肚的推敲着各種用詞。

冷不丁,這書齋門有人躡手躡腳的推開。

卻是許久不見的三叔公微微顫顫的進來,他見自己的侄孫提筆修着什麼,上前,眼睛一瞄,便見那信箋的擡頭上寫着恩師鈞鑒的字樣。

一下子…本是病怏怏的三叔公像一下子活了一般,龍精虎猛的打了個激靈,開口便道。

“正泰啊,你又修書去給那李二郎?啊呀,這是大事,關係我們闔族上下的榮辱,好侄孫啊好侄孫,你拜入了皇帝的門下,我們陳氏上下,與有榮焉。你修書可要小心了,要知道那李二郎喜怒不定,可萬萬不要得罪了他,他可是自家的兄弟都敢殺的人,還有什麼事不敢做?”

三叔公一面說着,一面感慨,又激動的道:“不過……侄孫哪,論起這溜鬚拍馬,老朽只恐你不擅長啊,老夫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,來,老夫要教教你怎麼溜鬚拍馬,哄一鬨那李二郎開心。”

三叔公紅光滿面,其實他本是心疼自己的孫子陳正德,尋陳正泰來求求情,別讓自己親孫養豬的,可現在一見到陳正泰在修書給皇帝,頓時便覺得手耳熱,正泰畢竟太年輕了,老夫人生經驗豐富,老夫也不是吹噓……論起怎麼捧那李二郎,這天底下……

他一面這樣想,一面上前,腦袋伸過去,想要親自指導。

可這眼睛一看過去……驟然之間,身子打了個激靈,所有的思緒統統都打斷了,乾癟的嘴下意識的張大,猛的發出了一個古怪的音節:“呀……”

陳正泰擡頭認真的看着三叔公:“三叔公教我啥?”

三叔公恍然之間,回過了頭來,這老臉,隨即便露出了一副無地自容的羞愧之色。

他……要跪了。

他本還以爲,自己能用豐富的詞彙來折服陳正泰,從而再哄好那李二郎。

可現在……看着陳正泰書信中的言辭,他有一種老夫一輩子活在了狗身上的感覺。

“正泰真是天縱奇才哪。”三叔公發出了感慨:“我不如正泰萬分之一。”

“嗯?”陳正泰自己都懵了。

很奇怪嗎?

自己不覺得自己的文筆很好呀。

都只是一些平常的問候,當然,順道也小小的吹捧了一下自己的恩師,寫了幾句什麼文成武德,又或者是恩師恭儉愛民,自三皇以降,人君之德未有過焉者之類的話。

這……很普通嘛,有啥稀奇。

其實陳正泰並不知道,時代是進步的。

這溜鬚拍馬,其實也是歷史一步步的積累的。

就如秦漢時期吹噓皇帝的話,在千年之後的唐朝,其實不過爾爾,而唐朝的馬屁,到了宋明,那更只是一個弟弟,更何況,到了這溜鬚拍馬集大成的清朝,那就更被那些節操碎了一地的文人們將溜鬚拍馬發揮到了極致。

陳正泰猶如站在大清這巨人肩膀上,將這溜鬚拍馬的文化糟糠,隨便信手捏來,便足以秒殺衆生了。

看着陳正泰一臉平靜的樣子,三叔公身軀一震,垂下他高傲的頭顱,在正泰面前,他就像一個剛剛開蒙的孩子。

“不不不,沒什麼可教的,正泰啊,你這玩意怎麼想出來的,教教三叔公……”

陳正泰:“……”

三叔公捏着自己的山羊鬍須,求指若渴的樣子,一看就很認真。

陳正泰心裡卻懵逼,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書信,嗯?這書信……有什麼不一樣嘛?很普通嘛。

“叔公太言重了……”

三叔公卻顯得很認真,他眯着眼,眼裡露出智慧的光,心裡感慨,陳家有族譜以來,可追溯至西漢,至陳家高祖迄今,不曾有過這樣的人物,這個小子,大智若愚啊,看上去傻乎乎,像書呆子的模樣,實則深不可測,他咳嗽,竟一時忘了自己親孫子的事,依舊笑容可掬道:“正泰啊,這個……這個,這書信,要趕緊發出去纔好,得讓那李二郎早一日看見。”

陳正泰搖頭:“只怕要緩一緩,我聽馬周說,皇帝陛下不喜歡看我的書信,哎……真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。”

三叔公頓時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,心裡很是遺憾,李二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哼哼,老夫身邊若有個這般體貼,說話還這般好聽的人,只怕要多活幾年。

陳正泰小心翼翼的將信箋收好,他現在要顧慮很多的事,首先,他得把陳家錯綜複雜的各種親戚關係認全了,沒辦法,這個時代都是大宗族,人口太多。除此之外,還有養豬的事,有製鹽的事,哪一樣都很緊要。

