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:孤注一擲

過了幾日,旨意便出了來。

這賽馬會的詔書頒佈的時候,其實很多人還沒有太多的反應。

只曉得禁衛飛騎的七個營都會參加,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軍府也將派出騎隊參與。

甚至這詔書之中,頗有鼓勵賽馬的意思,可自民間組織馬隊,參與比賽,若是名列前茅,亦有重賞。

顯然……皇家對於騎兵十分看重的。

畢竟……大唐一向是重視騎兵的,此前就鼓勵民間養馬,而現在又允許民參與賽馬,這顯然也有鼓勵民間多一些青壯學習馬術的意思。

畢竟大唐的軍制乃是府兵制,說白了,就是讓民間的百姓輪替服役,多一些擅騎射的人,將來這地方上的府兵也就更強。

一下子,禁衛和各軍府都磨刀霍霍起來,甚至是一些大的世族,他們都有自己的部曲,也都挑選了一些壯丁,教授他們的騎射,這些人本是看家護院之用,現在也派上了用場。

起初的時候,這個詔令的影響還只在軍中。

卻不知是什麼緣故,坊間也開始熱鬧起來,都在猜測半個月之後,哪個馬隊能夠名列前茅。

畢竟……皇帝的賞賜或許還是次要的,但這可是揚名立萬的機會啊。

若是拔了頭籌,再在陛下面前露露臉,那便真的是光宗耀祖了。

因而……有人開始去關中和關東各鄉去宣傳,都是用快馬送去的消息,關注的人開始越來越多。

唐朝人愛馬,哪怕是民間百姓家裡的陶俑裝飾,也多是以馬爲主,若是誰家死了人,放去的隨葬品,也大多會和馬有關。

這就好像後世過清明,大家都燒汽車一般,在這個時代……若是沒有一個馬的陶俑,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

趙王李元景也開始忙碌起來,他對於這件事很感興趣,因此也有着非常大的積極性。

他一面勒令右驍衛抽調精幹的騎卒開始操練,另一方面,他是雍州牧,平日裡,他這雍州牧也不管事,可因爲對賽事的期待,自然而然也開始和長史唐儉一道開始佈置賽場了。

既然是比賽,自是有規範的,先是對賽場的距離進行了測量,來回總計二十九里,起點是太極門,而後一路沿着中軸線出城,最後再往二皮溝跑,繞着二皮溝,還有一個大圈,最後再返程。

每一里地,需有專門的崗哨,沿途……還得用繩線拉起來,杜絕有人在道中被馬隊衝撞,而道旁,則是允許百姓們圍看的。

這個路程不算少了,二十九里地,既涉及到了城中的道路,又有夯土路,還有一段碎石路,甚至還需經過一道靠着河渠的泥濘道路,如此……便可將馬力徹底的發揮出來。

用不了多久……幾乎整個長安城,包括了關中其他城鎮的賭坊,都開始熱鬧起來,甚至連關東,竟也都不約而同的開了賭局。

報名的馬隊也是越來越多,這些馬隊,有的是純粹來湊熱鬧的,也有的是志在必得。

賭坊將這些馬隊都編了號,譬如一至七號,幾乎都是禁衛飛騎七營的馬隊,這七營的實力最強,而其他則各有千秋了。

至於那二皮溝驃騎府,則落在了二十六隊,位置不偏不倚。

只是……對於所有賭客而言,顯然最吸引人眼球的,還是一隊至七隊的禁衛。

要知道,這可都是當初叱吒風雲的精銳騎兵,買它們,準不會錯的。

而這七隊之中,最令人矚目的還是右驍衛七隊。

右驍衛乃是三號,之所以獲得無數賭客的青睞,其實也是有理由的,一方面是右驍衛下設的飛騎本身就實力強健,另一方面……傻瓜都知道這右驍衛的將軍乃是趙王李元景,而趙王殿下又是雍州牧,此次馬賽,本就是雍州牧負責佈置。

幾乎可以說,趙王殿下既是最熱門的種子選手,還他孃的是裁判,你來猜猜看,右驍衛能不能贏?