這三五日下來,都太平無事。

開春時節,淫雨霏霏,連月不開,陳家門前的青石板路,那磚石的縫隙間,也生出了苔蘚,稍不留意,便讓人腳滑,外頭的行人寥寥,不過陳家裡的來客門可羅雀,平日也沒什麼來客,這樣的日子,已持續很多年了。

家族的敗落,想來就是從來客的多寡開始吧。

好在陳家人已習慣了。

陳正泰這幾日都往城外的鹽池跑,這精製的白鹽,必須加大產量了,至於銷路,卻是不必愁的。

當然,他的心思還在李二上頭,也不知得了自己的食譜,自己所獻的老火湯,恩師吃了是不是要龍顏大悅,可是……爲啥至今爲止,也沒什麼消息來?

大明宮裡……

連日的陰雨,卻沒有阻擋朝中君臣們欣賞這開春美景的閒心,一年之計在於春,此時正是春耕時節,乃是關乎國運最要緊的事,李世民連日召問三省以及戶部諸官,這幾日下來,事務繁雜。

只是……自打上一次吃了那湯引發了勃然大怒之後,李世民心裡,卻彷彿藏着心事。

一方面,是征討樑師都軍情連日沒有後文,讓他擔心。

另一方面,令他心裡空落落的卻是……那陳正泰的書信……沒有了。

其實……陳正泰每一次修書來,他都很嫌棄,裡面的用詞太肉麻了,而且無休止的問吃了嗎吃了嗎,很是厭煩。

可現在一下子沒了音訊,卻猛地讓人不適起來。

李世民竟覺得,心底深處,有幾分悵然,好像每日忙碌之餘,少了一些什麼似的。

他本想去問問馬周,卻細細思來,又覺得不妥,索性緘口不言。

不過,他藉故旁敲側擊的詢問了門下省官吏,陳正泰的父親陳繼業的鹽務,本想借着鹽務的事,瞭解一些內情。

可誰曉得門下省的官吏回答更讓他覺得奇怪,從前那陳繼業天天上疏來叫委屈,現在也不上疏了,陳家父子一下子好似銷聲匿跡一般。

這不是陳家人風格啊。

莫非……陳正泰……病了……

這倒讓李世民心裡微沉,要知道這個時代,任何一場病都是了不得的事,莫說是尋常百姓,即便是皇家,因爲一場大病夭折早死的也是不少。

李世民甚至已想命御醫去給陳正泰看病了。

可細細思來,終是忍住,他沉住氣,決心收收心,多想一想陳正泰的壞處,比如那混賬小子給朕的食譜,熬的那一鍋壞湯,哼,朕還沒有治他的罪呢。

這筆帳,李世民雖不提,心裡卻記得,他的心裡有一本密密麻麻的賬簿。

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
第四百八十四章:聚寶盆第六百一十九章:殺手鐗第四百四十五章:絕世人才第五百八十一章:新宮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二百四十六章: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一十章:喜從天降第一百七十六章:新法第六百一十七章:要想富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五百九十五章:傷亡慘重第五百八十六章:陳氏奇謀第二十五章:功勞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三十九章:天文數字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十二章:你別逼朕第五百八十五章:王道第三百零三章:欽賜恩榮第二百二十一章:策問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二百八十一章:滅門破家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六十一章:名垂千古第五百一十八章: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五百章:富可敵國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零八章:陳傲天第五百零三章:賺瘋了第五百五十五章:華夷之辯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五百八十章:刺君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四百一十四章:威武第六百一十六章: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六十四章:稀世珍寶第五百四十四章:賢太子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五百九十一章: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二十章: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五十七章:大軍壓境第四百二十八章: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五章: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七十八章: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一十八章: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七章:此神器也第一百六十四章:開張大吉第四百七十二章:陛下醒了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六百二十三章:國本第四百零二章:吾皇聖明第一百五十四章:圍獵第八十六章:萬事俱備第四百六十一章: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章:真相出來了第五十章:大禮第二百四十章: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三十二章: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九十六章:兵敗如山倒第九十三章:真香呢第五百六十八章:班師回朝第四百五十二章:榜首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一百八十二章:見駕第四百一十章:她活了第四百零九章:急救第一百八十四章:萬人空巷第四百二十三章: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十一章:大捷第四百九十二章: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三十九章:虎賁第一百四十二章: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七十七章:世人多誤我第四十四章:恩典第二十二章:民爲貴第一百九十章:恭迎聖駕第二百五十四章: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四十八章:拜見越王第三百三十二章:君要臣死第一百六十一章: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八章:陛下大喜第一百七十七章: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五章: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三百四十九章:天羅地網第四百七十章:手術第四百九十五章:反覆橫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