於是……押注三號隊的賭客極多,幾句毫無懸念了。

以至於這三號隊,竟成了一貫錢只賠一百多文。

直到這個時候,賭客們才意識到,只押注趙王隊,有些划不來了。

畢竟……賠率太低了,即使贏了都不帶勁啊。

因而……開始有人希望押注一號、二號,或者其他飛騎,這幾隊也是有着極大的獲勝希望,而且賠率較高。

至於其他的隊,在衆人看來,更多的是重在參與。

二皮溝所在的二十六隊,賠率就高到了天際,根本原因就在於,幾乎沒人看好。

畢竟……這是騎隊的比賽,雖然聽說二皮溝出了兩員驍將,可這是團隊活動,作爲剛成立沒多久的二皮溝驃騎府,沒有什麼顯著的成績,希望顯然不大。

又過了些時日,街頭巷尾,幾乎每一個人都在議論着賽馬的事。

陳正泰對這件事是很看重的,所以不敢掉以輕心。

其實他前幾日,就已經寫了一個章程,送到李世民那兒了,這章程裡,都是賽馬的規則。

嘿嘿……所有人都認爲,趙王殿下既是裁判又是選手。可是大家好像忽視了一件事,那便是陳正泰也是選手,可同時……還是賽馬會規則制定者。

當然……此事需極低調才行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這是宮中舉辦的第一次賽馬盛事,李世民也不知該怎麼弄纔好,恰好陳正泰上了章程,自然一切恩准。

現在這二皮溝的二十六號,賠率已經高達一賠九十七,十分駭人。

投一貫錢進去,若是贏了,直接拿走九十七貫,看上去雖然嚇人,不過其實倒是可以理解的。

畢竟參加的騎隊,就足足有六十多支,除了七個大熱門之外,其他的隊在尋常人眼裡都是重在參與,這贏的機率太低了。

這還是陳正泰讓三叔公給二皮溝下了大注的結果,若不是他們自己下了大注,只怕二皮溝騎隊的賠率會更嚇人,正因爲下注,賠率才漸漸拉起來。

這也意味着,只要二皮溝騎隊贏了,這關東和關中的所有賭坊,陳家幾乎是一人通殺。

想到這個,陳正泰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意義,心情很是彭拜。

趁着這賽馬會日益來臨的功夫。

陳家的印刷作坊裡,將一張張紙印刷了出來。

這一張張的紙片,有一尺見方,裡頭密密麻麻印刷的,都是此次參與馬賽的各種資料。

譬如誰家的馬好,哪一個隊曾有過什麼事蹟,帶隊的人是誰,這些密密麻麻的訊息,印刷出來,隨即便讓人去兜售,五文錢一張,拋除紙張和油墨還有人力的成本,陳家能一張掙兩文錢。

偏偏你若是印刷其他的書籍,或許無人問津,一方面是一部書上上下下數十上百頁,價格不菲。

另一方面,也是真正願讀那書的人畢竟是少數。

可這樣五文一張的一尺紙片,銷量居然極好,只需分發給沿街的貨郎,這貨郎兼帶着一吆喝,頓時有不少人圍攏上來,慷慨解囊。

五文錢不算是小錢,尤其是這個時代的消費力而言,許多人辛辛苦苦,勞作一日也不過是掙十幾文錢而已,誰捨得買這個?

可架不住這關中和關東區域賭客極多,這麼多錢都花了進去了,還在乎這區區五文錢?

因而……這發售的馬經銷量居然極好,不得不瘋狂的加印。

以至於許多連大字不識的人,都要買一張去,畢竟這玩意裡沒有什麼之乎者也,用的都是常用字來書寫,哪怕只認得幾十個字的人,連蒙帶猜,也大抵能看出個大概。

陳正泰是陸陸續續的押注的,畢竟不能一次性將注都壓了,讓這二十六隊的賠率引起太大的反應,這二十六隊越是不出衆,賠率自是越高,而一旦萬人矚目,難免會有人想壓一壓這二十六隊試一試運氣了。

這前前後後押了一萬三千多貫,二十六隊的賠率也從一賠九十七,最後慢慢穩定在了六十九,緊接着又開始回落,而後陳家又加註兩千。

再過幾日,眼看着馬賽就要開始,這一天,陳正泰又被李世民詔入宮覲見。

到了太極門的時候,竟是撞見了房玄齡。

這位令人敬仰的房公,在此刻居然鼻青臉腫,跟他斯文穩重的氣質形成了很大的比較。

他見了陳正泰,也只是淡淡一笑,依舊還是從容不迫的樣子,道:“陳郡公,老夫好久不見你了,哎……老夫不幸前幾日摔傷……本還想向你們陳家求醫呢,好在……這傷勢已大好了,房家的門檻太高,這門檻高,也未必是好事啊。”

陳正泰看着房玄齡的尊容,很想說點什麼,老半天才憋住,勉強擠出一些笑容:“是啊,我家門檻也好高,我但凡出入,都帶着小心,生怕絆倒了,這門檻與門第有關係,是高門的象徵,可是福兮禍所依,禍兮福所倚,有些時候,門第太高,也可能帶來災禍。”

房玄齡頷首點頭,突然道:“這賽馬,乃是你的主意?”

二人一面入宮,一面並肩而行。

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章:人才吶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
第五百五十二章:大勝第四百零八章:詐屍了第六百二十四章:兵臨城下第五百一十九章:劃時代的意義第五十一章: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十一章:陛下可追堯舜第四百四十四章: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二十五章:大逆不道第兩百零一章: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一章: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六章: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四十七章:老虎發威第二百九十章:欽賜第五百一十六章: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一百七十三章: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九十九章:必勝第一百一十二章:神兵利器第二百五十一章:格殺勿論第一百八十三章: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三十三章:入殿對質第六百二十四章:萬世基業第三百一十五章:慘不忍睹第五百五十章: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五章:喜報第一百零四章:一擊必中第五百八十七章:恃寵而驕第三百二十九章:天子宴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一百八十六章:贏了第九十章:大宴第一百四十七章:勇冠三軍第二百三十六章: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三十四章:從善如流第四百四十三章:新世界第三百六十六章: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零九章: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三章:世態炎涼第五百二十九章:反了第一百四十八章: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一章:不講武德第六百一十二章:佛門套路深第五百零六章:大災變第一百一十七章:太上皇第三百七十八章: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章:人才吶第一百零二章: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五章:炸上天第七十三章: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二章:大喜臨門第二百八十七章: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五章:寶藏第二百九十七章:脫胎換骨第三百六十三章:王者歸來第一百零八章:夏州大捷第四百一十五章:大唐的榮耀第二百零九章:吃香喝辣第三百零七章:賜婚第四百八十五章: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九十三章:疏不間親第四百三十四章:陛下決心已定第六百一十五章:大功第一百二十九章: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章:吾皇萬歲第二百三十七章:陛下大喜第三百七十四章: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四十三章:陳正泰的大禮第二十八章:扭轉乾坤第五百六十九章:驚天巨案第三百九十七章:婁師德凱旋第三百九十三章:喜當爹第四十七章:賞賜第二百零四章:此虎賁也第三百四十章: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八章:敢爲天下先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九章:大功勞啊第五百二十五章:論功行賞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二百八十五章: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七十五章:天下太平第二百一十一章:東宮炸了。第四百七十七章:新軍入宮第三百三十六章: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三十一章:霸榜第五百零一章:上天的恩賜第四十五章:太子殿下第一百二十章:冊封爲王第一百六十八章:謀國第三百六十八章:真兇在此第三百一十八章:打你又如何第三百四十三章:陳家的希望第五十四章: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九十八章: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七十三章:龍顏震怒第五百六十一章:殺賊第四百六十三章:平叛第一百一十五章:陳氏崛起